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还镜子/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愣,也听到了一个“泗拉泗拉”,像是纸张被撕扯的声音,转头就看见一只手从纸轿子底下抠了上来,指甲老长!

我回头从纸轿子上捅了个窟窿一看,果然小个子的和银牙老头儿的也追上来了。

小个子估计是恼羞成怒了,他的五阴将跑的这叫一个丧心病狂。

小熊姑娘吓的浑身瑟瑟发抖,看着快破的轿子更是一脸绝望,我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让她别看别害怕,挥起了鲁班尺就把那只抠底子的手给砍下去了。

鲁班尺银光一溅,那玩意儿瞬间就消失了踪影。

小熊姑娘似乎被我的手给温暖到了,脸一红。真的就不说话了。

催着五阴将赶紧往前边走,果然,那个小个子受了伤,到底还是比不上我。我的五阴将跑得比他们更快,就在快被追上的时候加了速,把后面的声音远远的抛下了。

别说,这《魁道》上的东西,是真特么靠谱!可惜啊,对黑先生来说,这是失传的节奏——银牙老头儿显然知道那金箔是被我给弄走的,但是他拿来要挟我的竟然是无棱八卦镜。就说明鲁班尺和《魁道》的位置对他来说,还不如那镜子重要呢!

有眼不识金镶玉。

而西派丢镜子的原因也弄清楚了,“不破箱门而取人财物”,就是因为银牙老头儿用了五鬼运财,一般先生连这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更别说知道这是黑先生专属的法门了。

这个时候,五阴将已经带着我们到了西派的“上头”,我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让他们停了下来,这一下,我们可以算的上是“从天而降”,我先落了地,接着,陆恒川他们也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

“哎呦……”先是王德光反应了过来,揉了揉眼睛望着周围:“这是什么地方?”

接着,唐本初和阿琐也清醒了过来,迷迷瞪瞪的望着我,都跟不认识我似得,陆恒川就更厉害了,连醒都没醒。

我还想起来了。小姑娘说唐本初他们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蹲下身来把唐本初的脑袋拉过来检查了一下,果然在他耳朵里看见了一个银色的细线——跟下马庄的那个老头子一样,是被人下了蜘蛛丝。这蜘蛛丝带毒性,进了人耳朵就会让人糊涂发蒙,不过唐本初竟然还能记得我,也真是挺了不起。

给他们把蜘蛛丝给清理干净了。他们就一个个精神起来了,围着我七嘴八舌就开始问各种问题,我也来不及解释,就说现在有急事。办完了再说,唐本初忽然拉住我:“师父,坏了,婷婷姐怎么没来?她上哪儿去了?”

我吸了一口气:“请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请假?可是婷婷姐从来不请假啊……”

我假装没听见,再一看就只有陆恒川还是睡不醒,我拉起了陆恒川的手表一看,马上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索性把陆恒川背在了身上就往里走:“你们几个跟在我后头,可千万不要走散了。”

小熊姑娘一听这个,赶忙也追了上来:“我带着你们去!”

“那就多谢帮忙了。”

我们是直接穿墙到了这里的院子里,这个院子还挺大,没人领着,也真不知道该怎么走,好在小熊姑娘估摸跟着她老爹上这里来过不少次,弯弯绕绕的过了几条小路之后。指着树影婆娑后头的一个白色建筑物就说道:“我爸爸平时就上这里来。”

这个白色建筑物灯火通明,我背着陆恒川就要往里面跑,只要见到了杜海棠,还了镜子。这事儿可算是办完了,真特么是我跑的最长最费劲的买卖了。

结果刚要进门,不知道哪里就出来了几个人,瞅着我们就发了难:“你们是谁?好大的胆子,干闯到这里来!”

“我是来找杜大先生的,麻烦帮我传达一下,是急事,”我立刻说道:“你们杜大先生认识我。我是北派的二先生李千树。”

“李千树?”那两个对了对眼睛:“不认识!你当你是什么东西,敢半夜来惊扰我们杜大先生?还有……你是怎么进的门,该不会是从哪里闯进来的吧?”

阿琐虽然完全对现在的情况一头雾水,但是她最不乐意有人为难我,立刻说道:“你们堂堂一个什么西派,随随便便都能闯进来,又是什么东西?”

“你们,你们还真是闯进来的……还这么嚣张……”那两个人见我们人多,转头就去喊人:“快来人啊,来了外人了,有人要对杜大先生不利!”

卧槽,你们特么听得懂人话吗?

我低头看了陆恒川垂在了我面前的手表。没有几分钟了,再磨蹭下去,杜海棠就真的等不到我了,于是我心一横。将陆恒川丢给了唐本初,直接把那两个人给扫倒了:“先闯进去!”

结果这么一闯,正卡件不少人乌央乌央的从里面给涌出来,正好目睹了我“行凶”,立刻大声说道:’这可了不得了,欺负到咱们头上了!’

说着,奔着我们就围了过来。

小熊姑娘见状连忙冲到前头去喊了几声叔伯,自报了一下家门,说愿意拿着自己家的门脸担保我真的不是坏人,那些西派的一向又聋又瞎,啥话也听不进去,啥情况也看不到。非说小熊姑娘是被我们给骗了,还要把小熊姑娘给拉过去保护起来。

你娘,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了,估摸着南派先生们正跟西派老封建等着给杜海棠逼宫。看来也只能是硬闯过去了,为了不伤人,我只好放下了鲁班尺,把雷击木给拿了出来:“我本来不想跟你们伤和气,这也都是你们自找的……”

说着凝气上手,一雷击木下去,就扫倒了一片,剩下没被扫倒的更是如临大敌。立刻慌慌张张的说道:“肯定是他们请来的硬手,咱们得保护大先生……”

“他们”?是什么意思?我一下明白了,这些人是杜海棠的死忠,肯定以为我是反对杜海棠的那帮人请过来威胁杜海棠的呢!

你们再这么拦着。杜海棠可真要倒霉了,到时候也是你们连累的……

“停手!”忽然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给响了起来:“你们的狗眼都瞎了,这是来帮杜大先生的!”

那些挡着我的人一听,立刻都愣了。只见一个人把他们分开就出来了,是黑胡子啊!

黑胡子盯着我,还是喜怒不形于色,但是眼神看上去很急迫:“大先生托付给你的事情。你办完了吗?”

我忙点了点头:“不辱使命,办完了,要不哪里有脸来。”

距离约定的时间,眼看就到了。

“那你快点跟我过来!”黑胡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把我领了进去:“都等着你呢!”

我连忙跟了上去,穿过了一个挺大的回廊,这里里面外面都是白色的,墙上还描绘着很多星图,黑胡子带着我到了一个会客厅,开了门:“来了。”

我越过黑胡子的肩膀一看,果然,杜海棠正坐在了主位上,左边一排南派的老头子,右边是几个气势汹汹的陌生人——估摸就是想把杜海棠给拉下马的那几个西派老封建。

杜海棠沉静的看着我,似乎早就料到了我肯定回来:“李二先生,辛苦了。”

那几个南派老头子和西派老封建则吃惊的盯着我,似乎完全不相信我真能赶过来,低声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而一个西派老封建又来了个垂死挣扎,站起来就说道:“你真的把无棱八卦镜给找回来了?那你拿出来!”

废话,不拿出来还带回去回家过年啊,我伸手就从箱子里面想把那把镜子给拿出来,结果这么一淘,却掏了个空,冷汗一下就从我后心给渗出来了,卧槽,镜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