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四条腿/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听得出来,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被关在哪里了。

屁股低下头,冲着我叫唤了一声,我就把拍了它的脑袋一把:“带我瞅瞅。”

屁股答应了一声,颠颠的就奔着里面去了。

出家人讲究清心寡欲,僧房里的陈设跟一般的宿舍差不多,干净整洁。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并没有什么杂物,所以视线十分通透,我跟着屁股一路找过去了,抓挠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靠声音来源也越来越近了。

走过了一排床位,又一排床位,这些床位为了夏天防蚊子,都搭了白色的蚊帐,晚风一吹,就在半明半昧之中飘了起来,显得鬼气森森。十分骇人。

“咯吱……咯吱……”而一片寂静之中,那个抓挠的声音更是让人浑身难受,特别牙碜,也特别让人瘆得慌。

魅……是附着在什么东西上的魅呢……

结果。就在这个抓挠的声音响到了最高峰的时候,忽然消失了。

这里重归于寂,就好像那个抓挠的东西猛地停了下来一样。

咋……给停了?

连屁股也有点纳闷,忽然屁股像是发觉了什么一样。转头猛地对我叫唤了起来。

我一愣,屁股自然不会突然不认主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我身后……

就在屁股跟我叫唤起来的同时,我忽然觉得脑后碰到了一个凉丝丝的东西,像是挂在墙上的挂件似得,感觉那东西应该是悬空的,难道我碰到挂在这里的丝带什么的?

结果回头一看,看见了两个白色的东西垂在我眼前……脚。上面有红色指甲油的,女人脚,那脚尖儿被我撞了一下,还因为惯性,在来回的晃。

这一下来的毫无心理准备,差点把我吓一个倒仰——对了,之前是有人说过,看见了女人脚来着……

顺着这个悬空的女人脚往上望。上头一片漆黑,只看见了两条腿的尽头,融在这一片漆黑里。

这个女人,被吊在这里了?

屁股咬了我的裤腿一下。意思是让我离得远点,我回头示意屁股别动,结果再一抬头,那双脚跟凭空蹬下来一样。又凭空不见了。

诶呀我擦,来去匆匆的,真是魅?

我摸索了一下,找到了蜡烛就点了起来。可是不管是天花板,还是床位上,都干干净净的,什么痕迹也没留下来。

那个抓挠的声音不会这么平白无故。我老实不客气的踩在了床上,胳膊卡在上铺的护栏上,就往天花板上看,顺手敲了敲,觉得出来,里面是实心的,不像是藏着什么。

那个玩意儿,到底是附着在什么老物件儿上了?

“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忽然冷不丁的有个人紧贴在我耳朵说了句话。

我身后……是我踩着的床的上铺……

这句话吓的我差点从床上给翻下去。但我马上反应过来了,重新站稳了脚跟,转头一瞅,只见上铺那露出一张脸,是个老头儿。

这个老头儿显然没有受戒,不过衣服是僧侣的衣服,看这个打扮,应该是来寺院里面帮忙的义工。

我瞅着他:“你又是谁?”

“你说我是谁?”老头儿脾气不太好:“住在这里。还能是谁?”

“可是我听说,这里的人都暂时搬出去了……”

“我不乐意搬,还不行了?”那个老头儿跟吃了枪药似得:“我就喜欢没人,清净!一帮子和尚自己没本事降妖伏魔,倒是请了外行半吊子来这里卖蠢,什么世道……”

别说,这老头儿明明很清楚闹鬼的事情,还愿意一个人在这里住,胆子挺大的嘛。

我来了兴趣,就趴在了栏杆上,心说正好跟他打听打听情况:“您是庙里的人,也见过那个鬼吧?知不知道,那个鬼是什么来头?”

“要是知道了,还要你们干啥?”那个老头儿像是嫌我烦,自己窝着身子冲着墙面躺:“不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就上这里来送死。”

啧。你自己住在闹鬼的房子里,送死送的比我直接。

不过这老头儿既然没死,又不怕鬼,会不会有什么来头儿。跟少林寺的扫地僧似得?我更有兴趣了,刚要跟他再说几句话,忽然外面传来了陆恒川的声音:“李!千!树!吃!饭!来!”

卧槽,你特么叫魂呢?

我没法子,只好下了床,把自己的来意跟那个老头儿说了一下,问老头儿明天要是方便,能不能再见一面问问情况?

老头儿的表情这才有点松动:“你不是为了钱,是为了朋友?那个黑皮后生么……好吧,明天你再来。”

说着,大被子一拉,没有再理我。

我带着屁股往外走,屁股不住的回头瞅那个老头儿。

等出去了,死鱼眼瞅着我:“看见什么了,这么乐不思蜀?”

“看见个当地老头儿,说定了明天找他打听一下情况。”我接着问道:“饭做好了没有,饿出人命了。”

陆恒川的尖下巴冲着厨房里一指:“你看看就知道了。”

阿琐做的饭会是啥饭?湘妹子普遍吃辣,要是能有个外婆菜啥的就太好了。

结果到了厨房里一看,倒是看见满厨房都是人……这里的厨房是个全寺公用的大厨房,庙门口那帮年轻人也在里面。一个个表情各异的正在瞅着我们。

爆竹姑娘姐弟也坐在他们中间,爆竹姑娘摆了一张咸鱼脸面无表情,她弟弟则仗着身后有了这么多人,狐假虎威的翻起了白眼,别提多娘炮了。

算了,好歹他们是被请来的,我们是不请自来的,谁也别碍着谁就是了。

阿琐一看见我过来特别高兴,献宝似得就把一个小砂锅给拿出来了:“千树哥哥,我给你熬的山珍汤,你补补身子!”

味道有点像是药膳,我还挺高兴,结果一揭开盖子,眼瞅着一汪高汤,白菜豆腐蘑菇的最上头,竟然躺着一只死老鼠。

我一下就愣了,看向了阿琐:“上次是壁虎,这次是老鼠?”

阿琐有点莫名其妙,低头一看,也愣了:“这……这是谁放进去的……”

“哈哈哈哈……”忽然隔壁那一桌年轻的西派先生们。拍着桌子发出了一阵狂笑:“上次还有壁虎呢?”

“这次没添对,添上个蛇什么的合适!”

“蛇才是大补,欺负了咱们师姐,可不能便宜了他们。”

这帮傻逼,特么今年几岁,玩儿的伎俩这么幼稚,老子干这事儿的时候,还是在穿开裆裤的年纪。

阿琐自然也听出来了,脸色顿时就给沉了,她的手在宽袍大袖里面动了几下,嘴也轻微的开开合合……是在说蛊话?

“啊!”忽然对面那一桌一个姑娘猛地把自己的一杯可乐扔在了地上,站起来就尖叫:’这里面是什么!’

可乐里面,有个大蜈蚣,得三寸长。

其他人一低头,也发现自己的东西里加了料,纷纷都给脸色煞白的站起来了。

“五毒入饭……是降洞女!”壮男没成想竟然见过点世面,一双小眯眯眼寒光四射的盯向了我们:“自称是北派,闹半天是歪门邪道下三滥,净使阴招,要不要脸?”

我去你妈的,谁先下三滥的?

可是在外面,我特么毕竟得代表北派的形象,唐本初那忍不住想抡拳头,我都给压住了,只对他们微笑:“往人家吃的东西里放不干净的东西是下三滥,不要脸,原来你们很清楚呀?”

“那你们也不能这么开不起玩笑!”壮汉攥紧了拳头:“你这个欺负女人的怂货!”

我还没说话,忽然看见这个壮汉穿着牛仔裤的胯下,又隐隐约约露出一双腿……四条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