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新魁首/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洋的脸跟失血过多似得,猛地就给白了,我把郭洋拨开,回头一看,跟我们搭话的是个跟我们年龄相仿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的腰上也有带三眼疤的烟袋锅子,他扫了我们几个的腰一圈,没看见代表身份的烟袋锅子,显然对我们很好奇。

按着郭洋的说法,这家伙人不可貌相,虽然岁数不大,可做阴面先生的本事肯定是过硬的,不然也没资格带烟袋锅子,果断不适宜硬刚。

我眼珠子一转,忙说道:“我们是新近才当上黑先生的,自己的烟袋锅子还没来得及做好。看您这样子,年轻有为,肯定是我们的前辈,我么不懂规矩的地方,还请前辈多多关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一看这个年轻人的岁数,虽然是天才型,却肯定是先生之中当惯了小弟的,一看冷不丁能有他的后辈,必然得油然而生一种得意感。

而且我们是出现在这里的,肯定也让他放松了警惕,他不会想到有人胆大包天到敢来冒充黑先生。

于是他微微一笑,拿腔拿调的说道:“好说好说,谁都是从入门进来慢慢成长的,而且看你们这岁数。以后肯定也是前途无量,长江后浪推前浪。”

我赶紧谦虚了几句说我们就是运气好,接着就拐弯抹角的问:“前辈,您这次来,也是为了那事儿?”

其实那事儿不那事儿的,我根本屁毛都不知道,但是人人既然都拿着黑箱子,肯定是有什么事儿,这样云山雾罩的问,才不会出岔子。

那年轻人点了点头,晃一晃自己的黑箱子:“你们也是?那正好,咱们可以结伴同行,年龄相仿的在一起,也好说话。”

“哎呀,那可真是求之不得!”我立刻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面子给足:“前辈这样照料我们,真是无以为报!”

“也别前辈前辈的,我也是初升上来的,当不起,”那个年轻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叫蒋绍,你们叫什么?”

“我们是三兄弟,”我连忙说道:“我叫李富贵,”接着指着死鱼眼说他是我二弟李富有,指着郭洋说是我小弟李富济。

其实郭洋岁数比我大点,蒋绍瞅着郭洋点点头:“一门三杰。你们家能培养出三个黑先生,也真是让人佩服,不过一看之下,你小弟弟竟然比你们俩还成熟稳重点。”

“哪儿啊,”我摆摆手替他谦虚:“他胆子小人谨慎显得。其实就是长得有点着急。”

郭洋气的脸一下就红了,又不敢怎么着,瞪了我好几眼。

我哪儿有功夫搭理郭洋,早花样百出的跟蒋绍套起了消息来,很快就得知。原来今天竟然是黑先生的例行集会,平时黑先生们一个个都难免同行相轻,大部分是仗着自己的本事跑单帮的买卖,这种集会就是专门用于大家互相通消息的。

还有就是黑先生四处跑,有时会得到很珍贵但是对自己没啥用处的东西。这个时候,就可以趁着例行集会的机会跟其他的黑先生互通有无,有合适的就可以交换一下,类似于我们县城里普通先生那种“鬼市”一样。

当然这里交换的东西是比较高端的,除了黑先生。其他先生根本交换不起。

说到了这里,蒋绍盯着屁股,露出了很感兴趣的模样,问我是不是拿貔虎来交换什么的,他这边也有点好玩意儿。可以给我看看。

屁股一听,大狗眼灯泡似得盯着我。

我赶紧说屁股是家里传下来的老狗了,跟亲人一样,换不得换不得。

蒋绍露出了很失望的表情,说可惜没缘分,他知道貔虎犬是可遇不可求的,还夸我运气好。

为了岔开这个话题,我就又聊起了黑箱子来,这才知道了黑箱子也是又来历的。

而也是因为每个黑先生都觉得自己很牛逼,所以以前每次到了例行集会的时候,都难免会遇上打起来的——每一个黑先生都是万里挑一的,大部分水平相当,所以一旦打起来,为了面子,两个人往往都会死磕到底,有什么招式用什么招式,死过几次人,这就给本来就物依稀为贵的黑先生组织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所以现在例行集会上为了避免有黑先生再打架,一进门就得先领一个带着凤凰石夹层的黑箱子,把自己身上全部的东西给装进去。这个黑箱子你一旦关上自己是打不开的,得集会结束之后才能在出门的时候统一被发箱子的人员给打开,这就等于避免了“械斗”,减轻死伤率。

卧槽,这是黑先生?好勇斗狠成这样,叫斗鸡先生算了。

不过再一想,郭洋他们这种阴面先生都邪,更别说阴面先生之中的阴面先生了,肯定更是喜怒无常,翻脸如翻书,加上唯我独尊看不起人,容易互殴也是可想而知。

好在这个蒋绍还挺享受我们这些来自晚辈的崇拜,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不过也得小心点,萍水相逢的交情,谁知道哪一片是他的逆鳞。

也因为有蒋绍这个货真价实的黑先生在我们身边,我们三个没有烟袋锅子,也没人多管闲事的上来问,真他妈的方便。

蒋绍说例会还要过一会儿才开,既然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他就带着我们去黑先生常坐的酒屋里喝一杯,见见这里的世面。

我赶紧跟个迷弟似得装的很惊喜:“那可太好了,真是沾光沾光,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蒋绍摆摆手说客气什么,领着我们进了一个门脸。

这个门脸外头看上去土的了不得,里面也黑漆嘛唔的像是在闹鬼,进去一看,里面座位陈旧,店员死气沉沉,里面已经稀稀拉拉的坐了几个先生,这几个先生岁数不小,都得六十往上靠了,有的安安静静,有的一脸阴沉,喝的是很大杯的黄色液体,有点像上火时撒的尿。

我假装殷勤的跑去占座。其实是存心找了一个最隐蔽,视线又最好的位置,蒋绍挺满意,也喊了四杯酒,说是雪莲蜜酒,听着挺好听的名字,瞅着咋那么恶心。

很快东西上来了,我一边假装喝的津津有味,一边听我身后座位上的两个黑先生有一搭无一搭的在扯闲篇。

他们俩的对话内容,就跟“魁首”有关。

“这么长时间没有魁首。也挺够受。”

“没错,上一任魁首死了也挺长时间了,三脚鸟就那么难找?”

“要是好找,岂不是人人都能当魁首了。”

“这倒是……不过你听到消息了吧?三脚鸟现在已经出世了,意思是不是说,新的魁首就要被选出来了?”

“那谁知道,当魁首的考验那可比咱们当黑先生的时候严苛多了,一个搞不好,咔,命都得搭上去。”

“那也一个个磨破了脑袋想当魁首,毕竟成了魁首之后……”

“啪嚓,”正在这个时候,门口进来了个人,我身后这俩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不光是我身后这两个。整个酒屋里,全寂然无声了。

我偏头一看,你娘,银牙老头来了!

看着这些人的反应,银牙老头儿的来头。貌似很不小啊。

我赶忙跟蒋绍打听了一下,这个老头儿是谁,蒋绍很意外的看着我:“你连他都不知道?”

我一寻思,生怕话说错了漏出马脚,立刻说道:“也不是不知道,我近视眼,又不爱戴眼镜,看不清楚。”

蒋绍这才哦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那我跟你说,你记住了,千万不要招惹他就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