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黑先生/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张总给老丈人拉的那几个皮条?啊,现在张总的血光命快失效了,大家都可以找上门来算新仇旧账了。

张总留意到了我们的眼光,转脸一看那些身影都在冲着他慢慢聚拢了过来,吓得浑身发抖,冲着外面就跑,外面几个偷看的服务员被他给吓了一跳,也没人敢拦着他。

他这一去,恐怕就回不来了。

“就凭那点事儿,你就断定是他害的?”郭洋瞅着我:“我怎么看不出来?”

“简单啊,如果事情真跟他说的一样,他这么无辜。干啥要怕粟小姐?”我说道:“他本来是把谎话说的滴水不漏,可他能骗过别人,骗不过自己。”

所以他才会心虚。

郭洋咋舌:“难怪这么多人服你……”

“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我把那个镯子还给了陆恒川。喊那门口的服务员:“监控修好了没有?”

“修好了修好了,”那几个服务员亲眼目睹张总给我们一帮人下跪磕头,心说张总都怕我们,他们当然更不敢造次。跟迎接朝廷大员一样把我们迎接过去了。

我随口问道:“张总的老丈人丈母娘最近好不好?”

“这个嘛……”有个服务员犹豫了一下:“也不能说太好吧,张总的岳父病了。”

“什么病?”

“腿病,病的很怪,”那个服务员说道:“之前还好好的。可是这一阵子莫名其妙的就得了溃烂病,医生也没查出来是怎么回事,上次张总让我去医院给他送东西,我看见了他的那个腿跟莲蓬眼似得。往外灌脓,疼的吃不下睡不着,只能哎哎叫,说起来,那一个一个的窟窿眼,跟高跟鞋的鞋跟捅出来的差不多,可吓人了。”

听上去,有点像是《窥天神测》里面提过的一种邪病,叫附骨痈,邪气入体导致的,人不会死,但是会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啊。

跟着他们到了监控室,果然看到了关于那个老头子的监控,这个老头儿一进门。跟我在庙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没穿僧服,穿了一身黄了吧唧的衣服,看上去像是很久没洗过似得。特别寒酸,很像新闻里播出的那种街头走失老人。

所以他这么一露面,店里的人貌似对他还挺嫌弃的。但是这个老头儿对他们的态度浑然不觉,径直往里面走。估计就在找那个镯子。

“就是这个老头儿害了姚远?”郭洋死死的盯着这个老头儿:“瞅着也没什么出奇的,这个老东西是哪儿冒出来的?”

我也想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而这个时候那个老头儿左腰露出一个东西,我连忙喊服务员:“给我放大一点。”

服务员一听赶紧给我调了一下。等看清楚了,我的心陡然一沉,是个烟袋锅子。

而那个烟袋锅子,跟济爷一直以来用的那个。一模一样。

你娘,为什么济爷的烟袋锅子,会在这个老头儿身上?

按说烟袋锅子都是大同小异的,可我从小就看着济爷用那个玩意儿抽烟。绝对不可能认错。

他的烟袋锅子的杆子上,有个三眼疤。

卧槽,难道是这个老头儿跟济爷有什么关系?“我兄弟”那个傻逼是特么怎么看守济爷的,如果济爷落在了那个银牙老头儿的手里……

“诶?”忽然我身边的郭洋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一愣,转眼看着他:“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郭洋有点发慌:“没看出什么来……”

“别他妈的给老子放屁。”我一把揪住郭洋:“你也认识这个烟袋锅子?”

郭洋被我吓了一跳,磕磕巴巴的就说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也不确定……”

“不不管你确不确定,这个烟袋锅子是个什么来历,你清楚吧?”我虽然比郭洋瘦,可是劲头儿比他大,他是想试着挣脱开,但是挣脱不开,只得说道:“我……我也是听我爷爷说的,我又没见过!要是说错了……”

“说错了我不怪你,”我盯着郭洋:“到底是什么,别磨磨唧唧的,跟个老娘们似得。”

“你说谁是老娘们!”郭洋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就是,就是我爷爷跟我说过,让我跑买卖的时候,遇上了拿着这种带着三眼疤的烟袋锅子的人,千万不能招惹罢了。”

“不能招惹?”我接着问:“为什么不能招惹?”

济爷就是这样的人,可也没看出来他多厉害,还不是整天穷着屁股穷着,他这么深藏不露?

“我爷爷说,这种先生叫黑先生,”郭洋压低了声音说道:“是我们阴面先生里面的一种,算得上是老前辈里的老前辈,本事通天。连改命换命之类的事情都易如反掌,甚至能通地府三司。我爷爷当年变成白毛行尸都能还阳,就是因为他以前被一个黑先生前辈给改过命。”

我说郭屁股那命怎么改的,闹半天这么来的?通地府三司……我想起来了上次给陆茴叫魂的经过。脑瓜皮还发麻呢,那特么得多大的本事,能跟地府说上话?

你娘,济爷……是个黑先生?

我有点接受不了啊!

“还有吗?”我抓着郭洋不松手:“关于这种带烟袋锅子的黑先生。你知道多少,就告诉我多少!”

“我能知道多少,我就知道这种黑先生可怕。”郭洋只好说道:“他们数量是非常少的,百十年出不来几个。就算出了,也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的很,只有我们阴面先生知道他们的存在。可以说,黑先生就是我们阴面先生里面的至尊——他们可不在上头的管辖范围之内,而上头要是碰到黑先生,都得敬三分。”

阴面先生里面的至尊?这是什么意思?比郭屁股他们还狠的那种?

“郭屁……你爷爷不就是阴面先生里的头儿吗?”我盯着郭洋:“他都要怕黑先生?”

郭屁股一直爱面子。能跟自己家孩子这么告诫,这得忌讳他们忌讳成什么程度?

“我爷爷充其量也就是普通阴面先生的头头儿,”郭洋有点忸怩的说道:“而他们一般不爱表露身份,不知道啥时候传下来的传统。那个烟袋锅子就是证明他们这个黑先生身份的,我们这些普通的阴面先生,见到了要保持距离敬而远之,不然得罪了他们……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感觉腿肚子一阵抽筋儿。忍不住就蹲在了地上。

是啊,我从来都不知道济爷的来历,也没见过任何一个亲朋好友,而关于济爷的事情,虽然姜师傅,郭屁股还有老茂他们都认识,可他们说的都是我爷爷李克生,很少提起“老济”。

对,提起了“老济”,总像是带着莫名其妙的忌讳一样。

济爷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我忍不住想起了姜师傅以前说过,我们家镇压了那个东西之后,有个阴面先生想去见识见识,偷偷潜入到了李家大宅,把那个东西给放出来了,就因为他这个举动。导致我爹娘死了,芜菁被害的做地娘娘,重新把那个东西给压住,可以说,那个阴面先生,就是这件事情的导火索。

而姜师傅却没说过,那个阴面先生后来怎么样了,只说那个阴面先生用了某种方法,把当时知情的人都给封了口。

当时我还在想,就算是个阴面先生,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事,但是现在一想,如果,济爷就是那个阴面先生——还是个这样厉害的黑先生的话,难道那件事情是他做出来的?

所以他才会在我们村落户,把素昧平生的我给抚养长大?

他是为了给自己当年的作为赎罪,还是为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