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有人找/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敢要挟我哈,可我李千树最不吃的,就是这一套!

无论如何,难得找到他,就得多套点消息出来,既然之前的事情他这嘴跟上了拉锁似得不说,那我就问问现在的事情:“你上次跑到大姆妈那里拿走了药蛊,是想干啥?还有。你故意上关一鸣那招惹皮姥姥,又是想干啥?最后,等苏园的事情,你肯定有份参与了,你跟老茂,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借着我的手,把老茂给扳倒?”

“我兄弟”冷笑了一下:“这你都看不出来,是为了帮你。”

从这些事情上来说,他确实是帮了我一把,完成了这些事情,我在“上头”的地位,会越来越稳固。将来如果真能当大先生的话,也会有更多人拥戴,可我闹不清的就是这一点:“你为什么帮我?”

“有人求的。”我兄弟似乎不想说这件事情:“至于是谁,没必要告诉你。”

你娘。有人求你这个狗比帮我?谁那么有病啊?

但是想到这里,我心里一个突……芜菁吗?她是不是,还放心不下我?

这个想法让我心里一阵发甜,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之前跟我决裂,也只不过是有苦衷,或者干脆就是被“我兄弟”给逼得?

既然如此,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一定要把她给接回来!现在弄清楚了“我兄弟”的行踪,就更好办了,只要盯紧了他,何愁找不到芜菁和济爷!

还特么妄想要挟我,自求多福吧傻逼。

“那我还有个问题,”我瞅着“我兄弟”:“那个老头儿是谁?”

“嗯?”我兄弟挑起了英挺的眉头:“哪个老头儿?”

我把从大姆妈那看见的事情说了一遍,没成想“我兄弟”脸色凝住了:“我不知道有这么个老头儿。”

这可奇怪了,他这个样子,竟然也不像是说谎。

他跟那个老头儿不是一伙的,那那个老头儿为啥要掺和进这件事情上来?他到底是谁?

“咣咣咣……”这个时候,陆茴的房间传来了踹门……不,几乎是拆门的声音。我可没忘当年我跟陆茴做第一单买卖的时候,陆茴怎么把金茂大厦的玻璃门给踹开的。

而这个巨响,让整个陆家都跟着震动了起来,不少脚步声围着这里就过来了。还有窃窃私语的议论:“陆茴是不是又跟李千树吵架了?”

“走看看去,这次吵的肯定又很凶。”

“没错,这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难道。“我兄弟”和陆茴,经常吵架?不过看“我兄弟”这样,最多是陆茴自己跳脚砸玻璃啥的吧,他就跟个没嘴的葫芦一样。跟他吵架得特么有多憋气?

而“我兄弟”看了我一眼,转身轻捷的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我是想拉住他,可是现在拉住他,没有屁的理由。我跟他的事情在陆家闹翻了没好处,济爷还在他手上,如果从他嘴里掏不出东西来,那唯一知道真相的,就只剩下济爷了。

济爷……想到济爷我心里就有点发酸,他到底现在怎么样了?醒过来没有?

与此同时,陆茴已经把门给踹破了,虎虎生风的给冲了出来:“到底是谁敢跑到这里来。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这话一出口,那些看热闹的还以为是在说他们,可能一个个都知道陆茴的暴脾气,赶忙把脖子给缩回来了:“你们两口子吵架,声音不要这么大……”

“谁吵架了,谁吵架了?我们好着呢!我倒是想问问,谁这么无聊,大晚上往别人卧室里面闯?”陆茴两只眼睛一瞪,还要说话,忽然一阵凉风吹过,把她吊带睡衣的裙角都给吹上来了,我刚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她的大白腿,就听到她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

我赶紧把衬衫脱下来给她包上了:“回去回去。”

陆茴脸一红,随即带着点得意扫了那些看热闹的一眼,好几个年轻姑娘还发出了羡慕的感叹。

等进了屋,陆茴立刻问道:“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装糊涂:“哦,有个家人喝多了,走错门了,我撵出去了。天太黑,没看出是谁。”

陆茴盯着我:“没看出是谁,就知道是家人?”

卧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灵了?真特么不能小看你啊。

我赶紧说道:“你们家人口这么多,我就是瞧着眼熟,哪儿能全叫上名字来,再说了,你说除了自己家人,谁敢跑到你这里来作死啊!”

“这倒也是……”但陆茴还是有点不高兴:“好不容易,今天氛围好……”

说着,她的手又从我的衬衫下伸出来,往我光着的上身上一环,羞赧的说道:“要不,咱们……”

“咳咳,”正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光是这个咳嗽声,我就听出来了,特么不是死鱼眼吗?

完了,真跟唐本初说的一样,我对他是真爱啊,一个咳嗽就被我给听出来了。

说起来……这陆恒川整天跟我一起混,不能跟家里断了联系吧?怎么陆茴招了上门女婿这种大事,这死鱼眼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由此可见他在家里的人缘了。

而陆茴跟我一样,光从这个咳嗽声就听出来是谁了,声音一下就不快了起来:“这死陆恒川怎么这个时候死回来了……”

我忙问道:“咱们的事儿,他不知道?”

“我的事情,干嘛要让他知道,”陆茴不高兴的说道:“我跟他的关系可没那么好,再说了,你说不让我告诉其他人。我当然说话算数了。”

自己的亲哥哥原来是个“其他人”,真是替死鱼眼心酸。

我记得是因为陆恒川和陆茴的老娘为了救陆恒川淹死了,从此以后陆茴一直没原谅过陆恒川。

“这,反正来也来了……”

其实我倒是真觉得他来得正好。正好解围!

“我进来了。”又是这个老实不客气的声音,推门就自己进来了。

陆茴低声咕哝道:“今天犯了什么煞星了,门口不断人,临门阵不好,明天真得好好看看风水,还是摆回原来的桃花阵好了……”

临门阵是引人进门的——让老公常回家?

桃花阵是来给自己得男人心的,看来是为了得到喜欢的人挺下功夫,我不由暗暗叹气。你至于吗?

眼瞅着陆恒川进了门,陆茴冷冷的就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找李千树有点事儿,”陆恒川难得露出个笑脸:“把他借我一下。”

“不借。”陆茴连迟疑都没迟疑,斩钉截铁:“反正你找他肯定没好事。第一次去下马庄差点害死他,第二次你让他吃毒蘑菇下地府,哪一次不是玩儿命?”

说话真得凭良心,下地府那次还不是为了你。

“啧”,陆恒川响亮的咂舌,到陆茴耳朵旁边说了几句话,陆茴像是咬了咬牙:“就一晚上!多了不借,要利息!”

“好好好,”陆恒川摆了摆手,怕她后悔似得,拉着我就走了,我从没见过陆茴这么痛快,连忙问他到底说了啥了,咋跟上次从牛大壮那里把貔虎给弄过来的感觉差不多?

陆恒川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是差不多。”

你娘,老子可特么不是狗。

算了,跟个死鱼眼能有什么好说的,我瞅着他:“你咋突然来了?”

“雷婷婷喊来的,”死鱼眼悠然说道:“而且,门脸有人找你,像是有急事。”

“找我?这大晚上的?”我就问:“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