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女人脚 上午更新迟到的补偿加更与4点更新两更合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屁股回头狡黠的一笑,就开始讲述了起来。

姚远是个跑单帮的,好像平时不喜欢跟人交往,要做买卖,也光做一些进深山老林的买卖,就好比上次老茂请他去九龙缠珠弄我,还有之前在降洞女的苗家峒子附近跑跳,他自称是好山好水,觉着山林草木才亲切,哪怕山林草木里的死人,也比平原上的人好一些。

所以这么些年下来,他干了很多穷山恶水的买卖,还在穷山恶水之中很自得其乐。

这我倒是看得出来,从九龙缠珠那事儿也知道,他肯定是个好向导,一个人一个癖好,这倒没什么好说的。

而这一次姚远接下来的买卖,是非常罕见的,雇主竟然是庙里的和尚。

我们这一行,按说算的上“道派”,自古人人说僧道是一家,都是能降妖驱魔的。而这次庙里竟然能请道派的人来帮自己做事,而且给的酬金很高,也确实是很出奇。

这个庙叫双塔庙,就在一个深山里面,别的先生不太乐意去,一是地方难走,二是和尚们自己搞不定,非得请外援,那肯定不好解决,有钱拿也得有命花,赚钱的买卖多得很,不缺这个怪的。

只有姚远好奇,就接下来去了。

等到了庙里,庙里的和尚看他一来,高兴的了不得,赶忙就求他赶紧想想法子,说这样下去不行,庙要保不住的。

姚远就问这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

几个和尚互相看了一眼,全都面露难色,有点尴尬又有点惊惧的说这个庙闹鬼。

原来这个双塔寺虽然是建造在了深山里,但是个很有年头的古刹,香火一直挺鼎盛的,而且前些年有信徒集资,修建了盘山公路,香客来回很方便,逢年过节或者初一十五的,肯定会有香客开车上盘山公路来抢头香。

而这一阵子,关于这个双塔寺,却出现了不好的传闻,因为有人说,在双塔寺里面,看见了女人。

其实双塔寺香火这么盛,来了女香客也不出奇。出奇的是,被目睹的女人,出现在了僧房里。

拜过庙的人都知道,女香客可以上大殿进香,好生池放鱼,可僧舍绝对是不许入内的,对和尚的名声不好,没体统。

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就都说这个庙里的和尚不干净。

一个庙出了这种传闻,谁还愿意来上香。

庙里管事的大和尚发了怒,要把这事儿彻查清楚,看看到底谁这么胆大包天,敢在佛祖眼皮子底下弄鬼添罗刹,可是彻查下来,别说是女人了,连跟头发都没找到。

这藏人跟藏别的不一样,人会吃喝拉撒,会洗涮,会出动静,横不能跟个泥塑一样窝在哪里都不动弹了,这不好藏。

和尚们也都挺纳闷,互相猜疑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出事了。

因为上一趟山不容易,所以双塔寺有留宿香客的地方,有个香客死在了里面,而且死的很不雅观——看那个样子,是马上风死的,身上没穿啥,还有跟女人温存过的痕迹——可是他的房间是反锁的,除了他的尸体,并没有女人。

而寺庙是个清修的地方,本来就传闻着藏着女人,一个香客又以马上风这个死法死在寺院里,传出去像什么话?

而这事儿并不到此为止,接二连三的,有香客这样的死在了客房里面,香客们都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自然有家人赶过来吵闹,甚至恶语伤人,说他们明面上是出家人,其实背地里还不知道干了什么勾当,没准还养了暗娼,做的是皮肉买卖,佛祖早晚拿了他们下十八层地狱。

这帮和尚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冤枉是冤枉的,可谁能知道他们冤枉?

彻查了挺长时间,也没彻查出什么来,直到有一天,一个年轻小和尚晚上拉帐子,忽然看见帐子上面垂下了一双美玉似得女人腿——洁白圆润的脚趾头上,还涂着指甲油哩!

而这双腿是悬挂在半空里的,说明啥?说明这里的女人,可不是人。

大和尚断定,庙里进来了不干净的东西,赶忙将所有和尚都叫过来,意图把那个误入佛门圣地的女居士给请出去,可是精也念了,焰口也放了,按说早该超度了,可是那个涂着红指甲油,悬挂在半空之中的美腿还是没有消失,而且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

寺庙里闹鬼,这比寺庙里的和尚不干净更具有毁灭性的打击,双塔寺的香火锐减。和尚们愁容满面,寺庙虽然有田产积蓄,但横不能坐吃山空,他们多方打听想法子,这才不得不抛却了面子,请了先生来看。

