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 上台阶/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从对面拾级而下,要跟我们撞个对头一样。

我勒个擦,这地方,能有人?

会是谁?

毫无疑问的,对面如果真的有人,我们是绝对过不去的——这个楼梯非常窄,一次只能过一个人,并排挤过去都不好挤。

觉出我停下来了,我身后的一帮人当然也没法走了,紧挨着我的雷婷婷有点意外。拉过了我的手在我手心划了一个问号。

我心里还疑惑呢,就给雷婷婷手心划了两个字:“有人”。

雷婷婷的手猛地一僵,我们俩现在是明白了,可是身后那一帮还不明白,满心还纳闷为什么不走了,你戳我我戳你的,我示意让他们倒退几步,我过去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人。

拾级而上,我尽量让脚下别发出任何声音。觉得出来,我离着对面的“人”是越来越近了。

可惜冷焰火都被丢在了地宫里,要不然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走到了那个东西前面,我也长了个心眼儿,现在为了遮挡人气当然是不能上来就盘道的,于是我抽出了雷击木,往那个“人”面前戳了一下子——我没用全力,但是使出了巧劲儿,这个速度和力道,一般人抗不出,一定会被我给戳上。

然而没想到的是,就在雷击木即将触碰到那个“人”身上的时候,雷击木被拦住了,这个劲头又快又稳,竟然真能跟我抗衡住!

我的心自然是给提起来了。卧槽,这个塔里,还真特么的有人!

而那只挡住了雷击木的手一翻,一个反手,倒是反客为主,扭转了雷击木,冲着我来了!

别说,就冲这一手,这个人的身手,绝对不会比我差!

特么的,踢到铁板了?这这个莫名其妙的铁板,到底是哪里来的?

我甚至不知道,是个活人,还是个死人,甚至是其他的什么玩意儿……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弄清了这个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可一没法看,二没法出声问,怎么弄清?

一寻思,那就只能摸了!

我就来了个趁势接势。表面上接了这一招,实际上却跟着这个劲儿,反倒是卷到了那个人面前,伸手往雷击木上一抹,就直接碰到了他的手上。

暖的……是活人。

而对方反应也是奇快。觉察到了我的反应,还没等我摸清楚,就把手给退回来了,转而根据我手的位置,掐算出了我的身高。我听到一阵破风声凌厉的冲着我冲了过来,竟然是对着心口来的!

你娘,这是杀招,下手够狠的!

我想也没想一弯腰就给闪避过去了,而对方以攻为守。趁着我这么一闪,只听脚下窸窣一声,对方的脚冲着我的脚蹚了过来,就跟陆恒川绊倒了活罗汉一样,对方也想着把我给绊躺下!

真要是躺下可就热闹了。那还不跟骨牌一样,把我身后的一行人全给绊躺下?

我哪儿容对方这个如意算盘打响了,来了个旱地拔葱,直接闪过去了,而趁着这个人还没起来,我奔着这个人就扑,不偏不倚,正把这个人给扑到了身下。

正当我想摸摸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的时候,一阵剧痛电流似得传到了我手上,你娘。那个人竟然咬人!

我强忍着没喊出来,但立刻把手给缩回来了,趁着我这么一缩手,那个人跟个鲇鱼似得,从我身下就滑了回去,与此同时,我听到了“呼”的一声响,像是对面那个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人这么一激烈运动,长长出气是再正常不过了。可是这个时候不行,那人肯定是个活人,这会儿要是出气,周围的活罗汉,百分百得给惊起来!

日你娘。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难道守在这里,就是不想让我们出去?

可现在顾不上了,只听“咔嚓咔嚓”一声响,周围的那些个黑影,跟我们刚才下楼梯的时候一样,动了起来!

刚才这个声音我们这帮子人全听过,自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雷婷婷早赶了上来扯我,意思是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导致这些个罗汉被惊动了。我不能说话也没法解释,寻思了一下,都到了这里,不如拼了一条命,冲出去再说。

于是我回身就给雷婷婷手心写了一个字“装”。

装。就是我们在地宫里约定好的,我们现在身披跟活罗汉一样的阴泥,真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们就自己仗着阴泥也假扮上活罗汉!

雷婷婷会意,很快就通过手心把这个字挨个给传达下去了,我叫雷婷婷拉住了我的衬衫后衣襟,一鼓作气的往前冲——趁着现在那些个活罗汉才刚被惊动起来,也是迷迷瞪瞪的,这会儿闯过去还是有希望的。

然而我心里还是忧虑了起来,刚才那个吹气的。还会不会在前头挡着我们?

这会儿,“嘎吱嘎吱”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听得出来,封尘了不知道多少年岁的罗汉像有站起来的,有伸出手的,耳边,眼前,都充斥着泥土气息——它们把手臂伸开,脚张开,蠢蠢欲动。

这个台阶要是没有窄成单向就好了。我腿脚利索,王德光不行,而王德光的位置还是在中间,他一慢下来,他后头的人也不得不慢下来。

我没有法子,自己也不敢走的太快,一手牵着雷婷婷的手,刚寻思着实在不行我就把他们给拽出去,忽然有一只罗汉的手,直接插在了我和雷婷婷中间。

雷婷婷条件反射就要把那个罗汉的手给卸下去,我赶紧把她给摁住了,现在我们是啥?我们跟罗汉是同类,同类怎么能自相残杀,你这一卸,不是白伪装了吗?

雷婷婷也反应了过来。只好把手给压下去了。

而这会罗汉们开始躁动不安了起来,甚至有的罗汉已经慢悠悠的上了台阶——挡路了!

这会也只能从这些罗汉中间找缝隙钻进去了,只要胆子够大撑得住……别人还好说,我还真有点担心阿琐给叫起来。

没成想这个小妮子刚才是吓的一愣一愣的,这会儿还挺沉稳,真没出动静,看来老君爷这是要给我们赏一条活路了。

而刚才那个惊动罗汉的,再让我给逮到了,我跟他肯定没完,他应该还潜藏在这附近,我运气上手,预备一定要把他给拿住了。

可是刚想到了这里,我忽然感觉到,我又在黑暗之中,撞上了一个人!

你娘。回来受死了是吧?谁知道我刚把手给举起来,跟我相撞的这个黑影,忽然爆发出了一声尖叫,像是被我给吓住了。

我被这一声尖叫给震的耳鼓疼,接着我就反应过来了,这个人身后,好像还有人……而且,人数还不少,跟我们一样,排成了一队,只是方向相逆,他们要下去,而我们要上去!

这一队人,跟我刚才撞上的,是一回事吗?

而这个尖叫声这么大,我身边的罗汉像自然也听到了,顺着声音,齐刷刷的都对我们给转过去了!

你娘,又来幺蛾子了,这条通向了塔外的路,比特么蜀道还难于上青天!

这个时候,那个发出尖叫声的身影,死命的冲着我就乱推乱打,显然惊慌失措,拿着我也当成活罗汉了。

不行,我们处于下坡,地势不利,这特么要是躲闪不及,估计就得跟保龄球似得,被全体撞翻,我一咬牙,转过身就扳住了雷婷婷的肩膀,在她手心写了个“回”字。

雷婷婷觉出来,立刻把我的指示给传达了身后的人,一帮人来了个向后转,以陆恒川打头,在群魔乱舞的罗汉像之中,又原路返回,往地宫里头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