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背纹身/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女人浑身就颤了一下,接着难以置信的盯着我:“你怎么看出来的?”

简单,这个女人扶住了木头,不就是个“休”字吗?这“休”字在以前,可就是老婆被丈夫扫地出门的意思。

“休”字木是四划,人是两划,自然是四十二岁。而休妻也不可能没有理由,要么无后,要么不孝,要么淫荡,她一有儿子,二宋为民的父母早没了——在宋家祠堂的灵位上我看见了。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条了,再说了,她扶着的那个木头是水杨木,不是“水性杨花”是什么?而水杨木的断纹正是个年轮,一劈为二的话,自然就是她的一半,四十二的一半,可不就是二十一吗。

所以她养的小白脸,跟我岁数差不离。

“大……大师。有什么破解的方法没有?”那女人拉过皮,做了满溜溜半永久的脸肌肉直颤,压低了的声音也哆哆嗦嗦的:“肯定,肯定有吧?”

我哼了一声:“不好意思,我就是个骗子。”

“那哪儿能呢,您宰相肚里能撑船,跟我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计较什么!这样,你,你先把我儿子给看好了,这比较要紧,其他的,咱们之后好好说,行不行?”那个女人立马变了一张脸,笑靥如花的:“我能给你钱,要多少,我就出得起多少!”

我嘴角一勾没说什么,那个女人则立马拉我进去,同时嗔怪的看向了宋为民:“你看你,有这种大师,怎么早不招来!我的志远。也就不用受这么大的罪了!”

“卧槽,这女人的变化来的太快好像龙卷风啊……”唐本初忍不住说道。

而阿琐白了他一眼:“女人心海底针,本来就是变化莫测的,这算给你上一课。”

一进了那扇门,我先被血腥气差点冲了一个跟头,定睛一看,一个年轻男人被绑在了一个大床上,像是昏迷状态,身上都是药布,裹得跟个木乃伊一样。

旁边有医护人员,我就问能不能看看他身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伤,那医护人员有点犹豫,意思是这好不容易包扎好的,你愣一弄开,对伤口的愈合不好。

而宋为民的小老婆立刻冲了过来,跟医护人员恶声恶气的说道:“大师比你们这帮没能耐的可强多了,你们最多能治标,可大师能治本,犹豫什么,快揭开。耽误了大师给我儿子看伤,我跟你们没完!”

那医护人员受雇于人,也没办法,只要一咬牙把药布给揭开了,我探头一看,你娘,药布下面,全是窟窿。

我一身鸡皮疙瘩顿时就给激起来了,新伤旧伤,层层叠叠。整个人跟个莲蓬似得,结疤带旧伤,新的又流脓,特么一看就让人浑身疼。

“卧槽……”唐本初一瞅,都给傻眼了:“真是自己捅的自己?怎么下得去这个手?”

我接着问:“那宋志远意识现在有清醒的时候吗?”

“现在为了防止他自残,给他用了镇定剂,”医护人员说:“他情况不稳定,有时候清醒,有时候就……”

这话堵了一下,偷看了宋为民两口子一眼。

我就听明白了,肯定有什么怪相,那得把他弄醒了才知道。

于是我转头看了阿琐一眼,阿琐一看自己能帮忙,这叫一个高兴,蹦蹦跳跳的就过来了,一只手在宋志远口鼻上捂了一下,嘴里念了几句蛊话。

很快,宋志远眉头一皱,接着狠狠的打了个喷嚏,眼睛就睁开了,茫然无措的盯着我们,一下就哭了:“妈,我疼!我疼啊!”

宋为民小老婆的眼圈一下就给红了,赶紧过去要抱她儿子,大声号哭了起来:“儿啊……儿啊……我苦命的儿啊……”

她这一碰,正碰到了她宝贝儿子伤口上,把她儿子碰的直吸凉气。

我咳嗽了一声,小老婆身子一震,赶紧把她宝贝儿子给松开了,满怀希望的看着我:“大师,你看看,你有法子没有?”

我看向了他,问:“你真不知道这一身是伤是怎么来的?”

“我真不知道,我又不傻,为什么要自己伤自己?”宋志远死死的盯着我:“你有法子?有法子,就立刻给我想想,我们家有的是钱,你要是能救我,要多少有多少。”

看来“我们家有的是钱”,是宋家人的口头禅啊。啧,我也有点想讲这种口头禅。

我接着就问:“那你这事儿发生之前,你做过或者遇上上什么出奇的事情没有?或者,你有没有得罪过人?”

