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说遗愿 下午4点和下午7点两更合更没有多收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咱们不是说了吗?有话好好说……死也不能解决问题啊!”我努力把脸上突突抽筋的表情给压下去。

“能。”姑娘言简意赅,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

那完了,“商量”这条道算是没的走了……而前面一阵喧哗,不知道在干啥,只知道应该有一波人来了,这个姑娘要是再跟我闹起来,那就真的麻烦了。

“李千树,赶紧解决,”郭洋他们也听见了,转脸就跟我说道:“你放心,我们俩给你收尸。”

去你妈的,你特么怎么这么爱落井下石呢?

再看向了这个姑娘,我对天发誓我是真的从来不欺负女人,可是现在我确实没别的法子了,眼瞅着姑娘那个样子,我只好说道:“你先消消气,等你气消了,能负责的,我一定负责!”

说着,我转过身就要带着俩人一狗先走,姑娘哪儿容我就这么走了,一手就搭上了我的肩膀,凌厉的出了手:“我的气,消不了!”

我当时力气也是用的大了点,肩膀一震,就想把那个姑娘给甩开,结果那姑娘本身已经用尽了全力,再被我这么一震。整个人一下就给从我身上震出去了,我怕她撞墙上受了伤,赶紧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把她给拉回来了。

那只手有点瘦削,甚至带着一点点女人很少有的薄茧,摸着就让人有点心疼:“为了干这一行,你吃了不少苦吧?我真的不想欺负你,你就让我们走吧?”

可那姑娘毫不领情,抽回了手,锲而不舍,还是要来追我。我心说这么下去,也是没完没了啊,于是使了个巧劲儿,顺着她的力气,就把她给揽到怀里来了,接着手上凝气,尽量用了个不打伤她,但能打昏她的力道捻上了她脖子——她身子一软,就给倒下去了。

把一个姑娘丢在这实在有点不太合适,这姑娘既然是银牙老头儿的女儿,这里的人肯定都怕她,我就把她背在了背上,拿着她当成了我们的“通行证”,出去了再认头赔偿她吧,接着我回头跟郭洋和陆恒川喊:“咱们走!”

“李千树你还真行啊,”郭洋低声说道:“那个银牙老头儿不定得气成什么样子呢,最珍贵的东西被你给弄走了,现在女儿也落你手上了,你这是想着拿这个美女当人质啊?”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一辈子光明磊落。不干这种缺德事儿,”我一手托在了姑娘润滑的大腿上把她往上抬了抬,尽量让她在我背上待的舒服点:“就是借着她出门,等出去了,我会把她给放下的。”

“你就是妇人之仁,我看你留她在手里还好,放下她,肯定是纵虎归山……”郭洋絮絮叨叨:“这个新仇旧恨,人家非得把你往死里整不可。”

“就算我不做这种事情,你以为他就不会把我往死里整了?”我答道:“别说他对我,我跟他的账还没算清楚呢!”

姚远的事情,双塔寺的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济爷教给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不留情分。

济爷……想到了济爷我心里又是一阵难受,索性也特么不想了。

这会儿陆恒川早就用他的死鱼眼找好了来时候的方向,领着我们就走,走的时候也注意保持了距离,他在前,我在中,郭洋在后——郭洋有点不愿意。

要不说银牙老头儿女儿的身份管用呢,我背着她这么一走,街上的黑先生们看见了我们虽然面露惊异,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拦着我们——他们肯定也以为我跟银牙老头儿是因为女儿搞对象,银牙老头儿为了这个事情才跟我闹翻要抓我的,一家人没有隔夜仇,跟刚才那几个老狐狸一样,都乐意明哲保身。

我真是感谢黑先生们的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良好品格!

眼瞅着就快到了门口了,我这心跳的也更快了——你娘,那银牙老头儿还真特么的早有防备,门口上守了好几个人——要命的是蒋绍竟然也在那里!

这特么的,是摆明了想让唯一的目击证人蒋绍在这里认我们!

而蒋绍一脸晦气相——堂堂的神童被我们就这么给连累了,想必也正一肚子气没地方出呢!这下逮到我们,必定要跟我们没完啊……

“这怎么办,蒋绍就在那里,咱们混也没法混出去。”郭洋揪住了我衬衫下摆:“李千树,你撂下一句实话,你有信心打得过他们吗?”

“打你娘,这边人太多了,我对付三五个应该是可以,可特么这么多有点困难……”

说实话,靠着我背后的东西,只要借用了它的能力,这么多黑先生也未必挡得住我,但是我真的不想再继续用它的力量了,我特么刚才在鬼门里借用了一下,就被侵蚀的当街摸女人屁股,这他娘的再用的狠点,下次还不跟个发情公狗似得上街强奸啊?

能不动。就不动,那货的人情,真是欠不得!

“那怎么办?”郭洋揪住我就是不撒开:“你得想想辙啊!我还不想死呢!”

