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找老头 晚上7点和晚上9点两更合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阴兵过道来的没有那么巧的,”我说道:“应该是杜大先生在跟我合作之前,想试探一下我的本事,才请你们故意找了那种地方考验我的,那个长头发的,也是你遵照杜大先生的意思,引到我那里去的吧?”

黑胡子愣了:“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那个被我拿来当替身的童女,出现的可很巧,以姜先生这种地位,可早不是卖花圈纸人的层次了,何必还要在车斗里放那么个玩意儿。”

黑胡子看着我的眼神,越发的吃惊了:“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们大先生说得对,你将来,不,你一定是能成大事的。”

“谬赞谬赞,”我摆了摆手:“我只是觉得,杜大先生是出了名的谨慎。现在要跟我这么年轻的人合作,不可能是没有疑虑的,可是在这里,她并没有考验我,这可不是说明她一眼就相中我,而是说明,她已经考验过了。”

我疑心,黑胡子正是因为自己的儿女都死了,才不忍心让我这么个同龄人也死在他跟前,才把童女拿出来的吧——杜海棠做事确实心狠手辣,要不是老子有点保命的本事,还不立马被她坑死了。

黑胡子张了张嘴,眼眶子微微有点发红:“可惜,璐璐和瑶瑶认识你,认识的太晚了。”

“节哀,”我说道:“咱们这一行都懂,人不能跟命争,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黑胡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我放了童女,也是多事,以你的本事,没有那个童女,你肯定也有自己的法子。我很羡慕你的家长,能把你养成这样的人才,我还是做错了……”

原来这个黑胡子还真是早年丧母,有个很恶的后妈,小时候日子过得很苦,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家庭,又中年丧妻,为了不让孩子重复过上自己那种日子,一咬牙自己一肩挑的带两个孩子。

正因为总是想着“不能让孩子吃我那会儿吃过的苦”,物极必反,将两个孩子娇惯的眉眼不正,才变成了现在这个张狂样子,闹到他老年丧子。

你总对他们有愧,时间长了,他们就会习惯把一切的责任,怪到了别人头上。

人生三大悲全被他赶上了——也别说,干我们这一行的,泄露天机太多。难免五弊三缺,他是个好先生,所以不是个好家人。

说起来,我们这一行,可能帮得了别人,却帮不了自己。

临走的时候,他重重的握了一下我的手,说希望以后还能见到我。

我点了头,是有点一见如故的意思——我老爹要是能活到他这个岁数,会是他这样的人吗?

我竟然有点憧憬。

“行了。别撒愣了,”陆恒川死鱼眼一翻:“你上哪儿去找那个镜子?”

“我当然有我的本事了……”

“别吹了,”陆恒川那双死鱼眼像是能把人一眼望到底:“藏镜子的人,肯定用了匿,杜海棠都找不到,你找得到吗?”

我有时候真疑心这个死鱼眼是不是不光会相面,还能看透人心,怎么老子想的,他全知道?

“匿”?郭洋一听,脸色也一变:“对方那么厉害?这下可算是一场硬仗了,陆恒川问的好,李千树,你怎么找?”

“还有这个东西……”我从怀里把那个老头儿放到了双塔寺里的翡翠镯子拿了出来:“这个东西既然被那个老头儿经手过,肯定多多少少得知道点什么。”

如果说跟测出来的字相一样,线索我有,肯定就是指的这个玩意儿了。

“我还真忘了,你能有这个东西。”郭洋挺惊喜:“行啊李千树,你确实靠谱!哎,”话说到这里,郭洋的眼神越过我,看向了雷婷婷:“雷,雷小姐,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这才意识到,一直都是郭洋和死鱼眼在我身边呱燥,雷婷婷可是半天没出声了,忙转头看她,果然,雷婷婷一张脸略有点苍白,眼神也不跟平时一样那么精神,而是有点发散,忙问她怎么了。

雷婷婷笑的很勉强:“可能是在车上吹了风,有点不舒服。没事,一点头疼脑热的,很快就挺过去了。”

我忙伸手摸了摸雷婷婷的脑门,倒是不烫,这才放下心来,可能就是着凉了,转脸去喊人,叫他们给雷婷婷买点药来。雷婷婷连忙摆手:“我真没事,这样吧,你们先做你们的事情,我上客栈休息一下就好了。”

说着摇摇摆摆的也跟到了王德光他们先去的那个客栈,怎么也不许我送:“你这边的事情要紧,我没什么。”

她好像习惯了要强,习惯了不给别人添麻烦,这点跟我一样,穷人家的孩子早懂事——太懂事了,更没人疼。

郭洋看着她的背影。喃喃的,发自内心的说道:“她真是个好姑娘,李千树,你运气为什么总是这么好?”

是啊,她真是个好姑娘,我想,以后对她更好一点。

“离七月十五真的不远了,”陆恒川瞅着我:“你是不是得尽快?”

