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丧钟响 晚上7点和晚上9点两更合并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跟我猜测的一样不一样。

但我有八成把握,有两成不确定。

这就值得打开看看。

于是我就把脑袋转向了王德光的方向:“你有法子吗?”

王德光“噫”的吐了一口气,噗噗吐了自己两手唾沫来了干劲儿:“我试试。”

接着,我就听到了铁链子发出“梭楞梭楞”的响声,应该是王德光在把这些铁链子给抓过来,看看锁头在哪里。

我跟着一起摸,这黑铁又沉又凉,拿在手里,森然像是能把人身上的热乎劲儿全给抽走。

姜璐听见我们着忙,也赶了过来想搭把手,结果软糯柔滑的小手正抓到了我手上。

她一愣,赶紧把手给缩回去了,低声带着慌张抱怨了一句:“这么凉……”

“对,凉东西对女人不好,你一边待着吧。”我接着往上摸这个缠龙链,觉出来死鱼眼,郭洋,唐本初,全默默的过来,大家跟纤夫一样在拉链子。

人多力量大。很快就把乱麻似得缠龙链给理出来了一个头肚,我本来是觉得这个铁链子上面,应该是有跟门口一样的紫金八卦锁,可是摸了半天,也没摸到。

这个时候,王德光说道:“老板,我已经全整理了一遍,你来看看,这个棺椁,肯定还没人动过,锁链全部是整的,是整个缠龙链焊死的,根本就没打算再弄开,要拿走里面的东西,得会穿墙术!”

那可不一定,这西派的镜子,不就是外壳完好,内里丢失吗?

不过缠龙链的硬度确实天下闻名,不然不会拿着这货来当看守重要物品的锁,这也是我疑心的其中一点。

刚才就看得出来,棺椁是完整的,要是里面的东西被取出来过,没人会重新给你摆整齐,而应该是四敞八开——哪个贼偷完了你的东西,还会给你收拾残局?

疑惑之二,就是这个棺椁防守这么严密,一动它,想必这里的丧钟也会鸣动起来,就好像鱼吞了饵料,嘴一定会被拴上鱼钩一样。里面的东西真要是丢了,除非贼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吞下鱼饵吐出鱼钩,不然这里因为妖物丢失。肯定早就塌了。

“如果真跟姚远说的一样,镇了也白镇,那偷东西的人肯定很机灵,你说会不会是啥经验老道的盗墓贼?”郭洋说道:“我就认识几个翻土送明器的,还跟我买过保命替身呢!”

“盗墓贼要偷肯定也得偷值钱的东西,这么个祸害于盗墓贼有什么用?”雷婷婷说道:“真要是丢了,除非是个邪门的先生干的,盗墓贼不见得有这种隔空取物的本事。”

是啊,要是跟姚远的意思一样,这双塔寺一直以来苦苦供奉镇守的原来只是个空壳,可真够冤枉的。

“那要是里面真的有东西。咱们一弄开,会不会倒了大霉啊?”唐本初小心翼翼的说道:“师父,真要是这样,咱们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说道:“听我的,打开看看再说。”

现在的疑团太多,这个棺椁里面一定会有线索,我跟姚远的意思一样,这个地方,肯定已经空了,只是我还不知道。是怎么空的。

一听我这么确定里面空了,提心吊胆的姜璐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寻思,这个地方封存的灾祸既然已经被偷走了,那这里作为一个天然的保险箱,倒是还真有可能藏匿他们丢失的那个镜子,于是也来了劲头,招呼自己人就过来帮忙。

那帮半桶水不服我,但还是响应姜璐号召的,就也过来一起帮忙,这人多力量大,很快就把这个棺材盖子给弄开了。

里面铺面一股子土味儿,我本来想伸手去探一探,但是长了个心眼儿,这个地方防盗设施做的这么严密,我要是触动了哪个机关就倒了霉了,于是我先把雷击木给拿了出来,下去晃了晃。

而这一晃,我却愣了,因为这个石头棺椁——竟然没有底子,一股子凉凉的潮风扑面而来!

也就是说,这里跟一口井一样,棺椁只是作为了一个盖子,底下是万丈深渊!

跟我猜测的一样,东西确实早就没了。

我说怎么偷取这个东西的人没有惊动那些活罗汉和火油还有瞎蛾子,还保持了缠龙链和棺椁的完整,感情他是从底下挖了土洞进来弄走了里面的东西,根本没经过上头的寺庙和塔!

这让人后背冒凉气,他得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能挖出这么深的洞?功夫下的这么大,那祸害真值得这么做?

既然已经是空了,那我就伸手下去,摸索了起来,看是看不清楚,触手一摸,觉得出来这个棺材的石头质量又坚固又致密,丝丝冒着寒气,估计跟阴沉铁梨木一样,能封灵,估计也是个价值连城的物件。

果然,我摸到了这个棺椁内部的一些浮雕线条——这就百分百确定我的猜测了,里面刻的是独脚鸟——也就是郭屁股说的凤凰!

