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葬气味/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把唐本初的手机拿了过来,看了一眼天气预报,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阿琐挺兴奋的瞅着我:“千树哥哥,那个山神到底是么子东西莫,你不让我放蛊咬人,总可以放蛊咬山神吧?这一阵子都不许我放,我这些个蛊虫都要憋死了莫!”

“你等着,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看了看哑巴的小孙女儿,倒是问阿琐:“你有没有蛊虫能吸走人身上的汁水毒液什么的?”

“花辣子蛊专吸人。放了这花辣子蛊,多水灵的人也得干巴巴了,保管只剩一张皮!”阿琐忙问:“啥子个用处,我有我有。”

我指着小姑娘说道:“照我瞧着,这孩子很有可能肚子里有腹水,这要是在医院里面,都得给抽出去的,你要是有那种东西,给小姑娘帮帮忙,把腹水给抽出来——别真抽干巴了。”

从老头儿身上看出的那个“江”字,要出头,就得去水成干,摆明是小姑娘的病,是因为身体里有多余的水。

以前住院的时候在县医院里瞎溜达,就看见过小梁给人帮忙抽腹水,大概就是这么个原理,看上去特别受罪,小姑娘那样,确实也挺让人心疼的。

阿琐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我说啥她就听啥。小嘴一动讲了蛊话,从衣袋里拿出了一颗黄彤彤的麦芽糖来,给小姑娘吞下去了,只见那花辣子蛊确实管用,小姑娘吃了没多长时间。眼瞅着那肚子就一点一点的小了,小姑娘蜡黄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点生气,睁开眼睛,还微弱的喊了一声爷爷。

哑巴一看,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淌,一下就给我跪在地上了,满嘴啊巴阿巴的,打了打手势,我看出来,意思是说我是活神仙,问我叫什么名字,要给我刻上了生人碑供起来。

生人碑是一种报恩的老习俗,因为一般人死了之后才能有资格吃香火,这生人碑就是对方虽然没死,可受了人家恩德,却没有能力报答的,就会给恩人刻一个生人碑,写上恩人的名字,天天敬着磕头啥的,聊表感谢。

这玩意儿因为看上去很不吉利。像是要把人给咒死,所以一般没人乐意受——就算受了,福薄的还得折福呢!我就把哑巴给拉起来了,用手语比划说积德的那个人叫陆恒川,生人碑就不用立了。记得这是他的好就行。

哑巴连连点头,同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连连又比划了起来,让我们趁早快走,不然迟早被村里人抓住给山神吃了。

我就问他。你放我们,你不怕山神责怪?

哑巴摇摇头,表情坚决的就跟我比划,那山神,肯定不是什么正常的神。神是保佑人的,不是害人的,那就是个祸害,只可惜没法搬走,不然早就走了——前些年他们家就是因为得到了“报丧信儿”。窗台上出现了上一个死人活着时用过的挖耳勺,当时哑巴本来想死,可是哑巴儿子孝顺,坚决不肯,而哑巴儿媳妇又是个孕妇。当然更不能死,哑巴儿子瞒着哑巴,自己当了山神的祭品被毒死了。

小姑娘的娘受不了,生下了小姑娘就跳了井,哑巴有心自己也寻死,可放不下这个可怜的孩子。

哑巴叹了口气,一边抹眼泪一边比划说,还是村里人看他家可怜,让他在这里打扫祠堂——每年七月十五,他就会来擦血迹。村里人给他一点微薄的生活费,不让他们祖孙俩饿死。

眼下这小姑娘又得了病,也不见山神保佑,不用说,哑巴早恨死山神了。

唐本初他们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以后。也捏紧了拳头,义愤填膺的说这种伤天害理的东西非灭了不可,连声问我这事儿需要怎么办。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我们需要知道的。一,是这个山神打算怎么办——他要用什么法子害死全村千多口子人,二,他具体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就跟王德光他们说好了,一会儿,我出去当那个活祭品。

一听我要“舍己为人”,哑巴慌的连连摆手,比划说毒死可不是什么好玩儿。让我千万不能送了命。

我后背有那玩意儿,铁定不能让我死,降洞女的蛊虫都毒不倒我,更别说这村里的什么土药材了,我还是跟王德光他们说好了,一会儿藏在这里别露头,听我的消息。

王德光他们虽然有点担心,但查清楚山神来路也只有这一条了,只好答应了下来。

正要走的时候,陆恒川忽然说道:“你可得小心点,我刚才在你后背上的时候摸了摸你的骨相,你得提防身后。”

我一愣,随即就骂他傻逼,眼睛都被老天爷给收走了,还特么瞎几把摸。啥时候手再掉了就老实了。

陆恒川哼了一声,要是在平常可能得给我翻个白眼,可惜现在他的眼睛翻不了了。

我也没多说啥,心想这事儿无论如何,一定得给办成了。

这么寻思着我就到了外头。远处看着一帮人人正在找我,就装瘸趴在了路边,那些村民一看见我,别提多高兴了,上来就把我给五花大绑了起来,逼问我怎么又跑回来了,那些同伙上哪儿去了。

我假意说就是过来考察考察风土民情的,那些同伴早就走了,就我自己折回来了,这不是不小心崴了脚,走不了了,假装傻白甜的让他们帮我一把。

他们一看我好像确实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还挺高兴,就跟捆年下猪似得往山神庙里抬,同时还给我灌了点药——表面是咽下去了,早被我行气从喉咙里给逆逼了出来,偷着吐了,接着我就假装成了那个寿星公的样子,表情很安详的装死。

“去看看,”那个“理事”显然又来了:“这外人咋这么快就起反应了。”

有人就要上来摸我。我早凝气封住了七窍,谁一摸,都得觉得我断了气:“死了死了。”

那些个村民还嘀嘀咕咕:“为什么今年的药见效这么快?”

“对啊,一般不都是晚上才咽气吗?”

“寿星公也是,这外人也是。难不成今年配的药配错了方子了?”

“回头找配药的,拾掇他!”

“对,拾掇他!”

看来配药的这个算是背上了黑锅了。

这下,等着那个“山神”过来吃我,就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果然。这次我这一来,“山神”可能也放松了警惕,只听一阵“咔嚓咔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眯着眼睛,用余光看见了一个黑糊糊的影子,不知道从哪里给钻出来了。

好大的一股子葬气味儿!

原来就是这个玩意儿发出来的,还特么真是没少吃人啊!

接着,我只觉得一个又凉又黏糊的东西,顺着我就开始闻——这感觉有点像是验尸。

是那玩意儿的鼻子。

这玩意儿还真跟传说之中一样,像是人,可又不是人,而且很明显,这玩意儿的腿肯定是不利落。

一走一拖,还是当年那个小姑娘她娘立得功。

接着那玩意儿像是对我很满意,一张口,就要咬下来,我表面虽然五花大绑的,可实际上手里握住了鲁班尺,早把那绳子给划开了,趁着那玩意儿张嘴,猛地就把鲁班尺从那玩意儿的嘴里给插进去了。

那玩意儿显然是猝不及防,一股子腥臭腥臭的液体就从它嘴里给流出来——这可是镇我后背三脚鸟的鲁班尺,这玩意儿再厉害,能比三脚鸟厉害?

但我没想到的是,那玩意儿竟然壮士断腕,由着鲁班尺把它的嘴给割开,换取了自由,一转头就跳到村民里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