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顾茅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背着鲜血淋漓的郭洋去打车,过来几个师傅都怕我们是行凶杀人要毁尸灭迹的,没人敢拉——就算敢拉,我和郭洋这一身的血把车弄脏了也没法做买卖。

最后还是陆恒川一把揪住了一个没来得及把车开走的师傅,故技重施,对那人的面相连忽悠带吓唬,把那个师傅说的一愣一愣的拿他当个活神仙,这才心甘情愿热情洋溢的把我们招呼上了车,开起来也不忘了问陆恒川他说的那事儿怎么破。

结果一听我们是要上顾瘸子那去,这个师傅有点犹豫。说也看得出来我们是有急事,可顾瘸子那一天就收十件东西,这个时间去,肯定早排不上个了。

陆恒川扫了我一眼,我心里也明白,郭洋这个情况去了必须要加塞,不管怎么样,去了再说,反正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而师傅看我们不为所动,接着叹口气:“还有啊。不管你们要修什么东西,你们这钱可得准备好了,顾瘸子黑着哩!”

陆恒川就问怎么个黑法,师傅摇摇头,说这个人可能就是看准了。想修的东西,就是因为不打算扔,所以要的价格,往往能买好几个新东西。

接着就给我们讲起了顾瘸子修过的一些案例,比如说他有个街坊就是取找顾瘸子修一个旧表。那个表卖的时候花了七百块钱,顾瘸子不多不少,要七千,正好是新东西原价的三倍。

还有找顾瘸子修风筝的,那风筝二百六,顾瘸子就要两千六。

这事儿也奇怪,顾瘸子就跟知道原价似得,修好了翻十倍。

不过就算这样,也还是有很多人去找顾瘸子修东西就是了——有的旧东西,真的是十个新东西也代替不了。

这顾瘸子对价格掌控的挺牛逼啊,在物价局干过还是在收银台干过。

照着这个“翻十倍”,我们让他救一个人,难道还得还他十条人命?

“得了,到了!”师傅把车掉了一个头,放下了我们:’你们想好了修还是另买,我就在这等着把你们拉回去。’

陆恒川跟他说我们不着急,那师傅却摆摆手,说顾瘸子这不留人,因为他修东西不让人看,买卖谈妥了,就会立刻把人赶出来,他就做个囫囵买卖,等我们也等不了多长时间——何况还等着问陆恒川运势上的事儿呢。

我就重新把郭洋给背了下来,陆恒川跑前跑后给我开门,还把手搁在车门上。怕郭洋磕了脑袋——他这一细心起来,女人都赶不上。

进了顾瘸子的门,一股子机油味道扑面而来,店堂很暗,里面摆着很多东西。五花八门,从破痰盂到旧收音机,什么玩意儿都有,可顾瘸子说不定也跟陆恒川一样洁癖,这些东西全都整整齐齐一尘不染的。

“今天的件儿已经收完了。明天请早。”我还没看见顾瘸子本尊在哪里,就先听见了这个声音,跟我在房顶上听到的一样,声音不大,中气不足:“你们走吧。”

顺着这个声音。我才看见一排大架子后面蹲着个人,那人手里正在摆弄一个小小的银色机器——不认识是个啥。

那人又矮又小,黑的像是山里人,因为是蹲在地上的,看着跟个十来岁孩子身量差不多。看不出脚出了什么问题,一双不大的眼睛精光四射,这种眼睛,多狭小的地方也关不住。

我立刻背着郭洋蹲下了:“店门不是还没关吗?再说了,我们要修的这个。人命关天,还请行个方便。”

顾瘸子意识到我让他“修”的是郭洋,冷冷的说道:“我这是修东西的,不是医院。后生,你们走错门了,不送。”

说着,回头给我们个后背,看意思根本不想搭理我们。我回头跟陆恒川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你刚才咋呼出租车司机的事儿呢?还特么不给他相个面蹭点人情?

可陆恒川一直是个掉链子的体质,这会儿跟我摇了摇头。意思是功德用的就剩下负数了,实在看不来什么头肚了。

这下子气的我差点骂了娘,你说咋哪次都这么巧呢?

我正没法子呢,忽然看见这个顾瘸子身上穿着的马甲可能是某种商品的赠品,后心有个大商标,是个草书的“泸”字。

我立刻就说道:“我们肯定不白让您帮这个大忙,现如今您应该有事儿有求于人,而且挺着急的吧?只要您帮我们把这个人给修好了,您想求人的事情,我们来给您办!”

顾瘸子的后背一僵,显然一下就愣了,接着转过头来不可思议的望着我:“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这“泸”是现在的简笔写法,搁在以前,是个“瀘”字,“盧”通“庐”,是屋子的意思,三点水配“盧”,不就是三顾茅庐吗?

这意思是我们得求他几次,但是事情算是有志者事竟成——同时,我们“三顾茅庐”。恐怕他也在“三顾茅庐”,现在正有求于别人。

“原来是个测字的……”顾瘸子叹了口气,忽然幽幽的说道:“我跟个测字的以前也认识,后来……”

我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听着他跟银牙老头儿的对话,肯定认识我爷爷:“那个测字的怎么了?”

顾瘸子把那个表情敛了起来,接着面无表情的说道:“泄露天机,遭报应,死了。”

我皱了皱眉头,现在其实没必要跟他说我的身世——毕竟银牙老头儿跟他认识,他万一去通风报信那就完蛋了,于是我就接着软磨硬泡:“别说,您这个事儿一定也挺着急的,能不能为了我们破个例,咱们正好是个双赢啊!”

“瀘”引申形意,水都漫了房子了,能不危急吗?

“我是个修东西的……”顾瘸子似乎也真的是为了那事儿而苦,本来心里算是松动了,可看着郭洋的模样眸光一闪:“这是人……”

“您也别把这个家伙当成人,当成个东西来修不就行了?您的本事我们信得过,您修好了,我们感激您,也是这小子命大,您修不好,我们也不赖您,是个小子天命到尽头,”我接着说道:“事儿就这么说定了,我们的忙您来帮,您的忙我们来帮,绝对不让您亏本。当然了,要另外收钱也悉听尊便,”

说着我把陆恒川提溜过来:“他有的是钱。”

陆恒川死死的瞪了我一眼:“要利息的。”

“宋家祠堂那事儿还欠我不少钱,别以为我忘了。”

“行了,”顾瘸子对钱的事情倒不跟传说之中的那么上心,接着就看向了我:“你知道我想求人做的事情是个什么事情,你就要揽过去?你做得到吗?”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立刻说道:“您想求人的事情,一,求的是个不怎么想搭理您的人,二,您求的事情,估计跟我们一样,也是个人命关天的事情。恐怕还跟谁的项上人头有关。”

“三顾茅庐”的事情谁都知道,诸葛亮可不是立刻就答应刘备出山的,而“泸”通“颅”,可不就是人脑袋嘛。

“好,算得好!”顾瘸子一把拍在了地板上:“你小子确实厉害,那好,你的这个朋友就放在我这里,我给你想法子,我的这件事情也交给你,你可千万要给我做好了!”

“没问题。”我连忙把郭洋放在了顾瘸子面前:“成交!现在,您就把想求人的事情讲一遍吧,既然咱们两方都挺着急的,那就事不宜迟,都开始动手。”

顾瘸子想起了这事儿,先是叹了口气,这才讲述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