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下去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那猫行尸就算被我给拆成了两块,却还是能活动,跟上了电池似得,没脑袋的毛身子照样对着我抓,掉地上的猫脑袋,也依旧从地上弹起来对着我就咬!

我后心一凉,果然,这货比特么人的行尸还牛逼。人行尸掉了脑袋也就断了尸气,不能动了,可猫行尸还是这么精神,特么大烟壳子里泡过?

我一脚就把那个猫脑袋给踹碎了,又一脚把无头猫尸踹出去老远,同时心里也明白,简而言之这货就是放哨的,一旦这东西动弹起来,那楼下的店主肯定也能听到。

而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已经踢踢踏踏的往上跑了!

我和陆恒川又不能真的隐形,现在得立马找到唐本初他们究竟在哪儿,不然惊动了他们要是把唐本初他们给要挟起来就麻了爪了。

而这里的猫行尸一个个的都跟疯了似得,弹起来就冲着我们扑——人变成行尸之后,力气都比活着的时候大,因为变成行尸。反而能激发出人的潜能,猫变成行尸也一样,真的猫行动再快,也没有这些猫行尸快。

陆恒川伸手也在我后头挡着,但是他细皮嫩肉的胳膊立刻被猫抓出了几道子血痕,卧槽,这死玩意得了狂犬病可不好弄了,天天跟我在一起,传染上老子就麻烦了,于是我把雷击木从怀里一掏,丢给了陆恒川:“拿着!”

陆恒川接过来,一下就把面前那一排快的看不清楚踪迹的猫打飞了,猫行尸体重很轻,因而虽然又快又凶狠,却非常脆弱,瞬间就被陆恒川给打飞了。

这死鱼眼还算有点人性:“那你呢?”

我还用说,自从在水床那里见识到了鲁班尺的威力,早就想拿来试试了,这里的猫行尸,可正好就成了靶子。这么想着,我一把将鲁班尺从箱子里抽出来,横着一扫,眼瞅着一大片猫行尸悄无声息的。就跟棉花套子一样,断成了两截子!

陆恒川回头一看,登时就给愣住了:“这玩意儿……”

“这玩意儿还真特么好用!”我来了精神,接着面对那些个源源不断的猫行尸就来了个横扫千军。割骨削肉如切豆腐,一大片的猫行尸应声倒地,一股子腥臭气息就弥漫了过来。

而被鲁班尺给接触过了之后,那些猫行尸也动弹不了了。全成了一堆堆的碎屑。

陆恒川看傻了眼。

楼梯上的脚步声是越来越近了,我一寻思,一脚先把那些猫尸碎屑对着楼梯口给踹下去了,果然。楼梯上就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我的猫……哪个天杀的害了我的猫……”

这声音壮烈的,让多少送葬摔罐子的孝子贤孙汗颜,趁着上楼的人被那些猫行尸的渣子牵绊住,我一把就推陆恒川:“藏起来!”

陆恒川一皱眉头:“藏哪儿?”

这一层楼有好几个房间。我随便找了一个没上锁的,就把陆恒川给塞进去了,刚把门合上,只见楼梯口就冒出了一个人头来,果然是金玉堂的那个店主,他是个鸡蛋似得秃头,粘了一脑袋猫毛,正急匆匆的往里走。眼瞅着这一层的猫行尸全都成了渣,这叫一个哭天抢地:“我的猫儿哎……你们死的好惨哎……”

你娘,它们早就死了,还是让你弄死才炼制出来的。这么快就忘了。

而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来人了,是不是?”

一瞬间心像是被人给捏了一下,是雷婷婷的声音。

可是这根雷婷婷平时温柔的跟我喊“千树”的时候不一样,她看上去听上去还是她,可是她的声音完全不像她了,像一块边缘锋利的冰。

那个店主一听这个,顿时也顾不上对他的猫行尸哭丧了,转而死死的盯着雷婷婷:“他们该不会已经把人给找到了吧?”

“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雷婷婷的声音还是听不出什么起伏:“你不是挺有自信吗?”

店主一听这个,踉踉跄跄的就开了一扇门,之后喘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不好,”雷婷婷接着说道:“猫行尸变成了这样,他们很可能就已经到了这里来,下一步,你知道怎么做了?”

店主立刻说道:“那是自然,绝对不能让他把人给救走咯!”

说着。转过身就出去了。

只剩下雷婷婷在这里了,我一手攥住了门把手就要冲出去问雷婷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死鱼眼却拉住我,压低了声音:“你对她,下得去手吗?”

“废话,”我甩开他的手:“男子汉大丈夫……”

我下一句没说出来,就听见雷婷婷在门口说道:“你们出来吧,他走了。”

我心里一提,开门就出去了。

雷婷婷整个人逆着光,全身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种特别悲壮的感觉。

我一下给看愣了,但紧接着就先开了口:“你……”

“你想问我为什么帮那个老头儿对付你是吧?”雷婷婷微笑:“因为我跟他,本来就是一伙的。”

这不可能,雷婷婷之前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那种靠谱。绝对不会是装出来的!

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儿……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陆恒川就已经钻出来了:“咱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算短了,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我们说!”

雷婷婷摇摇头:“没有。”

我看得很清楚,她的手腕上,已经没有跟我一起上蛋糕店去,人家赠给我们的情侣手表了。

心里一阵说不出的难受,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你图什么?”

“没必要告诉你们。”雷婷婷纤细修长的手指头上寒光一闪,是一柄她经常用来抓行尸的小刀子:“真要说图什么,就图你们在七月十五之前,没法把镜子还给西派。”

那这叫没什么可说的了,我转头看向了陆恒川,通过刚才店主叩门的那个声音,我们早就分辨出来了他敲的是哪一扇门——而遇上了突发事件之后第一眼去看的,肯定就是他们藏人的地方。

陆恒川知道我是怎么想的,鲶鱼一样颀长的身材一拐,冲着西边第三扇门就撞了过去,而雷婷婷也真的一点都没有手软,那柄小刀子一扬,冲着陆恒川就划!

我心头一跳,我跟她交过手,知道她的身手,这对她来说。绝对是一点情面也没有留的杀招!

一抬手我就过去扭开了她的手——她的手跟我握过很多次,平时是温暖而柔软的,可是这一顺,我只觉得她的手跟她的刀子一样不留情面。那小刀子一扬,就划在了我手背上。

伤受的多了,我从来都不怕疼,可这种被信任的人隐瞒的感觉,比伤口更疼。

陆恒川知道我肯定挡得住雷婷婷,这会儿已经把门给开开了,但是他开门的这一瞬间,我忽然就看到雷婷婷嘴边像是噙了一丝笑意。

不祥的预感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我回头冲着陆恒川就喊:“死鱼眼,你给我滚出来,里面恐怕有东西!”

可是死鱼眼真特么的跟死了一样,一点声音也没出!

里面是个套……还特么真是个套。

我只觉得一股子火气冲到了头顶,一把就将雷婷婷的手甩开,跑过去看那扇门到底有什么,而雷婷婷蛇一样的缠了过来:“那个地方,你不能去!”

我对女人从来都不会下什么狠手,对雷婷婷就更别提了,可现在我毫不留情的凝气上身,一下就把雷婷婷给震开了,跑到了那个屋子里面一看,一下就给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