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老娘们/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肯定干爹把外面的事情都给料理好了过来接我了,心里还挺高兴的,可是没成想刚要开门,就听见外面是个尖尖细细的女人声音:“干娘,在家吗?”

去你妈的,这是个什么鬼?

屁股猛地就从地上给蹿起来了,虽然没吭声,可它压低了脑袋和前爪,眼瞅着跟猛虎捕食似得买十个攻击姿态,显然外面的东西来者不善。

而郭洋撒冷子就给醒了过来,一脸惊恐的盯着我,眼神像是在问我怎么办?陆恒川更激灵,眼瞅着形势不好,已经动手把黑箱子重新收拾好了抓手里准备逃跑了。

“吼喽吼喽……”屋子里那个老太太的咳嗽声又带着几分疲倦给响了起来:“今天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

“来了人?”外面的那个女人的声音一下提了起来。更特么的让人瘆得慌了:“什么人?”

“不是下雨了吗?”老太太一边咳嗽一边说道:“来了躲雨的了。”

“下雨?”门板外面女人的声音更尖锐了:“今天根本没下雨,哪儿来能躲雨的?”

草泥马,我心里一提,这门外是个什么玩意儿,特么管的太宽了。

“没下雨?”屋里的老太太声音也有点变了调子:“那是什么人?”

说着。老太太那屋子里,传来窸窸窣窣,他拉拖鞋的声音,眼瞅着掀开帘子就出来了!

卧槽,干爹刻没教给要是有其他人找上门来是怎么个解决办法,我一寻思,一把抓住了陆恒川和郭洋,又跟屁股使了个眼色,奔着西屋对面的东屋进去了。

这才刚进了屋,就通过东屋的帘子。看见外头影影绰绰的像是过去个人影,估计就是老太太上堂屋应门去了:“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来了人?”

门嘎吱一响,就给开了,我凝气上耳,听得出来,外面那个女人肯定是进来了,声音清楚了很多,更刮耳朵的难听了:“您家里,有味儿!”

我转头就看这个东屋的格局,果然也跟普通农村的老屋一样,搁着个朱漆躺柜——这种躺柜一般是旧时候姑娘出嫁请木匠给打的嫁妆,还有一个光秃秃的大炕,上面连特么个席子都没有,别提多寒酸了,这要是在村里,一准就是个五保户。

眼瞅着屁毛都没有,我们也没什么能躲藏的地方,我没法子,只好跟在降洞女的峒子里面那次逃跑一样,伸手就把那个躺柜给掀开了,跟陆恒川郭洋带屁股一使眼色,他们全利索的给钻了进去。

我也想进去,可他娘的这个躺柜太小,根本装不下三个男人一个狗。我眼瞅着里面放着好多衣服,心里就有了主意,随手把那些个衣服给翻了出来,把陆恒川他们给盖上了,让他们别出气。接着自己拿了一套给套身上了。

这一套不要紧,那哪儿是人穿的衣服啊,都是花里胡哨,烧给死人的寒衣!

而这会儿堂屋里的动静逼着就过来了,我立马把躺柜给关上了。自己躺在了那个秃炕上装睡。

眯着眼睛一看,果然,两个人影一头就从帘子里扎出来了,模模糊糊看着一片黑暗之中,前面是个面目模糊的老太太。大夏天还穿着一身黑棉袄,垫着小脚,跟个纸人似得轻飘飘的——我跟济爷从小就是做这一门买卖的,看的清清楚楚,这个老太太穿的。是一身寿衣。

我后背顿时就给凉了。

而跟着老太太的,还有一个非常细瘦,胳膊肘和下巴尖都能戳死人的女人,那女人穿着个怪模怪样的白袍子,跟个饿死鬼似得。那个女人同样跟老太太似得,显得头重脚轻,跟丧事上面的扎纸人似得,一晃一晃很不稳当。

这两个人一瞅见我竟然堂而皇之的躺在了炕上,貌似有点意外。

那个细瘦女人应该是比较精明的,先跟老太太低声说道:“干娘,你问问这是个什么人。”

老太太是这个屋子的主人,当然没什么推辞的道理,人一张嘴,先发出了“吼喽吼喽”咳嗽声:“你,你是谁啊?”

我半闭着眼睛,瓮声瓮气的还是照着干爹教给我的话说道:“外头下雨了,我是来躲雨的。”

老太太一听,就看向了那个细瘦女人:“你看,真是躲雨的。”

细瘦女人有点摸不清楚我的底细,所以不愿意轻举妄动,狐狸似得试探道:“可是今天没下雨,你在哪儿躲的鱼?”

我倒是想跟她白话白话,可是照着干爹的吩咐,我不能是别的话。就直接说道:“外头下雨了,我是来躲雨的。”

我跟个复读机似得,那个细瘦女人也跟碰了钉子似得,只顾着滴溜溜的打量着我,凝气上目看了她一眼,我心里咯噔一声,顿时就后悔了,暗骂了一句你娘,看见个这模样的,我特么回去非得做恶梦不可。

只见那个女人阴影笼罩下的脸上,俩眼睛一大一小,眉骨塌陷,鼻子整个是凹下去的,丑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而且带着一种郁郁森森的感觉,特别让人瘆得慌。

我不会跟陆恒川似得看鬼相,但是鬼相基本的常识我多少知道一些,这个女人命宫无光,自然已经是个死人,财帛宫碎裂,可见生前干啥啥不行,没钱光吃亏,过的一定是穷苦困顿,而夫妻宫坍塌,说明她可能是被自己男人弄死的。

而她嘴角下头有邪横纹穿过,可见嘴碎又嫉妒,恨人有笑人无,绝对是个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这种倒霉鬼怨气肯定特别大,因为无论什么不如意的屁事,她都会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

看来现在成了死人,还特么执迷不悟,赶过来管闲事了。

这个女人果然嘴碎,又问了我好几次,我一律回答躲雨的,她横不能把自己问的口吐白沫。就低声跟老太太说道:“说是躲雨的,怎么有味儿呢,你闻,你闻!”

说着,领着那个老太太,凑到了我跟前,低下头就来闻我!

这感觉,遇上的人非特么得吓一个肝胆俱裂不可,只见那两张模糊的脸低下来,先是从我额头上往下。一路穿过了胸口,肚子,闻到了脚尖儿,跟俩老虎要吃人似得!

而随着她们的鼻尖从我身上略过,纸寒衣根本挡不住她们口鼻里传来了彻骨寒气,简直阴的人钻骨头的冷。

“是有味儿,可也有死气……”老太太“吼喽”着开了口:“就是个过路的吧?兴许是新上路的。”

老太太你太睿智了,这就是我想说的啊!给你点10086个赞。

可那个碎嘴女人不太相信,低声就说道:“那可没准,你说,能不能是活的闯咱们这里来了?要不,咱们吃了吧?”

我勒个擦,吃你麻痹!

但同时我忍不住也起了好奇心……死人真要是能吃人,会咋吃?又为啥吃?

老太太有点犹豫,而碎嘴女人则在一边鼓吹着:“就吃吃看。错了就错了,他特没什么损失,要是对了,那咱们,就能上上头去了……”

上上头。是回阳间的意思吗?

老太太有点犹豫,而那个碎嘴女人现在已经跟个饿狼似得的露出了满脸的凶光:“干娘不试,我试试……”

说着,凑着我的喉结就过来了!

随着碎嘴女人一张嘴,我只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吸力,好像我的整个魂魄,就要被她给拉出身体一样!

我心一横,干爹只说了,不让在这个地方说其他话,没说不让对这里的人动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