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阴阳口/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说屁话了,来都来了,你拉了一半的屎能给坐回去?”我骂了郭洋一顿,只见又一个黑影从天而降——陆恒川和屁股也从上头跳下来了。

银牙老头儿肯定就是先我们一步上这里来了,不过这特么的是个什么地方?

这会儿我的眼睛适应了这里的光线,看得出这里跟个地下室似得,却比地下室大的多,穹顶又高又宽阔,像是个地下城市。

特么这个银牙老头儿肯定要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所以才会来地下行动。

前面有条路,我领着郭洋和陆恒川就从米糠袋子上跳下来,奔着那条路走,一边走我就一边问郭洋:“你刚才说啥三鬼门?那是什么意思?”

郭洋拽着我不松手,生怕自己被狼给叼了似得:“你听说过鬼门关吧?”

别说听说了,叫魂的时候老子亲自闯过鬼门关。

“这鬼门跟人间。照着现在的说法,是两种空间,”郭洋磕磕绊绊的说道:“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可阴阳两界有时候会出现交汇,这阴阳两界的交叉口既属于阴间也属于阳间。所以就被称为三鬼门——我之前跟你说过,黑先生能够穿梭阴阳两界,就是从三鬼门来回的,而三鬼门这种地方是黑先生才能找到和使用的,咱们,咱们要是进去了,被发现了,那……那特么的后果不堪设想……”

“怕什么,最多不要被其他人发现不就行了。”

关于阴阳路交叉口的事情,我也是听说过的。

我们村有个叫翠娥的。她年轻那会背着家里人搞了个对象,因为翠娥家里管得严,要指望翠娥嫁个有钱人的,而她对象穷着屁股穷着,咸菜丝一年也拌不上几次香油,家里要是知道肯定是不愿意,所以翠娥都是偷摸大半夜跟她男人相会。

他俩每次都在我们村最大的秸秆堆见面,那是我们村的谷场,夏天晒稻谷堆秸秆都是在那里,秸秆堆有小房子那么大。

有一天他们俩正在秸秆堆后头干那事呢,正巧有几个二流子去偷秸秆,翠娥和她男人一听有人,吓的魂不附体,可穿衣服也来不及了,于是翠娥和她男人就钻到了秸秆堆里去了。

结果她男人跟她在秸秆堆里被秸秆一隔,俩人就给隔开了,等那些偷秸秆的溜走了,她男人再一找她,却咋都找不到,还寻思难道她先走了?

可是一低头不对,她那一身衣服鞋子还好端端的在外头放着,动都没动!

横不能光着屁股跑回家了吧?肯定有事儿!她男人把整个秸秆堆都给推开了,天翻地覆的找,也没找到翠娥,到了翠娥家一问。果然翠娥也没回来。

人命关天的大事在前,脸面也顾不上了,于是全村的人都被发动来找翠娥,可翠娥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

翠娥她爹哭的成了泪人。加上累心累力,就给睡着了,结果做梦梦见了自己的妈,也就是翠娥的奶奶说翠娥走错路了,她给翠娥送回来。让她爹上她走错的路口去接她。

翠娥他爹醒了之后一想,走失的地方,不就是那个秸秆堆吗?于是连忙把翠娥对象也喊去,俩人把刚堆好的秸秆堆又给推开了,这一推开不要紧。只见翠娥就好端端的坐在了秸秆堆里,身上套着一件纸衣服,翠娥她爹看得清楚,那是寒衣节的时候烧给翠娥奶奶的!

