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剥泥胎/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破风声擦着我的脑瓜皮就撞到了门上,是活罗汉的一条胳膊打过来,想着撞开雷婷婷关上的那扇门。

因为刚才那一开门放出的人气,早在这里憋得饥渴难耐的活罗汉们都给急了眼了,想闯到门里面抓活人,全奔着这扇门扑过来了,团团济济的,我都数不清有多少个。而刚才陆恒川要是不把我按地上,估计我要是反应不过来,非得被那一条胳膊给怼在门上。

这下不好办了,我们本来想着化整为零,可活罗汉们一个个凑在了一起,把小门堵了一个严严实实,不把他们引开,开了门他们全得下饺子似得挤进去。那可就傻逼了。

我寻思了一下,拉过陆恒川,在他的王八蹄子上写了个“引”字。

陆恒川当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一下就把手给抽了回去,看意思是不同意。

但现在真没别的法子,不引开他们打游击战,怎么把这些玩意儿弄门里去?我可不愿意自己单挑他们一帮。

于是我也没管陆恒川的意见,反正指示我已经下达给他了,我就不信,他真能不管。

看准了机会,我踩着脚底下的罗汉碎片就跳回到了台阶上头,张口吸气:“来来来。老子在这里,你们只管过来!”

我这边露了人气,这些个活罗汉自然异常兴奋,想着过来找我的麻烦,陆恒川想拦着也拦不住,估计也正在满肚子骂娘,可事已至此,他也不得不照着我说的做,转身搂了一个落单的罗汉,学着我刚才的样子,在小门上敲了几下,雷婷婷开了门,陆恒川一脚就把那个罗汉给踢进去了。

我看他得了手,禁不住也自鸣得意,怎么样,还是老子的招数灵!

但是我自己这边。就有点手忙脚乱了,现在成了这帮活罗汉唯一的目标,肯定是得上蹿下跳的躲。

好在陆恒川那边手脚很麻利,已经陆陆续续的踹进去了不少的活罗汉。我算着就差最后一个半个的了,就听见陆恒川也张开了嗓子喊:“傻逼,你找死找够了吗?够了就滚回来!”

他这一下露了人气,这些活罗汉自然就被他给吸引过去了。我一瞅这小子舍己为人,显然是想着通过暴露自己,把我给换下来,也没有糟蹋他这个人情。赶忙就给赶过来了:“就差最后半个了。”

“好说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小门的门口上,我推了他一把:“你先滚进去,我断后。”

陆恒川寻思了一下。回手敲了门,门一开,他闪身进去了:“你他妈的还不快点。”

我应了一声,结果一回头的功夫,我忽然觉得脚踝像是被什么给攥住了,低头一瞅,一个活罗汉竟然另辟蹊径,爬在了地上。想从其他罗汉的脚露出的空隙里,将我给拉出去。

我本来是能跳起来躲过去的,偏偏头顶上又有个大手往下抓,想把我给直接提拎起来,我只得把身子挨下来,一雷击木把那只大手给敲了个粉碎。

听着我没进来,陆恒川也急了:“你他妈的磨蹭什么呢?”

“老子脚被缠住了……”我也着急,不快点进去。大批的活罗汉泄洪似得进去,地宫里的大家全得遭殃。

想到这里,我不得不沉下心思来——得用后背那玩意儿的力量了!

其实后背上那玩意儿的力量,我用的越多。被他们控制的几率也就越大,但是现在不是划算这个的时候,小命比什么都重要!

来自后背的力量猛地凝聚到了我腿上,我往回一收,那个抓着我腿的活罗汉猝不及防,竟然直接从我头顶上飞进了小门里,我立马也缩回到了门里:“关门关门!”

这个时候,那些活罗汉的手已经一起从小门的门口里插了进来。雷婷婷也用了力气,可来不及,已经关不上了!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凝气一推。就把门给重重的推上了,外头一阵子东西碎了的声音,那些想破门而入的活罗汉显然被我一股子力气震出去了老远。

郭洋他们就算看不见,可听动静也听出来了,声音里满是难以置信:“李千树,你……你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本事?”

“遗传的。”我喘了口气:“来来来快动手。”

这会儿王德光他们早就把水给打来了,黑暗之中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乍起,那些活罗汉就被大家“剥皮”了。

泥土碎块和人骨头的触感上了手。在一边打下手的阿琐显然还是很害怕:“千树哥哥,你说一个佛寺里面,哪儿来的这么多死人能充镇阴阵的?这些,都是被盖寺庙的人杀的吗?”

“很有可能啊!”唐本初接了话茬:“就跟秦始皇兵马俑似得,不是好些人传说,兵马俑也是用活人浇注,才能那么活灵活现的嘛!”

我也从泥土里面摸到了滑溜溜的人骨头,刚要答话。陆恒川倒是先答道:“我之前再楼梯那边观察了,有关于这些罗汉的小传,这些人都是自愿把尸体留在这里的,这叫舍身。”

“舍身?”唐本初不太明白:“我就知道舍身成仁,舍生取义,这还有舍身叠罗汉啊?”

“傻子,舍身本来就是佛教的词语,这些成语也都是根据佛教故事来的,你没听说过佛祖舍身喂鹰吗?”我一边跟剥松花蛋似得给活罗汉剥泥,一边催陆恒川科普。

陆恒川说,从小传里面看,这些人。其实都是罪人。

自古以来,都有罪人死后下十八层地狱的传说,而有些人犯罪之后,心虚不想受到惩罚,就来求问高僧有没有什么办法赎罪,而高僧则回答说,你们做出贡献,就能减轻罪责——而怎么舍生取义呢?用自己的身体赎罪。

也就是说,留下身体在这里做镇阴阵,将妖邪给镇住,看守有功,就能减免罪责。

原来如此。我也听说过这种传说,不过在我们老家,大部分是罪人想方设法给寺庙捐门槛,让门槛做自己的替身,被千人踩万人踏来赎罪。

原来是罪人求心安——只是对中国人来说,入土安息才算是正经,这些“罪人”看来是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和报应的恐惧,这才舍了身的。

不知道这些尸骨,都经历过什么样的故事,让他们对死后的世界这么胆怯。

很快,从他们身上鼓捣下来的阴泥就够我们用的了,阿琐这才说道:“那,剩下的这些罪人骨头怎么办?就好像是剥光了他们的衣服还把他们给弃尸荒野,就算他们是心虚的罪人,也还是觉得怪可怜的。”

“可怜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唐本初振振有词的说道:“如果他们是好人,早就入土为安了,怎么也不能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其实……人生在世,哪儿有一个说得上是完全没罪孽的呢?各人心安各人知。

我们也没别的废话,每个人都滚着一身泥,就在王德光的带领下进了对面的小门。

这一开门,里面果然影影绰绰的是数不清的黑影子,为了不惊动这些东西,我们身披阴泥的时候,是不能开口说话的。

还是跟来的时候一样,我打头,陆恒川断后——这次他答应了郭洋,绝对不乱跑。

上楼梯比下楼梯累,这事儿众所周知,我们披上阴泥,也是不敢大喘气的,特别锻炼肺活量,为了照顾身体弱的王德光,我们也小心翼翼没能走太快——怕王德光小口呼吸氧气跟不上。

而我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前头的阶梯,有点不对劲儿——这是一种奇怪的直觉,好像台阶上头,有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