“谁想死啊!”我脑子里面早转动了起来,这特么不能硬攻,也只能智取了,我寻思了一下,就躲在了墙根后面,低声喊道:“蒋绍,前辈,我是李富贵啊!”

蒋绍当然给听到了。他也不傻,并没有喊人,而是假装不经意的顺着墙根就过去了,一看真是我,本来纯良无害的长相瞬间也滚过一丝凌厉:“李富贵,你还敢来找我!”

说着,张嘴就要喊人,我却忙抓住了他:“哥,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我死可以。我死前遗愿,就是求你把我女朋友带出去吧!”

“女,女朋友?”蒋绍一愣,随即看到了伏在了我背上的姑娘,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你一个普通先生上三鬼门里来,就是为了你这个做黑先生的女朋友?啊,”

果然,蒋绍也认出来了,大吃一惊:“这是老头子的女儿吧?难怪了……”

接着他就自行脑补:“我说怎么老头子在酒屋就像是特别为难你似得,是老头子不同意你们俩的事情。老头子把女儿软禁在三鬼门,你才出此下策,到这里来找她私奔的?”

蒋绍估计没少看八点档的肥皂剧。

“没错没错,”事到如今,我也只好顺水推舟,点头如鸡啄米:“老头儿和她身份都是高高在上的黑先生,自然看不上我一个普通跑买卖的,但是为了她,刀山油锅我也敢下,我也相信。假以时日,我一定也能做上黑先生的,只要给我几分机会,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这话说的我都嫌肉麻,可蒋绍竟然很感动,连连点头:“有你这样的男朋友,她还是有福气的。不过……”

蒋绍反应过来:“她这是怎么了?”

“老头儿恨我拐带了她女儿,要杀了我,她挡在了我面前,被老头儿一个杀招打成这样了!”我拼命的挤出了一滴眼泪。露出个伤心欲绝的模样:“哥,再不救她,我怕来不及了……”

蒋绍的表情更同情了:“老头还真跟传闻里面一样心狠,这是要棒打鸳鸯?”

“不光是我,”我接着说道:“我这俩兄弟也是为了我两肋插刀,跟着我来冒险救人的!我不能为了自己的事情,把他们也连累了。”

蒋绍看着死鱼眼和郭洋,也露出了很钦佩的眼神:“你们为了兄弟能把生死置之度外,确实让人佩服。”

郭洋讪讪的摆手说不敢当,死鱼眼翻了一下死鱼眼:“他习惯作死,我们习惯陪他作死。”

去你妈的,谁作死了。

我接着声情并茂的说道:“哥,你帮我这一把,日后有用得着我这几个兄弟的,他们上天入地,在所不辞!你放心,只要他们能活着出去,我的命可以留在这里,随你处置,刚才我已经利用了你,现在我不能再连累你了,你的这个人情,我李富贵来世再报!”

“我不要你这个人情,更不要你的命,”我这么一说,更让蒋绍深信不疑了,只听他用少年特有的意气风发的说道:“老头儿那个性子我们谁不知道,早就没什么人心了,既然你跟我喊一声哥,你这个兄弟我也认下了,帮人帮到底,咱们一场相遇也是缘分,这事儿我不揭穿你,一会儿你过去,我就假装上茅厕了,记着,我一转身,你们就过去,他们看见了你女朋友,估计也不敢拦着你。”

果然。蒋绍这个岁数,一定是初出江湖,加上他的身份地位,平时哪儿有人敢骗他,对被骗,他肯定根本没有经验——外带他的面相虽然也有“匿”看不出来,但是确实带着一种善相,应该是乐于助人的那种。

而且老头子女儿的实力他肯定很清楚,估摸着除了银牙老头儿,这姑娘一定难逢敌手,要被打昏,也只可能是被老头子亲手打昏的,我这种野狐禅就算自称是自己打昏的她,他都不好相信。

这种心软的人当了黑先生,真是怪可惜的。

“哥!”我盯着蒋绍,满脸感动:“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亲哥!”

“好,你这样重义气的兄弟,我认下了!”蒋绍点了点头,回头又四下里看了看,跟我说道:“富贵兄弟,我听说老头子就快过来了,你要走得趁早。”

我忙点了点头:“哥,咱们有缘再相见!”

“好,”蒋绍拍了拍我的胳膊,艳羡的看着我肩膀上的姑娘:“将来你们有了孩子,可以认我做个干爹。”

我心说你可真是太高瞻远瞩了,赶紧点头:“这有什么说的!”

这会儿有几个看门的黑先生正喊了起来:“蒋绍,你小子干什么呢?不在这里还好看着,万一有了遗漏,老头子知道了,跟咱们可没完!”

“来了,我有点闹肚子,人有三急嘛,”说着,蒋绍跟我挤挤眼,还真就转过了身,冲着相反的方向走:“我马上回来……”

“那你快点!”

