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下黄泉 晚上7点和晚上9点两更合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有人给我解围?这里我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谁特么能给我解围?

但是眼瞅着一个个的黑先生提着黑箱子从我身边穿梭出去,我眼珠子一转就来了主意,顾不上陆恒川他们的拉扯,回身奔着银牙老头儿就过去了。

面前是一片浓烟,我靠着记忆力到了银牙老头儿附近,一脚把他的桌子给踹翻了。

银牙老头儿哪儿经历过这种事儿,肯定是怒上心头,我凝气上耳,听到了破风声,知道他是打右边过来的,卧槽,这个速度,真特么是日了狗!

我赶紧提前闪避了过去,但是这个银牙老头儿的耳朵跟我的一样灵,什么轻微的动静都能被他个听出来,我确实很难占到便宜,不过既然我们俩互相之间只能靠听声来辩位,那特么的也简单,我摸到了一大把餐具,豁朗一声丢到了银牙老头儿的身后。

那边我一早就留意了,有一面大镜子,这些东西一扔,砸的到处都是玻璃碴子碎裂的声音,显然银牙老头儿也被干扰了,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你是李千树……”

虽然他没看见我,但是只要不太傻,就能猜出来,有这样的身手,有这样的脑子。还有这样胆量在这里跟他动手的,也只能是我了。

我也没回答,抡起了手头上的黑箱子就砸到了他脑袋上,那银牙老头儿是闪开了,可正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从后头扳住了我,想把我给拉着走了,我心头一动,这个手劲儿,陆恒川和郭洋都不会有。难道这就是方才放火给我解围的人?

那个力道来的又快又急,我只顾着把黑箱子抓手里,就被他给拉出来了。

这边烟雾弥漫,我也看不清楚他是谁,只能低声问道:“你死哪位?今天你的人情,我记住了。”

那人也不吱声,只顾着拽着我往酒屋后头走,同时我听见银牙老头儿应该还不知道我已经跑了,犹自还在浓烟之中找我的声音:“李千树,你果然来找我了,我可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种送死的胆气……”

我觉得出来,往外推我的人应该对这里是非常熟悉的,已经把我给送到了门口上,从我后背上写了一个“左”,这个人就消失了。

这特么的是谁?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郭洋和陆恒川找我的声音,屁股也窜了过来,巨大的脑袋蹭在了我腿上,我立马抓住了他们俩。领着他们就往左跑,一边跑一边问:“蒋绍呢?”

“跟我们走散了,”郭洋很不高兴的说道:“你还问人家,人家根正苗红的,能有人家什么事儿,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算看透了,这事闹完了,我是再也不会跟你一起混了,跟你在一起,那特么真是屁股上拔火罐——纯属找作死啊!”

我没搭理他,这会儿我们已经从烟雾里面冲了出来,奔着左手边就跑,陆恒川有点纳闷:“你个野猪刚才不是胆子挺壮的吗?怎么这会儿倒是跑开了?你还知道害怕?”

“老子要是野猪,你特么的就是乌龟,”我一边跑一边说道:“野猪配乌龟,补肾气不亏,来仨大波妹,整晚都不累。”

“去你妈的,太冷了。”陆恒川都被我给讲卡壳了:“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种屁话?”

而郭洋则认真的来了兴趣:“野猪配乌龟真的能补肾气不亏?”

“你找个大波妹试试就知道了。”

往左——是出口吗?

可没成想,我们顺着左边跑着跑着,我就先听到拐角的地方应该是来了几个人:“老头子说是这里,在哪儿呢?”

“横竖是好找的,年轻的黑先生除了江阴蒋家那个,还有谁?”

卧槽,来的很快嘛,这可坏了,左边走不了!

但是听着这个声音,那几个黑先生肯定就要绕过墙角看到我们了,没办法,也只能躲到右边去了,黑先生本事那么大,要是我自己兴许能扛得住,可郭洋和陆恒川不能被我给连累了。

正好,右边有个小矮墙,我带着陆恒川和郭洋就给翻过去了。

我们的脚刚落了地,清清楚楚的就能听见那几个黑先生已经过来了:“跑了?”

“不能吧?除了那扇门,他们没地方能躲,我不信他们能躲到那扇门里去。”

那扇门?那扇门是个什么情况?正这个时候,陆恒川戳了我一下,示意我往后看,我往后一看,一下就愣了,我们身后,正好也有个门,陈旧的木板拼凑成的,没有把手,跟我们来的时候的门一模一样!

而且这个木头门,看样子像是阴沉铁梨木的……

这里的门,肯定有什么说道。

我刚想细细看看,屁股却猛地就咬住了我衬衫的袖子。很激动的把我往后拖,两只灯泡似得大狗眼甚至带了点祈求的样子。

我看的出来,屁股的意思是这个地方很危险,不能进。

这里就是他们说的那扇门?

