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活罗汉 晚上7点和晚上9点两更和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听,转手拿着冷焰火就往她指的罗汉像上面照,可是在冷焰火的微光之下,那是一个头上爬着两个童子,身上还坐着一个童子的罗汉,应该是跟送子有关的,我也叫不上名字,这个罗汉表情慈祥,确实是在笑,可那个笑容是个定格的。

不光这一个,其他的那些罗汉还是规规矩矩的坐在远处,打坐的,讲经的,捻眉毛的,并没有什么异样。

雷婷婷也跟我一起四处照,同样没发现什么,忍不住就说道:“阿琐,这里的罗汉太像真人了,光线一流动,确实容易让人眼花。你可能看错了。”

“不可能,他笑了,真的笑了!”阿琐指着那个一身童子的罗汉簌簌发抖:“真的真的,我从来不骗人的!他只笑了一下,嘴就又垂下去了!我亲眼看见了的莫!”

在阿琐身后的唐本初赶忙按住了阿琐的肩膀:“你可能就是太紧张了,没事没事,你深呼吸一下,稳定一下心神,你看咱们这么多人,就算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师父和婷婷姐陆先生也会对付他们的,你不要怕。”

比起害怕,更让阿琐难过的倒是我们都不相信她,她很委屈的擦了擦眼泪鼻涕,声音还是很倔强:“我就算看见了莫,你们怎么都不信我莫。”

“行了,”我说道:“你别哭了,再看见了喊我。”

“千树哥哥,你是不是相信我?”阿琐立马抓住了我:“那我要和你一起走。”

“千树还要开路踩盘,你跟上去添什么乱呢?再说你挤的过去吗?”雷婷婷又把阿琐给拉过去了:“听话。”

阿琐没法子。鼻子一抽一抽的,只好低下了头跟着我,也不大敢抬头看左右的罗汉像了:“这个台阶好长的,还有多久走到底莫。”

后头的王德光赶忙说道:“不远不远,再过几重,很快就能到底下了。”

我伸手拿着冷焰火往下照,距离虽然不远,但是应该也不近,冷焰火的光照不到尽头。

而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阿琐的手又悄悄的拉在了我的后衣襟上,就低声说道:“松开,这样不好走。”

“啥子?”阿琐没听清楚,还以为我要说啥好话,赶紧贴过来了:“千树哥哥,你说啥子莫!”

与此同时,阿琐的两只手一起围在了我的肩膀上,光高兴连害怕也顾不上了:“千树哥哥瘦的莫,等回去我给你做肉吃。”

我的心陡然就给沉了一下,阿琐的两只手都围在了我肩膀上,可牵住了我后衣襟的手……却没松开。

阿琐是不可能有三只手的,雷婷婷也不可能越过阿琐来抓我,那抓住我后衣襟的手是……

我一把将阿琐给挣开,回身就往身后照了过去,看清楚了后衣襟的情形,不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你娘,闹半天是有一个伸手出来做洒水状的罗汉,手的角度比较突出,把我的后衣襟给挂住了。

虚惊一场吗?

阿琐则被我给吓了一跳,连声问我怎么了,我忙说刚才我也看错了。

说是这么说。我却还是用眼角的余光假装不经意的往后扫了一下,果然,不长时间,那只伸的过分的手,竟然自己缩回去了一点!

卧槽,阿琐刚才没说错,这里的罗汉,真特么是活的!

我的心立刻就给提起来了,这些罗汉,是什么玩意儿变的?

而这个数量……真要是能动的话,一人一口唾沫,也把我们这个小分队给淹死了。

我犹豫了一下,这话讲不讲出来呢?如果讲出来,这些东西会不会被打草惊蛇,一下给激暴动了?

真要是一下全活过来,那我没把握将这些人全保护好了,可要是不说,队伍不长不短的,真被偷着拉下去一两个,我走前头也不知道啊!

想到这里,我咳嗽了一声:“死鱼眼?”

死鱼眼是走在最后头的,这么长时间也没听见他出声,这死玩意儿眼最毒,不知道他发现了这些罗汉像的秘密没有。

可我这一声下去,后边却并没有人应声。

我一愣,就停下了脚步,我这么一停,那整个队伍都得停,而我这么一回头,大家伙也都一起回了头去看死鱼眼。

“不见了……”半晌,排在倒数第二位的郭洋的声音带着点颤响了起来:“陆恒川不见了!我……我身后,一个人也没有!”

不见了,我心里一沉,卧槽,难道那个死玩意儿最近泄露天机太多,在这里第一个给遭报应了?

我立刻越过几个人头问郭洋:“这一阵你听见什么可疑的动静没有?”

“没有啊,”郭洋声音也有点紧张:“我一直觉得陆恒川在我身后跟着我走呢,光顾着看罗汉像,也没留意他……对了!”

郭洋跟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得,推了一把眼眼镜子:“刚才我好像听见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但是我也没当回事,还以为陆恒川踩到什么东西了……”

这里的每一个台阶都是我先走过来的,每一层上面都是干干净净的,上哪儿找能踩碎的东西去?