姚远听说了之后,自觉没什么难的,照着他的经验,那双腿,属于“魅”。

这个“魅”,就是“魑魅魍魉”之中的一员。关于魅的传闻很多,有说魅是山精水怪,算得上山野里的灵,也有说魅是老物件儿上沾染了太多人间烟火气,变出来的怪物。

姚远觉得,真是寺庙里面进了某种东西,魅是被那种东西给带进去的。

于是这事儿他跟其他的先生讲好了,说并不难,办好了就会回去。

结果其他的阴面先生等了老长时间,也不见姚远回来,十分纳闷——因为阴面先生抱团。也有自己的规矩,买卖做完了,不管成不成,都得跟自己人讲一声,是个“报平安”的意思。

做好了,大家恭喜你,做不好,失败经验说出来,大家长教训。

而姚远一直很靠谱,做完买卖总会立即报备上,等着接下一个买卖。可这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姚远却用了很长时间都没下山报备。

有的先生担心,但也有的先生说可能姚远贪玩,看见好山好水不下里,还有先生说听说了姚远这一阵子找到了个女人,也保不齐是想着给自己放个假,陪陪女人。

众说纷纭之下,还是跟姚远很熟悉的郭江亲自跑到了双塔寺去问讯,结果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说姚远事情也没办完就不见了。他们还纳闷哩,而且挺生气,想着找先生们算账呢!

这下郭江就有了不祥的预感,立即去找姚远,结果动用了不少的关系,才在双塔寺下面的山坳里面找到了姚远——当时姚远已经快不行了,好像是用了阴面先生的某种留魂束魄术,才硬撑着等着人找到他,他手里握着的,就是那个有凤凰的小卡片,而他留下的唯一一句遗言,就是让李千树小心。

听完了郭屁股讲的这一切,我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傻子也知道,活儿是个小活儿,姚远恐怕是为了我才送了命。

可是韶关这个地方我连去都没去过,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为什么能跟我有关的事情发生,还把姚远给害了?

郭屁股瞅着我,微微一笑:“你跟李克生一样,仁义,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要是愿意去,可以跟我们定个日子。”

阴面先生虽然害人,但是内部是团结紧密的,自己其中的一员死于非命,他们自然也是要查清楚的,我就答应了下来。

等郭屁股走了,陆恒川这才悄无声息的从楼上下来了,死鱼眼炯炯有神,问我什么事儿这么神秘。

我瞅着他:“你知道韶关吗?”

陆恒川一愣:“你问韶关干什么?”

我一看陆恒川这模样,必然像是跟韶关有什么关系,就追问他那么吃惊干啥。

结果陆恒川悠悠的说道,他们家祖上就是韶关的。

卧槽,我心里一个激灵,那个制造“传家宝”的祖宗,就是韶关人?那韶关作为“传家宝”的产地,一定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于是我就接着问他,韶关待的好好地,干啥搬到了这里来?

陆恒川一翻白眼,说这是祖上的决定,管他什么事,他是本地出生的,算是本地人,不过在特定的时间,也是会回去祭祖的,毕竟人迁徙过来,祖坟不可能全迁徙过来。

我啧了一下:“这下可以去你老家祭祖了。”

陆恒川跟看傻逼似得看着我:“你决定跟陆茴结婚,先去拜见一下祖宗?在此之前给我磕个头喊个大哥先。”

谁特么有功夫跟你个死鱼眼喊大哥,我就把事情说了一遍:“郭屁股可能觉得丢人,不乐意说给别人,你倒是假装不知道吧。”

陆恒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盯上了那张卡片。

我看他那个表情跟沉思者似得,就问他是不是从卡片上看出什么门道来了,结果他来了一句:“这要是凤凰的话。那可真是脱毛凤凰不如鸡。”

就知道这个死鱼眼憋不出来什么好屁。

唐本初这会儿也从楼上下来了,高兴的跳脚:“师父,你让婷婷姐她们拿回来的药蛊真管用,王德光醒过来了!”

而貔虎看见我回来,也高高兴兴的从楼上窜出来就奔着我扑,貔虎这体重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斤,也就是我,身板弱一点的,估计已经被它给扑翻了,我摸了摸它脑袋上的毛,赶紧带着它就上楼去了。

只见王德光趴在马桶上,嗷嗷的吐,我一进去那个味儿差点把我给熏一个倒仰,更别提嗅觉灵敏的貔虎了,一闻见这个味儿,掉头就出去了,我则强忍着赶过去给王德光拍了半天后心,王德光又呕了半天,这才好一点,回身又在洗手台上刷了半天牙——这一口锯齿,看不出来他还挺爱惜的。

刷完了牙,王德光这才往我身上一扑:“老板啊。中蛊的滋味真是太特么难受了,跟特么的吃了屎似得,我还以为睁不开眼,要跟唐志鹰作伴去了……”

“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不会让你出啥事的,”我赶紧拍了拍他的后背表示安慰,而唐本初看热闹不怕火大,还问王德光中蛊了到底是啥感觉。

听着王德光绘声绘色的描述那种莫名其妙的行尸蛊让人多痛苦,这会儿我看见雷婷婷和阿琐也都在屋里面,我知道她们是帮我把药蛊拿回来又送到了上头去。还想谢谢她们俩,结果她们俩看着我,脸色都不太好。

