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金箔片/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脑瓜皮一下就给炸起来了,这里还真有人……不对,能住在这里的,能是人?

郭洋和陆恒川显然也给听见了,全看向了我。

我转过头去看里面,凝气上目,看得出这个小宅子被分成了三个隔间,跟农村常见的几个小房子差不多,我们正在堂屋,声音是从西屋传过来了。

接着,就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披衣服下床趿上了拖鞋。啪嚓啪嚓走到了西屋门口——门口跟我们,只隔着一道门帘子,一个沧桑的声音从门帘子后面给响了起来:“谁呀?”

这个声音干瘪瘪的,听上去有点像是个老太太。

而这个老太太的脚步声虽然响了。可我听得出来,她的体重一定轻的不得了——人是不可能会有那么轻的。

我清了清嗓子,按着干爹教给的话回答道:“外面下雨了,是来躲雨的。”

那个老太太沉默了一下,没答话,拖鞋的声音啪嚓啪嚓的往回走,应该是重新上床去了。

郭洋见状想说话,但我赶紧把他嘴给堵上了。郭洋这才反应过来进来之后不能说别的话,赶忙把我的手给拖了下来,在我手上写了几个字:“走不”?

我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凝气上耳,听得出来,外面呼呼啸啸的还是那些“二姑”们的声音,真是日了狗了,看来她们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但是我相信干爹一定会给我想法子的,现在也只能是继续等了。

于是我把郭洋的手也给拉了过来,写了个“走你麻痹”。

郭洋眼一瞪,悻悻的就把手给抽回去了,但是想了想,又把我的手给抓过去了,写道“那怎么办?”

我写了个“等”。

郭洋没再继续问要等多久去,因为他知道,我特么现在也回答不出来,就一脸晦气相的坐在了地上,想起了自己的眼镜子还在我脸上,豁然给抓下去自己戴上了,接着低下头。索性跟个猫头鹰似得窝着脖子睡着了。

陆恒川则很出神的盯着门板,也不知道在看什么——那双从来没流露出任何情感的死鱼眼里,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了一点忧伤来。

我知道,这王八蛋肯定是想起他妈来了。

他妈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于是我伸手拍了拍他,想安慰安慰他,但是意想不到的,有一股力量竟然自己从后背里蹿了上来。我根本没有存思,脑海之中却见到了存思才能见到的景象——是陆恒川的记忆?

一个很漂亮,也很文雅的女人站在一棵柳树下头,她穿着一身款式很旧的连衣裙。可身姿照样跟柳树一样袅娜,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撩起了长长的头发,我看得出来,她长得跟陆恒川和陆茴很像。都是那种特别典雅的好看,她在对我弯着眉眼笑——不对,是在跟陆恒川笑:“毛毛,慢点跑!”

这傻逼还有这么傻逼个小名呢?挺适合他。

脑海之中的画面一闪。我眼前是一大片水,接着是一种近乎绝望的窒息感,眼前是浪头,泡沫,天空,深不见底的黑暗,没力气了,好冷……

“妈……”年纪还很小的陆恒川,只发出了这样破碎的音节来。

“扑通……”眼前的一切更碎了,像是戴了一个破碎的眼镜子似得,接着有人在推自己,还有个声音喊:“毛毛,照顾好你妹妹……”

我的手被陆恒川从肩膀上给甩下来了,我立刻从这个存思之中给醒悟了过来,瞪眼看着陆恒川——我特么,为什么能看到他的记忆?

是因为刚才借用后背东西的力量。把拖郭洋的孤魂野鬼给震开之后,那东西对我侵蚀的更深了——同时给我带来的力量也更大了?

而陆恒川当然对我脑子里的想法一无所知,跟看傻逼似得,看着我,忽然伸出修长的手,在我眼睛上抹了一把。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我好像流眼泪了——当然,不是我李千树的眼泪,而是死鱼眼想流出来却拼命忍住的眼泪。

他完全不知道我无意之中见到了他的回忆,还用很疑惑的眼神询问似得望着我,挑了挑眉毛,像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号丧。

我咽了一下口水,赶忙把脸上的眼泪给擦下去了。

娘希匹……这个能耐,是挺方便的,可未免有点缺德啊,还有刚才……我本来没想着去看陆恒川的记忆,难道只是因为我后背上的东西好奇,我的身体就按着他们的意思做了?

你妈隔壁,凭啥乱用老子的身体!老子可不想窥探人家隐私长针眼。

望着陆恒川的眼神,我当然是不能跟他将事情了,趁着现在没法说话的机会,就给混过去了。而这个时候门外头的声音还是无休无止,我也认了暂时走不了,一寻思,就重新把银牙老头儿的箱子给拿出来,蹑手蹑脚的打开了,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刚才放在外头的是都看到了,可是还剩下里面的那个小盒子没打开。

把那个小盒子拿出来。凝气上目细看,这小盒子是阴沉铁梨木的,估摸着也是要放什么秘密的,我摸了一圈,有点纳闷,这上头只有一圈浅浅的凹槽,却没看见开关,好像是整块木头雕琢出来的——可这东西一定能打开。不能打开的话东西是怎么放进去的。

可是我耐着性子摆弄了半天,也特么的没找到什么能打开盒子的东西,心里也是有点着急,陆恒川伸着鹅一样的脖子也跟着瞅不耐烦了,抢过去自己鼓捣了起来,结果这傻逼本想给我打脸,结果自己打了脸,也一样没弄开。

要不是不能吭声,老子简直想跳着脚的嘲笑他,眼瞅着他也不行,我就伸手跟他抢,意思是还是你爸爸来吧。可陆恒川偏偏上来了牛脾气,梗着脖子非打开不可,也几把不松手,我们俩一抢之下。我手劲儿稍微用的大了一点,只听“咔”的一声,那个盒子竟然直接给裂开了,里面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这个动静着实不小,有点像是打破了一片玻璃的程度,里面那个“吼喽吼喽”的咳嗽声又响起来了,这意思显然是被我们给吵醒了,我心里一提,再一听,咳嗽声下去了,我这才瞪了陆恒川一眼,看散落下来的东西。

散落下来的是一堆金箔片。

上面细细的刻着一些弯曲的花纹,也不知道是啥意思,难道是银牙老头儿不信任银行,跟独脚神那事儿的赶尸匠和店老板似得,变现换金子带在身边?

真特么是个老守财奴。

可我再一想,还是不太明白,这玩意儿为啥要有这个符号呢?眼瞅着应该是有什么意义才对的。

但是手一碰到了那个花纹上,我脑海里面又显现出了一个画面来——有人用这个金箔片放在了月光下面,金箔片透过月光,会在影子上留下字迹——这上面的内容,好像跟《窥天神测》一样,是一本“秘籍”,可上面的内容——五鬼运财,血滴白虎煞……你娘,是阴面先生那种方术的秘籍!

能被银牙老头儿这个地位的黑先生这么珍贵的存在身边的,那肯定是最精密的阴面方术!

而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被人给推了一下,才从这个金箔上带着的记忆里清醒了过来——这个本事越来越让人倒抽冷气,卧槽,不仅是人的记忆能被我给看到,特么东西上残存的记忆我也能看到?

但是这会儿一阵“咚咚咚”的声音猛地在我面前响了起来,我这才意识到,有人在敲门……

你娘,谁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