而那几个黑先生则说道:“既然只能是上那扇门,那咱们过去看看也不妨事,在不在的,换个安心。”

卧槽,这会儿除了躲进去,真是走投无路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正想着实在不行就闯进去吧,结果陆恒川先我一步,只听“咔”的一声,那扇门就开了,陆恒川一把就将我们给推进去,自己跟着也闪身进来,一把就将门给关上了。

门内一片漆黑,进入到了这里,屁股发出了一声呜咽——像是被吓的快气绝身亡似得那种呜咽。

它好像跟了我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害怕成了这个样子。

就在关门的一瞬。外头的一切动静都被隔绝了,这让我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打开了一扇门,就好像是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里一样,这感觉有点似曾相识,就好像……

半晌,外面都没有动静,那几个黑先生并没有过来开门检查,外面里面,全都寂静成了一片。

“这特么的是什么地方。咋这么安静啊?”这种死一样的寂静让人心里很压得慌,郭洋低声说道:“有点让人不舒服。”

我摸了摸屁股的大狗脑袋,发现屁股浑身在发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能让大名鼎鼎的貔虎犬都害怕的,能是什么?

“行了,他们应该也走了,咱们出去吧。”陆恒川低声说了这么一句,就去摸门,可这一摸,就不吱声了。

郭洋等的不耐烦了:“陆恒川。你摸睡着了是吗?”

陆恒川没回答,只是说道:“你自己摸。”

陆恒川的声音有点不对劲儿,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似得。

而郭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自己也过去摸,可是马上郭洋也不吭声了。

“你们俩他娘的摸门还是摸奶,咋还没够了?”我越发纳闷了,在黑暗之中也摸了过去,却摸了个空。

我后心一下就凉了,不对啊?

“你也摸出来了是不是?”郭洋的声音跟刚才的陆恒川一样,是压不住的慌:“门……门呢?咱们都没动。门怎么没了?”

我特么还想知道呢,门还能长腿给跑了?可是我靠后又摸了几把,还是没摸到,就好像门不翼而飞了一样……可门不翼而飞,不就直接露出外面了吗?但并不,前前后后,四面八方,都是空的黑的。

娘希匹,这是什么原理,没有门,我们怎么出去?

“咱们这下算是迷了路了,彻底迷了路了,现在怎么回去?”郭洋喘着粗气,还在纠结着:“刚才就在这里的,怎么能没了?”

我心里有点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可特么现在要怎么走出去?

这个时候,我们的眼睛都已经适应了黑暗,我凝气上目,眼瞅着这边像是大半夜的旷野,眼前倒是有一条路,最特别的是这条路左右除了大片大片的荒草,什么都没有,空的骇人。

在转过头,刚才本来应该是门的地方,跟眼前一样,也是一条大路,我们站在路的中间,四面八方都是空的,好像刚才是从天而降的一样。

“现在也没别的法子了,身后的门也没了,”陆恒川说道:“咱们现在只能顺着这条路走了。”

我喘了口气,转头问他们:“你们谁带火了?”

“你要火干什么?”郭洋有点纳闷,但还是伸手拿出了一个很高级的打火机,嚓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我注意到了,火苗一丝都没动……这里根本没风,空气是静止的。

在这个微弱的亮光下,我把黑箱子给墩在地上,摸索了起来。

郭洋一看我是要弄箱子,气的几乎要昏过去:“什么时候了,你鼓捣你这个空箱子干什么?”

“傻逼。”我说道:“这特么的不是空箱子,这是银牙老头儿的箱子。”

“啊?”郭洋一下愣了:“你说什么?银牙老头儿?可是……可是银牙老头儿的箱子,你是怎么弄到手的?”

“废话,我趁着那个酒屋里面着火四处都是烟,趁着银牙老头儿不注意,换过来的。”我这会儿已经摸到了,这个黑箱子上面有个紫金八卦锁,就开始抠了起来:“不然我傻逼吗?丢下你们跑去找他死磕?我特么的要是嗑不过他,哪有爸爸带你们回家,老子会心疼的。”

“去你妈的,你是谁爸爸。”郭洋虽然回骂了我,但是竟然有点感动:“不过你他妈的还知道惦记我们,还算是有点人性。”

当时我用空箱子敲向了银牙老头儿的时候,银牙老头儿因为没有武器傍身,就肯定会无意识的把自己的黑箱子拿起了挡,而这个时候,我的手劲儿是用到了最大,银牙老头儿虽然确实孔武有力,可到底比不上我后背上那个东西,虎口一松,我趁机就把还没落地的两个箱子给调换过来,抓住了他的黑箱子。

而他那个时候是恼羞成怒的,但凡人恼羞成怒,一心无法而用,就会有所忽略,他根本没心思放在黑箱子上头。

而那个帮我的人出现的也巧,正在我抓住了银牙老头儿的黑箱子的时候,就赶过来把我给推出来了。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一边研究那个锁,别说,不愧是用来锁黑先生的,确实不好弄,不过我的手跟脑子都不慢,现如今对这种紫金八卦锁是越来越熟悉,不长时间,只听“咔哒”一声,这个紫金八卦锁就被我给弄开了。

陆恒川虽然没说啥,但是他的死鱼眼也牢牢的盯在了箱子上,显然对立面有什么东西也很有兴趣。

我把夹着凤凰石的沉重盖子一开,看见了里面的东西,心一下就提起来了。

天助我也,里面确实装满了银牙老头儿的随身物品,打火机的光芒下一闪,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面跟姜璐交给我一模一样的无棱八卦镜!

