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进深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陆恒川应了一声:“祝你成功。”

这傻逼淡定的跟说别人的事情一样。我知道,他是不想着让我发慌什么的,可他是不是真缺心眼儿,特么那是眼睛啊!眼睛啊!

不过再怎么说,他醒过来就好,这个功德的事情,我来帮他做。

这会儿黑胡子凑过来,挺遗憾的低声说道:“我们家大先生已经去观天象了。如果找不到的话,就算召集整个西派,也一定帮你找到。”

整个西派,那杜海棠给我的面子,可也真够大的。

这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好,但愿死鱼眼命大,不要真成了个死鱼眼吧。

第二天一大早,杜海棠就把我给叫过去了。

杜海棠的办公室很大,又大又空旷,杜海棠这个情况,肯定得压人一头才能坐得稳,排场确实得讲。

杜海棠抬起眼看我来了。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到她身边去,我既然算是个晚辈,自然就过去了:“杜先生对我朋友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杜海棠点了点头,回身指着墙上的星象图,就说道:“这个地方凶星乍现,应该是残害了不少的人命。你过去看看,一定会有收获的,但是你得注意,五鬼行廉贞星,主血光之灾,这事儿一定很难办,不过能做成了的话,这绝对是个大功德,足够让你朋友救一千个人命以上。”

我对占星术不算很熟悉,但是也勉强看的出来,这个星象,主妖异。

难道跟下马庄的阴蛟似得,出了个危害人民的大妖怪?那可真是太好了,妖怪又没有前生来世的因果,既然是凶星的预兆,应该就不用有什么因果顾虑了。没准还是老天爷看不过去,借着我们的手替天行道呢!这事儿成了,陆恒川的眼睛也就回来了。

我弄清楚了地方在哪里,就答应了下来。

再一细看。这个地方,竟然属于南派的管辖,这倒是也奇怪了,怎么南派“上头”。连出了这种大事儿都没人吱一声?光想着恢复自由了,连这种替天行道的本职工作都不管了?

这特么的不是本末倒置吗?等回去一定要好好把南派这帮老东西给治理清楚了。

我跟杜海棠道了谢,时间紧迫,这就要走。杜海棠却说道:“这件事情上,如果遇上死人吃糖,鲤鱼抽烟,石头过门槛几样。就是大凶,你到时候,一定要抽身而退,这就说明。那个东西的能耐不能为了你朋友的事情,把你们自己的命也给搭上。”

死人怎么吃糖?鲤鱼怎么抽烟?我一下给蒙圈了,但是一想也就明白了,杜海棠估摸从天象之中给看到了什么,但肯定不能跟陆恒川一样,明明白白的的跟我泄露天机,所以她一定是把信息给藏在了这些话里,当成隐喻给我提个醒。

我就答应了下来:“记住了。”

杜海棠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李二先生,你碰头的这个事情紧急,我不耽误你,但是请你处理完了之后。务必再上我这里来一次,还有其他的事情,想跟你商量。”

我一愣,还有什么事情?再一想。有可能就是跟北派合作的事情,确实,这比起死鱼眼的事情不算着急,我就满口答应了下来:“那就三天后见。”

跟小熊姑娘和西派的人告了别,小熊姑娘还挺依依不舍的,让我们一定要尽快回来,注意安全什么的,阿琐看着小熊姑娘不能跟我们在一起,倒是有点暗爽,手指头和小嘴一动,还想着耍什么花招,就被唐本初给发现了。立刻拉着她,厉声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见谁给谁下蛊?她是我朋友!”

阿琐被唐本初给拆穿了心事,脸一红,甩手说道:“要你管么子。”

唐本初无奈的叹了口气。揣了新下来的驾驶证开了车,一边走一边问:“师父,这次咱们要给陆先生做个什么事儿?”

我就把事情给解释了一遍。

“凶星都显现了啊?”唐本初很好奇:“那得是个多厉害的角色,能吞了一千多条人命?这样它没功德。能落什么好结果。”

“你就是傻,”我说道:“天地之间虽然有规则,可是作弊钻空子的更多,阴面先生害伤天害理呢,可功德是不是比咱们积攒的都多?”

“那倒是……”唐本初当初目睹了放债鬼,有点心有余悸,王德光则说道:“这种就等于占小便宜吃大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好比咱们这次要去的这个地方,估摸着之前干的缺德事没被雷劈,咱们一去了,就把它的修行给断了。”

唐本初来了兴趣,缠着王德光问妖怪都是怎么修行的。

王德光就给他解释。妖物的修行有两种,一种是积德行善的阳修,靠着积攒功德提升自己,这种能成仙。还有一种是损害人命的阴修,好比传说之中的狐狸精借用阴阳交合吃书生的精气,把人活活吃死的那种,这种就能成妖。

我们这次要去搞定的。不就是个妖嘛!

而一路走,我一路留心身后,这次跟黑先生们结下了这样的梁子,必定会引火烧身。新仇旧恨,加上我身上有三脚鸟,估摸着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的重新为难我们,无论如何都得小心。

王德光注意到了我的表情。还以为我担心雷婷婷:“老板,我总觉得,雷婷婷以后还会回来的,你就放心吧。”

我点了点头,这也只能顺其自然了,同时我偷眼看了一下安静如鸡的死鱼眼——他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什么,一路都没开口。

“不对啊……”开出了一段距离,眼看着到了那个地方的时候,唐本初忽然说道:“我看着这个地方,有点熟悉……”

“肯定熟悉,”王德光立刻大声说道:“咱们来过这里!”

而我早看出来了,这个地方,正是先前黑胡子开车带着我们,经历了阴兵过道的那个地方。

没错……这里确实总是会死人,才会有这么多的阴兵!

而阴兵过道也确实会带来灾难……卧槽,今天不正是七月十五吗?

“原来咱们是要上龙飞虎跳峡,还是中元节上,”王德光的秃脑门子上瞬间就沁出了一层油汗:“这个功德,确实不好赚啊。”

“中元节?”阿琐一愣,赶紧掐算了掐算:“鬼节是莫?千树哥哥,咱们晚一天再进成不成?”

“那不行,死鱼眼这事儿耽误不得,”我咽了一下口水:“中元节也没什么,作乱的东西多行不义必自毙,未必就比咱们强。”

“可说了半天,作乱的东西到底是啥呢?”唐本初说的:“就是这些阴兵?”

不是阴兵……是害死了这些阴兵的元凶。

很快,车子开进了山里那个杜海棠给出的村子,一上山路,周围这叫一个陡峭,还没有护栏,稍微一松懈,这车就得翻一个万劫不复。

本来这个地方也是车祸多发地点,王德光的老脸都吓白了,直盯着车床下的万丈深渊,死死抓住安全带不松手。

随着对村子越来越近的距离,我们听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声音,像是敲锣打鼓的在欢庆什么,而且空气里飘着一种蒸肉蒸米粉,还有米酒的味道。

“是不是谁家结婚了?”唐本初皱起了鼻子:“真香!”

“你傻啊,谁家七月十五成婚莫!”阿琐说道:“必定是谁家死人了。”

“可死人搞得这么喜庆……”唐本初摸了摸后脑勺:“也有点不对劲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