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开棺椁/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小娘炮贼心不死,还在继续跟踪,结果发现我们进了这个塔,就赶紧回去通风报信了。

而姜璐她们赶来之后,发现门已经被锁上了,还以为我们是故意不想让她们跟进来,就想方设法找进来的入口,结果不知道是他们运气好,还是我们运气坏。竟然真把王德光通过老鼠探出来的口给找到,钻进来了。

他们不知道里面的罗汉是活的,当然惊动了这里的罗汉,正小心翼翼的往下走呢,就遇上我们了,开始以为我们也是活罗汉,所以吓的魂飞魄散。

事情算是理顺了,我喘了口气,问:“现在咱们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你们到底丢了什么东西?第二,你们丢的东西在双塔寺这事儿,到底是谁给你们通风报信的?”

“你刚才还说我们审犯人,现在轮到你们审了?”壮男一听这话又炸了毛:“我们凭什么告诉你?”

“就凭现在,不管你们愿意不愿意。咱们都成了一条船上的,被困在这里了,”我吐了口气:“事情说出来,暂时团结起来没坏处,你们不肯说。也没什么,最多我们真找到了你们想找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转手丢了,或者大家死在一起。组团当糊涂鬼,也算一场缘分。”

“你……”壮男还想反驳我,可惜脑容量没有黄豆大,词汇量更是少的可怜,喘了半天粗气,也没嘣出半个屁来。

姜璐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李千树,你好歹也是北派的二先生,冲着你这身份,我就信你一次,我们丢的东西,是无棱八卦镜。”

“那镜子不就在你手里吗?怎么会丢了?”阿琐忍不住问道:“难道你拿的是假的?”

西派的那帮生瓜蛋子对阿琐这个问题发出了哂笑的声音。

我答道:“在旧时候,镜子跟梅瓶镯子之类一样,是成双成对的。”

想不到这个镇山之宝也是一对的。不过他们的这个八卦镜也是看到的人多,见到的人少,看来一对之中丢了一个。

姜璐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前一阵子,他们西派得到了南派一些遗老先生的求助信,意思是南派好端端被北派给吞并了,北派来势汹汹,他们南派也确实是日渐式微。加上九龙缠珠那事儿也确实是当权的提出来让北派帮忙的,他们没法子抗衡,所以问问西派,能不能出手相助,帮着他们把南派给争取回来。

不然的话唇亡齿寒。北派壮大了,只怕西派也得不得安宁。

大致意思,跟抗美援朝差不离。

西派的大先生杜海棠以精明著称,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素来无利不起早。

她眼瞅着南派自己理亏。吐出来的话还能吃进去?他们先答应合并,又拒绝了合并,那简直是自己毁约,传出去本来就不好听,自己要是帮了忙。肯定就是趟浑水,拔泥腿,弄不到好处惹一身脏,帮了南派,北派也不是好惹的。

于是一寻思。这事儿就跟南派敷衍过去了,说自己的西派实力也大不如前,不是不帮忙,是心有余力不足,只能中立。

南派遗老碰了一鼻子灰,据说看完信脸都青了,接着就回信给杜海棠,书面用语还是老派人特有的典雅,但是意思很凌厉,大概就是让她别后悔。保不齐这次西派也得跟着倒霉。

杜海棠心说我这边明哲保身,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东家长西家短,别人的事情我不管。

本来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而那一阵子,西派的就要举行一年一度祭拜往届大先生的盛会了。镇山之宝当然是要拿出来供奉上的,结果取镜子的先生打开盒子一看,吓得差点没挺过去,原来那一对无棱八卦镜本来是用紫金八卦锁结结实实的锁好了,上头还是有赤火印泥封了腊章,可盒子,锁,蜡章都是好的,唯独一对镜子丢了一只。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对方是要警告你,他有本事拿出一个,也有本事拿走一对,外边这么完整,就是想显显本事,震震你。

这时间发生的凑巧,杜海棠认定。这毫无疑问是南派那帮老头儿们使出的报复行动,杜海棠好面子,这事儿她既不想声张,也不想打落牙齿和血吞,而是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不是偷我东西吗?我非得把东西完好无损的拿回来,让你们看看,我们西派不是好欺负的。

因为自己是个难得的女先生,所以杜海棠年轻的时候没少遇上白眼,所以遇事有点偏激,总容易往“欺负我是女人”这方面想。

所以西派内部召开会议,让所有的先生一起想辙,去找丢失的镜子,就在她们四面八方的搜索时,有消息说镜子在双塔寺这里,姜璐他们这些离得比较近的就先赶过来了,还有其他的西派先生在后头,也正在来这里的路上估计也快到了。

姜璐他们看的出来我的本事,还有点担心斗不过我。打算把我们拖在这里,等她们的师父来了再做打算,而这个时候我们下了塔,她们真怕我拿走了她们的宝物,这才硬着头皮跟了上来。

而因为这事儿的争端跟我们北派也脱不开关系,他们西派当然也跟着把气往我们北派头上撒,再加上怀疑我们也是要来染指他们宝物的,所以遇上了我们,才没给什么好脸色。

听完了这些,我来了精神,就问他们的镜子到了双塔寺的这个消息到底是哪里来的?

姜璐说她也不知道,是师父他们说的,肯定就没错。

反正肯定是被人当枪使了,双塔寺成了一个鱼饵,我们则上了钩被吸引了过来。

对方到底是谁,目的又在哪里?

先把玉镯藏在了塔里,导致寺庙闹鬼,接着意外引来了姚远,姚远在这里因我而死,我自然会赶来查清楚,同时西派也因为丢东西的事情,同时被引来。

一开始,我是以为对方觊觎的是塔里的某种宝物,可是现在看上去,这个存放宝物的棺椁还好端端的在塔里,并没有人动过的痕迹。

难道是我想错了?

我记得很清楚,姚远说了一句“镇也白镇了”,到底什么意思……

不论如何,事情都指向了那个巨大的棺椁,我得想法子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想到了这里,我再黑暗之中摸索到了王德光:“咱们把那个大石头棺椁给弄开。”

王德光瘦削的肩膀一抖:“老板,你还是决定……”

雷婷婷也犹豫了一下:“千树,这会不会太冒险了?”

“左右的路全走不了了,”我说道:“就算死,那还不如做个明白鬼,把事情给弄清楚了再说。”

说着,我就让王德光跟着我,往巨大的石头棺椁那边走。

姜璐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个石头棺椁,对我们的行动满头雾水,连声问我要干什么,不要连累了他们。

我笑:“你们不就是来找镜子的吗?就不好奇,你们的镜子,会不会就被藏在这里了?”

姜璐一愣,随即在黑暗之中给摸了过来:“这里有个大石头棺椁?”

“姜璐。他们北派野心勃勃,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你可不要上了他们的当!”壮男的声音又急又气:“你不仅把咱们丢东西的秘密和盘托出,还跟他们一起找什么东西,这实在是……”

“你要是对我的做法有意见,回去之后,可以告诉师父。”姜璐的声音冷冷的:“现在这里,是我做主,不是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管你是个什么意思。”姜璐说话间已经摸索到了我附近来,问道:“这个东西,你预备怎么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