我回过神来,把那个翡翠镯子给拿出来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个淡淡的声音就给响起来了:“谢谢你。”

一抬头,只见鸡蛋花后头那个秋千架子上,已经坐了一个姑娘。

潮润的晚风把那个秋千架子吹的荡了起来,那个姑娘显然没有重量。

这个风景更如诗如画了,她很会选地方。

知道这个粟小姐是跳舞的,跳舞的姑娘身上那种气质很特别。

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姑娘当初是为了别人死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不过我又不是写小说的,对故事没啥兴趣,开门见山的就问这个姑娘:“不用客气。我就想问问你,把你的镯子塞到双塔寺的老头儿是谁?”

粟小姐叹了口气。

她这么一叹气,让人后背发凉——就跟小时候看聊斋似得,瘆得慌。

虽然我见过的邪物能从这里排到双塔寺,可不得不承认,听了这声音还是不太舒服。

“其他的我不知道,”粟小姐说道:“我只知道,他是在乐屋拿到这个镯子的——我那会在乐屋闹腾的厉害,他是来抓我的,后来莫名其妙我就到了那个庙里。”

乐屋?乐屋是个什么玩意儿?我看向了郭洋和陆恒川。陆恒川翻了个死鱼眼,显然屁毛也不知道,郭洋则自告奋勇的说道:“我知道,是本地很有名的夜店,我上次来这里做买卖的时候,当地客户热情,带我去过一次。”

夜店,就是小年轻们蹦蹦跳跳那地方?闹哄哄的,我不是很喜欢。

不过既然银牙老头儿在那抓过鬼,过去打听一下,肯定能找到点线索。

“我想求求你们……”粟小姐接着说道:“我也想回乐屋一趟,有个人,我非见不可。”

粟小姐跟等苏园的老太太一样,原来是为了跟某个人见一面——为了自己这个心愿,执迷不悟,害了其他的人,不能放着不管,不然时间长了,非变成煞不可,那我们就作孽了。

想到这里。我就看向了陆恒川:“你这一阵子不是缺功德吗?不如帮这个粟小姐了却了心愿,把她给度化了,有机会我再给你买鱼放生,你也别嫌少,蚊子脚也是肉嘛。”

事儿估计跟这个镯子有关,反正我们怎么都得上乐屋去一趟,给这个粟小姐度化了,也算是打枣粘知了——捎带脚的事儿。

陆恒川无可无不可的微微点头,明明是老子给你想辙,你特么还是这么一副高冷模样。好像反而是老子欠你人情似得,真是让人想给他一窝心脚。

算了,我也不跟他计较了。他还真没少给我帮忙,说到底,他亏功德,也是因为给我相面相的太尽——没跟在一起之前,他那功德一直挺充足的,现在可好,经常断顿。

郭洋认识路,自然要带着他,我回身跟南派的要了个车,正这会儿急匆匆的来了个先生,一把就握住了我的手:“千盼望万盼望,可算把二先生给盼来了,不知道这一阵子,二先生可好啊?”

我一瞅,眼熟,再一瞅,哦,想起来了。这是当时跟我一起去九龙缠珠的一个南派先生,姓徐,是个武先生,资格也是很老的,忙说很好,问他怎么来了。

徐先生攥住了我的手就不撒开:“我是听说了,二先生这一阵过来有事,可是其他几个老东西嘀嘀咕咕的,看意思要对二先生不利,我就一直挂着心挂着。没成想还是来的晚了,怎么样,二先生没被他们给刁难了吧?”

就那几个老东西,能把我怎么样,遇上了我,他们也只能是王八上岸遇冰雹——缩头乌龟。

“我也知道,二先生本事大,那几个老东西就是瞎磨人,说好了归北派管,现在反悔算什么,”徐先生也算是蒙受过我的救命之恩,是站在我这一边的:“明明南派现在日渐式微,能受北派的带掣是皆大欢喜,二先生,你来了这里,什么需要吩咐下达的,找我就成了。你放心,我老徐在这里,总不能让他们干糊涂事的。”

我答应下来,顺势就让他给我安排个车。我得出去一趟,徐先生一皱眉头:“二先生这会儿单独出去,是不是有点……你知道,有一些南派的后生,愣头青,跟被洗脑了似得,深恨北派,我恐怕遇上那些兔崽子,倒是让二先生……”

这脑,是老茂先给几个老头儿洗的。老头儿再给他们传达,跟特么传销一样。

“没事,老的我都不怕,我还怕小的?”我答道:“再说了,做事我会低调点的,能有几个认识我的,这事儿我得赶紧办,等不得。”

徐先生这才答应下来,给我安排了一辆车。

郭洋还真是天蝎座的,天生没啥安全感,坐别人开的车总比不上自己开放心,天生是个当司机的命。

坐上了驾驶座,郭洋问:“咱们真不带着雷小姐他们了?”

