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扎放血/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人知道“上头”?自己人?

我抬头一看,这个人五十来岁,穿着普普通通的老头衫和大裤衩子,头戴草帽,脚踩布鞋,门口停着个电动三轮。

这种打扮给我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在我们村里,叔伯辈的人一般都这么穿,难不成也是农村来的?

别说,瞅着草帽下那张晒的黝黑的脸。竟然还真有点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见过。

这会儿唐本初已经迎上去了:“你找我师父有事儿啊?请问你是?”

“我姓宋,叫宋为民,”那个人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遇上了点难事,想求李二先生帮帮忙。”

我一愣,宋为民?

卧槽,难怪这么眼熟,这不是我们本地首富吗?电视里看见过好几次,但都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模样,打扮成这个样子我一眼真没认出来——他这是要微服私访还是怎么着?

说起来。宋家祠堂的事情,不就是给他解决的吗?死鱼眼还把那十五万给捐出去了,真特么想想我就肉疼。

宋为民的名头在我们本地妇孺皆知,唐本初自然也知道,转头就瞅我,我也反应过来了,他怎么知道上头的事情?不过转念一想,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的身份和财力,估计没有打听不出来的事情。

于是我就问他。大费周张的找我,到底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宋为民擦了一把脑袋上的汗,才叹了口气:“事情出在了我家小七子身上——他可能沾染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要索命哩。”

这宋为民草根出身,除了乡下祠堂的寡老太太。发迹之后又娶了好几个老婆,一共有七个儿子,在我们这被称为葫芦兄弟。

但是先前因为祠堂的事情,葫芦兄弟之中折损了三个哥哥,这会儿就剩下四个了,而他平时最宠爱的,就是最小的老婆生的小儿子,小名小七子,大名宋志远,今年刚二十一。

而就是这个小儿子,据宋为民说,人是一表人才,拿得出手,性格也是又孝顺,又懂事,对长辈恭敬,对下属仁爱,绝对是天上地下都找不出第二个的好孩子,别的父母时不时要提起“别人家孩子”,可宋为民打小七子一小。就觉得哪个孩子,都比不上自己的小七子。

当初老大老二老三出事,宋为民当时最害怕的,就是小七子也出事,所以就把陆恒川请出来。许诺重金,这才把祠堂的事情给平了,结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小七子真给出事了,而且出的既诡异。又让人心疼。

一开始,是小七子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时常会出现一些指甲盖大小的伤口,呼呼的流血,宋为民见了还以为儿子是去踢球干啥的。给碰伤了,还让小七子小心点,结果小七子一看自己身上的伤,也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伤是怎么来的——他这一两天没做啥剧烈运动呀!

小老婆谨慎。怕孩子破伤风,就喊了家庭医生来给小七子看伤,顺带问医生这样的伤口是怎么弄出来的。

家庭医生看了看,很肯定说伤口很小却很深,是被什么东西给扎出来的。

按说人划破一层皮。都疼得要命,更别说被人给扎了,小七子又不傻,怎么可能被扎了也没感觉呢?可小七子怎么都是满头雾水,愣是想不起来。

这事儿一开始。宋为民也没太放在心上就觉得可能是点小意外,可能小七子自己粗枝大叶,还让小七子的保镖注意着点。

但是从此之后,小七子每天身上都会出现新的伤口,一问小七子,小七子还是不知道是怎么扎出来的,天天紧随其后的保镖也是说不出什么头肚,气的宋为民给小七子换了好几个保镖,可他身上怪异的伤口,还是找不到解释。

这下宋为民坐不住了。伤口是小伤口,可是越来越多,谁不心疼?这不赶上被容嬷嬷扎的紫薇了吗?

于是宋为民就想法子,让人在小七子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小七子身上装了微型监控,这下小七子身上再有伤,他就知道是怎么来的了。

等小七子身上再出现了新的伤口之后,宋为民立刻让人把小七子身上的微型监控给拿下来了,结果到了手里一看,宋为民就给傻了。

只见监控录下来,小七子每天上床睡觉之后,眼瞅着是着了,可猛地一下子,就掀开被子,僵尸似得给直挺挺的坐起来了,接着,满屋子乱翻乱找,找到了卧室里一个带着尖刺的装饰物,拿起了就往身上扎。

那画面别提多扎心了,小七子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给扎的浑身是血。而且表情狰狞,好像扎自己是一件特别解恨的事情,扎完了还大笑了好几声,接着才倒头大睡了起来。

这叫谁看,第一个反应八成也是——这小子可能梦游了。

于是宋为民立刻请了精神病医生给检查,结果检查了半天,说小七子完全是个正常人,没受过什么精神创伤和外伤诱因,不应该是这方面的问题,小老婆吓的哭天抢地——在宋为民的商业帝国之中。这些老婆都要母以子贵的,小七子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头子没了,让她一个孤女人怎么办?

于是小老婆就想到了,也许小七子是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了。连忙发动人脉来给小七子看。

结果那些前来相看的所谓大师,一瞅小七子,先把脸色吓的煞白,接着都把脑袋摇的跟吃了摇头丸似得,连连推说自己的本事小。这事儿管不了,逃命似得就走了,什么重金都引不来。

这不是摊上大事儿了吗!而现在时间拖得越长,小七子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先是睡觉的时候扎自己,现在连清醒的时候,也冷不丁的就拿了手边的尖锐东西,就死命往自己肉里戳,现在浑身上下,伤口带伤口。已经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了!

现在也只能跟对待精神病似得,给管制了起来,可横不能一辈子管制他啊!老这样下去,估计命都堪忧!

这宋为民哪儿还坐的住啊,也跟着四处找人来给小七子看事儿,他本来以前是陆恒川的固定客户,可是后来陆恒川老跟我在一起,自己的买卖一概全推了,宋为民这一阵子遇上了麻烦无计可施,听说我的名头很大,就千方百计的打听我,找过来了。

这会儿陆恒川也从楼上下来了,一看宋为民,倒是一愣:“宋老板?”

“陆先生?”宋为民一看,一拍大腿:“您也在这里?那可真是太好了。我的小七子得到你们两个高人的相助,这下算是有救了!”

陆恒川知道了这事儿之后,沉吟了一下,看向了我,低声说道:“这宋为民的子女宫又塌陷下来了。眼瞅着子女灾祸烧生父,而且莫名其妙的,他灾厄宫现的是金气,我可从没见过这种怪相。”

好事儿才有金气,一般来说灾厄宫管的都是一些倒霉事,只能出现青气黑气,这特么什么意思,你闹得这场灾,对你来说还特么的是个好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确实是有点奇怪,难不成这算是一种“针灸”,是给自己弄个放血疗法治病?也几把太扯了。

一看我们在商量啥,宋为民更紧张了,生怕我们也跟那几个见了他儿子情况的一样,直接走人,立刻大声说道:“只要两位先生愿意,能救了小七子一条命,我不说废话,三千万立刻双手奉上!”

三……三千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