“他不是那种会得罪人的孩子啊!”小老婆立刻说道:“上哪儿都找不到这么敦厚的孩子了!他人缘也好,可没听过跟谁结怨过……”

“不好意思,”我瞅着小老婆:“我在跟您儿子说话。”

“啊,”小老婆这才闭上嘴,识趣的站在一边了。

宋志远有点吃惊的盯着我,像是没见过敢这么跟他妈说话的,但是他好像也挺聪明。知道他妈肯对我有个这么谦逊的态度,那肯定就是我因为我值得被他妈用这么谦逊的的态度对待,立刻就说道:“我妈说得对,我最近没干过什么不寻常的事儿。”

万事必有因果,不可能没有开始,就有了结局了,

我正想接着问宋志远呢,忽然站在我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陆恒川一把就将我给拽过去了,厉声说道:“小心!”

我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就发现宋志远的眼神忽然变了。

宋志远长得很像他妈。不跟宋为民这样憨厚,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带了点公子哥气息。可就这么个奶油小生,瞬间竟然变得异常凌厉,那种精光,把我都给震住了。

说实话,除了上次在地府给陆茴喊魂,我还真没被什么给镇住过,我一直以为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跟我后背上的东西一样。可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一个公子哥儿压了。

那个眼神,锋锐的像是战场上的大刀,随时能让人魂断九天的那种,让人望而生寒。

一个公子哥儿,绝不可能有这种眼神——要杀了很多人的,才会有这种惊天动地的煞气。

这一瞬间我就明白了,陆恒川说得对,这个买卖,真的不好做!

而宋志远在这个时候。从床上凌空翻了起来,放眼就以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扫视这个屋子里的摆设——当然,为了防止他自残,整个屋子里面都没有什么锐物。

但是他身子轻捷的一闪,手一劈,竟然把一个桌子劈开了一个角,拿着那个角的尖端,冲着自己身上就扎!

说实话,我再一次被镇住了。他的身手……竟然绝对不在我之下!我虽然看的清清楚楚,但如果我是他,我未必能这么利落的在这一瞬,完成所有的动作!

能跟我比的,除了银牙老头儿身边的小个子,我真还没见过!特么难道这种伸手的人,随随便便,就能出现一个?那三脚鸟也特么太不值钱了!

“惹不得。”忽然我听到了背后那个东西比较苍老的声音急促的说道:“这个人,惹不得!”

三脚鸟……怕他?

怎么可能!我反应过来,立马就要上前去架住他。防止他再自残,可我刚要过去,整个人像是被人从身后给扯了一把,竟然硬生生的往后摔了个仰面朝天。

我知道,这是三脚鸟,不许我靠近!

特么的,一开始三脚鸟如果遇上了不让我管的事情,最多是阻挠我行气,可是随着我使用三脚鸟的次数越来越多,跟它融合的也就越来越厉害,这下在它的压制下,别特么说行气了,就算站起来靠近都难!

宋志远到底是何方神圣,哪儿来这么大的本事!

而陆恒川看见了,立马大声说道:“唐本初,照顾好了你师父!”

说着,自己飞身过去就要去拦住了宋志远。

对唐本初他们那种普通人来说,刚才宋志远的动作,可能他们连看都没看清,就已经发现他起来拿着东西。把自己给扎一个血流如注了。

这会儿几个医护人员也过来了,一起上,就要把宋志远给摁住——不对,就算他们几个一起上,也绝对不是现在那个宋志远的对手!

可宋志远就在这个时候,人忽然自己就软下去了,正被陆恒川他们给摁一个正着——不是被逮到了,而是那个凌厉锋锐的“宋志远”,自己走了——做完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捅够了宋志远,就走了。

一身的窟窿正在汨汨流血,真特么利落。

很明显,刚才他身上有东西……是什么东西?

“我的儿……”小老婆又呼天抢地的冲了过去,宋为民无计可施,站在一边急的直搓手,一点也不像是电视里那个雷厉风行的富翁了,跟任何一个平常的老爹,没有任何区别。

就在这个时候,三脚鸟的力量也给退了下去,我算得上是重获自由,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挤到了前面去,这会儿宋志远已经重新睁开了眼睛,慌慌张张的看着我们:“刚才,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我……我怎么了……”

他这一动,又开始呲牙咧嘴:“疼啊……我疼啊……医生医生我受不了这个,给我打镇定剂,让我睡,让我睡吧!”

这把宋为民两口子心疼的,抱着头就痛哭了起来。

医生就真的如他所愿给了镇定剂,这会儿因为他的衣服上沾满了血,护士就把他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给他翻了个身,预备给他擦身和换药布:“你们能不能回避一下……”

我心说回避个屁,他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而就在这一瞬时,我忽然看见了宋志远的后背,立刻拉住了护士的手:“你停一停。”

护士的手被我这么一抓,脸立刻红了,忙把手给抽回去了:“你……你干什么?”

我没顾得上回答,目光却落在了宋志远的后背上。

宋志远的后背上。跟我一样也有纹身。

当然了,不是三脚鸟,而是一个关二爷——浓墨重彩的关二爷。

枣红脸,绿战袍,三尺美髯,手持寒光闪闪的青龙偃月刀。

这个关二爷占满了宋志远整个后背,跟他白皙的皮肤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唐本初也看直眼了:“卧槽,他,他这么崇拜关二爷?”