“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我拿过了陆恒川的手表看了一眼:“反正在她们睡醒之前,咱们就回来了。”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

郭洋发动了车。

这会儿公路上半个人也没有,车滑进了暗夜,不知道什么花在漆黑里开的很盛,晚风浓香浓香的,特别夏天。

我摸着手上的牙印子,寻思了起来。那个老头儿这么做,到底图什么?

就为了把我给埋起来?我跟他是非亲非故,无冤无仇,能这么做,自然也是为了我后背上的东西了。

他是想为民除害,连东西带我,一起销毁了,还是打算弄死我之后,自己取出东西?

连“匿”的本事都有,没必要贪我后背上的东西吧?

可这也说不准。没有什么比人心更变化多端。

“你在想什么?”冷不丁的,一个凉凉的女声响在了我耳边:“是不是想你喜欢的姑娘?”

这声音像是有人趴在了我肩膀上似得,把我吓了一个激灵,但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是那个附在了镯子上的粟小姐,就转过头:“我现在,根本没时间想我喜欢的姑娘。”

自嘲的想,我特么简直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粟小姐噗嗤一下笑了:“那你就是还没有真正的喜欢过谁——要是真正的喜欢上谁,不管你在干什么,关于对方的心,总是要分的。”

没有真正喜欢谁?我有,只是不敢想。

但我很快转了话题:“你想见的人,是谁?”

“去了你就知道了,”粟小姐的声音再阴冷,也像是带了点甜:“他特别出色,人群里,一眼能看到。”

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说也奇怪,可能我跟邪物打交道打习惯了,现在跟粟小姐这个邪物攀谈。竟然没觉得她跟一个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这个镯子,是他送给你的?”我问道:“让我猜猜,你的心愿就是看看他过的好不好?”

“不是。”粟小姐的声音一下低下来了:“我就是……想把这个东西还给他。”

肯定是个小儿女的鸳鸯蝴蝶梦,我自己开了脑洞,也许是女方死了,男方一直挂念不下,所以女方想把信物还回去,让男方忘了自己好好过日子?

我也没忘,粟小姐是心甘情愿为了其他人死的,只是不知道怎么死的。是为了那个男人吗?

还有,明明是个跳舞的,怎么死了之后,倒是在一个夜店里面闹腾?

转脸去看她那个虚浮的身影,心里提了起来——她的腰很纤细,却从中间给断开了。

腰斩?

这个死法不常见啊。

陆恒川对其他人的事情往往没什么兴趣,这会儿看过去,他厚重的睫毛盖下来,已经安安静静的睡着了。

等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看到了那个“乐屋”的牌子。

这地方挺大。甚至比丽姐的魅力城还要大,一看就是个销金窟,我是从来不上这种地方来的,不过郭洋看样子是个常客,一瞅这里,两眼放光。

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夜店最消停的时候,我瞅着没关门,倒是还有个值班的,就跟郭洋一起下去了,留了陆恒川继续在车上睡。

再一回头。粟小姐已经不见了。

大概是等不及去找她那个意中人了?

等到了前台,我就问值班的小姑娘打听银牙老头儿的事情,小姑娘一开始以为我们是客人,还挺热情,可一听我们只是来打听事儿的,脸色就变成了腊月寒霜:“不好意思,我新来的,不知道。”

“啪。”郭洋冷不丁大声把一张卡拍在了柜台上:“那把老员工叫来。”

小姑娘一看那张卡,俩眼顿时就瞪圆了,张嘴发了个愣。立刻换了一副脸色:“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贵宾里边请,我在这个店里做了八年多了,关于乐屋的大事小情,您只管问我,就算我不知道,我帮您问我的姐姐妹妹。”

卧槽,我一瞬间就想起了小梁当时在魅力城也是给人拍了卡,这年头,有卡是真牛逼啊。搞得我羡慕非凡,也很想弄一张装逼。

郭洋看我这个羡慕的眼神,轻蔑的笑了,一转手就把那张卡给我了:“送你了,这东西我多得是,看你这没见过世面的寒酸样儿,说是我朋友都丢人。”

说着,跟着那个小姑娘就往里面扬长而去。

我赶紧接下卡,瞅着黑不溜秋的也没觉得有啥出奇的,心想,你娘,啥时候咱们俩成了朋友呢?成的莫名其妙啊。

那个小姑娘把我们领进了一个豪华包间,酒水果盘摆了一桌子,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我们,口舌这叫一个润滑:“两位贵宾打听的是闹鬼的事儿?那我就从一开始讲啊!”

原来粟小姐跳的舞,是这个夜店里的钢管舞,据说还挺出名,算得上这里的一个台柱子,好些人为了她慕名而来,她那两条腿,就是这里的活招牌。

而不知道为什么,粟小姐正在事业红火的时候,就给失踪了,本来大家也没当回事,毕竟这种地方人员流动性是很大的,可就在粟小姐失踪之后,乐屋就开始闹鬼,闹得还特别诡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