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鬼运财 下午7点更新和昨天延迟的补偿加更两更和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子里面是空的,刚刚进去的陆恒川,跟特么魔术里面的大变活人一样,就这么消失了,连跟毛都没剩下。

这一出我认识,是黑先生们常用的五鬼运财,原理跟偷东西差不多,是动用五个阴将,不破人箱笼而取人之财物,名声狼藉,正派先生没人学这个——而五鬼会转瞬之间把东西运到了阴阳路上或者某个养鬼人指定的地方去,你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我转头去看雷婷婷,想从她脸上找到哪怕一点的愧疚或者心虚,可她还是跟刚才一样,安安静静的面无表情——像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李千树,你不要再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去了,不然的话,你会送命。”

我笑起来:“你知道,自打进了圈子,我做的哪件事是不容易送命的?可我照样活到了现在。”

“那是因为你后背上的东西。如果你后背上的东西没有了,你还有现在的本事吗?”雷婷婷第一次对我厉声吼道:“如果有人取走了你背上的东西,你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这是一句废话,”我盯着雷婷婷:“取走了这个东西,我特么立马就死了!”

雷婷婷一听我这话,眼睛里像是有了一丝希望:“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个东西可以取出来,而你也……”

可她这话还没说完,只听楼梯上一阵吱呀作响,那个店主重新又喜滋滋的回来了:“你的法子真是太好了,还真捉住了一个……”

我算是明白了,照着雷婷婷对我的了解,她猜得出来什么法子会误导我,才故意跟那个店主唱了一出双簧,敲门声,就是敲给我们听的,目的就是想用藏在屋里的五鬼术抓住我们——她之前的阻拦也是误导,因为她越动真格的,我们就会对那扇门里藏人越深信不疑。

被摆了一道,被曾经的伙伴摆了一道。

说到了这里,那个店主抬头看着我,目露凶光:“这个,咱们俩一起捉!”

你特么真是母牛爬上树——牛逼上天了。

而雷婷婷刚才想跟我说的那一句话没说完,也就掐住了,转脸一看,她又变成了刚才那个面无表情的模样。

陆恒川说的对,天地可测,人心难测——也许,雷婷婷跟银牙老头儿的情义在我们之前,而且比跟我们深重,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身上的气跟开闸的洪水一样,源源不断,想掐都掐不住。

而这个时候,店主一早就扬起了手,奔着我就抓了过来,这个店主确实是西派的人,西派民风剽悍,动作不跟北派一样圆融。也不跟南派一样婉转,只是硬,粗犷的硬!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吹灰之力都没费,就把他给撂了过去,这个店主应该已经知道我的身手,那一下子用的是全力,可还是被我打的没有还手之力,顿时就给傻了,接着就跟雷婷婷大叫了起来:“快,趁着我牵制住他,你快点,他们来了,就好办了!”

怎么,还会有人来?

而雷婷婷微微一犹豫,也咬住了牙,扬起小刀子就冲着我砸了下来,可我眼尖,看得出来,她用的是刀柄,最多也就是把我给砸晕了,这让我忍不住起了一丝希望,她显然不想让我死,是不是,她真的被某种原因胁迫了,对我们是不得已的?

店主也看出来了,大声就说道:“刀柄捅得死人吗?你是咋个想的?”

雷婷婷大眼一沉:“你知道什么?真要是杀了他,那他后背上的东西贸然出来,谁都镇不住!”

原来,是为了这个理由……

我手一反拨,就把雷婷婷的手给打开了,雷婷婷的大眼睛里映出了我的倒影,而这一瞬,我忽然看见了雷婷婷的记忆!

她在哭……一个人在一个很黑的角落里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下唇都咬出了血来,像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可是她为什么在哭?

我还想多看一点,可雷婷婷“女武神”的外号也不是白来的,一下就把我的手给推开了,这个记忆瞬间就给断了,我没顾得上别的,立刻大声说道:“如果你真的是遇上难处了,你一定要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愿意回来,我什么时候等着你!”

雷婷婷一愣,眼圈真的红了:“你……你到现在,还相信我?”

“你是我门脸里的人,不信你还信谁?”我接着说道:“咱们太清堂里的都是一家人……”

“你个傻逼,被美色蒙了心了吧?”那个店主正这个时候给站了起来。一把就要将我给抓过去:“记吃不记打,都什么时候了,还异想天开?”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像是店主搬的救兵来了,店主一下就给高兴了起来:“我看你还嚣张……”

他话还没说完,我一把拍在了他的鹅蛋脑袋上,他整个人几乎飞了起来,往墙上一撞,顿时不出声了。面条似得趴在了地上。

雷婷婷脸色忽然有点紧张,我闹不清,她为什么紧张,不过一瞬间,我是还没看到那些人是谁,一股子凌厉的杀气就扑面而来,我对这个杀气有点熟悉……银牙老头儿?

