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药蛊,“我兄弟”去找大姆妈拿的,不就是药蛊吗?

大先生接着说道:“一个降洞女的药蛊,可以解开她自己下的任何蛊。”

你娘,我一下子明白了,难不成,“我兄弟”早就知道大姆妈会玩儿完,才提前去找她的药蛊?

我还以为是他中毒了,又是买药材,又是找药蛊的。还幸灾乐祸呢!真是浪费表情,这么说来,确实也没有那个狗东西中毒的表现,这就说是,他找药材和药蛊,是为了其他人,未必为了自己。

现在想想,这是知道老茂和大姆妈联手害人的事情,未雨绸缪?可是这些内幕,他怎么会一清二楚的。他还真能未卜先知?

我又想起了那个图案,“我兄弟”在弄死唐志鹏时留下的,大姆妈临死时手里攥着的,还有我背后上的图案。

那个鸟究竟是特么个什么来头?

正这会儿有人进来了,低着头跟大先生报告:“大先生。困在里面的先生都给救出来了,只是……”

一看他这个模样,我心里顿时就明白了,立刻问道:“抓到了老茂没有?”

那个人摇摇头,脸色有点紧张:“茂先生……不,老茂,他狡猾的很,浓烟一起,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我们也追了。可是里面有很深的风水阵,我们耽误了一点时间,就追丢了……”

老茂确实擅长这种诡计,这把火,看来就是他自己放的。

大先生倒是神色自若,反而看向了我:“这下子,算你一个心腹大患了。”

老茂现在这个样子,脱毛凤凰不如鸡,还怎么能当心腹大患?我一下就猜出来了:“该不会,老茂还有什么靠山吧?”

大先生笑:“跟你说话,不费劲儿,你还记得南北两派合并的事情吗?”

这事儿我当然记得,上九龙缠珠那里去的时候,差点把我小命给玩儿进去:“记得记得,您这一阵子,一直忙的不都是这个吗?”

“没错,”大先生说道:“我确实是把这边的事宜给处理好了,但是南派那边表面上配合,暗地里可有人不服呢!”

原来如此。

合并这种事情,自然是会有人不服的。一旦合并过来,自己本来称王称霸,一下成了其他人的附属,不甘心也可想而知,不过这南派上次在九龙缠珠那里折了不少人。不是说不成气候了吗?不服又能怎么样?

“老茂这一辈子,买卖一般,可交朋友的本事天下第一,他会收买人心,你也知道。”大先生接着说道:“我之所以亲手处理南北两派合并的事情,就是不想让老茂插进去作妖,但是老茂有老茂的本事,仗着跟南派几个老傻瓜旧年的交情,我看他这次。要奔着南派那边去了。”

南派刚合并,局势还不稳当,老茂逃到了那里去,煽动人心,劝他们造反?

“现在南派那一帮先生虽然不足为惧。可联合起了东边的,西边的,那就有点麻烦了,你懂吧?”

我当然懂。

我们北派本来就是实力最大的,但本来跟其他的几派还算平衡,可是这次将南派也吸收进来,实力相差的一旦悬殊,那东西两边,该对这种一家独大有危机感了。

就跟国际上的“强国威胁论”一样,东西两派会怕我们这边壮大起来。不仅是最弱的南派,连他们也要一起吞并。

每一派都是地头蛇,现在局势正好不稳当,如果老茂跑过去找南派联合了东西两派,勾搭成了同盟一起对付我们,那就麻烦了。

我都猜得出来老茂会怎么说:“北派大先生贪心不足虎视眈眈,一旦跟吞并南派一样吞并你们,那这百十来年的师门基业不是都一下易主了吗?这样怎么对的起每一任兢兢业业死而后已的历代大先生?只要你们帮我将北派的大先生给赶下台,我继任为新的大先生,那咱们东西南北,继续跟以前一样相安无事,才算是遵循了老君爷的规矩,同心同德!”

好像战国时期的苏秦嘛,合纵六国以抗秦,真要是闹起来,那自然是大乱子。

这边的消息大先生都让我看过,东派比较闲散,他们那边的大先生是个大胖子,西派则规矩森严,而最出奇的是,西派的先生,是个女先生,可是行事狠厉,估计跟灭绝师太似得。

“现在,他们确实还以北派为马首是瞻,将来北派的大先生是你,”大先生说道:“咱们北派也基业,可就看你的了。”

“您的意思是说,老茂的事情,让我来解决?”我头皮一阵发麻,这特么可不是小打小闹了。

“你以为当个大先生容易?”大先生笑起来:“我当上大先生之前受到的试炼,可比你难得多!你就偷着乐吧!”

偷着乐啥,这货是个定时炸弹,简直太让人心里不踏实了,但愿那个胖子和那个灭绝师太别真被老茂给煽动了。跑来跟我们做斗争。

“这件事情,我会先从中周旋,之后再交给你,现在你要做的,是找大姆妈生前留下的药蛊。”大先生拍了拍还是昏迷不醒的王德光:“不然的话,这些先生,被咱们救回来,也留不住。”

我一听,忙问道:“您跟我讲讲。这叫什么蛊?”

“这叫行尸蛊。”忽然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响了起来:“用了这个蛊之后,人会跟行尸一样不吃不眠不活动,怎么叫都没有反应,除非是下蛊的人自己控制他们,他们才能行动,好比赶尸一样,现在这些先生虽然回来了,可是只要下蛊的人一声令下,他们还是会站起来,奔着召唤他们的地方走。”

卧槽。难怪那些先生失踪了,这种绑架高端啊,是让这些个人自己往劫匪那走,谁拦得住啊!

不过对蛊这么熟悉的女孩儿,声音也是似曾相识的。我心说不能吧,结果回头一看,果然,是阿琐!

只见阿琐盯着我,琥珀色的眼睛泛了红:“千树哥哥,我可算找到你了!”

诶呀我的妈,她怎么来了!

说着,阿琐一头冲到了我怀里:“我好想你啊,千树哥哥……听说你被那个老头子给抓走了,这些天我一做梦,都梦见你被那个老头子欺负!”

“好了好了,你别激动,我没事……”上次她们被陆恒川给骗了,为了找那个害死大姆妈的老头儿,估计也吃了很多苦。这个脱身之计搞得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我们找到那个穿黑衣服的老头儿了,是那个老头儿告诉我们的!”阿琐从我怀里抬起头来:“没想到,你真的回到这里来了!”

我心里一突:“你们还真找到那个老头儿啦?他人呢?不是说找到了要联系我们吗?怎么没听你们提起?”

“那个老头儿说我们误会了,大姆妈不是他弄死的。他也是冤枉的,而且他给我们看了一遍,他身上确实什么养蛊的痕迹也没有,”阿琐连忙说道:“他还告诉了我们你的下落,所以我们就过来找你了。”

说着就要拉我:“蛊神不能在外面。你跟我们回去吧!”

“不成不成,我这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咋回去?”想到这里我就一阵脑仁疼,但是再一寻思,我倒是拉住了阿琐:“你先跟我说说,那个老头儿不会就这么被你们给放走了吧?他到底是什么来头,你们问清楚了没有?他自己说大姆妈不是他害的,你们就能相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