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死人祭/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一杆旗杆……我除了看学校门口立旗杆,一些特殊地方立旗杆之外,还真没在别处看见立旗杆的。

而且人家那旗杆有用处,是挂旗子的,这个旗杆是个秃的,毛都没挂一根就这么秃着,难道是要模仿定海神针?

不对,我脑子一动就猜出来了。该不会这个旗子是用来……

“老板,你说的还真没错!”王德光指着这个山神庙就说道:“这里肯定就是青龙出水局的风水眼!为什么自从建造牌坊的那个大官之后,这里就再也没出什么新的人才,就是因为风水气,全聚在了这里,被这里的东西给占了,没法滋养其他的人了。”

“那,那这里的山神还真是妖怪啊?”唐本初大吃一惊:“可什么妖怪这么牛逼,能上山神庙里来捣乱?”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走,”我摆了摆手:“趁着这会儿没人,咱们过去看看。”

山神庙跟龙门石窟一样。是卡在山里的,没有后门,只有前门能进,这周围也没什么人,我背着陆恒川一马当先就钻进去了,他们几个自然也紧随其后。

这个山神庙修的还算是挺壮丽的,显然这里的居民没少花钱,殿堂很高。扑面一股字香火味儿,只是说不出哪里有点怪——跟我干爹所住的城隍庙不一样,城隍庙你一进去就有着一种被压迫的感觉,仿佛干爹他们都在低头望着你,气势压人,有点让人抬不起头来。

而这个山神庙不一样,只让人觉得阴森森的,特别诡异,而且……我闻出来了,有一股子葬气味儿,这里有过死人!

奇怪,山神庙又特么不是太平间,怎么会有死人呢?

在一抬头,迎面还真有个神像,气势凌人,愣一看能吓哭小孩儿。

而且说是山神——我还真没看过这种造型的山神。倒觉得更像是李逵。

这个塑像漆黑漆黑的,露出一嘴的獠牙,身量又高又大,比一个活人可能大一倍。活脱脱是个巨人,这个神像腰里围着虎皮裙,手上握着大板斧,像是随时能跳起来给你一下。

照着我平时的记忆。这山神一般来说跟土地公公的造型差不离,应该是个老爷子,只是服装没有土地公公戴八角帽穿员外袍那么富贵悠闲,面貌也没有土地公公那么慈祥。一般是长须及胸,头戴荆棘冠,手里拿着能敲山震虎的神鞭,一看就很威严的那种——毕竟山里有各种豺狼虎豹。魑魅魍魉,不凶一点镇不住。

可塑成了这个模样,也真特么有点匪夷所思,难道李逵改行做山神了?

要是专门做神像的姜师傅知道了。不知道会咋说。

“师父,你看,那个传说一定是真的!”唐本初忙指着神像的腿说道:“真有伤!”

果然,神像的腿上,确实有被缝补过的痕迹,手艺可能也不太行,颜色和腻子都很粗糙,非常明显之前是断过。

传说里。说这神像能流血……

一般来说,这里正正规规是个庙宇,里面的塑像就算是不伦不类一点,也归这个神所有。绝不可能说神嫌弃神像丑就拱手让人这个道理,上面写的是“山神庙”,那这里出啥事儿都是山神自己负责,他不可能给谁机会让人家做了坏事就赖在了他头上。

“师父。你说咱们是不是想错了方向呢?”唐本初问道:“这个山神要是害人也就算了,可是这个村子风调雨顺的,特没出过任何怪事,是不是灾祸是从别处起来的?咱们冤枉了山神爷可就不好了……”

不能够,既然风水眼在这里,这里就肯定有问题,外面的秃旗杆可也证明了这一点,只是我自己确实也没弄明白,那个怪东西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山神也驱邪,一般东西进不来,除非没人供奉,山神不高兴了抛弃了这个庙。可听上去这里的香火根本没断过,那怪东西就更不可能反客为主,自己当上了山神爷了。

正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一阵吵闹。听着像是那些个村民来了,我赶忙摆摆手,让一行人全藏在了山神塑像后头。

我仔细一看,倒是有点意外。是刚才祝寿喝酒的那些个村民,把老头儿的尸体给抬过来了。

这也奇了怪了,死人你不回家给装裹停灵,搬到了山神庙里来干什么?

而那些村民脸色凝重,都跪下给山神雕像磕了头:“山神爷在上,这一次的祭送来了。”

祭?什么祭?

接着,那些村民叩拜了一番之后,就把刚死的老头儿给抬到了供桌上!

卧槽,这是闹什么幺蛾子,我是听说过三牲六畜,甚至全猪全羊来做祭祀的,可那都是动物尸体。咋这次上了人的尸体了?

接着,那些个村民围着老头儿的尸体绕了三圈,默不作声的就跪在了两侧,跟守灵差不多。

老头儿已经穿上了一身的寿衣。跟个粽子似得躺在了供桌上,真是咋瞅咋诡异。

我说村子里死人不让有外人在场呢,难怪这些人不让外人看葬礼,这种葬礼。还特么真是够新鲜的!

接着,就有一个主持葬礼的“理事”——一个中年男人站出来,曼声就开始吟诵了起祭词来,大意就是这个老头儿是村里人的心意。让山神笑纳,希望山神以后也能继续保佑大家,风调雨顺,出入平安什么的。

王德光跟唐本初也是互相大眼瞪小眼。都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这是啥意思。

而这个时候,前面跪拜着的村民们也都露出了很不解的模样,问那个“理事”:“今天是怎么回事,山神怎么还不来受祭?”

卧槽,这又是什么意思?更匪夷所思了,难道这个“李逵”还得从上头下来把这个老头儿给嚼吧了?

那个“理事”的脸色,则一下就给变了,厉声问道:“今天村里,是不是来外人了?”

“来是来了,”那些村民忙说道:“可我们已经把他们给赶走了!”

“对,他们的车都走远了,我们都看见了。”

“胡说,肯定是你们被人给蒙了,外人现在还在咱们这里……”“理事”一跺脚:“现在外人冲撞了山神用祭,山神不高兴了!”

“那,那怎么办?”那些村民一听这个,脸都给吓白脸:“那我们……”

“要是不想山神发怒,把村子给夷为平地,你们就赶紧把那些人给找到了,送到山神前面当祭品!”“理事”怒气冲冲的说道:“一顿饭的时间就得找回来,找不回来的话,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村民们无疑像是经了一遭晴天霹雳,吓得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跑:“这可坏了……找,快找!一个不漏,全给找到,不然的话……”

有的村民鞋子都给跑掉了。

而那个“理事”自己叹了口气,也出了山神庙,急急忙忙的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们也就从山神的塑像后面出来了,唐本初一脸莫名其妙:“这……这叫啥?听说过山葬,天葬,水葬,可真没听说过神葬……”

“而且他们刚才在等么子莫?”阿琐也挤了过来,反而好奇的脸颊绯红,兴冲冲的:“等着山神怎么吃这个祭?”

王德光也皱起了眉头:“怪……真怪……”

“李千树,”一直在我后背上默不作声的陆恒川忽然在我耳边低低的来了一句:“你看你后面左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啊?”对了,死鱼眼现在瞎了,而瞎子的耳朵死最灵敏的,我立刻转过头冲着他指给我的方向看,这一看不要紧,一口气就堵在了我喉咙上,一句“你娘”差点没骂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