“纹身手艺好的哩!”阿琐看了一个新鲜:“可比苗家峒子的手艺人好多了!为么子这么传神莫,好像活的!”

我转身就看向了宋为民:“这个纹身,是他什么时候纹上去的?”

宋为民衣服满头雾水的表情:“这孩子的自由,谁知道啥时候,我平时也太忙,实在不知道啊!”

说着就看向了小老婆。

小老婆想了想,忙说道:“一个月之前纹的,我记得他还怕我不高兴,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要经过我的允许,我觉得这孩子真是孝顺,仁义啊!再说了。纹身是一项艺术,又不是犯法,他喜欢,我自然就随他去了,再说了,这不是关二爷……关二爷在他身上,还能保佑他嘛……”

看你儿子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未必得了关二爷的保佑啊。

我瞅着那个关二爷,接着就说道:“那你们再仔细想想,是不是他拿着东西捅自己的事情。就打身上纹了关二爷之后,才开始的?”

小老婆跟宋为民对视了一眼,脸色就变了:“是……你这么一说,还真没错!”

紧接着,小老婆一把抓住了我,巴巴的问道:“难道我儿子的事情,跟这个纹身有关系?可……可纹身又不是什么罪过,又怎么可能让他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这事儿我也想知道。

我看向了他后背上一脸凛然正气的关二爷,眉毛斜飞入鬓,丹凤眼不怒自威。后心顿时就给凉了,你娘,这个关二爷,竟然是个开眼的关二爷!

这特么是哪个纹身师给纹的,一般来说,纹了神像在身,那按规矩是不能开眼的,一开眼,肯定会招来了有灵的东西……画龙点睛的故事不就是这样吗?龙太传神,但凡点上了眼睛,那龙就会破壁而飞,变成活物,能引灵!

我顿时就明白刚才宋志远的身手为什么那么厉害了……卧槽,三脚鸟说得对,这一次的买卖,确实不好做!

“难道,关二爷觉得这是对他的不尊重,才给他这样的惩罚?”宋为民立刻说道:“那我们跟关二爷道歉,把纹身给洗下去,行不行?香火钱我们捐!我们大大的捐。多修关帝庙也行!”

哪儿有那么简单的,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吗?我想得到,现在他后背上的关二爷上有了灵,你就算想洗,也洗不下去——你要是请了神在家,又不分青红皂白就把神像给扔出门,你说会有好下场吗?

再说了,关二爷当初带刀挂印闯五关,哪儿是能被钱打动的。

听了我这个意思,宋为民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你说这孩子,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搞这么个纹身,这下好了……得罪了别的还好办,得罪了关二爷,这下怎么办……”

我寻思了一下,回头就把陆恒川扯到背人的地方,腆着脸问:“陆先生,这事儿你有没有什么见教?”

“怎么样,叫你贪财,”陆恒川似乎早预料到了,冷冷的说道:“踢到铁板,才知道疼,晚了——要不,也跟那几个先生似得,当逃兵?”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要是跑了,那整个北派的面子往哪儿搁?”我说道:“你说贪财,其实我也只是觉得,三千万如果能拿来做功德,那得赚多少功德?你特么拿去买鱼放生。估计能用到下辈子了。就不用跟上次一样……眼瞅着没功德要被收了饭碗,还无计可施了。”

我其实没忘,那十五万陆恒川是怎么作没的?还不是为了我。

再说了,这事儿你也得弄清楚了,既然是缠裹进了人家的因果,不调查清楚了怎么能行,半途而废,不是我李千树的作风。

陆恒川一下愣了,眨了眨死鱼眼,像是没听明白我这话似得。琢磨了半天,才说道:“你为了我?”

“滚蛋,为你麻痹。”我就问他:“说起来,你还没瞎,就去学摸骨,是不是就是因为有一天,你预感得到,自己会被老天爷收饭碗?”

“未雨绸缪,”陆恒川没抬眼,躲闪似得看到别处去了:“你这种单细胞生物是不会懂的。”

“去你妈的单细胞,我看你才是草履虫。”我盯着他:“咱们这一行,是不能给自己算命的,不然轻了害自己,重了灾至身边人,这是最大的忌讳,你不会不知道吧?”

陆恒川没搭理我,甚至没看我。

行啊,一个眼神代表你的心,我也揣测出来了。

还特么老说我作死,你作起死来,十个我都顶不上。

不过……他到底为啥给自己算命?

算了,谁心里还没点猫腻,没点秘密,挖掘出来也未必好看,我估计问他他也不说,还是考虑眼前吧:“你这么喜欢瞎几把相,这次相出什么来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