这会儿那一行人真的露了头,果然,首当其冲的就是银牙老头儿,身后还跟着不少人。

有银牙老头儿的女儿。还有一大帮目露凶光的人,他们腰上,齐刷刷的全带着三眼疤的烟袋锅子。

这是要秋后算账啊。

银牙老头儿看见我,嘴边含了一丝冷笑:“李千树,就算我们黑先生之中有叛徒,上次让你给跑了,可你这次还是钻到了我的圈套里面来,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知道了,上次在三鬼门里。确实有人帮了我一把,而我和陆恒川身上的“匿”,也让银牙老头儿给察觉了,他以为还是上次帮我的那个人做的:“我迟早查出来,那个人到底是谁,让他给你陪葬。”

而银牙老头儿的女儿为了之前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的,一双眼睛看着我,像是要用视线在我身上剜下来几块肉一样,咬牙说道:“爸爸。这次我要亲自杀了他!”

银牙老头儿还没来得及开口,我眼珠子一转,就大声说道:“哎呀,这不是岳父大人跟我未婚媳妇吗?怎么,来看女婿了?”

我跟老头儿女儿的绯闻,不出意外的话在黑先生里面早就传开了。

果然,这话一出口,那些黑先生脸上都露出了几分暧昧的神色,看向了老头儿女儿。

老头儿女儿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就给涨红了:“你这个臭流氓……还敢胡说八道!”

而雷婷婷也有点难以置信的盯着我。显然不知道我这话是从何说起。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有人看见了,”我接着说道:“就在上次例会的三鬼门里,还有人夸你奔放,你可别说你忘了。”

老头儿女儿脸色一沉,像是气不过了,又仗着自己身边带了这么多人有恃无恐,二话不出扬起了手边一把椅子就冲着我砸过来了,在我躲闪椅子的同时,她趁这个机会就过来找我的空门,打算拾掇我。

银牙老头儿知道自己的女儿几斤几两,脸色一变,立刻就喝她让她别轻举妄动,可已经来不及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出,老头儿的女儿性子很急躁,是个好的突破口。

于是我假装躲闪不及,先结结实实的挨了她在肋下给我来的一下,老头女儿大喜,还以为这次真能占到便宜。可我转而趁着她的力道收不回来,一把就抓住了她修长的脖子,摁在了自己身前:“你看,大不了你们做初一,我做十五嘛,咱们手里都有人质,是一拍两瞪眼呢,还是化干戈为玉帛,换一个平安呢?”

“李千树,你……”老头儿的女儿气的把牙齿咬的格格响。芍药的香气更凛冽了:“我杀了你!”

我手一扣,卡住了老头儿女儿的咽喉,让她说不出话来,老头儿女儿吃痛就皱了眉头,银牙老头儿一脸“我他妈的就知道”的晦气相,狠狠的跺了跺脚:“就不该带着你来!”

老头儿女儿又是屈辱又是不甘心,大眼睛里滚滚的含了眼泪,却死命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这让人心里一疼,我想起来当时在三鬼门里亲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表情。

但我转而把这个心疼往下一压,还是对银牙老头儿露出个笑:“千金难买早知道嘛,您的千金是,您也是。”

“你他妈的少在这里给我抖机灵!”银牙老头儿喘了一口气,死死的盯着我:“李千树,你一定会后悔的!”

“那就到时候再说了,不过嘛,”我手头上的劲头更大了几分:“现在我想问问您,您觉得我那几个傻伙计值钱,还是您闺女值钱?”

银牙老头儿鼻孔歆动,一口牙咬的格格响,半晌才说道:“李千树,你是聪明人,咱们没必要这么僵持,有话可以好好说,你也知道,但凡动了我女儿,我绝对不会让你活着走出这个门。”

“有话好好说这句我同意,可咱们从哪儿开始说起呢?”我侧过头:“从你想要我后心的三脚鸟,误杀了我朋友姚远,还是后来逼我就犯,弄死了我朋友李富济,要不就是你让雷婷婷跟我们太清堂的反目成仇,搞得我现在就剩下孤家寡人了?”

银牙老头儿事事理亏,显然是想发飙,他手下的有乐意溜须拍马的,当时就说道:“谁让你身上有三脚鸟呢?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不知道?”

这话说的真有道理,就因为这个倒霉玩意儿在我身上,我就活该被你们宰割?特么简直可笑!天下之下皆你妈,都得惯着你?

但是转念一想。这时间可差不离了,要是再拖延下去,跟杜海棠约定的期限到了,吃亏的还是我自己,我一寻思,就说道:“我也没心情跟你们磨叽这么多了,我就倒数十个数,是玉碎还是瓦全,看你们的,十!”

