第319章 女主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我猜的一样,我说呢,这绣楼用什么木料,自然也就只有女主人知道了,而金丝绣线,百蝶穿花的袍子,配这里的小姐身份刚刚好。

而她既然是等了那个姓苏的一辈子,老死家中,也正应该是这个年纪,加上这么顺口的本地话。没跑了。

眼瞅着我一点也不意外,杨二阳眨巴了眨巴眼睛,倒像是有点吃惊:“哥,你这啥表情,你淡定的有点吓人。”

“屁话,淡定有什么吓人的,”我接着一寻思,本来我们进这里的时候,她出现的就很巧,显然。她知道我们这帮人都是先生,不想让我们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就诚心扮成了个普通邻居老太太,给我们讲了那些关于这里的吓人传闻,感情是贼喊捉贼。让我们疑心不到她头上。

那个女人的笑声,估计也是她存心发出来吓唬我们,分散我们注意力的。

这有点意思,谁这么大费周折,也不是吃饱了撑得,老太太引我们,八成也有所图呢!

只是还不知道,她跟“我兄弟”到底是不是一伙的,而唐本初他们的消失,又跟她有没有关系。

没成想这边杨二阳的话才刚说完,那老太太忽然一把又把我给抓过去了:“小伙子,那个人,是哪儿来的?”

我瞅着老太太:“不瞒您说,在绣楼里遇上的,算是半个熟人。”

“熟人?”老太太脸色微变:“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你跟他,还能算是熟人?”

“这话怎么说?”

“你还记不记得。”老太太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我跟你提过,以前有小年轻的淘换东西,死在了这个地方?”

“是说过。”

“这小子就是那会死在这里的,十来年了,以前上过报纸。”老太太接着说道:“信不信由你。”

照这老太太这么一说,我顿时也给想起来了,这个小青年说,是跟古玩店老板一起长大的,也是跟古玩店老板一起被狗咬的。

古玩店老板看到屁股时第一句话,是“我小时候被狗咬过”。这就说明……这个人的岁数按说应该跟古玩店老板差不多大,而他现在看上去,能当古玩店老板的侄子。

除非,他的年纪被定格了。除了死,没什么能让人年纪定格。

“你要是不信,再看看他的脚。”老太太压低了声音:“正常人,是那么走路吗?”

那个杨二阳穿着一条现在很少见的大喇叭裤,照理说是看不见他的脚的。偏偏这会儿正有一阵风吹过来,卷起了宽阔的裤脚,我就看见了,他跟跳芭蕾舞似得,垫着脚尖。足跟离地,有三寸。

杨二阳显得很怕那个老太太,跟个大鹅似得不住缩脖子,面露忌惮之色,瞅着我挺紧张的。也不知道我们到底在说啥,害怕之余,还挺好奇。

“有的人,死的时候一颗心光放在别的事情上,根本不知道自己死了。自然不会留在尸身旁边,阴差来了,自然也找不到魂,”老太太低声说道:“这种鬼,叫糊涂鬼。”

其实“糊涂鬼”这三个字一般是形容人丢三落四稀里糊涂,这种不知死的鬼,就是如此,自己还害怕别的鬼呢,糊涂到自己的名字都没别的鬼那么有震慑力,光带点喜感。

看来杨二阳当时是一门心思放在了偷东西上,兜兜转转,竟然在这里一偷几十年。

对糊涂鬼来说,除非点醒了他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否则他还会重复的一直做死前做的事情,执迷不悟。以为自己还活在断气的那一天。

“所以,你做点善事,把他超度了算了,”老太太说道:“你们吃阴阳饭的,不是都要积功德吗?这是个好机会嘛。”

超度啊,我瞅着老太太:“哦,我猜出来,您带我们过来,是为了什么了。”

老太太眨巴了眨巴眼睛,显然像是有点心虚:“小伙子。你啥意思?”

“老太太既然知道我们是干这一行阴阳买卖的,假装没事人引着我们来,那肯定也有自己的目的,”我说道:“您就直说了吧,肯定是宅子里出现什么变故了。您心里的事儿,着急。”

老太太张了张干瘪的嘴,显然没想到我能说出这话来,半晌才支支吾吾:“你说啥我心里的事儿,我。我听不太懂……”

“您既然有求于人,干啥还遮遮掩掩的,您不就是这个等苏园里的女主人嘛,”我说道:“您本来一直安安心心的等着您的那个相好回来,就算人死了,也守在原处不走,而这些后来的人,有的是对宅子产生了威胁,有的是要偷宅子里的东西,都撞在了您这个女主人的枪口上。所以就被您给家法伺候了,是不是?”

老太太的脸色难看了一些:“哦?你接着说。”

我就接着说道:“但是现在,您应该是遇上了家法伺候不了的硬茬,您怕那些硬茬会毁掉这个园子,所以呢。想在园子被毁掉之前,尽快完成自己的心愿。而我们正这个时候赶过来,您觉得,我们是帮助您的好人选。”

“人选……”老太太索性抬头瞅着我:“你说说,干啥的人选。”

“一方面,您想着让我们帮您完成心愿,还有一方面,您想着为以前那些个被您家法处置的死鬼找个出路——园子没了的话,他们要是不被超度,也只能跟着魂飞魄散了。这就算是您弄死他们之后,给他们的赎罪吧?”

老太太咧开了嘴,露出满口整齐白牙:“好,你确实聪明,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你猜不猜得出来,我的心愿到底是啥?”

“您这么通透,按理说,您人都死了,也等不到那个相好,那死了之后,您就应该赶快投胎,去找那个情郎的转世,可是您没投胎,而是选择一直留在这里,这就说明,您心里很明白,相好为什么一直找不到?就是因为相好确实已经被您老爹给弄死,镇在这里某个地方了,恐怕还镇的不得超生,您不嫁,不投胎,只是想把相好给找出来,跟他重新团圆。”

老太太的表情松动,终于是默认了:“你知不知道。我为啥要把这些人吓死?”

我答道:“那当然是因为相好明明就被镇在某个地方,可您却一直找不到,而慢慢的,其他人觊觎这个园子,想得到园子,您当然不肯的,园子要是毁了,相好还上哪儿找?所以嘛,您不惜弄死几个活人,增加了自己的煞气,在这里作怪,吓唬的人们不敢来。可惜啊……这次进到园子里来的,是您对付不了的,您终于是产生危机感,想找外援了。”

老太太笑的更灿烂了:“好小子,你这脑瓜子确实很好用,没错,我就是想让你们进来,帮我找他的。”

“您也是个很聪明的老太太嘛,不如咱们做个买卖,”我说道:“占了您园子的硬茬,正是我想找的人,您也别害怕我对付不了他们,把他们的下落告诉我,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一旦找到了我想找的人,立刻帮您找您的相好,别看我这样,算卦问东西,不在话下,不信……”

“我信!”老太太举起了手来:“你这个脑子,做成任何事情都不奇怪,我算是找对人了。”

“过奖了。”

“你要找的人,确实就在那一排矮房子里面,只是你得小心点,只要进去,恐怕就会被卷进去呐!”老太太说道:“引你来的人,想害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