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逢金见/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激烈你妈个蛋啊,好在陆恒川财大气粗,果然自掏腰包赔钱了事,也没耽误多少时间,只是那个小伙子腐眼看人基,来来回回端详我和陆恒川好几眼,神色是叹为观止,有点让人不爽。

赶到南派去要车,现在还是大半夜,老徐被我们给闹起来。也没啥怨言,好脾气的又给我们拨了一辆车,还殷勤的问我们出去跑买卖的话,要不要带帮手,我摆摆手说这次越消停越好,不用带,但是让他在我出去的这段时间,帮我好好的看牢了南派,可别再闹什么反叛的幺蛾子,如果有人问我的行踪。一概就说不知道。

老徐连连点头,说他办事让我只管放心,我寻思了一下,还是让他一定要小心那天跟杜海棠单独约见面的几个老头子,尤其是许长乐他爷爷。那老家伙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我这么一走,不定又要憋出什么屁来,老徐也一一答应了。

上了车,陆恒川就一路往南派驶去,开着开着,陆恒川就问我,我们贸然这么一追,对方要是察觉出来,雷婷婷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我摆摆手,说他们既然是对方来要挟我的人质,那就肯定会让他们安安全全的,人质出问题了,要挟我们的东西都没了,谁还给他们付“赎金”呐?他们是绑匪,又不是脑残。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先救雷婷婷他们,再还镜子,把迫在眉睫的事情给搞定了,再寻思剩下该做的事情。

陆恒川又沉默了一下,说道:“你说如果真是雷婷婷……她为什么会这么做?”

女人心海底针,我怎么知道?比未来更变幻莫测的,就是一个人的念头了,雷婷婷跟我们关系确实不错,人也靠谱,但雷婷婷的过去,以及和银牙老头的关系,我们确实也是一无所知。

“这倒也是,”陆恒川的死鱼眼凝望着蜿蜒的银灰色公路:“天地可测。人心难测。”

我托着下巴,一边盯着前头的月色,一边寻思起来,要是银牙老头儿知道我把他那些东西给偷走了,他会怎么做?手下败将不足为惧。只是我隐隐的有点不安,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保不齐,还有什么后手阴招。

车行驶的很快很平稳,我一觉睡醒了。瞅着像是已经到了西派的界面了。

西派这边从事经商的很多,大街小巷都像是做买卖的,看上去特别繁华,我把车窗给摇了下来,闻到了路边摊上一阵羊肉包子的味道——里面肯定放了芝麻油和葱花。别提多香了。

我赶紧让陆恒川靠边停车,拖着他在路边摊吃两口,陆恒川一皱眉头:“你不着急了?”

“人是铁饭是钢,磨刀不误砍柴工嘛,”一闻到了这个香味才想起来已经老长时间没吃东西了。我也没什么辟谷的心思,就想着吃饱了好干活:“伙计,来两笼羊肉的,再来个豆腐皮拌黄瓜!”

“我不吃羊肉。”陆恒川没瞅我,只是很嫌弃的看着油渍麻花的桌椅板凳。好像不想坐。

“卧槽,你也吃啊?”我一下想起来陆恒川也是个活物,就问他吃啥,我记得他是不吃路边摊的,但还是算了,假装不知道吧。

“三鲜鸡汤馄饨,不要葱,不要香菜。”

“好咧!”西边民风豪放,街上的人嗓门都特别大,有几个当地导游听我们说的不是本地话。还想着拉我们去坐黑车住黑旅馆,被我摆手赶开了,东西一上来,肉汁鲜美,皮薄馅大,简直鲜掉眉毛。陆恒川也带了点嫌弃的吃馄饨。

正吃得香呢,忽然听见一阵吵闹的声音,好像有人给打起来了,我最爱看热闹,就从路边摊上伸着脖子看了过去。只见人群里有两个人打的尘土飞扬的,路边摊的摊贩看见我瞧热闹,就笑着说道:“这边抢生意的,三天两头就要打架,不过这一阵子打的更凶了。你说一个个算命的先生,都是文质彬彬的,打什么架呢?”

诶嘿,这么说打架的还是我们同行?我把一个包子塞进了嘴里,看的更是津津有味了,他们抢生意?这边客人少?

这细听之下,算是明白了,原来是一家算命一家拆台,那两个打架的先生分别属于金玉堂和锦绣轩两个算卦门脸,俩门脸是对门子。开始是金玉堂的先生这边刚给一对要结婚的客人测了合婚八字,就说男的命中带劫,是白马命,白马配青牛,注定不到头,千万不能娶属牛的女人。

结果对门锦绣轩的先生立刻就来插嘴,说金玉堂的先生学艺不精,这个姑娘不是青牛,是个花花牛,将来家里势必牛马成群。广置田宅,是个好八字。

我们这一行最重视的就是名声了,谁要是说自己算的不准学艺不精,那是砸饭碗一样的毁灭性打击,再老实的先生都没法忍气吞声。

而这金玉堂的当然就骂锦绣轩的不懂装懂,无理取闹,而锦绣轩的就说金玉堂的胡说八道,贻误姻缘,就为了骗人家多出点破解钱,他就是看不过去。要替天行道,也做个好事,积攒善缘,让那一对情侣来自己这边合婚。

这俩人是越打越热闹,那对小情侣开始还劝。后来还拉架,最后怕沾包倒霉,早都跑了,可那俩先生还是打的难舍难分。

也真新鲜,我们北派都团结一心。还真没有同行之间互相拆台的,之前给杜海棠测字,就看出来她这边的江山不稳,没想到乱成这个地步,这大先生当的。肯定也挺够受的——手底下先生都管不住,位置能做的安稳吗?

显而易见,杜海棠这边局势挺乱,应该一边是跟她有关系的,一边是反对她的那一拨。

正看着看着,忽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大汉,一下就把那两个先生个分开了,分别骂了一个狗血临头,为什么?

因为那俩人确实是白马配青牛,可没有“不到头”那么严重,更没有“广置田产”那么好。就是平平常常,不好不坏,最多婚后小打小闹,给摆个安家镇宅风水阵就确保无虞了,金玉堂的确实就是想多要点钱拆解。可锦绣轩也真是没理搅三分。

这大汉是个有本事的,确实把那俩人给说服了,都摆摆手尴尬的回门脸去了,说来也巧,这个大汉我们认识。正是之前跟着杜海棠的那个黑胡子。

陆恒川低声问道:“要不要跟他打个招呼?”

我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要是问咱们什么时候还镜子,咱们还不得把雷婷婷他们被绑架要挟镜子的的事情给说出来?咱们已经到了这里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这样才能把惊动对方的危险性给降到了最低。

我们低下了头,这会儿街上也熙熙攘攘的来了不少老外旅游团,正好把我们给遮过去了,再抬起头,黑胡子果然没发现我们,已经自己走了。

“那现在咱们也到了西派了,”陆恒川瞅着我:“上哪儿去找雷婷婷他们?”

“你先别着急,”我答道:“镜字是逢金立见,恐怕用点小钱就能知道,咱们在这里等着,两个门脸的名字一个是金,一个是锦,都带着金字,从他们这里,就能找到线索。”

我话刚说完,只见那个锦绣堂的先生打完了架,一脸晦气相的就给过来了,正好坐在了我们旁边。

我跟陆恒川挤了挤眼,就跑到了这个先生旁边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