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跳墙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他跟我们要证据,可是我们没证据,”阿琐低声说道:“确实,谁也没亲眼看见,大姆妈是被他给害死的。”

这特么的还是老头儿,这分明是个老赖!不是说有降洞女看见那个老头儿跟大姆妈说了话,大姆妈才死的吗?不是被他弄死的。还能是被他吓死的?

但我一想,那个老头儿如果能害死大姆妈,害死了这帮小降洞女也不在话下,他放了她们一马,我就应该感天谢地了。

不过他到底是谁?只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人恐怕跟“我兄弟”就是一伙的,不然没可能这么巧一起出现。

再说了,他和“我兄弟”。可都留下了相同的独脚鸟卡片。难不成,这个独脚鸟代表的也是什么组织?或者是个家徽?

算了,我早晚能查出一个水落石出,于是我只好先问阿琐如今最要紧的事情:“大姆妈的药蛊怎么找。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阿琐眨了眨眼睛:“既然是大姆妈的蛊,那用大姆妈生前留下的蛊虫来找就是了。”

对了,我听说蛊是用主人的精血给养出来的,同一个人养的蛊,当然是吃了同样的精血,能找到也不奇怪:“你快给我想想法子,你也知道。大姆妈的药蛊给丢了,现在我就得找回来!”

大姆妈的药蛊是被“我兄弟”拿走的,找到了药蛊,也就找到了“我兄弟”了。

“你跟着我,”我说道:“咱们把大姆妈丢了的药蛊给找回来。”

“那找到了药蛊,你是不是就能回去当蛊神了?”阿琐望着我满怀希望,两只眼睛里跟装了星星似得闪闪发光:“千树哥哥,好不好嘛?”

这种小女孩儿的娇嗔让哪个男人心里不得微波荡漾,我的心也冷不丁漏跳几拍,但赶紧把脸色正过来,义正辞严的说道:“找到了再说。”

阿琐很不高兴,但一想这一阵子能跟我在一起,又露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反正能在你身边就好,多呆一天赚一天。”

这小姑娘是得有多喜欢“我兄弟”啊,白瞎了这双琥珀眼睛了,好看。不实用。

大先生微笑的看着我和阿琐:“你这一阵子,桃花开的有点过火,当心花开一时盛,花落两茫茫。”

“大先生见笑了见笑了。”我尴尬的摆了摆手:“那事不宜迟,迟则生变,为了防备老茂一旦逃出生天,又要绑架这些先生。我看我还是赶紧去找药蛊吧。”

大先生点了点头,接着嘱咐了一句:“万事小心,强求不来的,不要勉强。”

这话啥意思?难道是看准我以后要当大先生。所以让我保命要紧?

我答应了一声,转而问道:“老茂的事儿败露了,那郭屁股他们,您怎么处置?”

郭屁股上次为了私自蓄养旱魃的事情。犯了上头的忌讳,就是在被带来调查的时候,差点让老茂坑成了自己的行尸。

“是啊,怎么处置呢?”大先生还是那个狡黠的神情:“不知道算他畏罪潜逃,还是算他戴罪立功?”

我一瞅,大先生心里肯定有大先生的打算,八成是要在这个用人之际把郭屁股重新叫回上头来帮忙了。

郭屁股确实是阴面先生,不是什么好鸟。但我觉得郭屁股不会跟老茂一样,对权势有这么大的热心,他热衷的,该是坑人害人吧?

于是我跟大先生告了别,带着阿琐就出去了:“说起来,上头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来的,你怎么混进来的?”

“有这个。”阿琐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小牌子:“那个穿黑衣服的老头儿给的,他说到了找你的地方,人家要是不让进,把这个拿出来就行。”

我接过来一看,还真是上头的牌子——这么说,那个老头儿,也是圈子里的人!

能有这个牌子的,地位绝对不低,我肯定是见过的。

到底会是谁呢……

看着我出来,在一边等着我的陆恒川他们早有点不耐烦了,一看我竟然把阿琐给带来了,都有点意外,阿琐更是虎视眈眈的拿着陆恒川和雷婷婷当情敌看。

我只好把事情讲了一遍:“现在得赶紧去找我兄弟抢走的药蛊,需要带着阿琐,你们多照顾阿琐一点,她对咱们这边不习惯……”

一看阿琐要跟陆恒川和雷婷婷要擦枪走火的模样,我只得跟唯一的吃瓜群众唐本初说:“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尽忠职守啊!”

唐本初一听害了怕,他毕竟吃过被蛊动了的东西,小小吃了点亏,对蛊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瞅着阿琐犯了难。

而阿琐正不愿意跟陆恒川和雷婷婷在一起。倒是挺高兴我的安排,过去拿腔拿调的问唐本初:“你十几了?”

“我这么显年轻吗?”唐本初哭笑不得:“都已经二十了!”

“比我就大一岁,”阿琐歪着头说道:“不过你跟千树哥哥叫师父,就得跟我叫师娘。记住了。”

唐本初求饶似得看了看雷婷婷,又看了看我,雷婷婷倒是没跟她计较,反而跟看小孩儿耍猴似得。忍不住笑了。

我心里一阵发虚,要是阿琐知道我们其实是去找她真正日思夜想的那个“千树哥哥”算账,不知道会是啥表情。

“阿琐,说起来,就你自己来了?”我转移了话题:“阿绫他们呢?”

“峒子里不能没人,阿绫带着她们回峒子了,我自己毛遂自荐找来的,”阿琐看样子还挺得意:“毕竟我来过这里。对这里都熟悉。”

“也好也好……”一大帮子人来了,七嘴八舌的更难弄,简直跟峨眉派似得,我可不当灭绝师太。

等把王德光给安排在了门脸里。我就催着阿琐,快去找找那个鸟毛的药蛊到底在哪里。

阿琐瞅着我一举一动跟着了迷似得,也不知道有啥好看的,被我这么一说,这才醒过神来,把蛊虫给放出来了。

我瞅着这个蛊虫跟个苍蝇也差不离,飞的嗡嗡的让人想拍死它,接着这个蛊虫就往外面一路飞了过去,我本想留下唐本初照顾王德光,但又怕王德光这边出了什么变故,唐本初镇不住,就看向了死鱼眼:“说起来。你不是说自己看面相不准,得积德吗?反正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就留在想法子给自己积德吧。”

死鱼眼有点不情愿,但我没搭理他。带你没卵用,还带你干啥,老子就是这么现实。

眼瞅着蛊虫飞远了,阿琐已经在招呼我了:“千树哥哥。你快一点!”

“好了好了。”我带上雷婷婷就赶上去了。

这个蛊虫一路奔着西边走,绕过了几个十字路口,不知疲倦的就往外环飞。

“我兄弟”不是一直在县城里面活动吗,这会儿上郊区啦?

而走着走着,这路竟然有有点熟悉,眼瞅着,那个蛊虫飞到了一个大宅子里。

我一瞅那个宅子,中式建筑的几重院落,跟民国时期的一样,感觉跟老茂家,郭屁股家都差不多,现在看得多了,一眼就能看出来,那肯定是圈里人的宅子。

只是不知道,这是谁家跟“我兄弟”勾搭上了。

雷婷婷看着我,我知道她意思是问我怎么进去,现在当然不能打草惊蛇了,不然“我兄弟”带着药蛊给跑了那可就坏了,于是我跟墙头指了指,决定跳进去。

“为啥不走正门要跳进去?”阿琐有点不乐意:“太高了,跳不过莫。”

“行了行了,我背着你,”说着我蹲下来:“不过咱们可说好了,一不能惊动里面的人,二不能把蛊虫给跟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