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找镜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未必不知道这件事儿,但她是想亲自看看我撒谎没撒谎。

我也没推辞,就把事情讲了一遍,接着说道:“姜璐带着的无棱八卦镜我已经完璧归赵,您肯定也知道了,至于另一个,确实没在双塔寺里。”

杜海棠能熬到这个地位,那就肯定不傻,人又爱面子,现在心里肯定也打起了算盘。一,她的人不能白死,这损西派的威风,二,找不到的镜子,她必须得找回来,已经付出这么大代价,要是半途而废岂不成了笑柄,三,派系斗争分明就是有人想把西派扯下水,她是继续保持中立,还是选择一方站队,现在必须得做出选择。

“李二先生确实说的头头是道,”跟着我们一起进来的几个西派先生却因为徒弟的死耿耿于怀,对杜海棠说道:“可他本身就是个文先生,上下嘴唇一碰,什么话说不出来,咱们西派一直主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他一点证据也没有。那什么银牙的老头儿也没人见过,光靠一个现在已经看不到的牙印子,这未免也太……”

这倒是,我手上的牙印子早就没有了。

“没错,大先生。人已经死了,现在死无对证啊!真要是他当时下了杀手,那咱们的人岂不是冤死了?咱们不给他们做主,谁给他们做主?那几个孩子,才多大啊……”

这话一出口,几个西派先生都面露恻然。

这事儿也巧,如果那帮西派半桶水死在别处,我们都是阴阳这一行的业内人士,招魂也招来了,可双塔寺是什么地方,那底下是专门封灵的,他们的魂魄落在那里,被灵气一阻隔,根本喊不出来,还真特么的是死无对证了。

南派几个老头儿已经不敢跟我正面刚,但是现在脸上也露出了解恨的表情,像是恨不得杜海棠现在就跟我发难,好给他们解气。

杜海棠望着我:“李二先生,我这边的意思你也听见了,你怎么说?”

话是这么说。可她眼波流转,有意无意的扫到了那几个老头子。

卧槽,真特么是威严之中又媚态横生,武则天可能也就就这样了。

那几个老头子跟待宰大鹅似得,都伸着脖子。想看我怎么应对——他们紧张是自然的,杜海棠现在是他们最想争取过来,好让南派复辟的力量。

我看得出来,她有话在西派这边也不好直说,就直接瞅着这些从未谋面的下属脸上:“天色这么晚了。还让几个先生熬夜,你们也太没眼力了,领着几个先生休息,我亲自接待西派先生,别辛苦他们。我来了,说法我给。”

那几个老头子猝不及防,脸色更加变化多端了,但现在他们摸不清我的底细,根本不敢贸然得罪我。只好不情不愿的告别出去了。

这一出去,没留心正撞到了屁股,屁股一呲牙,把几个老头儿都给吓激灵了,低声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议论:“这……这是貔虎?”

“这东西少见,我好长时间没见过貔虎了……”

“都说貔虎有灵,挑主人挑的厉害,这李千树,确实不简单。”

屁股像是听得懂,得意洋洋的抖擞着自己一身花皮。模样别提多自恋了。

“屁股,坐下。”我摆了摆手,屁股立马乓的一下坐下了,看也没看几个老头子。

那几个老头子越发对我的来历好奇了,失魂落魄的就走了。

我自己坐在了主位上。挺诚恳的看杜海棠:“您这边死了人,要证据,于情于理我都赞成,可现在那个老头儿逃之夭夭,我确实也没能追上,咱们两派本来都是受害者,真要是反目成仇,那不就中了这个挑拨离间的计策,亲者痛,仇者快啊。聪明如杜先生,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更别说杜海棠这种爱面子的人了,爱面子。就一定爱听好话。

果然,杜海棠微微一笑:“没谁愿意被人骗,也没谁愿意当傻子。那要是按着李二先生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心里清楚,她表面是没主意,其实是以退为进,把皮球重新踢給我,让我来表态,从我的态度,她再变被动为主动。这个女人绵里藏针,确实很有心计。

“杜大先生能听我的主意,那就太荣幸了,”我说道:“这样吧,你看。我的朋友被那个银牙老头子给害了,我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个老头儿的,虽然还不知道那个老头儿的底细,但是现在看上去,我不死,咱们几个派系不乱,那个老头儿的目的肯定就没能达到,既然他是咱们共同的敌人,你容我把那个老头儿给找到了,一方面大家报仇。一方面让我沉冤得雪,怎么样?”

陆恒川暗暗的在桌子底下蹬了我一脚,意思是这事儿又自己兜揽,瞎立军令状,真是吃饱了撑的。

我当然也明白。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谁让现在是派系斗争的多事之秋呢,西派必须得争取过来,而杜海棠不是善茬,不见兔子不撒鹰。

不然她要是真跟老茂和南派遗老勾结起来,搞得我们腹背受敌,那会更麻烦。

“李二先生是聪明人,”杜海棠盯着我:“虽然底细还没摸清楚,但我问你,如果真有这么个银牙老头儿。你觉得他应该是谁?”

我笑:“那要看,咱们两派反目,鱼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能是谁。”

杜海棠眸子一沉,显然我这话深得她心。

“谁知道是不是真有那么个老头儿?”有个西派先生可能跟徒弟感情深。挺恨我的:“你说是这么说,那到时候要是一找找个几十年,我们都老死了,也看不到信儿怎么办?”

“这事儿也可以,你得给我们个期限。期限之内找不到,再没有合理的证据,就说明你们就是凶手,”又一个西派先生胡搅蛮缠:“大先生,你看跟他们要多少期限?到时不成的话。想帮咱们的,多得是。”

这是威胁我们,要跟南派合作。

郭洋有点气不过:“你们也太欺负人了!我们还是受害者呢?这么短的时间,找不到凶手就赖给我们,屈不屈?我们阴面先生做事儿都不会这么绝!”

我心里也明白。这特么分明就是伸个绳套子让我钻啊——同时也是杜海棠在试探,看看站哪一个队,对自己更有利。

“什么期限不期限的,何必为难人家,”杜海棠薄薄的唇角一勾:“这样吧。有件事情,我们需要你帮个忙,才是真正紧急的,这事儿要是成了,其他的,从长计议也没什么。”

我早就猜出来了:“您想让我帮您找那个丢失的镜子?”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儿,”杜海棠一笑:“咱们西派不重过程,只重结果,这事儿你要是能给我们帮忙,我别的不能保证,西派是绝对不会跟南派一些出尔反尔的小人同流合污的,而人情在这里,北派有用得着我们西派的,一定义不容辞。”

看来只要帮他们雪了丢失丢失无棱八卦镜的这个耻辱,她就愿意跟我们北派站在同一个阵线上了。

“可是,大先生……”其他几个西派先生面露不甘,杜海棠微微一笑:“别说了,这事儿我心里有打算,我也看得出来,李二先生确实是个做大事的,我信得过。”

不过说到了这里,杜海棠话锋一转:“还有人给我送了信,说镜子在他手里,叫我这一阵子的决定,都得听他的话,要是违逆,七月十五中元节那天,要把镜子给毁了,所以七月十五之前,你要是找不回镜子,那就来不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