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烟袋锅/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能做的,就是控制住,不能再让后背上的东西继续侵蚀下去了,可特么不用它的力量,这么多的黑先生,我打的过吗?

就在我这个想法浮起来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我真的开始依赖那玩意儿的力量了。这特么的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而这个时候,老头儿的女儿第一个冲着我攻过来了,我看得很清楚,她看似纤细的手指头暗暗一曲,这个力道却不容小觑——是想着直接从我后背上把那俩货给抠下来。

别说,她的速度和力道,确实比一般的阴面先生高上许多,又凌厉又稳,只是她跟现在的我比,差的还是很远。

我看得出她的目的,下手走向,当然早反应出来怎么躲闪过去。甚至知道哪里是她的空门,但凡我下了手,她会被我一下子掀翻出很远,死不死两说。爬是暂时怕不起来了。

可是,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就这样仗着自己强去打女人,更别说下那种狠手了,这欺凌弱小的感觉,让人不齿。

于是我顺着她的攻势一侧身,将她给让了过去,厉声说道:“我现在不想跟你打!”

“可是我想跟你打!”她那双黑沉沉的眼睛跟老头儿刚才一样,像是被怒火给染了,猛地就发了红,一方面是跟老头子的仇,一方面是,她也想要三脚鸟。

我是心软,但是我不是个傻逼,就在她被我震开,但还是不折不挠往上抓的时候,我反手勾住了她的手指头一拢,她自然吃痛往后退了一下,同时她抬起头往后看——在呼朋唤友,找人帮忙?

那些黑先生的窃窃私语早被我给听见了:“这小子一招一式,都在手下留情。不然真动了手,姑娘要吃大亏。”

“按说老头子的女儿已经算是这一行里不错的后辈了,跟他差的竟然还是那么远……”

“没看老头子都被他给打成那样的?真是开了眼了。”

“毕竟身上有三脚鸟,不好惹。”

“我一直听说三脚鸟是在一个寻常人身上的。没成想这小子也是行里人,看这样子,有点棘手——谁能干的过三脚鸟?”

“富贵险中求,想当魁首。当然是要付出该有的代价了。”

“你们这样商量下去,是没完的!”老头儿女儿抬起头,大声跟那些黑先生说道:“现在三脚鸟的机会就在大家眼前,例会也说的很清楚。下一任魁首的选举已经开始了,谁是第一个弄到三脚鸟的,谁就是魁首,你们忘了吗?还是你们怕他?”

心高气傲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别人“激”。

“谁怕他了?”有的黑先生岁数大,一辈子面子大过天,立刻大声说道:“你们倒是不怕,你爸爸那是怎么弄的?”

“我爸爸岁数大了。你们都不瞎吧?”老头儿女儿一咬牙:“我知道带着三脚鸟的人有多厉害,从他对我的身手上,你们也看出来了,但是这有什么好怕的,咱们人多,还打不过他!”

“是啊,要不然,咱们先把他给制住了?”还有一些稍微年轻一点的黑先生仗着自己的本事,蠢蠢欲动想跟我过过招——要是真能在这么多人前打的过我,那自己也就跟着扬名立万了。

面子,荣誉,大于任何实际意义。

我立刻大声说道:“可以啊。不过这事儿一,一群人打一个,对你们的名声恐怕不太好,不是别的,是你们也特么太怂了。二,就算你们跟蚂蚁蜜蜂似得不顾面子的搞群攻,我真被你们给抓住了,那我想问问问。这个三脚鸟归你们之中的谁?”

这话一出口,那些黑先生都像是被戳穿了心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鸦雀无声。

“这可以抓住之后说,谁的功劳大算谁的!”老头儿女儿立刻说道:“这个李富贵奸诈狡猾的了不得,大家可千万不要被他的只言片语给糊弄了!”

“可是我问的,正是大家最想知道的!”我立刻接着说道:“那你们先说清楚。这个功劳怎么算?大家下手的时候,也好有点分寸。”

本来他们一拥而上,我就算吃不了亏,也占不到任何便宜。可惜啊,人都是自私的,而三脚鸟,也只有这么一对,谁弄到手,就是谁的,人人都想打自己的小算盘。

我这话一出口,老头儿女儿一下给卡壳了:“你……你少跟我们指手画脚。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不好意思了,这三脚鸟是我身上的东西,怎么就轮不到我说话了?”我接着说道:“说起来,不是谁都三脚鸟谁就是魁首吗?那老子有三脚鸟。老子现在应该就是你们的魁首吧?”

“你想的倒是美,”老头儿女儿立刻大声说道:“魁首只有黑先生才能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黑先生啊?可黑先生又用什么证明?三眼疤的烟袋锅子吧?”我挑起眉头看向了他们:“那我随随便便的,就能抢过来一个。”

“别给我吹牛了,你打败了一个老头子,就觉得自己能上天了是不是?”有几个四十来岁的黑先生早受不了我了:“你这么狂妄,恐怕是要吃亏的。”

“没错,一个老头子,又不能代表我们大家伙!”

“既然你存心找死,那我们就给你这个机会!”

说着,那几个人冲着我就攻了过来,我看得很清楚。这几个黑先生应该都是其中的精英,这辈子估计没吃过什么亏,但是现在很明显,他们现在求胜心切。加上都有心趁着这件事情来出一出风头,难免带着躁。

急躁的人最好对付,因为他们会露出很多破绽。

果然,左边过来的黑胡子目的明确。是奔着我后背来抓的,而右边来的大肚子是想攻下盘,中间的瘦子则另辟蹊径,想从我肋下一穿,把我给摁在地上。

我找出了他们三个的空门,加上我出手快,轻轻松松的就把他们腰上的烟袋锅子给撸下来了——他们只顾着对我出攻势,本以为我连招架都招架的困难,根本没想到我真的会去抢烟袋锅子。

估计他们只觉得自己肋下穿了风,腰上就空空如也,脸色一下就变了。

变脸色的不光他们几个,剩下的黑先生也全看愣了。

烟袋锅子能探囊取物,那攻要害,一样是探囊取物的,这说明,就算我一个对他们三个,也是绰绰有余的。

“怎么样?”我用长长的手指头跟转笔一样的转那几个烟袋锅子,望着他们笑:“我算是个黑先生了吗?”

三眼疤的烟袋锅子确实是黑先生的证明——而一个黑先生身份的证明都能被抢走,那他当个黑先生,也真没有什么意义了,能让人羞愤致死。

“那自然不行!”人群之中的一个黑先生立刻慌慌张张的说道:“你就算抢过来,也不会黑先生的本事……”

他这话还没说完,我抬起手,咬破了手指尖儿,在地上就画起了几个图形来,再狠狠用手在地上一拍,一个血手印子拍在了地上,只听“哄”的一声,五个虚虚浮浮的影子就从图形之中钻出来了。

在场的黑先生全愣住了,声音按不住的惊讶:“这是……五鬼运财……”

“没错,只有黑先生才会用这一招……”

“他明明不是咱们之中的一员,他是怎么学会的!”

这一下子,果然把他们都给镇住了,他们越发对我的来头摸不到来路,我越神秘,他们也就越不敢对我怎么着。

连陆恒川都给愣住了,轻轻一扯我:“你他妈的什么时候学了这种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