这下确定了,这个寺庙一开始,本来就是为了封住我后背上的东西建造出来的。可是后来,这东西被人给偷了出去,从此成了祸害,而因为丢的隐秘,寺庙里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我来的时候,就在猜测,这个东西会不会是我背后东西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一,塔做成两个,是供奉一双物件的,二。敲钟老头儿说那东西能起火,凤凰不就能起火涅槃吗?三,这里有火油子和瞎蛾子,都是对火敏感的东西,而凤凰涅槃一定会见火,但凡见了火,瞎蛾子会群起而攻之,拖延时间,火油子则会被引起来,从而牵动了丧钟,让这里整个倒塌。把妄图逃出去的凤凰重新埋起来。

这说明寺庙建造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到盗墓贼,火油子和瞎蛾子也并不是用来提防盗墓贼的,而是提防凤凰从这里面涅槃重生的!

不考虑盗墓贼,也是因为当时的人们认定,没有人会对镇压在底下的妖孽动心思。

可惜啊,大千世界百杂碎,真有能对妖物心怀不轨的!

也特么的不知道谁那么吃饱了撑的,跟那啥潘多拉魔盒似得,放出这种东西来!

与此同时,我忽然产生了一种非常熟悉。非常怀念的感觉来,就好像我自己曾经在这里住过,现在是故地重游一样!

没错……这个思绪,是后背上的东西影响了我!

话说回来,我后背上不是陆家的传家宝吗?难不成……不是陆家制造的,而是从这个佛寺里面偷出来的?也或者,是陆家求佛寺镇压的,东西却流传出去了?

看来陆家离开了老家,也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真特么的是一笔糊涂烂账,元凶后代陆恒川在一旁默不作声。

这个地方从独脚鸟看来确实跟我是有点关系,可姚远被引到了这里来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刚才那个把我们锁在里面。又从外面拦住我们的神秘人,他到底想干啥?

“找到了没有?”壮男可能是等不及了:“姜璐,咱们得小心点,千万不能被李千树这个小子给骗了!”

你特么的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老子也真是吃盐吃齁了,咸(闲)死才有功夫骗你。

而姜璐则满怀希望的问:“李千树,所以我们的东西,你找到了没有?”

“你们的东西根本没在这,你们就是被骗来的,至于为什么被骗来……”

我话还没说完,忽然闻到了一丝烧焦了的味道:“谁动火了?”

“啊?”周围的人都没反应过来:“我没动啊……”

“我也没动……”

“不是说这里有火油子和瞎蛾子吗?没人敢动的……”

不对劲儿,肯定是有人动了火了!

接着只听“哄”的一声响,我一回头,透过了蒙在眼睛上的布,也觉得出来眼前一片火光,他妈的,谁动了火,搞得火油子被点上了?

那一大片火跟泄了洪的水一样,瞬间把我们围起来了!

“上次错了,这次错不了了。”

忽然在暗处,有人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个声音非常微弱,要不是我凝气上耳,绝对听不到!而且我听得出来。暗处的那个人说着,就跟老鼠一样,滑远了。

这就是那个想把我们困在这里的神秘人?错了……

“当……”头顶上,丧钟的声音猛地响了起来,又粗又沉,跟老头儿敲的那个黄铜小钟确实完全不同,这是预兆着,寺庙就要塌了,要尽快逃命的警报!

那个神秘人,是想着把我们永远困在这里……

屁股也反应了过来,冲着那个方向死命的叫唤。并且想着追过去咬,我赶紧把屁股给拉回来:“傻屁股,别去,来不及了!”

我话音刚落,地宫天花板上雕刻的飞天已经轰然落地,直接砸到了我们面前,地面一下就剧烈的颤动了起来,我知道,这地宫的支柱,现在撑不住了!

双塔寺的机关被触动,就要启动自我毁灭计划,快崩塌了,现在最要紧的,是逃命!

那个神秘人应该知道某个通道,跟着他确实能找到生路,可是现在追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只可能会被途中乱七八糟的降落物给砸死。

他想我们死,怎么可能给我们跟他逃出去的机会。

与此同时,大批瞎蛾子拔地而起,冲着那片火光就扑了过去,鳞粉跟沙尘暴一样的泛了起来,而我们一帮是早就用布条子捂住眼睛了,而西派准备没这么充分,那一群生瓜蛋子之中,有因为火光和响声,无意识条件反射睁开眼睛的,立刻爆发出了痛苦的尖叫:“疼……眼睛疼!”

“怎么回事?”我身边的姜璐死死的抓住我:“李千树,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这还用说吗?咱们被坑了,”我大声说道:“整个双塔寺都要倒下来,把咱们压在这里了。”

“那怎么办?”姜璐浑身一颤,声音歇斯底里:“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得出去,我们得逃命!”

“轰隆……”又是一声响,我听得出来,两侧有活罗汉的台阶,也已经坍塌了下来,外面全是活罗汉的身体被碾碎压碎的声音,那两个小门,也肯定是出不去了。

“李千树你说话,我们不能就这样等死!”姜璐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我把师弟师妹们好好的带出来,就要把他们好好带回去!”

这话,让人听得心里发酸,我当然也想把我的人好好带进来,好好带出去!

