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取饭碗/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本初一愣:“师父,你不是说婷婷姐自己请假了吗?这话啥意思,怎么又问起我们来了?”

我让他先回答我的问题,那天雷婷婷不是嘴上说带着他们来找我吗?当时雷婷婷有没有见过什么人,或者说过什么话?

唐本初莫名其妙,就开始讲了起来,说那天他们在客栈里一醒过来,想上南派“上头”去找我们三个,几个南派的老徐就跟他们说我们已经先去找东西了,但是看样子很快就回来,为了避免走岔路,建议他们在原地等着我们。还要请他们上南派里面来。

唐本初对我一直很迷信,觉得我说什么都是对的,就跟王德光雷婷婷他们商量,说反正师父和陆先生都是厉害角色。他们去不去也不吃紧,别万一遇上点啥麻烦事儿,再给师父拖了后腿,等着就等着吧,真要是走岔了可更麻烦了。

王德光也点头称是,觉着这会儿可能也用不上他们,就雷婷婷打那天开始,一直都像是不舒服的样子。精神涣散的,一直看着外边。

唐本初他们问她怎么了,她只说是头疼脑热的小毛病,休息一下就好了,他们关心了一下,就也没来得及去细问——因为客栈里的服务员对阿琐这个少数民族的打扮很感兴趣,搭讪了几句,阿琐一言不合就放蛊虫把人家给咬了,唐本初和王德光解决事儿去了。

等这事儿解决完了没多长时间,雷婷婷忽然就说千树来信儿了,让他们大家一起去汇合,像是遇到难事儿了。

一听我这需要帮助,他们当然打点行装就往这里赶,就进了那个金玉堂,之后雷婷婷带他们吃了个饭,剩下的事情就想不起来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王德光眼珠子转了转,先把磨牙棒塞在了嘴里,接着就把我给拉到了角落里去了:“老板,雷婷婷这次,可能是有了外心了。”

这话一般来说是戴绿帽子的丈夫听的。所以进了我耳朵里,莫名其妙就让人特别不舒服:“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王德光低声说道:“唐本初还年轻,又光顾着跟那个小阿琐玩儿,注意的东西可不是很多。我可留意了,雷婷婷背着我们,跟外人偷摸见过面,就是打见面了之后。才带着我们去找你的,我一开始就有点疑心那个外人是谁,如果真的是为了老板的事情来的,那干啥不光明磊落的跟我们一起见面?还只见她?现在一想……估摸着就是对头的人。”

难道雷婷婷真的一开始接近我就是有目的的?可两次接近都算的上是纯属偶然。而我看人的眼光错不了,她对太清堂,绝对是真心的。

“也许,她欠对方什么事情。不得已才这样跟咱们反目吧?”王德光自顾自的说道:“总觉得这件事情上,她虽然有外心,却是违心的,因为她如果真存了坏心。干啥那几天是那么个精神状态?”

跟我想的一样,雷婷婷八成是欠了银牙老头儿什么——是人情,还是什么东西的债,现在迫不得已要还。

“你也别想太多了,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陆先生的事情,您也知道,他的眼睛,可就这么三天时间。”王德光像是下定了决心:“不论如何,咱们得想法子,让陆先生的饭碗尽快回来。实在不行……”

我明白王德光的意思,他也跟我一样。为了陆恒川的事情,做什么都可以——包括为了他,损害自己的功德。

“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得找好了积德方法,”我立刻说道:“谁的功德都不是大风吹来的。”

这会儿黑胡子敲门,我开了门,只见他推了一小车吃的东西,香气扑鼻。仔细一看,琳琅满目的是西派这边特产的美食。

手把羊肉,羊肉泡饼,牛肉面,酱牛筋,一股子香气扑鼻。

“吃饱了好办事,”我跟他们招招手:“先吃。”

“哎呀,忘了拿喝的了……”黑胡子忙说道:“你们在这等着,咱们喝一点!”

“我们不太喝酒!”我赶忙说道:“这就足够了。”

“那不行,”黑胡子立刻说道:“我马上回来,你们先吃。”

这些本地美食确实不错,入口即化。香酥浓郁,叫平时我可能又得吃到扶墙消食,可我却难得的没有食欲——要是死鱼眼现在没事,他会不会挑三拣四。嫌羊肉膻气,牛肉嚼不动?

这王八蛋虽然时常会坑我一把,但是更多时候,他给我打辅助,收拾烂摊子,还特么替我赔偿了那个被鲁班尺给划破了的水床。

更重要的是,他特么还欠我十五万没还,可不能让他以没了饭碗没借口,赖账不还。

我一定得把这个死玩意儿的饭碗给抢回来。

“李千树。”

这个时候,忽然死鱼眼那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哪个宾馆,你怎么不开灯?”

我的心抽的一下就给疼了起来,丢下碗转过身。只见死鱼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给坐起来了,浑然不觉的在擦自己眼睛里流出来的血,两只死鱼眼真的成了死鱼眼——通红通红的,像是刚宰的鱼一样。凝滞的望着前面。

我心里暗暗发誓,只要他好起来,我特么这辈子不管他叫死鱼眼了!我再也不乌鸦嘴了!

“李千树?”陆恒川皱起眉头,把脸对向了我的方向:“你别装不在,我听见你吧唧嘴了。”

连我吧唧嘴,你都听得出来?

清了清嗓子,我想告诉他真相,可是话到嘴边。变成了:“我……我怕费电。”

王德光和唐本初都看向了我,阿琐也醒了,而小熊姑娘知道着一切,出于对死鱼眼的同情。眼圈红了。

“你是真傻比还是穷疯了?”陆恒川脸上又摆出了那副最常见的轻蔑表情:“宾馆的水电费不单交,都包含在房费里面了,赶紧把灯开开,摸黑太不舒服了——你又吃羊肉?开灯给我通风!”

我鼻子一阵发酸。这是我在济爷离开我之后,第一次有想哭的感觉,我立刻说道:“那什么,我。我这就吃完了……要不你也吃点?”

“摸黑没法吃。”陆恒川有点着急了:“镜子的事情怎么样了?王德光他们救出来没有?你是办完了?听你这个口气,这么悠哉。”

“办完了办完了,”我刚要想怎么把话说出口,黑胡子已经推开门进来了,看着陆恒川坐起来,立刻说道:“你醒了?你放心,虽然你的饭碗没了,但是你不要害怕,我们大先生一定会想法子的!”

我的心一下就给提起来了——这事儿就这么说出来了?

而陆恒川一听,先是一愣,随即也没有怎么样,反而很冷淡的说道:“原来是老天爷收饭碗了……李千树你是不是傻,怎么不早说。”

我张了嘴,却没能说出什么来。

陆恒川则自己摸索着周围的东西站起来了,若无其事就往一边走,我赶忙站起来:“你上哪儿,我扶着你!”

“不用,我不能让人扶一辈子,”陆恒川淡淡的说道:“早晚要习惯。”

我想说我会给他找大功德,可是能不能找到,我并没有十成十的把握。

一千个人的人命,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怕的是,陆恒川先有了希望,再失望……

不能,我也咬了牙,我不能让他失望!

“死……陆恒川!”我大声说道:“你凑合三天,最多只凑合三天就行!三天之内,我一定帮你把饭碗给取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