眼瞅着蒋绍的背影过去了,我刚要出去,郭洋就低声嘀咕了一句:“你他妈的人前一撒谎,比电线杆前狗撒尿还利落。”

“这是老天爷赏活路,你行吗?”

一边说着,我一边背着那姑娘往外走,打算刷脸。

门口那几个黑先生一看我们三个,当然立刻就起了疑心,刚要问我是哪一家的时候,视线落在了我肩膀上那姑娘的脸上,同时倒抽了一股子凉气,接着难以置信的盯着我:“这是……”

我压低了声音:“事发紧急,我得赶紧出去,不然她爸爸发觉了,我们俩难免不会……您也知道,老头子那个脾气,喜怒无常的,今天要杀我们,可能明天就又会心疼我们,一家人总是一家人的,您缠裹进去,不值当啊……”

“可这……”这几个黑先生显然也都是那种“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心思,但还有一个说道:“话虽如此,我们现在有这个职责,真要是把你们放出去了,照样要倒霉,我劝你再跟老头子见一面求求他,到时候我们给你说说情就是了。”

“那怎么行,您掺和进来能有好事?”我接着说道:“今天您拦着他,他没准连您一起迁怒,可今天他弄死了我们,明天后悔了,肯定更迁怒您。怎么不拦住了他,您说是不是?”

那几个黑先生脸上全露出了“说的是啊”的表情。怎么样,我就说那个银牙老头儿很邪,邪性的人都这么难缠。

“再说了,”我继续循循善诱:“谁都知道我们已经跑出去很久了,没人能保证我们还留在这里,你就当我们早就逃出去了,赖也赖不着你们,你们行个方便,当不知道这事儿,这不就明哲保身了吗?”

那几个黑先生犹豫了一下,显然这事儿还真有商量的余地,我满心觉得有希望的时候,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说的实在是很有道理,连我的都被你说动了。”

这个声音一响起来,我整个人就给蒙了——转过头来,果然对上了银牙老头儿的一张脸。

这张脸可不跟在双塔寺看见的那么冰冷,也不跟在顾瘸子那里看见的那么轻松。

现在银牙老头儿的表情,叫……狰狞!

接着,银牙老头儿扫向了他女儿靠在了我肩上那绝美面庞。嘴角一翘,出了一口气:“好小子,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说着,一道凌厉的破风声贴着我脸就过来了,我下意识一躲,那一道破风声略过我的脸,倒是正把我肩上姑娘的黑色卷发削下去了一绺。

那一绺黑头发随风就散开了,要是打我脸上,真尼玛不敢想……

我回头一看,立刻说道:“有话对我说,有事儿冲我来,她是无辜的,你不要伤她,咱们有话好商量!”

银牙老头儿当时也给愣了,他怎么可能会想伤自己的女儿,他是看准了,我躲不过那一道!

果然,他的眼神一沉,冲着我就又出了手,“好小子,那我就如你所愿!”

我背着那个姑娘,自然不能跟无事一身轻的时候那么灵敏,但是这会儿,老头儿出的手在我眼前跟慢镜头似得,我看的清清楚楚,是从我左肋入,我一抬手躲,势必会微微转身,趁着这个空门,银牙老头儿就能把他女儿从我背上给薅下来了。

你娘。能让你顺心如意?

我偏偏就是不从他希望的角度躲,而是凝气上手,直接抓在了他的手上,往后一翻,那老头儿没成想我能看出来他这一手,完全没有防备,身子一侧,是把我的锋芒给避开了,却硬生生被我震出去了有三步。

“嚯……”几个门口的黑先生压低了声音:“老头子被人打退,这还是头一回吧?”

“更别说。是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了……”

“老头子也是老了,他姑爷连黑先生都没考过,竟然也能把他给掀翻了。”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这也没法子,不过好在咱们就快有新的魁首了,什么事情,都得有更新换代的时候。”

“放什么驴屁!”银牙老头儿额上的青筋突突的就给跳了起来,模样要多暴戾有多暴戾:“我才不认这个小兔崽子是我姑爷!”

说着,一拳又冲着我挥了过来,我往后一退,就闪避了过去,好险他的武器都锁在了黑箱子里,只能赤手空拳打,要是他抄起什么法宝那就不好弄了。

而这个银牙老头儿为了自己的面子,更是发了狠,冲我攻的虎虎生风。

我一边躲闪一边想,你娘,廉颇可能也就这样了。

“傻小子,”有个黑先生大声说道:“跟你老丈人求求情!”

事到如此,骑虎难下,也只能对不起这个姑娘的名声了:“爸爸,我会为了她努力的,别的姑娘有的一切,我也会给她!你就成全我们,给我们这个自由吧!”

“好啊,”银牙老头儿厚实的胸膛起伏了起来,不怒反笑:“那你把三脚鸟交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