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露人气/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婷婷和郭洋他们听见了,都连忙把手里的冷焰火抛到了对面,只听“嗡”的一声响,有点像是沙尘暴落地,那几点光线一瞬间就被压住了,感觉跟被什么怪物给吞了一样,这里现在是一片漆黑,伴随着“沙沙……”的震荡翅膀的声音。

我觉得出来,一种细细的粉尘弥漫在我们周围——瞎蛾子的鳞粉!这会儿要是睁开眼,那特么的可算是倒了霉了。

“这里怎么会有瞎蛾子?”阿琐的声音心有余悸。听得出她在四下里摸索,衣料的声音窸窣作响:“这东西不算常见啊……”

唐本初可能扶住她了,忙说道:“你专门养虫子,有没有啥法子能把这些瞎蛾子给弄死?”

“我有法子是有法子,有蛊能对付这东西,可我带的不够,这里的瞎蛾子也太多了,根本就是杯水车薪!”阿琐声音有点颤:“现在这里这么黑,又不能点亮睁眼,咱们怎么找出口啊?”

黑也不要紧。能通风的地方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可是都到了这里,算是离着姚远死亡的真相很近了,不查清楚姚远的事情,也太不甘心了。

我寻思了一下,实在不行,找到了出口,让他们先出去。

正这儿想着,屁股忽然叫唤了起来,我赶紧伸手:“屁股,上这里来!”

屁股熟悉我的味道,轻捷的跑过来了,毛烘烘暖呵呵的大脑袋就蹭在了我手上,接着那脑袋调转了个方向,就大叫了起来。

我心里一提。屁股肯定是发现什么了,想让我去看看,可是现在瞎蛾子的鳞粉在这里,也没法睁眼,根本不知道它让我看啥……对了,屁股的眼睛不会也中了鳞粉了吧?

我心头一紧,就摸向了屁股那狗头的眼睛,一摸之下才松了心,貔虎这品种是真通灵,竟然知道把狗眼给闭上了。

我赶紧把衣服脱下来,扯下了袖子,蒙在了屁股眼睛上做保险:“你们也赶紧把眼睛给遮住,别什么时候不注意把眼睛睁开就完了。”

瞎蛾子毒性强,这地方又没有大量清水能冲洗,中毒被耽搁,非瞎不可。

一时间地宫里都是撕扯衣服的声音,雷婷婷的运动腰包跟哆啦A梦的口袋似得,什么都带,估计也有眼罩,就不用管她了。刚想把另一只袖子分给阿琐,就听到唐本初已经把自己的给了阿琐了。

而陆恒川顺着我的胳膊就摸到了我手上,把我给阿琐预备的衣袖抢过去了。

“你他妈的不会扯自己的衣服?”

“我的衣服都是限量版,扯了就没有了。”

你妈个蛋的限量版,老子的衬衫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四十九一件呢!

而这会儿屁股好像越来越着急了,不住的拱我,想让我上哪儿去,我只好说道:“你们大家伙先站在原地别动,这会儿要是分开了。可找不回来了,靠的越近越好!”

陆恒川的耳朵也很灵,立刻说道:“那你上哪儿去?”

“我也不知道,屁股好像发现什么了……”我话还没说完,就觉出来陆恒川抓到了我的胳膊:“我跟你一起去。”

你是个拖油瓶啊?

我也没顾得上骂他。自己记住了方位和脚步,免得走出去了找不回来——毕竟这地宫不小,盲人摸瞎不简单。

屁股很着急,拽着我就往一个地方走,走着走着。我就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非常缓慢的流水声。

还有一股淡淡的味道,好像是某种油类。

从身上摸了半天,摸到了半截子贡香,就伸进去搅了搅,感觉黏糊糊的:“死鱼眼,你知道这是啥不?”

陆恒川早也摸着我的肩膀蹲下了:“像是火油。”

火油就是没提炼过的石油,一样能燃烧起来,虽然看不到,但是感觉这里的火油一定不少。咋,这地宫还有个石油矿咋着?

“火油?”因为地宫空旷又安静,我和死鱼眼的声音能让站在原处的王德光也听见,他到了来了劲儿:“老板,这要是有火油的话,八成是修建塔的时候工匠留下来的!”

“工匠留下这个干啥?”我一愣,想起了这个双塔的结构,就反应过来了:“该不会,是用来留后手,毁掉这里的吧?”

“没错!”王德光立刻说道:“这应该是以备不时只需。防备里面的东西跑出去留的后招,一旦那个大石头棺椁出了啥问题,这些火油就会被机关引进去,把这里给烧一个干净!”

卧槽,看来为了镇压在这里的东西。是严防死守啊!

火……之前敲钟的老头说过,被关在这里的那妖物神通广大,兴风作浪不说,还能放火。

这么说,那个灵物一出现,带了火,就会被烧在这里?

我明白为什么要修建地宫,把棺椁存放在底下了!

那个灵物既然能放火,必然是不怕火的,所以放火并不是为了烧那个被关押的灵物。而是烧毁这里的建筑,好把那个灵物给埋在底下,不得超生!

这地宫一旦陷落,两座塔自然也会崩塌,被埋在了这么深的地方。那灵物再牛逼,也只能万劫不复,没法超生了。

而上头的壁画说,这里的钟不能响,响了就会出大事,这样想来,钟确实是丧钟,这里的机关一旦产生作用,寺庙要被毁灭,那就一定会触发了那口大钟。大钟一旦响了起来,就算是给上头的活人一个警报,叫他们赶紧跑!

如果我们来的时候,用的不是冷焰火,而是明火,那现在,我们很可能已经葬身火海了。

你娘,这地方可特么的太危险了,不能有亮光也不能有火,防的是真严密!就是为了提防有人进来把灵物给弄出去。或者灵物自己逃出去。

姚远应该是没有触发这里的机关,不然这里早就崩塌了,可姚远到底是怎么死的?

算了,先把大队人马引出去再说,这里不能久留,随随便便出个小差错,就特么灰飞烟灭了。

我忙感觉的出来,这个通风的方向,应该是来自对面,就问王德光:“你不是放了老鼠了吗?找到出口没有?”

“找到了找到了!”王德光连忙说道:“咱们从地宫穿过去,到了对面那座塔,就能出去,我的老鼠报了信儿,对面的那个塔看着挺结实,其实年久失修。隐秘的地方有个小洞,咱们到对面那座塔去,把那个洞给挖开,一准就能出去了!”

“那咱们要是去对面,是不是还会碰到那些活罗汉啊?”阿琐的声音心有余悸:“还得从那么长的台阶上跑过去?”

“是啊,刚才可太仙了,两座塔要是对称的,那肯定构造一模一样,”唐本初也说道:“师父,这感觉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

“不一定,”一直默不作声的陆恒川忽然说道:“刚才咱们进去的时候,肯定因为咱们的人气惊动了那些罗汉了,不然的话,那些东西怎么会起来,只要人气不泄露。那些罗汉不会动的。”

“人气?”唐本初纳闷:“可咱们身为人,肯定有人气啊,怎么能不泄露?”

“简单,”郭洋说道:“只要咱们经过那个罗汉台阶的时候,停止呼吸,人气就不会泄露出来,那些活罗汉,就不会发现咱们。”

“啥?憋气啊?卧槽,不可能啊!”唐本初一听这个,声音都能听出炸了毛:“那么长的台阶忍住了不呼吸,非憋死不可!”

要不就憋死,要不就被关在这里一辈子,两条路只能自己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