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老丈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瞅着我脸色不好,阿琐也不敢撒娇了,小心翼翼的问:“千树哥哥,你没事吧,我……我看你这样,有点害怕……”

“害什么怕?”我嗓子沉下去:“这次给我看清楚了,那个蛊虫到底上哪儿飞。”

“好,”阿琐赶紧点了点头。暗暗咽了一下口水。

雷婷婷有点担心的看着我:“这事儿咱们要不要跟陆恒川商量一下,毕竟这是他家。”

“所以我就说这个死鱼眼每次都是关键时刻掉链子,”我啧了一声:“这次一到了用他的时候,他肯定是不在身边!”

其实我也知道,是我自己不让他来的,可是这个莫名其妙的火气,就让我浑身不舒服,索性就拿着他当撒气桶了。反正他也听不见。

雷婷婷一直善解人意,当然知道我的心思,也没揭穿我,只是默默的把手机拿出来点了几下。可又失望的收回去了:“陆恒川的手机可能不在身边。”

“算了,本身也没指望他能帮上忙。”我吸了一口气,这会儿那两个年轻女孩儿的声音已经消失了,我看向了背上的阿琐:“现在你说,蛊虫在哪儿?”

阿琐赶忙说道:“就在,就在西北,你们顺着这条小路一直往里走,就能找到了。真的真的,这次我绝对没骗人!”

为了让我多背一会儿,就乱指路,也真是幼稚的没有谁了。

算了,看在她年纪小的份上,不跟她计较了。

这下可好,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杀气,在我后背上乖得跟个猫似得,大气也没敢出。

顺着这条小路一直往里走,我看得出来,这应该是这个宅子的主位,难道“我兄弟”就住在这里?

凝气上目,我看得出来,那个小小的蛊虫在夜色之中,钻到了这个窗户下的缝隙里。

就是这里了。

我又用刚才的法子拿着石头子试探了一下,里面还是没有人出来查看。看来今天运气还行,两次潜进来,都是没人的屋子。

推开门进去,我就急着找药蛊。这里一片浓黑,我们也没敢亮起灯光来——万一把别人吸引过来就不好了。

我凝气上目,勉强着往里看,还没等我看清楚。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李千树,你还知道回来!”

我一身白毛汗顿时就给淌下来了,我可没忘,我被这个声音骂了多少回——是陆茴!

卧槽。这么说,这个是她和“我兄弟”的卧室?

他妈的,他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也好,竟然敢糟蹋一个姑娘的人生。我听到一片寂静之中,我手指头格格作响的声音。

我也想过很多次,和陆茴重逢会是一个什么场景,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物是人非到这种程度,我简直恨不得这只不过是一场梦,做过去就完了。

“我兄弟”,真特么是最恶的一个噩梦。

“你怎么不说话?”听着声音。陆茴像是从床上下来了,气势汹汹的要开灯:“你还不过来?”

你娘,这要是开了灯,她看到“自己老公”带了俩女的回家,肯定不会听我解释,而是直接大喊大叫,招引一大帮人进来的,那就麻烦了!

“先别开灯!”我赶紧说道:“你在一片漆黑里呆了这么久,刺眼睛刺眼睛。”

陆茴一听我这话,声音才缓和了几分,甚至还带着点窃喜:“你,关心我啊?”

我赶紧推了雷婷婷和阿琐一下,她们俩倒是激灵,知道我的意思是让她们俩先给藏起来,要是能找到药蛊,就先找药蛊,只听一阵窸窣的声音,她们俩的身影就不见了。

“那是那是。”我赶忙说道:“你这……”

我本来想说你这一阵好不好,但马上反应了过来:“你这一天过得怎么样?”

“你也不在家,闷都要闷死了,”陆茴带着点嗔怪:“今天你又上哪里去了?不对……”

陆茴的声音一下冷了下来:“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我身上……日了狗了,我身上背着阿琐,手里牵着雷婷婷,身上一定有她们身上的香气被陆茴的狗鼻子给闻出来了:“啊?我今天,就是……”

“粘的很清晰嘛?是YvesRocher的水蜜桃啊?”陆茴的声音越来越冷:“行啊,你以前光有贼心没有贼胆,现在两样俱全,你……”

“你听我说!”我吸了一口气:“可能对你来说。有点难以接受,可是天天跟你在一起的这个李千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李千树,你被人给骗了!”

“啊?”陆茴先是一愣。紧接着就以自己一贯的咄咄逼人说道:“你什么意思?什么这个那个的?你以为编造一点鬼都不信的鬼话,我的问题你就不用回答了?我现在问的是,这个水蜜桃味儿,是在哪儿粘上的?”

我记得很清楚。陆茴是不知道“我兄弟”这号人物的存在的,刚想说话,忽然有人来敲门:“陆茴陆茴,你在不在?”

是个老头儿的声音——陆茴她老爹?

陆茴这才松开我,清了清嗓子,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什么事,睡了。”

“要紧事,”陆茴他老爹假装听不出陆茴声音里的抗拒:“快开门。真的是要紧事。”

陆茴这才不情不愿的把灯开开,昏黄的灯光一亮,我看到陆茴身上只穿着一件吊带真丝睡裙,胸前背后。都是好看的不能更好看的曲线,牛奶似得皮肤映着微光,看的人两眼发直。

她白了我一眼,小巧的脚塞进蕾丝拖鞋里,踢着拖鞋出去了。

她以前……有这种风韵吗?

但我反应过来,赶紧把思绪收回来了,结果回头一看,一眼落在了大衣柜上,倒抽了一口凉气——雷婷婷毫无疑问是带着阿琐躲到衣柜里面去了,衣柜的门缝里,还特么的夹着阿琐那个大袍子的衣角呢!

卧槽,真特么是日了狗!

而这会儿门已经开了。如果“老丈人”和“媳妇”发现了“姑爷”在衣柜里面藏了两个年轻美女,那……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陆茴,我可跟你说……”我回过头来,看见了一个跟陆茴和陆恒川一点也不像的矮胖老头儿。这矮胖老头儿刚要口若悬河的说什么,眼神落在了我脸上,一下给愣了:“千树回来了?”

我扯出了一个笑容,张嘴就要打招呼。可是话到嘴边卡了壳,叫啥?

叫爸爸?未免肉麻,叫岳父?又特么不是演古装剧!

三个人六目相对,都在等我嘴里一句话,我这才吐出一句:“这么晚了,您还没睡?”

这个矮胖老头儿脸色一僵,目光闪动了一下,像是把本来想说的话给咽下去了:“啊,你们也是,这么晚没睡?”

特么的,显然他刚才想跟陆茴说得话,不好当着我的面讲——你娘,肯定想说啥坏话!

“你到底有事没事?”陆茴有点不耐烦了:“要说什么赶紧说,大半夜的来就是为了嘘寒问暖?”

矮胖老头儿眼珠子一转,倒是伸手把我给扳了过去:“我是来跟千树说两句话的,千树,你过来,咱们出去说几句话。”

卧槽,会说什么话?我可得精神点,别特么露馅了。

陆家是我们这一行最出名的名门望族,但是一直是独立在圈子外面的,并不受上头管辖,不算我们北派,就连其他几派也很敬重他们陆家,现在正是多事之秋,用人之际,现在跟他们搞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能不闹崩还是别闹崩了。

“等一下。”陆茴说道:“天凉,你们要出去,我给千树拿件衣服披上。”

说着,奔着雷婷婷和阿琐藏身的衣柜就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