我这话一出口,手劲儿自然也就大了,老头儿女儿痛的一个激灵,而老头儿额头上也出了汗,我就继续倒数,等我倒数到了三的时候,老头像是坐不住了:“你不是正派文先生,不杀人吗?我看你下不吓得去这个手!”

“我特么是不杀人,可原则是给活人定的,不是给死人定的,你不是说我出不去这个门吗?那也好,咱们就看看,狍子肉炖大鹅,看谁?的过谁!”话是说得轻松,可我脑门也有点出汗,特么这个死老头子要是为了三脚鸟不要女儿,死鱼眼他们可就捞不出来了……

于是我就继续倒数,终于到了“一”的时候,我见老头儿还是犹豫,索性心一横,手就对着老头儿女儿给深了下去,老头儿女儿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盯着我,特别像是被猎杀之前的小鹿。

而就在我的手真的要扼住她修长脖颈的时候,老头儿豁然说道:“你赢了,松开她,我把人还给你!”

草泥马,幸亏是老头儿?不过我,不然我真的说不好我能不能下得去这个手!

“可是……”他旁边几个黑先生有点不服:“这会不会也太……”

老头儿没搭理那几个黑先生,一转头看向了我,拍了拍手。

我看得很清楚,墙角上猛地出现了五道灰蒙蒙的身影。透过那灰蒙蒙的身影,也能看出陆恒川他们一帮人,正在那身影后头。

老头儿含笑看着我:“他们现在就在这里,你松开我女儿,就能得到你那些个伙计了,为表诚意,我先松手。”

说着,一拍手,就让那几个身影靠近了我,表面上是想着同时放人,可我看得出来,银牙老头儿只要等我松开了他女儿,恐怕立刻就会让五鬼把陆恒川他们给重新弄走,——他看准了我就算把他们争回来,也没法带着他们在这里全身而退。

可惜他打错了算盘,这五鬼运财,老子也会用。

而且,五鬼运财跟“匿”一样,谁实力牛逼,谁就能把对方给虐了,银牙老头儿是我手下败将,几斤几两我知道。

于是我装出了一副很惊喜的样子,连声夸老头子磊落,手一抬,就把老头儿女儿给松开了,老头儿女儿重获自由之后,带着满脸的恨意,第一件事就是想对着我反扑,可早被老头给怒喝了一声:“给我过来,你还嫌给我丢人丢的不够?”

老头儿女儿一咬牙,只得回过头上老头儿那边退,而银牙老头儿一只手已经暗暗的在衣服底下动了起来——很明显是想着控制五鬼重新把陆恒川他们给抓回去!

我早看出来了,一把就拍在了地上:“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中央生财来!”

我这口诀一念,五道比老头儿五阴将厉害的多的阴影拔地而起,奔着老头儿的五阴将就给压了下去!

老头儿的五阴将可能也算是不错,但是比起我拉出来的五阴将,可还差的很远,直接被我的五阴将给碾压了!

老头儿猝不及防,一下愣住了:“你……你怎么可能会我们黑先生的东西……”

“我会的多了去了!”我抬头冲他一笑:“老头子,不好意思,这次我就先走了,余生还长,咱们后会有期。”

说着,我催动了五阴将,就要走,可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眼前又出现了五阴将——这次的五阴将,竟然能跟我的五阴将势均力敌,跟老头儿的五阴将一起,就要跟我的五阴将争抢陆恒川他们!

我一下给愣了,这是谁的本事……竟然这么高?

“哈哈哈……”老头儿忽然大笑了起来:“李千树,你到底还是嫩了点,靠着我们黑先生之中的叛徒学了点本事,就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我就让你开开眼!”

我心里很清楚,银牙老头儿的本事绝对使唤不动这种五阴将,他肯定是带来了帮手……可他身边的这些歌黑先生看上去全都本事平平,到底是谁能这么厉害……

而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忽然一阵破风声就奔着我面门打了过来。我下意识一偏头就给躲过去了,而身后的雷婷婷控制不住就大叫了一声:“小心!”

果然……雷婷婷不希望我死。

“小心,你让谁小心?”银牙老头儿阴鹜的眼睛看向了雷婷婷:“你还惦记着李千树?”

雷婷婷咬紧了牙,没有吭声,而银牙老头儿的女儿立刻说道:“你还不知道吗?你的心上人就是个变态,流氓,色坯子,你是不是瞎了眼,才看中这么个人?”

特么你们这帮人简直就欠让寡妇给骂一顿,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又一道破风声从我耳后又给过来了,我后背顿时就给凉了,这次的力道,比特么第一个还快,我再慢上一分,就特么躲不过去了!

银牙老头儿哪儿来这么牛逼的帮手?

“李千树,你听我的,快点走!”雷婷婷根本顾不上银牙老头儿和银牙老头儿的女儿,大声跟我说道:“这个人,你打不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