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三鬼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差点弄死他,他还能来找你?”顾瘸子哼了一声:“凤凰选中的人,绝对不会傻到这个程度。”

“我这里,有他非要不可的东西。”银牙老头儿狡猾的笑了:“而且,他那个性子我看得出来,不会咽的下这口气,还有很多事情,他想着跟我打听呢!但凡他来了,我就有法子把东西弄到手。可惜双塔寺倒了,这不是,”他应该是冲着顾瘸子修的东西努了努嘴:“现在就靠这个了。”

这老头儿特么简直是个老人精,我是怎么个想法。他竟然一清二楚,这让人背后冒冷汗,要不是陆恒川这里拉了我一把,我会不会真因为一时冲动撞他枪口上?

上次他想着把我给压在了双塔寺底下。果然就是为了我后背上的东西。

而这个请顾瘸子修的东西是什么鬼,能做成逮我的圈套?

“你对他的性子摸的门清儿啊,”顾瘸子越来越感兴趣了:“搞得我也想瞧瞧,那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起来,那小子出息了,小时候没看出来,他跟上一个魁首竟然还真有点像。”银牙老头儿这话说的咬牙切齿,可能他跟上一个魁首有点什么过节:“脑子很活。胆子很大,人缘很好,尤其是那个劲头儿……”

小时候……他小时候就见过我?我怎么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别说,这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顾瘸子嘿嘿一笑,阴测测的:“家传。”

神他妈家传,我头皮一下就给麻了,这意思是说,上一个“魁首”,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我们李家分明就是正正当当的文先生世家,咋还能出了阴面先生,还是阴面先生里黑先生的头子?

能是谁?我爷爷?倒是总听认识我爷爷的人说,我跟我爷爷有点像,可我爷爷分明是个举家镇压后背东西的看守者,要是魁首,不成了监守自盗了!

那是我老爹?我老爹死的时候还很年轻,也不可能熬成这种资历啊!

草他大爷,那到底是谁?

“梭楞梭楞……”屋里传来了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显然是银牙老头儿将拿来修的东西在手里检查呢。听声音很满意:“别说,你这手艺,一直没变。”

顾瘸子冷哼了一声:“废话。”

“等我的好消息吧。”

接着,银牙老头儿应该是把东西给揣起来了。唰唰是纸币的声音,看意思肯定是要走了,我立马抬起头来,陆恒川一看我这个姿态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一把将我的脑袋跟摁下去了——这个铺子房顶子不高,人从底下走,一抬头就看见了。

过了一会儿,陆恒川戳了我一把:“走!”

我抬起头。正能远远的看见那个银牙老头儿那穿着太极服的身影走过了几个小巷子,肋下像是夹了什么东西,行色匆匆的往北走。

我们三个也就从房子上下来往北走,藏在一边的屁股也紧随其后。郭洋拽住我:“李千树,好像这个顾瘸子也知道不少消息,咱们要不要找顾瘸子打听一下?他……他既然是个残疾人,恐怕还比那个黑先生要好对付点。”

“我看不一定。”我答道:“听得出来,顾瘸子肯定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的人,既然他是这种人,但凡透露给咱们消息,就等于把自己也给掺和进去,咱们跟他非亲非故,他凭啥做到这一点?”

再说了,银牙老头儿肯毫无忌讳的跟他讲这些事情,那肯定也是因为这个顾瘸子是个嘴紧的,他放心,所以顾瘸子绝对是个铁板,踢不出什么来,还是跟陆恒川说的一样,趁着这个机会跟上去,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的好。

更何况。我们还得把西派的镜子给弄回来,外加银牙老头儿既然留下过三脚鸟的卡片,那他肯定肯定跟“我兄弟”是有关系的——虽然“我兄弟”自称根本不认识他。

大姆妈,济爷,“我兄弟”跟他都有联系,我想知道的事情,他一定全知道。

郭洋出于对黑先生的忌讳,显然还是不太愿意,也只能是赶鸭子上架的跟着我们走,还不停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李千树,你是怎么得罪上这种人的,我劝你,要是不行回去找大先生商量商量,咱们跟西派的关系虽然重要,可你一个当家二先生的命,也挺重要的……”

“不光是跟西派的关系,”我说道:“还有姚远的仇要报——说起来,你这次来不就是为了调查姚远的事情吗?现在怎么怂了?”

“我不知道是跟黑先生有关系的呀!”郭洋慌慌张张:“这事儿要是跟我爷爷说,他肯定也不让继续追究了……毕竟,死者已矣,生者为重嘛。”

“生你娘,你乐意走现在就走,”我看都没看他:“老子跟那老头儿还有账要算。”

“你说你这个人不是个倔驴吗?”郭洋嘴唇都气抖了:“特么好心当成你的肺……”

我没搭理他,跟陆恒川一起撵着老头儿就走,没成想,过了一个小巷子,银牙老头儿的身影一闪,就不见了。

我心里一沉。他消失的地方在巷子中部,而这个巷子两侧都是墙,他特么上哪儿去了,是上天入地还是穿墙了?

“咱们还是走吧……”郭洋像是看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就不好了,拉着我往后一拖:“你听我一句,找不到了……”

我一看郭洋的这个表情就知道他肯定看出来什么了,一把拉住他:“别特么放屁了。那老头儿就是在这里没的,怎么就找不到了,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没有没有,”郭洋吸了口气:“我就是觉得他跑的也太快了,咱们撵不上了……”

他说是这么说,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靠近地砖的墙根。

我顺着这个眼神,看见了那墙根底下,有三块砖,颜色跟其他的砖不一样——倒不是因为质地,而是因为那三块砖,比其他的砖要干净一些——像是时常被人摸的样子。

陆恒川也早就看见了,蹲下对着那三块砖就抠。郭洋一看,吓得失魂落魄,伸手就要抓陆恒川:“死鱼眼,你可千万别摸这个。这叫三鬼门,是我们阴面先生的忌讳,但凡见了三鬼门,是要绕着走的,说明这里面有我们招惹不得的东西……”

“招惹招惹,特么你们怂出花来了,”我一把将郭洋给拽到了身后去:“烟袋锅子上有三疤眼的也不能招惹,三块砖也不能招惹,什么都不能招惹,你回家招惹你爷爷去吧。”

“李千树,你不能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什么都不怕,”郭洋这叫一个苦口婆心:“大先生没教给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啪。”郭洋话还没说完,陆恒川已经把那三块砖给捣鼓出来了,只听一声轻响,好像哪里开了个机关似得,我还没反应过来,脚底下一轻,整个人就给悬了空——脚下踩着的地砖跟阿里巴巴的芝麻开门似得开了,露出个井口似得黑洞,我拽着郭洋的手还没松开,耳边响起了郭洋的一声尖叫,我整个个人就跟郭洋殉情似得双双坠下去了。

接着“噗嗤”一声,我觉出来脚底下的东西软绵绵的——好像米糠袋子似得。

“这是哪儿,这是哪儿……”郭洋浑身也跟筛糠似得:“不行,李千树,咱们得上去!这里不是咱们该来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