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不老颜/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你妈的,你才是傻逼。”

杜海棠这个女人确实是深藏不露,可如果不是跟我谈合作,能是啥事儿?

“陆先生,那会儿你晕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我师父对他们西派和她大先生的地位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唐本初把脑袋伸到了驾驶座上插嘴:“她再没心没肺,那也横不能倒打一耙,恩将仇报吧?”

“你知道什么?那是你没吃过亏,什么东西,都没有人心变得快。”陆恒川这话说的活像个被人抛弃的怨妇:“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以后就知道了。”

你说你这些人生经验还挺丰富,真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啊。

“她要真的对千树哥哥不利,我可绝对不会放过她!”阿琐插嘴说道:“那老太婆一把年纪了,还妖妖调调的,我早看她不顺眼了!恒川哥哥说得对,她不像是么子好人,没准就是要利用咱们莫!那句话咋说,狡兔死,走狗喷!”

“是烹,行啦,你一个小姑娘知道啥,”我说道:“还一把年纪,我看她也就……”

话到嘴边,我“也就”不出来,因为我也看不出她的年纪,但杜海棠绝对称得上是个美人——那种对人有距离感的美人。

“也就什么?”王德光忍不住说道:“老板,你还不知道她的岁数呢?”

我一听,回头瞅王德光,反问道:“咋,你知道?”

“我自然知道,”王德光认真的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在西派南派的山里跑买卖,有一次就机缘巧合的在一个风水眼里看见她了,她那个时候。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模样了,几十年了,一直没变——最年轻,也得把我大十来岁,你看她像吗?’

你娘,我一下就给愣了。这杜海棠合着是个白骨精,千年万年样貌不变?

要是比王德光岁数大——那特么就得跟大先生差不离,怎么也七八十了吧?七八十的老太太有那副容貌,说破大天也没人信啊!

她驻颜有术——可是说实话,事出反常必为妖,她这个算是逆天而行,没有啥正派先生会给自己行逆天之术。

“你看!”阿琐立刻说道:“你说是不是老妖婆!千树哥哥,你是聪明人,可不能被老妖婆的皮囊给蒙了心!我们女人看女人,最准了!”

“要不,你以为一个年轻姑娘,或者中年妇女就有资历有人脉,能当上大先生?”王德光压低了声音:“杜海棠名声可不怎么好,就算她现在欠了咱们人情,你看,她不是通过给陆先生占星还给咱们了吗?那到时候再有啥事儿,我估摸她也下得去狠手,郭洋那小子也说了,这杜海棠的功德那是买来的,能是善茬吗?”

除非做了十恶不赦的大事儿,否则我们一般不会给自己买功德的,一开始买功德,就等于是往万丈深渊下面跳——买功德像是借高利贷,利滚利。爬不起。

看来我还真的提防着点——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必须团结该团结的力量,能和平相处,就不撕破脸皮,老茂那个老东西,还憋着一肚子坏水等着捣乱呢!

但是想到这里我也就释然了,杜海棠找我是什么事儿还不知道呢。干啥这么被害妄想症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面再说,我现在对头太多,真不想多增加了。

因为路况不错,这一昼夜大家也都累了。不大一会儿,在夏天的清风里,后排三个人都给睡着了,阿琐习惯性的把头靠在了唐本初肩膀上,唐本初张着嘴,嘴角流出了口水。

陆恒川扫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傻。你又不开车。你怎么不睡?”

“老子不放心你。”

陆恒川微微一怔:“不放心……我?”

“嗯。”我认真的说道:“我怕你也困了,疲劳驾驶翻了车搭上老子一条命,所以要监督你,等你犯困就掐你,要知道,疲劳驾驶事故多。莫让亲人泪成河。”

陆恒川一听这个,刚才还有点感动的表情瞬间跟吃了一窝苍蝇一样,转脸就不吱声了,但是不吱声他又觉得不甘心,还是忍不住补上了一句:“还不如不救你回来,让你死了算了。”

“你爸爸可不是你救回来的。是自己命大闯回来的,”我拍拍胸脯:“你去鬼门关打听打听,谁不知道你爸爸的干爹,你干爷爷是谁?谁敢扣我?我上头有人!再说了,你他妈的还……”

话到嘴边那个恶心的感觉又往上涌,卧槽。算了,那个记忆一辈子老子也不愿意回想起来了。

陆恒川扫了我一眼,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冷笑:“行。老子就当自己吃了屎。”

去你妈的,你能别抢老子台词吗?