跟上来的陆恒川低低的说道,后院起火,看你怎么灭,我瞪了他一眼,说你这个傻逼今天怎么这么话多,吃了香油嘴巴合不上了怎么着。

而阿琐这会儿忍不住了,阴阳怪气的问我再温柔乡待得好好的竟然还知道回来,这话真是听得人牙酸,可她们俩刚刚又帮忙找了药蛊。我也不忍心说啥,想说还是把这事儿给混过去吧,转念一想,又想起了姚远不是跟阿琐的朋友阿香俩人搞在一起了吗?姚远现在死了,也不知道阿香现在怎么样了,就追问起了阿琐。

阿琐一听姚远死了,先是一愣,接着泪珠子大颗大颗的就掉了下来,一头扎进我怀里就开始哭,我倒是被她给吓了一跳,咋,她这爱屋及乌的,跟姚远感情也这么深厚不成?

结果一问之下,才知道降洞女跟男人相恋,这都是冒着逆天的险,就跟弄定情信物一样,也会给对方汉子下一个心蛊,而心蛊一旦生效,俩人就会同生共死,一个人死了,另一个绝对独活不了。

眼下姚远要是死了,那阿香不用说,也已经跟着没了。

这让人心里发酸,我也有了愧,难道就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让姚远阿香两口子都跟着没命了?

你娘,那个小卡片到底代表的啥,我一定得想法子弄清楚,不管为了啥,谁也不应该白死。

第二天我就上了大先生那,提出要上韶关去一趟,算是为了私事请个假——我也知道因为老茂的出走,上头一定需要人手。可姚远和独脚鸟卡片这事儿,我也真不能放着不管。

大先生这天倒是难得的清闲,说反正目前还没听到老茂啥消息,我出去溜达溜达长长见识也不是坏事,再说郭屁股也回来了,倒是能分担不少事情,同时为了“韶关”这俩字沉吟了一下,我问是不是有啥问题,大先生摇了摇头,说那边是南派的地盘,按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南派也归我们管,用人的时候到了地头喊他们,他们也不敢不来。

而且这倒不算坏事,算是对南派敲山震虎——二先生亲自来了,肯定带着大先生视察的意思,料想南派那些心怀不轨的也不敢动什么心思。

我答应了一声,正要赶紧走呢,结果发现大先生一双眼睛又盯了我半天,那神色给老茂,陆恒川给人看相时差不多,眼神像是划破皮穿破骨看到你心里。让人浑身发毛。

我忍不住就问大先生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大先生却把那个眼神给收回去了,眯着眼睛笑:“不可说,我岁数大了,看不准,怕晚节不保,传出去不好听。”

我一听真是给我看相,自然就更好奇了,这些相面的咋都这么爱话到嘴边留半句呢?

我本来就紧张,更缠磨着大先生给我讲讲到底什么情况,大先生还是不肯说。只撂下了一句:“你这一阵,小心别让人给骗了,我瞧着,你像是要吃亏。”

骗我?我不禁满头雾水,谁会骗我?

大先生摆摆手,来了句天机不可泄露。

原来大先生也会看相,却不跟陆恒川似得那么痛快,这牛逼人士,总得有些个牛逼规矩,不过也是,按规矩,卦不可算尽,陆恒川和我就是因为算的太尽,才老得重新积德免得老天收饭碗。

我寻思了一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真要是注定吃亏,那我多小心也不管用,再一想大先生准我去,倒是个好事,我把该交代的事情交代了一下,就跑到商店街去了。

这会儿已经有个车等在了太清堂门口,我一瞅,这开车的也不是别人,竟然是郭洋。

诶嘿,这小子跟我和陆恒川第一次认识就结下了梁子,每次算是见面就掐,现在竟然能给我们当司机,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不过郭洋的脾气也是茅坑里的石头,就算我跟他们阴面先生一系列因他而起的恩怨都化解了,可他还是别别扭扭的,可不跟老茂的孙子茂林似得跟我那么亲,还是一脸的别扭,似乎总是在隐忍啥似得,真尼玛内敛。

我招呼着太清堂的一帮人上了车,郭洋一瞅这男女老幼都有,忍不住撇了撇嘴:“李千树,你这是拖家带口旅游去呢?”

“不劳费心,我门脸里,个人有个人的用处,”我冲着他笑:“你也知道,我光养人,不养鬼。”

郭洋听得很不开心,一脚油门就踩出去了,那惯性大的差点没把我鼻子给撞出血来,还是陆恒川眼明手快的把我给扯住了,雷婷婷看的心疼,厉声就问他会不会开车,不会开车就离着方向盘远点。

郭洋瞅着雷婷婷耳根子有点泛红,镜片后面的眼睛眨巴了眨巴,没多吱声,可我看得出来,他那一双贼眼老是从后视镜里偷看雷婷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