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 对我笑/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一言不发跟着我们的郭洋一听我这话,立刻拍了一下巴掌,恍然大悟:“我说呢!”

他想出来倒是不奇怪,因为郭洋自己也是做这种买卖的。

雷婷婷像是也明白过来了:“难怪。”

“不是,你们都明白了,我咋没明白?”唐本初和阿琐俩人眨巴着眼睛,莫名其妙:“什么圈套?”

“这个寺庙闹鬼,一开始就是有人故意把一个魅的本体放进去的,”我答道:“也就是说,有人故意想让寺庙闹鬼。而为什么让寺庙闹鬼呢?就是因为只有寺庙出现了这种意外情况,才能有理由被请进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们明白了吗?”

这就跟阴面先生常做的一样,先悄悄丢个麻烦进富户家,富户不堪其苦,当然要请先生来解决麻烦,这样,阴面先生登堂入室,把自己丢的麻烦捡回来,就能以这种作弊的方式得到名与利。

而这件事情上。是有人将魅放进来引的闹鬼,目的,应该就是得到进塔里做某事的机会——不然平白无故,谁会让你进这个禁地?

我估摸着,当初存放这个玉镯时,那人应该也费了不少功夫,有可能贿赂的本地的和尚,求他们放进去的,借口就好说了,希望遗物受到供奉什么,上下嘴唇一碰,什么谎话编造不出来?

万事俱备,魅也开始闹腾的时候,按说能照那人的某个计划进行,可这事儿偏偏出了差错。这放麻烦的人可能因为某种意外,没能进来做想做的事,反倒是姚远机缘巧合的得到了这个进寺庙做买卖的机会。

这样,放麻烦的人反应过来有人要捷足先登了,就赶在姚远做成某事之前,把姚远给灭口了。

姚远对那个放麻烦的人,到底造成了什么威胁?

而这个威胁,又为什么跟我有关?

当然,这种事情空想是想不出来的,得查。

结果等到了大门口,我心里陡然就给沉下去了:“刚才你们谁动过大门吗?”

一行人都摇头:“没有没有。”

我记得很清楚,那个大门来的时候是开开的,可是现在,被关上了。

到了门口,我动手一推,只听到了一阵铁链子响,跟我想的一样,你娘,我们找翡翠镯子的时候,不知道谁来把大门给重新锁上。把我们关到这个佛塔里面了!

唐本初和阿琐见状都傻了眼,立刻拼了命的推门:“谁这么缺德,把咱们给关起来了?”

“这还怎么出去啊!”

郭洋也愣了,一张白脸涨的跟猪肝似得,鼻孔一张咻咻喘粗气:“是不是那帮西派的小王八蛋干的?真特么不够揍!”

说着转而对我发了火:“李千树。这叫什么,这叫农夫与蛇!你救他们,他们害你!这事儿不赖蛇狠,要赖就赖农夫蠢!”

他妈的,难怪上次大先生看我面相。说我要吃亏,还真是一点不假,这种好人没好报,也特么太奇葩了一点吧?

“如果真的是西派的人把咱们个锁在了这里,那也是他们自己狼心狗肺。跟千树有什么关系?”雷婷婷听不过去了:“现在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比起来指责,还不如齐心协力,找出口出去呢!”

“没错,找不到出口。你光抱怨,你以为你是孟姜女能哭倒长城八百里啊!”唐本初也说道:“这个塔这么大,横不能连个后门都没有吧?我估摸着,准还有别的出口!”

郭洋寻思了一下,也知道自己是唯一的“外人”,跟个蛤蟆似得气鼓鼓的不出声了,也只好闷头跟个苍蝇似得乱撞了起来,自言自语,也像是说给我听:“我为着姚远……”

眼瞅着大家伙都在找其他出口,连屁股也跟着凑热闹。陆恒川瞅着我:“你觉得,真的是西派的人干的?”

我摇摇头:“不像。”

说着,我把小娘炮的事情给讲了一遍:“确实,他们也像是想进塔里来,可是有一点,他们因为紫金八卦锁和缠龙链的缘故,根本进不来,咱们先他们一步,把这个锁给打开了,他们再锁上。还怎么进来?”

而且刚才我一点声息也没听见,屁股也并没有反应,可见锁门的那个人,身手不错——缠龙链那么老沉,要悄无声息的锁上。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倒是觉得来了精神,因为很有可能,把我们锁起来的人,跟害姚远的,是同一个人。

想到姚远的惨死,我就忍不住想握紧了拳头,他的事情,我非查清楚了不可,这仇该报。

“不行啊,师父。这里连个窗户也没有,咱们怎么找”

而正在这个时候,一直没吭声的王德光忽然凑了过来:“老板,要不,咱们往下想想法子?”

我一愣:“你说地宫?”

王德光猛点头:“没错。你觉出来没有?”说着,王德光拉着我的手,到了一块地板上。

一阵微凉的风从地下涌了上来!

地宫是通风的,那就说明,地宫肯定有某个通往外面的出口,不然不会有这种风。

“好,”我答应了下来:“那咱们就下去看看。”

地宫跟地下室一样,跟正殿只隔着一层木板,下面黑洞洞的,那风带着灰。有点凉。

雷婷婷的运动腰包是随身带着的,“咔嚓”一下很利索的点起了几根冷萤火,甩给了我们一人一个。

她的这种利索让郭洋的眼睛又在镜片后面亮了起来。

我先拿了冷焰火第一个下去了,这一照之下,倒是让我心头一跳,在冷萤火的微光之下,我看到了好多人影,密密麻麻的挤在了阶梯两侧,跟开会似得。

“啊!”跟在我后面的阿琐也尖叫了起来:“怎么那么多人!”

但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那些不是人——是罗汉像。”

佛家有五百罗汉,有的寺庙大。能多塑一些,有的寺庙少,只得少塑一些,眼瞅着双塔寺很可能资金充足,塑的塑像数不清。

而且那些罗汉像塑造的跟真人差不多大,这叫等身像,色彩也调的自然,这里光线暗淡,确实真跟活人差不多。

举起冷焰火照亮了那些罗汉像的面庞,更是让人叹为观止,那五官,那肌肉线条,跟活人一模一样,让人觉着这些都是艺术品,除了不能呼吸不能动。栩栩如生,确实有神。

这种地方,真该让姜师傅来看看,姜师傅的技术已经是非常出名了,单看她的作品,你也会觉得特别好,但是只要跟这里的罗汉像一比,你就能看出来,姜师傅的手艺远远不及这里的罗汉像制造者——这里的罗汉像,有活气。

阿琐则死死的攥住了我衬衫的下摆,惊悸的说道:“怎么一个个跟真人这么像莫,怕人得咧。”

雷婷婷有意无意的倒是把阿琐的手自己拉过去了:“怕什么,只是塑像,不会动的。”

这里的台阶很高,我喊他们注意点。就自己探路,这塔虽然大,可是台阶宽度是很窄的,一排台阶只能容一个人,稍微胖一点的,恐怕就会挤到了两侧的佛像。

一行人的队伍不长不短,我和貔虎打头,雷婷婷阿琐在我后边,郭洋唐本初王德光紧跟着雷婷婷,陆恒川断后。

越往下走,那股子风来的越明显,台阶盘旋而下,罗汉们就在两侧目送着我们,说实话有点毛骨悚然——这里的罗汉怎么这么多?

“啊!”忽然这个时候,我背后又是一声尖叫,把我吓的一个激灵,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阿琐,我还没开口,雷婷婷先有点不高兴的问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那个罗汉……”阿琐的声音带着哭腔:“对我笑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