“你吵什么?”雷婷婷雷厉风行,一把就把姜璐给扯开了,厉声说道:“你们自己没本事,就不要什么责任都往别人头上堆,我们自己是信得过千树的,把命全交在他手里的那种信得过,我们都不催他,你凭什么催?”

姜璐一下说不出话来,她听着自己的人惨叫的声音,竟然在累累的降落物之中,跪在了我面前:“我求你,我求你救救我们!”

“行了行了,什么时候了,有这个功夫,不如先听我说话!”我拉起了姜璐,在轰隆隆的声音之中扯起了嗓子:“你们都听着,跟着我,跳到了这个棺材下面来!”

“棺材下面?”姜璐一愣:“咱们已经下的够深了,你还想让咱们埋的更深吗?我们想活下去,不是想被埋的更稳妥!”

“废话,”我答道:“这个通道,本来就是偷东西的人挖出来的,当年他肯定是通过这个通道爬出去的,既然这个通道还在,咱们为什么不能顺着通道出去?”

“可是,毕竟这个通道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里面如果不通的话……”姜璐的声音有点发颤,显然是不敢想。

“怕什么?已经是这个情况了,还有别的选择吗?”我说道:“能出去,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就算这条通道不通,那怎么都是死。还有埋深埋浅的区别吗?信我的,现在跟我下去!再拖延下去,就等着被砸成肉饼吧!”

我话音未落,天花板的顶棚,又落下好大一块,轰然的砸在我们身边,土茬子溅了人一身。

“我们都信你,”雷婷婷唐本初阿琐他们一行人自然跟了过来,姜璐犹豫了一下,也喊道:“西派的,跟着李千树走!”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人有迟疑了,我第一个跳了下去,接着,身后跟下饺子似得,一行人全跳下来了。

就在我们顺着这个通道给滑出去的时候,背后一声巨响,眼前漆黑一片,果然,地宫整个崩塌了,将那个棺材口也给堵住了。

这个通道像是滑梯一样,风声带着土腥气从我耳朵旁边给蹿了过去,不长时间,滑不动了……这个通道,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怎么样?我就说李千树害人!”那个壮男第一个大吼了起来:“还说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通道根本就是死的!咱们根本出不去!这下……这下咱们要被活埋了!”

“那怎么办?”西派的那一帮顿时又哭成了一团:“我想回家……”

“我想我妈妈……”

你娘,你们这样还出来跑什么买卖,回家喝奶算了。

还有几个眼睛中了瞎蛾子的鳞粉,痛苦的大哭大叫,我看着恻然,却因为没水,爱莫能助。

“吵什么?”雷婷婷听不下去了,大声说道:“要不是千树,你们刚才已经被砸死了!”

“可我宁愿被砸死……”壮男的声音带着恐惧:“那样最起码死的痛快,比这样一点一点被磨死,饿死,绝望死要好得多!”

“傻逼,那你现在咬舌自尽吧,”我冷冷的说道:“也痛快,而且来得及。”

壮男被我这么一噎,没话说了,谁都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但凡能喘气,还算是有一丝希望,真要是选择了自杀,那就真的放弃一切可能性了,吃亏。

我吐了一口气,问:“你们谁有能照亮的东西?”

一帮人窸窸窣窣的往身上摸了摸,都没摸出什么来,倒是阿琐一拍手掌:“千树哥哥,你看我的!”

说着,只听她暗暗的叨咕了一句蛊话,“蓬”的一下,一个拳头大的亮光跟个灯泡似得就闪耀了起来,而且这个亮光会飘……是萤火虫一样,能发光的虫子!

几个眼睛没被瞎蛾子弄伤的西派半桶水,忍不住也看傻了眼。

那些虫子很听阿琐的话,靠近了我身边,借着这些虫子的光,我看得出来,我们面前之所以过不去,是因为这个通道被堵上了一个巨大的石头。

果然够狠啊,得手之后,后路自然是要断的。

显然,要出去。就得把这个大石头给弄开。我凝气上手,试着推了推——也不用费力气了,就算这里的人一拥而上,也推不开这个石头。

而这个时候,有人开始咳嗽:“我……我有点憋得慌……”

“我也是,头晕……”

你娘,我的心陡然一沉,这里没有通风口,空气很有限,加上这么多人,氧气肯定不够!

阿琐的虫子,可能也是因为缺氧,已经一点两点的跌落在了地上,跟春天的花瓣似得,死了。

“李千树,你快想办法快想办法!”姜璐又一次拿我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死命摇:“这样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活活憋死了……”

“这是……活埋!”壮男因为太害怕,竟然流了满脸的眼泪,犹豫着想咬舌自尽来个痛快,可是终究没能下的去嘴。

我也觉的出来,心口慢慢开始压的慌。

陆恒川的眼睛在那些火虫的冷光下,四下里扫——他好像,在看人的命相。

阿琐见状,立刻拉住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千树哥哥,我忽然想起来,陆恒川说过,西派的这些人,带着死相,不用跟他们计较,反正他们也活不长了。难道现在就是……大家的死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