我寻思了一下,又问道:“当时我,真没气了?”

陆恒川看都没看我,冷哼了一声,无声胜有声。

“啥情况,”我忙问道:“是不是没有小鬼来勾我?”

我想起了后背上那俩玩意儿的谈话,心里不禁有点瘆得慌,我到底,是个什么特别的存在?

陆恒川说:“我哪儿知道小鬼在哪里……我当时是个瞎子好么?”

这也是,我来了兴趣:“那你当时,是怎么看见东西的?咋这大功德这么牛逼?是不是跟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一样,豁然开朗?”

“滚。”陆恒川言简意赅。

我伸手就戳他:“别呀,你讲讲呗,说起来你还没感谢我呢。要不是你爸爸,你特么早就当一辈子瞎子,给人摸骨去了……”

我话还没说完,也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手里的气不受控制的就流出来,跟过电似得,忽然就看见了陆恒川心里面的记忆。

那个时候,他站在了风雨欲来的阴霾下,耳朵边是哗啦啦的风雨声,手上扶起了避雷针,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没看见,但直觉也觉出来了,天劫要导过去。

他嘴里暗暗骂了一句:“这个傻逼看来又要找作死……”

他身边的阿琐还挺莫名其妙:“恒川哥哥你说什么?”

陆恒川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天劫炸起来的声音一响,他敏锐的耳朵顿时震得嗡嗡的,当然一瞬间什么都听不出来,也辨别不出方向——瞎子看不见,对世界只靠听闻摸。

好不容易耳鸣下去了,他就听见唐本初哭了,不长时间阿琐也哭了,一声比一声凄厉。

陆恒川一皱眉头,急着摸过王德光问出了什么事儿,结果王德光也给哭了,说老板死了,心都不跳了,这下算是完了。

卧槽,我作为记忆的旁观者,也吓的虎躯一震,那个时候。我心都不跳了?

陆恒川面无表情的说道:“不可能,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李千树这种垃圾跟埋地下的塑料一样不降解,怎么可能会死?”

“真的,真的!”陆恒川听得出来。身边的王德光在拼命的抹鼻涕抹眼泪:“老板……我的老板哎……”

陆恒川在一片黑暗里,丢开了避雷针,跌跌撞撞的就摸索了过去,被唐本初一扶,摸到了我的身体,接着耳朵往上面一贴,胸口里面一片死寂。

听得出来,心确实是停了,手也凉了,真跟死了一模一样。

在哭声里,陆恒川就顺着我的心脏摸,他熟练的会心肺复苏。

我有点纳闷,他为啥学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跟他淹死在阴河里的妈有关系吧?

一下,两下……好多人都劝陆恒川:“别按了,不行啦……”

可陆恒川不听,死命的摁,根本不停,就特么的跟疯了一样。

“陆先生,我师父他……”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陆恒川的声音有点沙哑,却异常狠厉:“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忽然陆恒川觉出来,我的胸口像是有了跳动的意思,手下的力气就更大了,接着。他开了口:“唐本初,人工呼吸!”

卧槽……最糟糕的时刻来临了,我特么没眼看!

剩下的就是我看到的了,他就算满脸嫌恶,到底是没犹豫,还是给我吹了气。

接着他一抬起脸,就听到我一阵咳嗽,一睁眼,就看见我瞪着眼的脸出现在了他面前。

重现光明的感觉来的很突然,但是他还是挺淡定的,好像这一切,早就在他预想之中。毫不意外。

“李千树,你是不是睡着了?”忽然陆恒川一把拨开了我的手,把我从这个记忆之中给拉扯了出来,声音冷冷的:“我告诉你,你不是要盯着我疲劳驾驶吗?咱们俩今天谁睡着了,谁特么就是孙子。”

“你看。刚才还是儿子,这么一会儿就成孙子了。”我赶紧说道:“又给自己长辈分的,没给自己降辈分的,你说你是不是真傻?”

“滚!”

我忽然觉得,这个朋友,我想要交一辈子。

“你这次去见杜海棠。最好顺便把她这个长生不老的秘密给闹清楚,别稀里糊涂吃了亏,连累你爷爷,”陆恒川接着说道:“我看,这里肯定有猫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