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打老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了没有?”没成想不早不晚,这会儿陆茴的声音有点不耐烦的响了起来:“说完了赶紧进来,你们叽叽喳喳的,我睡不着!”

陆茴他老爹好像还挺忌讳陆茴的,这才说道:“行了,你进去吧,能有什么要领,不就是上次跟你说的那些吗?你好好记住了。”

说完转身就走了。

你娘。我这好不容易点燃了一点希望,这可倒好竹篮打水一场空,啥几把要领我哪儿知道。

不过真要是有了“了结”的方法,那可真是太好了,这玩意儿在身上再好用也是个定时炸弹,能弄下来在好不过,我得想法子把这事儿给打探出来,不能什么便宜都被“我兄弟”给占尽了。

这么想着,我就推门进去了,还是先把药蛊给找出来,接着等“我兄弟”来了,好好跟他算一算陈年旧账。

陆茴听见我进来。低声问道:“老头子跟你说什么了?”

我摇摇头,但意识到这里黑灯瞎火的她也看不见,就忙张口说道:“也没啥,就是让我对你上心点。我这一阵不是忙嘛……”

“这老头子就是整天太闲了,没事就要找点事儿做做。”陆茴还是跟以前一样,满肚子抱怨,听声音像是从床上给坐起来了:“你别搭理他。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身上的那个味道……”

“陆茴。”

“啊?”

“你跟我兄……我结婚没个名分,你也甘心?”

“干嘛忽然问这个?”陆茴像是愣住了:“咱们不是说好了吗?”

“说好什么?”我的心里一下紧张了起来,心说可别他妈的让我听到啥山无棱天地合的。

“现在,是有名无实的假结婚,你说等你把后背上的东西给处理了,确定不会让我做寡妇再真的跟我……”陆茴的声音转而疑惑起来:“你今天有点怪,你怎么啦?自己说的话都忘了?”

假……结婚?所以一方面想给老丈人家一个交代,一方面又顾全到了陆茴的名声,所以才只是暂时住在这里,没有声张出去。

我有点不懂,那个狗东西能这么给别人着想?他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啊,能放着现成的便宜不占?从他抢走芜菁这个酒足饭饱勾二嫂的尿性来看,假结婚不是他的风格。

估计是我想错了,他肯定还是另有所图,或者。是怕真跟陆茴生米煮成熟饭了,陆家这边东窗事发,跟他没完。

一定是这样,我特么才不会把他往好里想。

“那。那之前怀孕的事儿……”

“哦,你说假怀孕假流产那事儿?不就是演戏吗?”陆茴低声说道:“反正我也没妈,没人给我检查,你今天怎么总提这样的事情?”

“啊?”我只好说道:“我。我就是觉得有点对不住你……”

“其实,你知道,我不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的,”陆茴压低了声音。有点羞涩的说道:“我就是喜欢你,就算你真的被背后那个东西给怎么样了……我也不会后悔的,反正除了你,我谁也看不上。没有你,我一辈子也不会嫁给其他人。”

我心里有点难受,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喜欢我,我是知道的,可是现在,她喜欢的是谁?

是以前跟我在一起的那些回忆,还是现在跟“我兄弟”的日久生情?

麻痹,这些事情让人心里不是滋味。我不乐意往深处想。

“所以,”看我还是不说话,陆茴像是鼓起了勇气:“李千树,你,你过来,我不管什么明天后天,我现在就是你的人!”

说着,那个软软暖暖的身体已经靠在了我怀里。

真丝的料子和滑嫩的肌肤在我身上一擦,一股带着点甜味的女人馨香扑鼻而来,搁谁谁不得心悸荡漾?她两手在我腰里环的很紧,跟她的浑圆曲线只隔着一层薄薄丝质衣料,我心里猛地漏跳一拍,觉得自己没控制住,竟然有反应了。

她把头靠在我胸前,其实有点发慌,却假装挺有气场:“你。你还傻站着干什么,抱我。”

但凡是个带把的,这手往哪儿搁就已经没的选择了……

“吱吱吱……”忽然这个时候,衣柜里面传来了挠东西的声音。

卧槽。我心里一个激灵,下半身的血就重新回流到脑袋里了,对了,雷婷婷和阿琐还在里面呢!她们俩本身在一起就火花带闪电的。这再带上了陆茴……

“什么声音?”陆茴从我怀里抬起了头,伸手就要去拉灯,我赶紧把她的手给按住了:“老鼠!肯定有老鼠!”

“不能吧?”陆茴的声音有点发慌:“我们家的家具都是海里柳,老鼠怕这个味道,从来没来过。”

“那哪儿说得准,”我赶忙说道:“还不兴有几个变态的?我可听说了,连海里柳都能咬动的老鼠也爱咬人,我们村有个小孩儿,脚趾头就是被大老鼠给咬下去的!”

陆茴一听这个,表面没说啥,我可觉出来她的脚都有点往上缩。

于是我一把抱在她的杨柳细腰上,把她扔到了床上:“你在上面别动,老鼠我来抓!”

“那,那你开灯!”陆茴有点紧张:“别让老鼠把你给咬了!”

“不行,开了灯这老鼠还不跑了,你放心,我摸黑也能抓!”一边说着,我一边奔着衣柜就过去了,结果手先被掐了一下。

诶呀我操,别说,我也算受过不少伤,可疼劲儿都真没被女人下死劲掐疼!

我也不知道这个黑手是雷婷婷下的还是阿琐下的,结果还没从这个疼里反应过来,后腰又被人给拧了一把。

“哎呦,”这股疼劲儿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我没忍住出了声。

“李千树,你没事吧?”陆茴紧张了起来:“是不是被咬了,我这就来帮你……”

“别别别!”我立刻大声说道:“咬我没关系。咬你可不行!”

耳朵上一阵剧痛,胳膊上又一阵剧痛,双管齐下,痛不欲生。

我一想阿琐是个为了能让我多背一下就故意指错路的不靠谱货。还是顺着水蜜桃的味道,抓住了雷婷婷的手,她的手先是抗拒了一下,但还是心软似得顺从在了我手上。

我翻过了她的手心,写了个“药”字,接着手就触碰到了一个又凉又坚硬的东西上,浑圆光滑,确实很像是酒坛子——药蛊找到了!

我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光荣完成任务啊这是!

于是我赶紧又在她手心上,写了个“走”字。

雷婷婷像是犹豫了一下,反问着写了个“你”和一个问号。

我只好又写了个“兄”。

雷婷婷明白了,回手拉了阿琐一下。阿琐显然很不情愿,那意思是不想走,要跟陆茴招呼招呼,我把她的手塞在了雷婷婷手上,她到底还是有点害怕我发火,就算不情愿,也还是勉强答应跟着雷婷婷走了。

听着我这边动静不停,陆茴有点着急:“到底好了没有?抓不到就不要抓了,明天下个老鼠夹子!”

“抓到了抓到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摸到了一个侧窗,正好那个侧窗在陆茴的角度上打开也看不到,我就赶紧把雷婷婷和阿琐给推上去了。

“你开窗户干什么?”

“我扔出去了,你放心吧!”目测雷婷婷和阿琐已经出去了,我才松了一口气,回到了陆茴身边,心说“我兄弟”死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我估计着,他肯定是在某处找了一个其他的容身之处——就跟小茂盯他的时候发现的那个火车站廉租房似得,是专门放芜菁用的,今天不是还让陆茴的老爹给目睹了吗?

陆茴感觉到黑暗之中我过来了,一手勾着我脖子就把我往床上拽:“反正以后,我不想再从你身上闻到其他女人的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