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豪门怨/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恒川犹豫了一下,刚要说话,忽然小老婆猛地给扑过来了,“如果不是关二爷,那会不会是什么孤魂野鬼,附着在纹身上,冒充关二爷?”

“孤魂野鬼,”我叹口气:“你问问,天下哪个孤魂野鬼,敢冒充关二爷。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

真要有这个胆子,那它得比关二爷更厉害。

“不管是什么,”小老婆忙问道:“能不能把他赶走?大师,不能让对方这么祸害我儿子啊!”

关二爷在传说之中,一直是个重守信义。义薄云天,嫉恶如仇的存在,他是个英雄,绝不可能就因为人家把他的像给纹到后背上表崇敬,就这么对付人家,这事儿肯定还有别的猫腻。

“真要是关二爷,明明是保佑人的,为什么害人?”唐本初越来越纳闷了:“师父,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照着刚才宋志远的那个身手,我不得不说。真是关二爷显灵的几率,其实很大。

这“休”字说白了,也有木头成人的意思,你说木头刻的人,不是被摆起来供着的神像是什么!

如果真的是关二爷,这小子到底怎么把关二爷给惹成这样的?

我虽然下过地府,可没怎么跟“神灵”打过交道——除了之前的那个五路神。

不过五路神是个小神,地位可能也就跟个居委会主任似得,关二爷不一样,关二爷的地位,在各路神仙里绝对是举足轻重的一个,受了这么多年的香火,能耐有多大,谁都说不好。

看我犯愁,陆恒川这才说道:“我看着,这个宋志远,灾厄宫是暗红色的气息,摆明是要有一场大的血光之灾,可见这事儿,关二爷没这么容易放过他,再说了,关二爷从来都不是随随便便就显灵显圣的,我问你,你真要为了这个宋志远,跟关二爷对着干?”

我吃撑了要跟关二爷对着干,我只是想弄清楚了这事儿的真相,真要是关二爷,关二爷不是不分善恶黑白的,为啥对个普通人实施私刑?

而宋为民灾厄宫的那一抹金光也有了理由了,这说明他所患的难处。是关二爷显灵的事情。难怪没有先生愿意管——跟关二爷挂钩的,谁敢管!

可小老婆和宋志远都没什么线索,这要从哪儿查?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年轻男人。三十左右,看上去很有风度又很儒雅,像是老电影里面的绅士,一进门,就很关心的问:“志远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原来这是宋为民那葫芦兄弟的小六。叫宋志恒,据说在国外留洋回来的,要成为宋家接班人的商务精英——这人高鼻子深眼睛,像是个混血,卧槽。原来宋为民还有个洋人妻妾。

宋为民把事情说了一遍,小六情真意切的在病床前说了半天客套话,还夹杂了很多我听不懂的鸟语——这特别反常,搞得不像是亲人团圆,而像是慈善慰问。一看就不像回事。

真是豪门深似海,感觉跟电视剧差不离。

而自打小六一进来,小老婆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好像小六就是存心来看他们笑话,顺带确认一下小七死没死的。

我脑子一转。这小六跟小七的矛盾,肯定也是跟家产有关了——葫芦兄弟少一个,自己将来能掌控的也就多一份,所以小六肯定不会偏袒小七,这倒是个突破口——有竞争关系的人。一定会对对手的举动了如指掌,跟小六问问,说不好能找到什么线索。

这么寻思着,我就带上了陆恒川,拉过了小六。

小六从宋为民那里知道了我们的来头,对我们为什么喊他也挺好奇,我就单刀直入的问,最近听没听说过,这个小七有过什么不寻常的举动?

小六一听,耸肩说Iamverysorry。小七这个孩子平时就是太爱玩儿,经常不在家,他也不是非常熟悉小七身上出了什么事儿,希望Godbless他。

爱玩儿?我就接着问,怎么个玩儿法。

小六是个洋气人,举起手就用大拇指和食指捏出了一个“心”,意思是这个小七,很喜欢玩儿女人:“他inflictdamage了很多姑娘的心。”

我没法子,只好看了陆恒川一眼,陆恒川翻了个白眼表示我太土鳖。那个鸟语是伤害的意思。

玩女人,伤人心,很符合风流富二代的定位,可玩女人跟关二爷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了,也没听谁因为玩女人被天打雷劈的,西门庆活的不也有滋有味的,没见哪个神仙找他的事儿啊。

我又想了想,就问小六,那这个小七平时经常上哪儿玩儿?

小六一皱眉头,打开了手机翻了翻。给我看了一张图,我这一瞅豁亮了,你娘,这不是丽姐的魅力城吗!我跟丽姐熟,丽姐对自家客人熟啊!事情要是真从这个“玩儿”上出来,那过去调查一下,肯定能有什么线索。

而小六这会儿叹了口气,说这个宋志远名字起得不错,志向却并不远大,耽误在女人上面。也就这点造化了。

接着小六一番优越的吐槽,意思是小七跟他妈一样,不思进取,光知道耍小聪明,博取老头子的爱怜。这样的人容易被眼前欲望蒙蔽,绝不可能干成什么大事。

言下之意,小六对小七母子很看不起,倒是觉得自己比较吊,估摸能成为最后赢家,还希望以后也继续跟我们合作啥的,他对中国文化里的玄学也很有兴趣。

这些话也都是中英文夹杂的,我听不太明白,还是陆恒川给我翻译了一下。

眼瞅着小六那穿着一身得体西装的颀长身影消失在了电梯口,陆恒川就给我了点八卦信息,说小六的生母是个通晓好几门语言的外国女精英,而小七的生母是运气开挂的欢场女子,虽然身份差不离,都是妻妾,可格局自然不一样。

要不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呐。主要得看子他妈。

于是我就跟宋为民说,小七的情况我看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得从小七这边开始调查,一定尽快给出个结果。

宋为民这叫一个高兴啊!握着我的手摇晃了好几下。说他儿子的命就交在我手上了!小老婆也一边抹眼泪一边道谢,但是眼瞅着我们要走,却偷偷挤过来,低声问我么跟小六是不是说了啥话了?

我摆手说没什么,就是从兄弟这里问问线索。

结果小老婆眼珠子一吊。当时就“呸”了一声。说一个杂种,不土不洋的,就知道耍小心眼儿,一直看不惯老头子宠爱小七,他心里嫉妒,保不齐,还是这个小六找了妖道啥的,用邪术害的她宝贝小七呢!

还说这个小六平时交友广泛,经常跟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在一起,啥泰国降头,东南亚魑术的,绝不是什么正经鸟,让我们调查,顺带拿着这个小六一起调查,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别说这种同父异母的了,还问我们懂不懂他们这种家庭。

我只好点头表示记住了,让她放心。

带着太清堂一帮人出了门,宋为民犯难的说他本来想叫司机的,可现在他也不敢豪奢生活,说委屈我们自己打个车,我摆摆手说没什么,一转头正看见这个偌大的停车场里停了许多豪车。

当然,我一概不认识这些车是啥牌子的,不过看着就很贵就是了,而其中一辆车,我一瞥之下,觉得有点眼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