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425章 有活的/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是啊!”一边的村民也探头探脑:“没成想是这么个玩意儿,假冒山神爷这么多年!今天也终于算的上是得道教训了!”

“该!”

“不过这玩意儿能修成妖怪,也是挺罕见的。”

确实罕见,那是个巨大无比的龟,四肢都是又圆又粗大,很像是大象的脚。

而这个东西为什么那么硬,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有厚重的甲壳,我之前用鲁班尺敲上去。发出来的金石之声就是这个甲壳上传下来的——鲁班尺是何等利器,都没法将这个东西给一下砍破,足见这东西的硬度了。

它这甲壳也跟一般龟的甲壳不同,虽然被雷给劈了,加上长期被埋在了泥塑里面,看上去是又黑又脏,可刮下了上面那一层黑乎乎的黏着物,里面的壳子竟然是五彩缤纷的,带着点半透明,有点像是琉璃瓦,映着灯光,折射的花纹焕彩生辉,别提多漂亮了。

现在这玩意儿发出了一股子焦味儿,显然是已经没有生息了,估计可能都给熟透了。

刚才的天劫从我身上经过去,把它结结实实的给劈了——连句临终遗言也没留下。

在“没气”的时候。听后背上那东西这么一说,就知道这玩意儿不定活了多长时间了,按说这东西经常被当做长寿的象征,寿与天齐都不为过。经常在神话传说里面充当支撑天地基石,驼石碑以示不朽什么的,咋这么想不开,不老实巴交的自己当个龟,非特么修行起来要成仙?还想着参加天下第一武道会是怎么着。

天劫……就算想躲避天劫,只要它好好修行积德行善,跟下马庄的阴蛟似得,潜心向上,一样能修成正果,可惜啊,走捷径的下场,往往是得不偿失,这玩意儿活了这么长时间,想不通这么浅显的道理,也真的是蠢到奶奶家了——表面谨慎,其实是胆小怯懦。怯懦则不思变,成了这样的下场。

我好事,有点想知道这个龟跟我后背上的东西有什么因果——一个锋芒毕露,一个隐忍阴险。怎么就能掐起来了?肯定是个挺精彩的故事。

“所以这是个……”唐本初也跟着回过头来,先看了看那个东西,又看着我:“师父,是王八?”

陆恒川揶揄的看了我一眼。像是对这句“师父是王八”深表赞同,这把我气的,你特么有眼了了不起啊?

算了,为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者也,我也没搭理陆恒川,指着那个又黑又大的东西说道:“屁话,这能是王八?王八俗称甲鱼。有裙边,壳子相对来说比较薄。你看这个壳子又大又厚,几条腿又圆又粗,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这是一个龟。大名叫蟕蠵。”

这种东西古代就出名,唐代刘恂的《岭表录异》卷下就有记载:“蟕蠵者,俗谓之兹夷,乃山龟之巨者。人立其背上。可负而行。产潮循山中,乡人采之,取壳以货。”

不过这么大的,那肯定古人都很少见过。

“啥玩意儿吸?”唐本初眨巴了眨巴眼睛:“我就知道巴西龟,草龟还有海龟,还有这种异类呢。”

“龟?”阿琐立刻说道:“我倒是听说王八配乌龟,一生一大堆,不过千树哥哥,不管是王八还是龟,不都是生活在水里的莫?他为么子能上山莫?”

“蟕蠵本身就是一种山龟,普通乌龟每肢上长有五爪,而这东西每肢上只有四爪。趾间也无蹼,不会游泳,只能终生呆在陆地上,”我把那个龟的爪子指给他们看:“这货最大的本事就是睡觉,冬天睡,夏天也睡,非常长寿。”

唐本初一副大开眼界的样子,说道:“按说它有壳子,之前咋还被砍出血来了?”

“这也是蟕蠵的一个特点,”我答道:“就是它没法子跟普通龟一样把脑袋和四肢缩回到了壳子里去,自然被砍了。”

不过那个小姑娘他妈力气倒是挺大的,这蟕蠵的腿为了适应山石环境,腿也是非常粗粝的,那真是个女中豪杰,可惜被毒死了,不然没准能参加奥运会拿个奖牌啥的。

“这壳子怪好看的,”阿琐摸了摸被我清理干净的一小片龟甲:“做首饰漂亮哩。”

不仅好看,而且照着这个东西的修行看,肯定也是刀枪不入的坚固。

唐朝李商隐作了一首《碧瓦》诗,就是来说这个东西的。那一句是:“吴市蟕蛦甲,巴賨翡翠翘。”蟕蛦就是蟕蠵的别称,拿着这货的壳跟翡翠都是相提并论的。

而这个东西看上去得有村里最大号的碾子那么大,我没接触过这玩意儿。不知道具体得有多重,但肯定得吊车才能给弄起来,价格简直是不可限量,所谓无价之宝。

那个山神爷的塑像为什么弄成了那样的造型也就有解释了,要把这个巨大无比的蟕蠵镶嵌到了塑像里面,你弄个清瘦威武的老人也装不下,可不是必须得弄个五短身材,大肚子李逵模样嘛!

加上当时封这玩意儿肯定时间紧急,所以这个像做的格外粗糙。

现在一想,当时把这个东西给封在这里的人,一定很厉害。

“这也算是老天爷给咱们的酬劳啊!”王德光摸着这个龟壳两眼发亮:“这得值多少钱!老板,咱们这下发了!真要是能把这个东西给卖出去,那一整条的商业街,咱们都能买下来啊!咱们可以开门立户,发展门徒,广做好事。广积善缘,哪儿还用得着怕没功德了!”

人住多大点地方,我又不养行尸,有没那么多人手,根本没啥必要买大房子——跟双塔寺一样,要是住的地方地广人稀,阳气不足,那反而很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我还是别给自己添麻烦了——但王德光说得对,广积善缘倒是好事。

不过……要是有这么珍贵的东西,屁股会不会能从黑先生的三鬼门里给换回来呢?

也不知道屁股现在怎么样了,新主人对它好不好。知不知道屁股最爱吃的是双汇王中王……说起来,双汇王中王我也挺爱吃的,以前屁股一看我吃,总献媚跟我要。可惜……现在眼前没有那条晃的能扫地的尾巴了。

我还在走神,这会陆恒川忽然不声不响的到了那个蟕蠵旁边,贴着耳朵就往里面听,跟给这个蟕蠵听诊似得,接着转头看向了我:“李千树,你的鲁班尺借给我用一下。”

也不知道这个王八蛋又想着干啥,我莫名其妙的就把鲁班尺给他了,心说难道他感觉这东西值钱,现在就要把龟壳给弄下来?

以前不知道,他也这么见钱眼开,以前还老看他不食人间烟火的,真特么的,莫名有了点亲切感,接地气。

而王德光跟过去,学着他的样子一听,脸色顿时一变:“不对啊,老板!这……这里面还有东西……我听出来了,肯定还是活的!”

“啥?”我一愣,也把耳朵贴到了它的龟壳上,果然,真的听到那个龟壳之中,传来了“刺啦……刺啦……”的声音,好像一个什么东西,在里面乱撞一样!

“该不会,是这个玩意儿成精了,它这肉体死了,精魄还活着?”唐本初修仙小说看的多,立刻说道:“哎呀师父,这是咋回事,咱们要不要斩草除根啊?”

阿琐也挤了过来,十分兴奋:“千树哥哥,要真有这种东西,能不能喂喂我的蛊虫莫?好像很新鲜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