不能啊,难道死鱼眼这次又特么掉链子了?

郭洋的声音也是越来越紧张了:“会不会……”

我知道他想的是,陆恒川会不会真被会动的罗汉给拉走了?如果真有这种事情,那走在最后一个的,是最倒霉的,他被抓住了都不会被同伴给看见!

果然,郭洋立刻说道:“李千树。你,你跟我换个位置,你来殿后吧……”

“你胆子怎么这么小?”雷婷婷忍不住了:“遇上危险就知道让别人扛着,你自己怎么……”

我拉住了雷婷婷:“郭洋,打头也危险,你要是想换,可得想好了,再说,死鱼眼丢了,不能丢了就不管。得把他给找回来。”

“什么,你的意思是在这里停下?”郭洋脸色在冷焰火的光下,也显然是变了脸色:“这太危险了,为了一个人,让这么多人送命,李千树,你一直自诩聪明,怎么能做这么不划算的决定?”

“那你说怎么算是划算?”我答道:“如果你也不见了,那我们为了自己活命,丢下你不找。加快速度自己先走?”

郭洋一听这个,跟一口吃了个鸡蛋似得,嗓子一堵没话说了,但表情还是很不自然,低低的嘀咕了一句:“我才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抓走了给人拖后腿……”

那自言自语的声音雷婷婷他们是听不见,可我凝气在耳听得很清楚,但我也没跟他计较,其实我心里早盘算好了,这个地方确实不安全,谁知道这些罗汉什么时候被触动了就会扑下来。最好的法子还是让他们赶紧离开这个楼梯,下到地宫里找到出路逃出去。

于是我就越过了身后的阿琐,看向了雷婷婷:“你和王德光打头,先把大家给带到安全的地方去,我折回去找陆恒川。”

雷婷婷一愣:“那怎么行?你一个人?要去,我跟着你!”

“你跟着我,剩下这些人怎么办?”接着我转头拍了拍屁股:“你也别跟着我,跟着婷婷姐,有什么怪东西出来,一定要护着她,知道吗?”

屁股似乎也有点担心我,不太愿意,但还是轻轻摇了摇尾巴,算是答应了。

雷婷婷的大眼睛一下就闪烁了起来,她一咬牙:“我知道了,我送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去,你要是到时候你还没跟我们汇合,我就折回来找你。”

“你……”

“我要死也跟你死在一起。”雷婷婷语气轻描淡写,意思却很倔强。

我心头一跳,笑了:“你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乖乖等着,一会儿就回来。”

阿琐隔在了我和雷婷婷中间,听了这话显然很不是滋味:“千树哥哥,我也……”

“你也听话,”我跟雷婷婷身后的唐本初说道:“阿琐就交给你了,她胆子小,你记得照顾好了。”

唐本初张了嘴想说话,但还是没能说出来,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师父,我知道你神通广大,可是,你也得小心,能把陆先生给扣下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吃素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看向了王德光,还没来得及说话,王德光就坚定的说道:“老板,你就放心的去吧,这里有我照应!我办事,你放心!”

我忍不住有点满头黑线。这特么的,感觉跟交代后事似得,真特么不吉利。

可事不宜迟,我得赶紧折回去找陆恒川,谁知道这么几句屁话的功夫,会不会耽误了救陆恒川,而这个台阶两个人是无法并行的,我要折回去,得越过这么多人,也只好从上头翻过去了。

这么想着。我抽出了雷击木,运气上足,先撑着雷击木的劲儿翻到了王德光的肩膀上,接着借力再踩上了郭洋的肩膀,最后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郭洋后头。

武侠剧的轻功也就这么着了,我要是不当先生,估计耍个杂技也能吃饱饭了。

“好帅啊……”前面传来了阿琐的惊叹:“不愧是我的千树哥哥……”

雷婷婷虽然没发花痴,但是眼睛也亮闪闪的,看着我一副很自豪的样子。

郭洋等我落了地才反应过来,拼了老命的就拍自己的肩膀:“李千树,你你你,你太欺负人了……”

我没搭他这个话茬,把他肩膀扳过来跟他前面的唐本初俩人背对背贴一起:“行了,这样有人跟你肉挨肉,就不会悄无声息出什么事儿了,唐本初你也警醒点,身后一旦空了,立刻喊人。”

唐本初连忙点头:“我知道了,阿琐和郭先生我都会照顾好了!”

郭洋一脸凌乱:“我用你这个生瓜蛋子照顾……”

“行了,快走吧!”我摆了摆手:“我找到了陆恒川。马上就下去。”

说着我就转头往后走。

特么的,也不知道这个死鱼眼上哪儿去了,怎么找呢……结果我刚想到了这里,忽然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有点像是下雹子。

我一下愣了,特么地宫里下的了哪家子的雹子?

还没走远的郭洋正跟我面对面,他脸色一变:“刚才……刚才我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只是比这个声音小很多……”

就是他刚才说的什么“踩碎东西”的声音?

“跑!快跑!”忽然这个时候,远远的传来了陆恒川的声音:“这些东西要动起来了!”

