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树上舞/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爆竹姑娘姜璐她弟弟,那个奶油小娘炮。

小娘炮身子板很弱,被屁股这么一压,痛苦的大叫:“不行了不行了,我,我肋骨断了,要出人命的……”

他讲话的口音就不像是我们北方人这么硬朗,软声细气的,很像古装剧里的吴侬软语,我见犹怜啊。

我蹲在他身边瞅着他那张变形的小脸:“你说。这是干什么来了?”

“我说我说,”小娘炮赶忙说道:“我就是早起看见你,觉得你自己出来不像是能干什么好事,就跟上来看看……”

这小娘炮说话的时候,眼珠子咕噜噜直转,模样很不自然,鼻孔一一张一合显得很紧张,显然是瞒着我什么。

我直起身子瞅着他:“你要是说实话,我就让屁股从你身上下去,你要是有骨气当烈士,屁股,掉个头。”

屁股通灵性,真掉了头,狗屁股对着小娘炮的脸,小娘炮一看。脸就给绿了:“你,你想干什么?”

“这还用说?”我说道:“你早起还没吃东西吧?我请你吃点。”

“你……你的意思是让这个狗拉屎到我……”小娘炮好险没晕过去:“昨天你就让三胖哥……”

是啊,昨天喝尿,今天吃屎。

“屁股!”

“汪!”屁股欢快的叫了一声,小娘炮见事不好。赶紧说道:“我说我说,我们……我们其实也是为了那两个塔来的!我怕你也对那个塔下手,所以才来监视你的!”

“哦?”我摆了摆手,让屁股下去:“为了塔里的什么东西?”

“当然是为了里面的一对宝物了,可那对宝物具体是什么。师父没来,我们也不知道啊!”小娘炮连忙说道:“但是师父很快就会来的,到时候……”

看他那意思,应该是想说“到时候再收拾你”,但没敢说出来。

我倒是没往心里去,转身站了起来,显然这帮西派先生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不是为了那个“魅”来的。

“李千树!”正这个时候,爆竹姑娘姜璐出来找弟弟,正好看见我站着小娘炮躺着,身上还被我的狗给压了,以为我把小娘炮给怎么着了,脸通红通红的:“你又欺负我们的人!”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刚想说误会,小娘炮就从屁股身下挣扎开,站起来跟他姐嘀嘀咕咕说了半天我的坏话,说的还挺解恨,不过只字未提自己偷听和自己招认的事情。

姜璐瞅着我,冷笑了一下:“我到底是高看你了。”

说完,带着她弟弟就走了。

咋。我是不是该表示一下荣幸?

正在这个时候,唐本初忽然也给跑来了:“师父师父,你起得也太早了,我们这找不到你,还怕你有啥事儿呢!”

我摆摆手:“我能有啥事。就是刚才上那吃了点豆腐花……”

说着我还想把那个老头儿指给唐本初,可是那个老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这地方还有豆腐花?”唐本初一脸莫名其妙,接着像是如梦初醒,赶紧说道:“师父。快看热闹去吧!”

“怎么?”我忙问:“有什么热闹?”

“就西派那帮人,”唐本初挤了挤眼睛:“演杂技的摔盘子——砸招牌,被那不干净的东西给磨上了,撞邪了。”

哦?猥琐瘦皮猴吗?我赶紧跟着唐本初就看热闹去了。

结果到了厨房附近一看,中邪的倒不是昨天的猥琐瘦皮猴。而是一个小姑娘——哦,昨天喝可乐喝出蜈蚣来的那一个。

只见那个小姑娘坐在一棵很大的梧桐树上——也不知道她咋爬上去的,两只脚就悬空晃荡着,那小身板看着随时能掉下来。

梧桐树有三层楼高,真要是掉下来。那可好不了。

西派那帮半桶水都在底下喊她:“姗姗,你清醒点,快下来快下来!那边危险!”

而那个小姑娘一边晃腿,一边哼歌,浑然不觉自己处境多危险,反而晃动的幅度更大了,眼瞅着摇摇欲坠,谁看着都得捏把汗。

雷婷婷陆恒川他们早当起了吃瓜群众,我凑过去,问是怎么回事。雷婷婷告诉我,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冷不丁那个小姑娘就不见了,像是被什么给拖出去一样,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西派的反应过来就找,结果一出去,小姑娘已经上了树,而且神志不清的,一个劲儿还唱着歌儿,就是听不清在唱什么。

西派的那帮人就知道小姑娘肯定是给撞邪了——她平时恐高。根本不敢上这么高的地方去。

有个西派的半桶水实在忍不了了,往手上吐了两口唾沫就要上去把那个小姑娘给救下来,可是那个小姑娘一见有人要上树,叽叽咯咯的就给笑了:“你上来!你上来,我就下来!”

说着,作势就要往下跳。

那个想救人的见状也给傻了,赶忙下来说不上不上,让她千万别冲动。

从小姑娘这个声音也听出来了,跟昨天听到的是完全不一样,昨天那个小姑娘的声音也带点西南方向的口音,软糯糯的,而现在她的声音,泼辣泼辣,带点沙哑,鼻音很厚重,听着有点像是薄州那边的人。

口音嗓音都变了,不是撞邪是什么。

这会儿爆竹姑娘也带着小娘炮来了,这帮人终于有了主心骨:“姜璐,你看姗姗这个样子,怎么办啊!”

爆竹姑娘。伸手去掏她的八卦镜,我知道,她想着拿八卦镜反射了太阳光,照到了那个小姑娘身上去,把那个邪物给赶出来。我立刻说道:“那个姗姗有恐高症吧?你要这样驱邪,邪物是赶出来了,可这个小姑娘一清醒,你觉得她会稳稳当当在树上等着你叫人去救,还是神情恍惚摔下来?”

我这话一出口,爆竹姑娘的手立刻给僵住了,转脸咬牙看着我:“那你有办法?”

“求人就别这么硬气,”我一双眼睛盯住了树上的小姑娘:“我是有办法,可是你这个态度……”

“人命关天,你想要什么态度?”爆竹姑娘可能真怒了:“李千树,你还是不是个先生?降妖除魔和救人危难,这是你的天职,你还想讲条件,不怕老君爷怪罪下来,收了你的饭碗?”

别说,要论胡搅蛮缠,西派这帮人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雷婷婷刚要跟她理论,忽然这个时候,那个树上的小姑娘猛地一翻身,一言不合就跳起了舞来——别说,姿势曼妙,一看就练过,古人说赵飞燕能掌中起舞,这在大树的树杈上起舞更加牛逼。

对了……那个涂着指甲油的脚。现在想想,好像是有点跟正常人不一样的骨节凸起,那个魅,是个跳舞的?

只见她又是跳了“小翻”,又是跳了“双飞燕”,脚尖儿就踮在了树杈边上,眼瞅着就能滑下来那种。

“都什么时候了,你要想办法,就现在想,不然来不及了,你见死不救,就是杀人凶手!”冷不丁爆竹姑娘一把揪住了我:“快点!我要你救她!”

这逻辑真是感人,可这会儿也真是人命要紧,好男不跟女斗,就不跟她计较了,我就抬头瞅着那个小姑娘,大声说道:“粟小姐,你的东西丢了,我可以帮你找,你弄死人没有一点用处,反倒是会增加罪孽,得不偿失啊。”

那个小姑娘听了我这话,一下就愣了,停住了脚下的舞,望着我。用薄州口气问我:“你怎么知道知道我的名字?你又怎么知道我丢了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