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学魁道/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这个东西具体怎么用呢?还真能跟金箍棒似得当个输出武器?

我就拿在手里操练了操练,但是感觉没有雷击木用的顺手,尝试着打了陆恒川几下,陆恒川跟看傻逼似得看着我,也没见陆恒川发生什么变化。

不管怎么着,这种能镇住自己的东西,留在自己手里肯定比留在外人手里安心。

陆恒川这几天奔波的也累了,自己去洗了个澡躺在大圆水床另一侧想睡一会,这个水床俩人睡其实真特么别扭,总怕给压爆了。没安全感,不过我又不甘心躺地上,只好打算也凑合一下,等月光出来了,就开始学金箔上的东西。

结果陆恒川闲的蛋疼就非让我去洗澡,要不嫌我脏。

真特么的麻烦,我被他折腾的没办法,只好就站起来了,可这一站,我屁股猛地就疼了一下。这可怪了,我屁股没受伤啊,咋这么疼?

但是再一想,我就想起来了,之前从阴阳路上回去的时候。屁股上被人踹了一脚,就靠着那一脚,我才顺利进到了寡妇门里的。

那一脚,应该算是救了我一次,而我当时是以魂魄齐全的形式到的地府,魂魄如果受什么损伤,肉体也会相应的呈现出来!

我赶紧就跑到了浴室里,想照照那个脚印子到底什么样子的——这是唯一的线索了,我想知道,那个跟我在阴阳路上擦肩而过的,到底是不是济爷。

可惜那个镜子只能照到上半身,也没什么能垫脚的东西,于是我立刻回去把刚睡着的陆恒川给踹起来了:“死鱼眼,别特么睡了,快起来,看我屁股一眼!”

陆恒川一皱眉头,死鱼眼死死的盯着我有点发红:“李千树,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你的屁股上有花还是怎么着?”

“去你妈的,你给我快点,不然我怕那玩意儿时间长了就没了!”说着转身给他看:“你给我瞅瞅,是不是有个脚印子?你告诉我,多大,什么形状的?”

陆恒川没吭声,我只听“咔嚓”一声,他拿出个卡片相机给我屁股上来了一张,接着把卡片相机丢在水床上,被子就拉到了脑袋上:“你他妈的再打扰我睡觉,老子就跟你同归于尽!”

我哪儿还顾得上跟他斗嘴,赶紧把卡片机拿起来了细看——那个脚印子看比例。应该42号左右,鞋底子上头发尖,后跟发圆,模样应该就是济爷常穿的踢死牛!

脚的大小和鞋子的款式都对上了,八成就是济爷!

卧槽。这么说,济爷现在还是个植物人的状态,他的魂魄,还在阴阳路上晃悠呢!

济爷也被某种执念给牵绊住了,想不开。不愿意醒过来面对!而他就算这样,还救了我一次。

我鼻子一阵发酸,什么事情,不能跟我商量呢?我们不是最亲最近的人吗?二十年,一起生活了二十年。是条狗都能有点感情吧!

但是……一阵灰心丧气的感觉卷上了心头,如果一开始,济爷并没有把我当成人来养,而是当成了某种工具呢?

不行,我不愿意相信。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就是要相信济爷——不管济爷做出了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济爷一定是为了我好!

不过三眼疤烟袋锅子,“我兄弟”……这些事儿让我脑仁疼,像是一片一片的拼图。却缺少关键的线索,怎么都拼不起来,算了,不他妈的想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镜子和雷婷婷他们——既然有了这个当差的身份,下次如果还有能走阴的机缘,我还得上阴阳路上走一趟。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我好像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一直往下掉,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却总没能摔到底下去——这种恐惧,简直就跟枪决的时候眼看着行刑人对着自己举起枪,却怎么都不扣动扳机一样,总觉得下一秒就死了,却一秒拖着一秒不见死。

这么坠落着坠落着,就听见背后那个老头儿的声音说道:“越来越深了。”

而那个年轻人的声音也在继续说道:“是啊,再也上不去了。”

“这是命数。”

“没错,这是命数。”

“他早晚会当魁首。”老头儿的声音悠然无比:“还是黑地方适合他。适合咱们。”

去你妈的,老子堂堂正正是文曲星下的文先生,才不想给那帮狗日的黑先生当魁首呢!

我想说话,可是跟鬼压床一样,死活也特么说不出来。想挣扎着抓到什么阻挡这种无休无止的坠落,可四周都是空的,我什么都追不到。

“千树,对不起……”

“千树,对不起……”

像是雷婷婷的声音,和济爷的声音。

“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事情对不起我?”

他们俩没回答,我只能听出他们的声音都很悲伤。

“起来起来!”忽然这个时候我觉出来有个人在死命的晃我,一睁眼,是死鱼眼放大的脸在我眼前:“你他妈的不是等月光吗?月光出来了,还睡个屁!”

我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赶忙揉了揉眼睛翻了身,果然看见月光跟水一样,已经从百叶窗下倾泻下来了。

卧槽,太好了,只是看着陆恒川叫我这凶狠样儿,我很疑心他是为了刚才我喊他看屁股时打扰他的报复行为。

这些不重要,我赶紧把金箔给拿了出来,摆在了月光下面,根据金箔上面残存的记忆那个姿势往下一看,果然。月光下的影子上,出现了跟《窥天神测》里面一样的繁体字和图形!

第一行字,是“魁道,有缘者得之,得之得天下”。

这些金箔的名字,原来叫《魁道》,这笔迹刚劲凌厉,锋芒毕露,说实话,《窥天神测》的作者应该就已经很唯我独尊了。而这《魁道》的作者,看着比《窥天神测》的作者更强悍。

里面记载的方术,有偷天换日,移花接木,斗转星移。北斗易数……前面的还是浅显一些的,类似于五鬼运财,是一般阴面先生不会,但是黑先生都会的,而到了后面。你娘,这些东西高深奥妙的简直让人后背直冒冷汗,跟打开新世界大门一样!

要是那些黑先生都会这些东西,我特么那天被群殴的时候,一定打不过他们!这就说明这些金箔教材。连普通的黑先生都学不到!

不对……这些东西明明是银牙老头儿的,他肯定学会了啊。可是最厉害的那些招数,并没有见他拿来对付我——难道真是他老了,反应不过来了?

“快快快,死鱼眼!”我立刻说道:“这些可都是好玩意儿,你也来学习学习,活到老学到老嘛!”

死鱼眼瞅着我,说道:“你看得懂?”

“啊?”我一愣:“你特么的不是废话吗?不是睁眼瞎,都看得懂!”

“可我看不懂……”死鱼眼指着分明就很清晰的影子:“这些乱七八糟的,在我看来,跟契丹文差不离。”

我后心一冷,卧槽,死鱼眼不可能骗我,难道这些玩意儿他真看不懂,而我能看懂……是说明这些东西只有我能看懂。所以第一句才是“有缘者得之”!

为啥只有我能看懂,难道我有什么特别之处?跟后背上的东西有关系?

这么说来,难怪银牙老头儿也不会用里面的东西呢,他八成也跟陆恒川一样,对这上面的东西是睁眼瞎。没准他只知道这些金箔有来历,却连具体为什么有来历都不知道,全便宜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