这死玩意儿回来了?

我刚松了一口气,随即就反应过来了。动起来?这些东西?

转脸一看身边的罗汉像,只见这些罗汉像有的举起了手,有的站起了身,一个个,全动起来了!

而随着他们这一动,身上的泥封彩塑一块一块的往下剥落,这才出现了那个下冰雹一样的声音!

这些罗汉,真的一起全活了!

而这个时候,我看见一个长腿的罗汉,第一个从罗汉群之中给站了起来,要挡在打头的雷婷婷前面不让他们过去!

阿琐早尖叫起来了,而雷婷婷的背影看上去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沉着冷静,一脚冲着长腿罗汉的腿就给扫过去了!

只听“卡啦”一声响,那个长腿罗汉应声而倒,成了一堆碎片,我眼尖,看得出来,那碎块之中,有森然的白骨!

你娘,我说这些罗汉怎么能跟活人一样。感情这是活人用阴泥封住,烧出来的!

难怪我们感觉不到死气和葬气呢!

肯定我们的到来,催生了什么东西,把这些罗汉从死人,唤醒成行尸了!

郭洋一双眼珠子快从镜框后头给瞪出来了,也顾不上断后了,推着自己前头的唐本初就大喊:“跑啊跑啊!快跑啊!这些东西这么多,再不跑咱们都得被留在这里!”

雷婷婷根本用不着他指挥,一双长腿已经敏捷的跳到了那个长腿罗汉的遗骸上头,大声说道:“快跑!”

随着越来越大的泥土剥落声,周围的罗汉跟特么大阅兵似得,全陆陆续续的给站起来了,我大声说道:“屁股,给我往前冲,谁挡着咬谁,咬脖子!”

屁股汪的一声就答应了下来,一马当先的越过了雷婷婷,奔着前面又出现得意一个罗汉,就敏捷的扑了过去,那罗汉笨重。一下就被屁股给扑倒了,扑倒的同时,箩筐大的脑袋也咕噜噜应声倒地,不动了。

“看见没有,掉了脑袋就不能动了,你们快跑!”说着,我也将雷击木给挥舞起来,手气脑袋落,将身边一些罗汉的脑袋乒乒乓乓的砸掉了不少。

唐本初见状,就地取材,硬是从一个已经被打成无头的罗汉像上把大腿给卸下来了,奔着再扑过来的罗汉就招呼。

“行了,这里我来!”我一边继续打落罗汉的脑袋,一边跟身后吼:“死鱼眼你个死玩意儿特么刚才死到哪里去了?”

死鱼眼颀长的身材已经离着我越来越近了,也用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抓过来的拐杖打那些罗汉的脑袋:“我刚才就察觉出来,这些罗汉不对劲儿,在原地观察了一下,你们就给走远了,快快快,趁着他们刚反应过来,快点跑!”

一阵粉尘铺天盖地升腾起来,呛的人肺疼,我们一路打罗汉一路跑,我忍不住问陆恒川:“你说这个寺院里面,怎么能有这么多的死人?这特么是地宫还是太平间啊!”

“这你都不知道,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陆恒川气喘吁吁的一边打罗汉脑袋一边回答道:“这叫罗汉镇阴阵,就是利用这些死人的阴气,再封上罗汉的灵气,来镇厉害的东西,你看着吧。地宫里面,肯定能有更开眼的玩意儿!”

卧槽,这些行尸罗汉就很够受了,特么还有更厉害的玩意儿,还你妈让不让人活了?

其实这些罗汉不算难对付,只是数量太多,雪崩似得,让人招架不住!

这个时候,我觉出来脚下的台阶越来越陡,忽然有了主意,跑肯定没有滚的快,立刻大声喊道:“别跑了,跑起来目标大,很容易被抓住,躺下来,顺着台阶滚!抱着脑袋!”

听了我这话,他们赶忙抱着头往下滚了下去,不长时间,我就听到了雷婷婷惊喜的声音:“这里有个门!咱们进去就可以躲过去了!”

王德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这就是地宫的正殿,咱们到了!”

不管里面到底有什么厉害的玩意儿,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躲进去再说!

等着他们差不离都到了门口,我听着王德光像是把门给弄开,发出了“吱呀”一声响,这才算是松了口气,立刻抓着身后的陆恒川也跟了过去,眼瞅着后面的罗汉全给挤过来了,我回头一瞅,该进去的都进去了,郭洋倒是因为发慌。一脚给陷入到了罗汉碎块中间的缝隙里,拔不出来了!

我没法子,只得跳过去拽他,郭洋见我过来,跟树袋熊似得,一把就将我给抱住了:“我不想死在这个地方,不想死……”

特么你一开始跟我见面时的阴狠诡谲呢,现在怎么成这样了,真是人设崩塌啊,我嘴里应着,死命拔萝卜似得往外拔他的腿,正这个时候,陆恒川忽然大声说了一句:“傻逼,小心脑袋!”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两米高的罗汉,抡圆了手里的大锤,就要砸到了我和郭洋的脑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