可是一阵风起,翠娥身上的纸衣服就化成了飞灰。翠娥赤身裸体的清醒过来,看着他爹和她男人,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说还以为再也回不来了。

接着翠娥就自称出了秸秆堆就找不到衣服了,只得趁着天黑往家跑。结果发觉这里跟家里不大一样,正迷糊呢,她奶奶不知道从哪儿出来,就把她给领家里去了,让她别出声,还给她穿了件衣服,她临走是她奶奶送回来的,刚钻进了秸秆堆,就被她爹给拉出来了。

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翠娥爹虽然不愿意,可翠娥闹出这事儿,有钱人铁定也看不上她了,所以只好嫁给了她那个穷对象。

济爷说,秸秆堆那肯定碰巧是阴阳两界的交叉口,也就是郭洋所说的三鬼门。而翠娥那个时候,就是阴差阳错,不小心踏上去了,才走到了阴间。

同理,有时候俩人明明是到了同一个地方,却看不到彼此。也是因为其中有个人走错了,还有就是偶尔人会丢东西,明明翻天覆地都找不到,可是过一阵子,就会在很明显的地方发现那个东西竟然回来了,可也有可能是那个时候东西出于某种巧合掉进去,后来又掉回来。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普通人来,可能也只会看到一条死巷子而已,根本发觉不了其中的别有洞天。

我对那个故事最深的印象,就是济爷给我讲的时候,学着翠娥奶奶口气“娥啊娥啊”的,活像驴叫。

济爷……想起来心里就难受,索性不想了,他妈的,我是不是,跟被张总害了的粟小姐差不多?人家图的是别的,我还当人家一片真心,简直傻逼。

可是潜意识里,我真不愿意相信!

“你看,”陆恒川拉了我一把,往前努努嘴:“那有个门。”

我一瞅,确实,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个路的尽头,前面有个怪模怪样的门,没把手,只画了一个三脚鸟!

我的心咯噔一下,跟我后背上的一模一样!

这个玩意儿,难道就是黑先生的标志?

郭洋畏畏缩缩的不敢开门:“要不咱们还是走吧,你看,也没法进去……”

屁股通人性,大胖脑袋拱了上去,靠在了这个门的右侧,跟我摇了摇尾巴,我明白它的意思是刚才那个银牙老头儿摸过的该是这个地方。

陆恒川胆子大。他一双手也早摸上去了,可惜抠了半天,也没抠出什么头肚,我看着着急,就把他的王八蹄子给甩开了:“看我的。”

陆恒川的一双死鱼眼瞅着我,好像在期待我解开这个难题,而郭洋担心的了不得:“李千树,你再想想再想想,咱们每个人的人命都只有一条,可千万要慎重……”

而我二话没说。凝气上手,算好了气劲儿,力道十足却控制住了声音,把门给悄然震开了。

陆恒川有点失望:“原来是靠蛮力……”

郭洋更是吓的躲在了陆恒川后头:“你这胆子也特么太大了点吧……万一惊动了人家黑先生……”

“屁话,现在时间紧迫,能直接动手的,就别动脑了,”说着,我把门一推,就进去了。

抬眼一看里头,就算做好了心理准备,也给吃了一惊,这特么的,就是阴阳两界交叉口?

那里面看上去竟然非常普通,就是个人间随处可见的大街。零零碎碎的有几个门脸。

这个大街上还偶尔还能看见几个人走来走去——既然这里是黑先生才能来的地方,想必就都是黑先生了。

没错……他们腰上,都有那种带着三眼疤的烟袋锅子!

这些人也并不全是老头儿,男女老少都有,看来当黑先生靠的是天分和能耐。也不全是资历。

郭洋死死的攥住我:“一个都很难对付,这里有这么多,不行,李千树,咱们得走……”

我没搭理郭洋,只是直接走进去了,再一看,那些人的共同点不仅是都带着烟袋锅子,还都拿着一个黑色箱子。

这是什么意思?

我带着郭洋和陆恒川就进去了,转眼看见一个摊子上面摆满了黑箱子,旁边也没人看守,我伸手瞒天过海就抄了三个,回手分给了陆恒川和郭洋一人一个。

“你,你怎么能……”郭洋还要说话,这会儿忽然有个声音响了起来:“你们是哪里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