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欺负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娘,你还会看美女呢?老子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呢!

雷婷婷完全没留心郭洋,盯着我看了半天,满眼的关切,我赶紧说我没啥事,我机敏着呢!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刚才按理说我是能反应过来的,难道后背上的东西没让我反应。就是想让雷婷婷关心关心我?

这俩货咋这么事儿多呢?早晚把他们给清出去。

这一趟出门算得上声势浩大,阿琐也加入到了队伍里……撒娇耍赖赶不走。

我有点后悔,心说还不如上次把“我兄弟”亮出来给阿琐看看,免得缠磨我。

不过说起来,阿琐不认人,那蛊虫也不认人,分辨不出我跟她所谓的那个“千树哥哥”不是一个人?我又想起了“我兄弟”说的那话,心里隐隐有点发凉——但愿我跟他的关系,不是我猜的那样。

“你瞅你瞅,”王德光一边嗤嗤的咬着磨牙棒,一边奔着外面的青山绿水指点:“这附近风水不错,领群龙引水。势必能出将相之才……那边也挺好,龙北发朝南为正势,宜为开生坟呐……但这个就不行了,苏秦背剑之势,主英年早逝……”

郭洋没说话,却暗暗的一直在听王德光叽咕,路没看好差点碰到前面一辆车,前面那辆车的副驾驶上还有个人把手伸出车窗外竖起了一个中指,郭洋一扫,暗骂了一句没素质。

而他话音刚落,那车“乓”的一声就给爆胎了。

里面的两个人挺狼狈的下车查看,驾驶座上下来个年轻男人,副驾驶上出人意料竟然是个女的,一头顺滑栗色长发迎着山风就飘起来了,脸正好被头发挡着没看见,但是穿着雪纺蕾丝蓝白条纹一字领小洋装的身材真不错,高挑不说,该鼓起的鼓起,该收回的收回,村里管这种身材叫葫芦身材,说保准能生儿子的。

看不出这种姑娘能竖中指啊。

我刚把视线从上往下滑到了她的大长腿上,一句真白的感叹还没发出来,下巴就被人给拧过去了,一转头对上阿琐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面怒火闪闪:“千树哥哥,你看什么呢?”

“没看什么,他们不是爆胎了嘛……”

“爆胎哪儿有爆乳好看……”唐本初半句话没说完,意识到不对。赶紧把剩下的话头给改了:“这就是活该,人贱自有天收,谁让她竖中指呢!”

陆恒川看了郭洋一眼,我心里也明白刚才那个爆胎是怎么回事。

“我可跟你说。一般那个样子的,都是背影杀手……”

结果阿琐这话还没说完,忽然“啪”的一声,有个石头子砸到了后窗上。我立刻转过头,看见那个穿洋装的姑娘蹦蹦跳跳的像是在骂我们,郭洋这股气已经憋不住了,停了车就下来了。瞪着那两个人,好像吵起来了。

卧槽,哪儿来这么彪悍的姑娘,这要是陆茴在这儿跟她吵起来,也不知道谁能赢。

我见状也下了车——跟郭洋不对付是没错,但是现在我们算得上是一个团队,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是要一致对外的。下车一听,果然,那个姑娘在破口大骂郭洋,说他把她们的车弄爆胎,要他赔。

郭洋冷笑问她凭什么这么说,那个姑娘忽然沉下脸,奔着郭洋就招呼了过去。

这个出手又狠又辣,打中了郭洋非得窜了血不可!郭洋也算是有点身手,但以我跟郭洋打过架的经验上来看,他可未必扛得住这一下,于是我想也没想,抬手就把这个姑娘的手背一抹。也没下重手,反推之余,弹在了她手臂的麻筋儿上,一下把她的胳膊给震回去了。

别说,这姑娘的皮肤,还真是柔嫩的跟牛奶布丁似得,又腻又滑。

这个力道本来不大,可一带姑娘自己使出的力气。形成个反向的惯性,倒是差点把她给带一个跟头。

跟她一起司机座上的年轻男人好像没什么身手,似乎傻愣愣的都没看清楚我是怎么出手的,就看见姑娘往后倒。赶紧将姑娘给扶住了,声音有点慌:“姐,他们……他们怎么上来就打女人?也太野蛮了!”

去你妈的,你们先动手还不许人还手了?

而那个姑娘脸色通红。看了自己胳膊一眼,咕哝了一句:“夹生不看米。”

郭洋脸色一变,我一下也明白了,“夹生”是我们行里的行话,意思是别处的先生到了你的地界混口饭吃,你则仗着是地头蛇排外,不仗义,传出去很没面子,要被人骂的。

这个姑娘也是行里人?显然是别的派别的,难怪能看出郭洋的把戏呢!

别说,这个姑娘并不是背影杀手,虽然脸色冷。可长得挺好看的,我一直跟着大先生,人际关系也会处理,就上前一步。说了句:“全是一个锅出的,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全是一个锅出的,是“自己人”的意思。

“小白脸子,你又是谁?”那个姑娘说话特别脆快。带着点南方口音,噼里啪啦的像是在放爆竹,跟这个文静的外貌一点也不搭配:“就知道你们北派的没什么好东西,欺负人是踩着鼻子欺负是吗?薛家仁就这么教出来的?”

薛家仁就是大先生的名讳。在我们行当内,别的先生好说,当上了大先生,名讳就不好直接被人提,而是应该直接说一声“北派大先生”表示尊敬。

当着哪个派别的人面前说他们大先生的名讳,这跟普通人上来一句“操你爸爸”一个意思的不尊重。

郭洋的脸色一下就绿了,捋起袖子就要说道说道:“在人家的地面上,这特么是谁欺负谁呢?”

我拉住了郭洋,郭洋瞪我一眼:“你还是二先生呢,就由着他们这么放屁?怂死你!”

我从小不惹事,可也从来不怕事,正这会儿一眼看见那个姑娘的手包上绣着个“金”字,就冷笑了一声:“我说谁这么硬,往我们北派的地面上来,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你们西派的杜先生大概没教过你们什么叫见识,我们也就不跟女流之辈一般见识了。”

西方庚辛金,她肯定是西派来的。

西派那个灭绝师太大先生叫杜海棠,据说是个女中豪杰,女人自然难免要任性的,可把门派下先生惯的任性成了这样就不对了,这世界上可不是人人都是你妈。

“你看得出来我是西派的?”那个姑娘一怔,司机座上那个年轻男人忙说道:“姐,我看这个小白脸子就是从你看出来咱们是西派的,其余的哪个派别的女先生有咱们派的姐姐妹妹漂亮。”

这男人油头粉面的,还特么好意思跟我叫小白脸子,你爸爸比你阳刚多了好吗?

这个姑娘倒是爱听这话,刚要接着怼我,我就接着说道:“我也以为你们派别女人都是知书达理的,可惜可惜,谁知道只是也头发长见识短而已,跑到我么北派的地界,找你们丢失的东西找不到,就能把气撒到了我们北派先生的头上来,真是了不起。”

“你怎么说话呢?北派名声仁义,其实也不过如此,只知道欺负女人!”说完这话,那个姑娘一下愣了,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上这里来是为了找东西的?”

“见笑,不仅知道你们是来找东西,我也知道你们在找什么,”我瞅着那个姑娘笑:“要不要我说出来?”

那个姑娘的脸色,一下就给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