“你特么的,真是走了狗屎运了!”郭洋高兴的跳脚:“这玩意儿还真让你给弄到手了!”

这特么是毛的狗屎运,这分明是老子的智慧与实力。

而除了这个镜子,还有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一把尺子,是金属做的,掂在手里沉甸甸的,我立刻就想起来了,银牙老头儿上顾瘸子那里去修的,恐怕就是这个玩意儿。

不过这个玩意儿怎么就能让我上套呢?不明白。

再底下,压着一个小盒子,木头的,我在手里晃了晃,里面估计装着点东西,一摇哗哗响,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不过看银牙老头儿装的这么妥帖,肯定是挺重要的。

哼,你个老匹夫想着弄我,还他妈的早一百年呢!这下弄到了他的东西,一完成了西派的任务,二是多了很多意外线索,这些玩意儿虽然老子不认识,但是大先生和姜师傅郭屁股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准能说出个头肚来。

下一步。就是怎么从这里出去了……

结果我刚想到了这里,陆恒川猛地就把我给拉起来了:“那边来人了!”

我心里一提,这种地方来的能是什么好人,抬头一看,果然看见有四个人正冲这边走,我一寻思,小心能驶万年船,抓着陆恒川和郭洋,先躲在那一片荒草里面去了。

那一片荒草半人高,蹲在里面正好能藏人。

刚藏好了,就从那些荒草的缝隙之中,见到了那四个人走过来了。

那四个人的身影摇摇晃晃的全穿着一身白,款式宽大,里面活像是空的,跟纸人似得,走姿发飘,好像脚底不沾地似得,在这一片黑暗之中扫见了,让人没由来的就瘆得慌。

走到我们这里,突然就给停了。

接着。全皱起了鼻子,像是在闻什么味道:“有味儿,有味儿。”

我心里一提,心说你特么的闻啥哩?但是再一想,一脑瓜皮鸡皮疙瘩就给激起来了,立马拽了身边的郭洋和陆恒川一把,郭洋和陆恒川会意,早把口鼻给捂住了。

果然,不大一会儿,那几个穿白衣服的像是闻不到味道了,这才很失望的走了:“错了,错了。”

接着,就又飘飘忽忽的走远了。

我们仨已经不是生瓜蛋子了,自然早知道那特么是什么玩意儿,死鱼眼面无表情,郭洋则冒出了一脑袋汗:“还真特么的到了这种地方来了……”

没错,我们跟济爷故事里面的翠娥一样,误闯到鬼门里来了……

屁股现如今头都不想抬,大气也不出,我想起来了屁股在我们进门的时候拼命的阻挡着不让我们进,心里有了愧:“屁股,你放心,我咋把你带进来,就会把你怎么带出去,有我呢,怕个毛!”

屁股抬起头来,大狗眼闪闪发光的盯着我,低低的叫了一声,就把脑袋往我怀里蹭,嘴里还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小狗撒娇还挺可爱。屁股这么个花皮大肥狗一撒娇,真特么的……难以描述。

“我看屁股不是怕死,”陆恒川淡淡的说道:“屁股是怕你死……它这么个模样,是觉得自己很惭愧,没能拦着你进鬼门,在自责呢!毕竟是貔虎犬,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主,不会怕。”

“卧槽。”我一愣,揉了揉屁股的大胖脑袋瞅着陆恒川:“不愧是屁股的同类,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死鱼眼那模样好险要过来抽我。我赶紧摆手:“不提了不提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出路。”

“可这怎么找呢……”郭洋犯了难:“门都没了,这条路也看不到尽头,真要是有尽头,那恐怕也是……”

这里的路,自然是黄泉路,真要是走到了尽头,那就直接特么下黄泉了。

我想起了翠娥的故事,就瞅着郭洋和陆恒川:“我说,你们有没有关系很亲密,却已经死了亲人?”

“废话,每个人都有吧?你没有?”郭洋狐疑的看着我:“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还真没有,爹娘都没见过面,其他亲人跟我也都不亲近——谁让我是天煞孤星呢。

“只有死去的亲人带领,”我瞅着他们俩:“恐怕咱们才能找到回去的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