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双塔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这个姑娘身后有土有太阳,跟“金”字一结合,分明是个“错”字,当然是错过的意思,说明跟目标失之交臂。

而土日与共为“昔”,说明找的是过去的一个老物件。

不过这话我没说出来,能少算一点就少算一点,阴德不好积攒。

我们这一行,明面里帮助别人,叫做“阳善”。而暗地里默默帮助别人,才叫“阴德”,说白了就是肉埋在碗里,费力不讨好,被帮助的人都不知道,对你没有报恩没有负担,才叫阴德。

那个奶油小生则脸色发白:“姐,他们,他们是不是一直在监视咱们啊……”

卧槽,你这内心戏可真够足的,谁没事监视你啊?你特么比别人多个屌啊?

这会儿雷婷婷他们怕我吃亏,早从车里跑下来了,雷婷婷因为刚才“爆乳”的话题就对这个爆竹姑娘有点敌意,这会儿也是冷笑:“算了千树,跟他们有什么好说的。他们自己先动手,说你欺负女人,现在我们女人也出来了,可咱们人多,该说你人多欺负人少了。”

还是女人懂女人啊!

那个爆竹姑娘听了这话,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红润润的嘴唇一动,想说话,可显然是硬生生的给咽下去了,对我的目光充满了忌惮:“你叫千树……李千树?”

我一愣:“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我,你认识我?”

我在县城是有点名气,没成想已经闯出省外,蜚声全国了?

“难怪刚才那个眼睛仔说你是什么二先生呢……”爆竹姑娘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自顾自的叨叨了这么一句。

我是越来越纳闷了,正要说话,陆恒川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暗暗的拉了我一把:“这个姑娘我看命宫狭窄,气量一定不大,气色发赤,说明有口舌官非,犯小人,外带胸大无脑,恐怕被人给蒙骗了还不知道呢,你要不要做做好人,帮她排忧解难,没准这个姑娘给你的桃花债上能添一笔。”

卧槽,快别提桃花债,一提桃花债我就脑仁疼,看字相。“金”加上“祸从口内出”,是个“锅”字,摆明了将要给人背锅,确实显示这个姑娘被人当枪使,恐怕有点蠢。

跟个有点蠢的姑娘计较就是我的不对了。正好趁着雷婷婷这话就坡下驴:“还是你说的对,咱们走吧。”

雷婷婷一听挺高兴,接着也顾不上还在跟我为了陆茴的事情怄气,在爆竹姑娘面前宣誓主权似得把我胳膊缠上了。

一家欢喜一家愁,于是阿琐很不高兴。可她先是怕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又很怕雷婷婷——估计见识到了雷婷婷什么时候显露的神威了,把嘴咕嘟的跟个鸭子似得,摔摔打打的也只好跟着上车。

还是唐本初有点同情她,一路逗她笑。可惜被阿琐白眼——不,琥珀眼一翻冷漠对待。

王德光是个老实人,爆乳都没兴趣看,现在已经在车里睡着了。

我们上了车,郭洋启动了。竟然也没忍住带点钦佩的看了我一眼,我冲他咧嘴一笑:“是不是觉得我名不虚传?”

郭洋的嘴撇的跟个蛤蟆似得,翻了个白眼没搭理我。

倒是陆恒川一直在看那姐弟俩的面相,我回头催他,他上了车,在车上也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知道他又看出这对姐弟啥不好的事情了,反正他嘴里出来的,不是灾就是祸。

出刚要起步,忽然那个姑娘啪的一下趴在了挡风玻璃上。跟个大壁虎似得,吓了一跳,那雪白的深沟压在前面,简直深不可测……

郭洋也愣了,摇下玻璃问她有完没完,那姑娘才说道:“我们没有备胎,你懂吗?”

按郭洋的尿性,八成得说一句关我卵事,但是心照不宣,那轮胎确实是他给人引爆的,这要是袖手不管,可真就成了“夹生不管米”了。

于是他只好悻悻的下了车,翻出了备用的轮胎给那个姑娘撂下了,而趁着这个功夫,爆竹姑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李千树。我想咱们还会见面的。”

你吓唬我呢?

我只好一笑:“期待期待,那就后会有期。”

这会儿郭洋回来了,爆竹姑娘就让开了,车开出去老远,我看见她穿着蓝白条的身影蹲下来,在换轮胎,而她弟弟局促的站在了一边,看着她换。

“嗷!”大腿一阵剧痛,我反应过来,赶紧把眼神正过来了:“雷婷婷。你该剪指甲了。”

“是吗?我觉得这个长度正好,再长一点,就不忍心下手了。”雷婷婷冲着我,笑的温柔。

“……说得对。”

阿琐看不得,转脸气呼呼看风景。一会儿看困了,摇摇摆摆的叩起了头,唐本初可能怕她撞到,一脸“得罪了”的表情,把阿琐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稳当了。这才松了口气。

说起来,唐本初也早到了搞对象的年纪了。

等到了韶关,眼瞅着这里的风景确实很好,山高水清,空气似乎都带着绿色,特别怡人。

而双塔寺就在盘山公路的尽头,远远的望过去,宝相庄严,确实会让人有敬仰之情。

“不对啊,这公路怎么能建造在这个地方?”一直昏睡着的王德光不知道啥时候给醒过来了,眼瞅着山顶的双塔寺,瞠目结舌。

我来了兴趣,问他是不是这公路在风水上有什么说头。

王德光指着寺庙里面的两座塔,就讲道:“我先说这一对塔,这佛家的塔。一般来说下面必定有地宫,上面必定有塔刹,塔刹则有须弥座、仰莲、覆钵、相轮和宝珠,舍利之类的宝物,一般就是供奉在塔顶上的。”

而这个地方是双塔寺……也就是说。这里的两个塔,遥相呼应,是供了一对宝物?

这倒是也理解,西游记里不就有盗舍利那么一集吗?我记得就是白龙马的后任九头虫从塔顶上偷的,高处供宝表示尊敬。这没毛病。

“可是这两个高塔之中,与上坡十字路口正好遥相对应,这就形成了上梁招灾柱,说明有灾晦冲破之相,必定会给宝刹带来灾祸。本不该修路的,可惜可惜,好端端的局,被后人无知,硬是给破开了。”王德光摇摇头:“如果没有这个十字路口,那这个宝刹则是明堂开阔,团聚朝抱,可见古人修建宝刹,绝对是用了心的。”

难道这个双塔寺这次闹得幺蛾子,也跟这个十字路口有关系?

郭洋又开启的听蹭模式,他现在是不敢小看我带来的每一个人了,也明白了我说手底下没闲人是真的,其貌不扬的王德光都这么专业,其他人更别提了。

我心里暗暗想笑,眼看着车子进了双塔寺的大门外面,早有几个人在那边迎接我们了。

是几个年轻人,并不是僧侣打扮,可能是寺里的志愿者吧。

哟,这待遇不错,结果我们下了车,那几个年轻人一看见我们的模样,挺失望的就让开了。

真是浪费表情,感情不是来接我们的,我就只好打听了一下,问他们能不能把车开进寺里,还有上哪儿去见庙里管事的和尚。

一听我们要见管事的,一个挺壮的年轻男人看着我的表情就有点狐疑:“你找管事的干什么?”

我把来意说了一下,那几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个挺壮的年轻男人带着一抹鄙夷的笑容,就说道:“这边的事情闹得大,管事的先去避灾了,事情暂时让我们安排,你们远道而来,也辛苦了,上南苑住吧。”

一提南苑俩字,剩下的几个年轻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看模样像是想拿我们当猴耍。

奇怪了,这帮人又是什么来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