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流水席/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外面的气温也飞快的降了下来,冻的人浑身蹿鸡皮疙瘩,唐本初追出来问:“师父,现在怎么办啊?”

“没别的办法了,”我转头看唐本初:“你告诉大家伙,也别急着走了,现在已经走不了了,这样,你帮我跟村民们说好了,把黄纸,蜡烛,鸡鸭鱼肉什么能拿来当祭祀的,全给拿出来!”

唐本初很想问问啥意思,但是也看出来事态紧急,没来得及问就赶紧吩咐下去了。村民们现在已经报完当成了山神爷的化身,加上“理事”也从中帮忙,都听我的,我这一声令下,全村的人就全跑到家里准备祭祀用的东西去了。

趁着这个功夫。唐本初才抓住我问道:“师父,咱们也不跑,也不躲,咋还迎头赶上请他们吃香火?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这不是一般的香火。”我说道:“如果祭祀的规模够大,这就等于咱们放一个大道场。来超度阴魂。”

“啊?可超度阴魂不也跟吃香火差不多嘛,都是人请他们,”唐本初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拍巴掌,:“师父。你的意思难道是说贿赂贿赂这些阴兵过境,他们欠村子里一个人情,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就不好意思来这个村子里拉替身?”

“废话,你还不知道。死人不跟活人一样重守信义,基本上翻脸不认人,这点道场贿赂的了吗?”我说道:“咱们这么做,就是来拖延一下时间,你觉出来了没有,这边已经来了风,天劫马上就要下来了,如果天劫来临的时候,这些村民都还没死,那天劫就不会被阴气阻挡,也就不会放过山神塑像里面的那个玩意儿了。”

那些阴魂我们也看见了,都是一些居无定所,无人祭祀的,就好比饿了很久一样,现在它们进了村子里,虽然第一目标就是拉替身,但是你要是准备好了大鱼大肉和钱给它们,那它们肯定会“见钱眼开”,吃饱了喝足了之后,再来拉替身。而他们进香火的这个时间,如果拖延到天劫之后,那就好办了。

唐本初弄明白了之后,连连点头:“还是师父聪明,这是争取时间!我明白了!”

那些村民蚂蚁搬家似得。把家里能用来祭祀的东西全给堆到了山神庙外面的一个大空场里,那个大空场离着山神庙不算特别近,但是能从山神庙居高临下看清楚——他们离着山神庙越远,阴气就越不会蒙在山神庙保护那玩意儿。

眼瞅着东西全摆好了——有点像是一个大集,只是这个“大集”上。摆的光是一些个纸人纸马摇钱树,元宝蜡烛糊别墅。

我就教给他们,烧纸的时候,千万不要念叨着“这些东西是给我们家谁谁谁的”,一定要心无杂念。因为这次烧的,应该算是“野香”,也就是跟古代的粥厂赈济灾民一样,别分什么你我他,见者有份。这样他们才能被留下来,要是喊了人名,说明东西有主,阴魂来了吃不上。

“明白了!”“理事”第一个点头:“就跟七月十五的流水席一个样!”

我点点头,接着就听到远处有了一点隐隐约约的雷声。立刻说道:“只要你们什么时候看见起了打卷的旋风,就立刻点火,手脚别停,记住,一定得闭着眼睛。不管听到什么,摸到什么,都绝对不能睁开!”

这会王德光和阿琐也给凑上来了,我带着他们,就一起把那玩意儿的“避雷针”给放躺下了,叫特么你避!

接着,我们就看着他们开了这个招待死人的“盛宴”。

阿琐歪着脑袋问道:“千树哥哥,要是这些东西吃完了,天劫还没下来,怎么办?”

我凝望着一点一点绽开的橙红色火苗,说道:“那就等着一起见阎王爷了。”

王德光赶忙说道:“老板,咱们是替天行道,老天有眼,绝对不会让咱们送命的……真要是这样,世上哪儿还有什么公道?”

世上没公道的地方,可多了去了。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觉得浑身越来越冷了,放眼望过去,滚滚的阴兵过境,已经漫到了我们脚下的山路上来了。

上次我们没敢抬头细看,今天仗着鬼门关大开,本来就是他们的节日,也就看清楚了,那些个蹒跚而来的身影。

有的捧着鞋子。戴着高帽,在跳一个怪里怪气的舞,有的披头散发,脑袋是歪的,亦步亦趋的紧随其后,有的肩膀上连脑袋也没有,仔细一看,原来是捧在手上了,还有的不知道为什么根本不站起来,四脚着地。跟个壁虎一样就往前爬。

看见了真正的阴兵过境,就会觉得鬼片里面算个卵,真是的东西,总比虚构出来的更震撼人心——真伪现实是没有任何限制的,编造还算是有个局限性。你想不到现实能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村民们幸亏是按着我的吩咐,闭着眼睛看不见,要是能看见,心脏不好的,非得直接给挺过去不行。

“师父。”唐本初脸色都给白了,但还是强打着精神来转移话题:“那,那里面的东西,会不会跑了啊?”

“跑个屁,它现在一步也不敢从山神庙里出去。你就放心吧。”我喘了口气,就盯着天上滚滚而来的乌云,心说天劫要是真的能在阴兵过境吃完香火之前下来就好了……天劫是带正气的,这些孤魂野鬼们,只要制造不出那浓重的阴气。到时候也会被惊走。

这会那些个阴魂已经走到了村民摆设的“香火宴”里去,发出了奇异的笑声:“今天有流水席哩。”

“是流水席。”

“那就先吃流水席。”

“吃个饱。”

“一定要吃个饱,才能接着拉人……”

“我早够哩……啥时候有了替身,就好了……”

一边喁喁的说着,那些阴魂一边大口大口的吞噬起了桌子上的祭祀品。它们吃的样子很古怪——比起吃,不如说是闻。

一般上供的东西撤下来的时候,表面跟没上供之前一模一样,可有的会更甘甜好吃,这就是神仙享用过的贡品。还有一种撤下来的贡品会变的索然无味,如同嚼蜡,这就是阴魂享受过的贡品,济爷教给过我,如果贡品表面新鲜。其实却变了味道,就说明上面带了阴气,吃了准拉稀。

我小时候不信,吃了真的,真的拉的坐不住。

吃饱喝足了,他们开始争夺火盆里的纸钱——有时候烧纸会发现面前卷起了小旋风,这就是阴魂来领钱了,而有的时候,会遇上通天贯地的大旋风——这就是孤魂野鬼,在抢钱。

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雷雨前夕,这里本来就很阴沉了,大旋风刮了起来,瘆的要命。

抢钱的不说,甚至还有几个阴魂争夺起了一个人烧的纸车。扭打了起来。

旋风这么一滚,那些香火的烟气冲天,烧纸上供的那些村民听我的话没敢睁眼,但是手早哆嗦上了,想也知道,闭上眼睛的时候,碰到什么东西是最吓人的,因为最可怕的,就是未知。

我死死的盯着几乎要压到头顶上的乌云,心里暗暗的着了急,这香火宴已经见半,怎么天劫还不下来?要是天劫来之前,这些阴魂吃干净了贡品开始拉替身,阴气一起,就来不及了。

等着等着,那些纸越烧越少,终于快见了底,而一些喁喁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