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坑爹鸟/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这会儿出租车来了,唐本初手脚麻利的拦住了车把我们就给让上去了,我也没多想,反正车都是一模一样的,在哪里看见过也说不定。

上了车,那个师傅就问我们去哪儿,我看看时间,这会儿魅力城肯定也开门了,就让他直接上魅力城去。

而司机一听这个名字,后视镜里那张脸。就有点鄙视。

我一瞅这意思,司机难道也知道关于魅力城的什么猫腻?于是我就打听了几句。

司机一开始有点嫌弃我们,但是听我说话客气,就还是回答说,魅力城乌烟瘴气的。上那儿去的哪儿有什么好人,他往那拉过客人,小伙子一概烂醉如泥,小姑娘一概痛哭流涕,不把人往正道上领也就算了,专把人往歪路上坑,国家早晚得取缔。

他还说上次他拉过一个女人,问她去哪儿,那女人端端正正来了一句:“师傅,你说到底什么是爱情?”

这把司机给吓的。赶紧告诉她吐车上得加二百。

最后司机叹口气,说就连她女儿也被那地方带坏了,所以看见就恨,好端端的姑娘,最后却……

他没说下去,我也没敢问,估摸是个伤疤,还是别揭了。

最后把我们给送到了魅力城,那个司机盯着魅力城眼眶子发红,像是想起来了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我上这里,来接了她多少趟……”

接着他就劝我们,有好奇心一次两次来还行,千万不要沉迷在里面,他是过来人,上了瘾,就来不及了。

“真是个有故事的老司机。”唐本初看着那个司机的车驶离街角的时候,忍不住这么说道。

阿琐则对灯红酒绿的魅力城非常好奇,拉着我的胳膊就问:“千树哥哥,里面到底是干么子的莫?”

唐本初一听连忙把阿琐给拉过去了:“你进去之后,就跟着我,可别随便跟里面的人搭话……”

我也跟阿琐说好了,不管发生啥,不许放蛊,不然的话就不带你进去,阿琐为了见世面,立马就答应了。

我一阵头痛,也不知道她遵守的了遵守不了诺言,就让唐本初看牢了她,千万别闹出乱子来。

这个时候,正是夜场里面玩儿的最嗨的时候。我们几个鱼贯入场,女士免费,我们三老爷们的钱陆恒川掏。

我还是头一次在营业时间到这种地方来,一进门,那音浪太强差点没被撞在地上。里面灯红酒绿群魔乱舞,跟进了蜘蛛洞似得,男男女女在一闪一闪的灯光下相互纠缠,舞池里有数不清的白腿,撩的人心头痒痒。

我咽了一下口水。一双眼睛禁不住就开始四下里看,有的腿长,有的腿白,确实很有看头,比杂志上直观多了。

这会儿一条长长的胳膊伸了过来。一把就把我的脖子给搂过去了,浓烈的香水味儿在我身上一扑,一个妖媚的声音就在我耳边给响了起来:“小哥,你长得真好看,要不要请我喝杯酒?”

卧槽。这个距离的接触,让人感觉这姑娘又丰满,又纤细!

我一回头,因为跟那个女的靠的太近,她那长长的假睫毛就给戳我脸上了。那张脸上的妆——别说,浓的跟京剧的似得。

可我不由自主手还是揽在了她腰上:“成啊,你喝啥?”

那姑娘微微一笑,拉着我就往柜台上走,我赶紧把陆恒川带上了——不带他谁付钱。

两杯颜色鲜艳却特别难喝的洋酒上来了。边上还插着个鸡毛,不知道是不是取自鸡毛信的典故,嗓子里火烧火燎的,我勉强咽下去,就对那姑娘笑。

姑娘估计也是在这个地方混熟了的,可瞅着我这一笑还是有点脸红了——可能也是我不懂行,她那个叫腮红:“小哥,你第一次来?”

“以前也来过,不过没上这里,”我指了指楼上:“直接上那了。”

蜜姐家就住在这楼上。

而这个姑娘显然是给误会了。立刻娇嗔的说道:“还以为你多正经呢,想不到这么坏。”

估摸着楼上是专门那啥的吧,我也没多说,就旁敲侧击的跟她打听了起来,问她认不认识宋志远,一听这个名字,姑娘戴了美瞳的眼睛激动的闪闪发亮:“你认识是七少?哎呀那可太好了,我跟七少也熟,原来咱们都是朋友,那改天一起出来玩儿啊!”

看来“七少”还挺出名。咋不叫“七娃”呢,我连脸点头:“可以可以,对了,最近七少跟谁玩儿的比较近啊?”

一听这个,这姑娘立刻说道:“他不是一直追茜茜呢嘛,不过我也又有一阵子没看见茜茜了,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俩好上了……说起来,茜茜和七少这一阵都没来,有可能二人世界去了吧!”

茜茜……我忙问这个茜茜是个什么来头。

这姑娘听问,就说茜茜跟她是同行。我没闹明白啥行,陆恒川就戳了我一下:“酒托。”

我立马就明白了,转手让酒保多给开几瓶子,老子喝不了,看色也行——反正陆恒川给钱,不花白不花。

这把姑娘高兴的,还以为碰见大款了,拽着我的胳膊就不松开,我趁机又打听起了茜茜的事儿。

这姑娘这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甩着一口港台腔就开始说茜茜长得属于清纯挂的。而且不化浓妆,最多裸妆,有时候还素颜,可就算这样,在这里也特别受欢迎。反倒是成了个特色。

不出台,钱也不少赚,七少上次来玩儿,就对她一见钟情,可是茜茜假清高,说不乐意当人家的几分之一,只能当唯一啥的,一点不上路——上这里来玩儿的,你还要什么真心?

再说了,七少那么有钱,跟他玩玩儿又怎么了,分手费也够你过一辈子了,到时候等七少玩儿够了,转脸再找个老实人当唯一呗,谁认识谁啊!

这句“谁认识谁”我是相当赞同。这些姑娘化了妆都跟戴了面具似得,卸了妆我还真认不出来谁对谁。

假睫毛姑娘就继续说,谁知道吧,这七少还就好这一口,茜茜欲擒故纵玩儿的也到位。很快七少就跟大家宣布,这茜茜是他正牌女朋友了,还包场开了个party,就打这之后,他们俩好像就再也没有上魅力城来过。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我寻思了起来,这么说,最近跟宋志远有关的,就是这个茜茜了,上哪儿找找这个茜茜,问问情况,说不定就能找到线索了。

有句成语叫依草附木,从宋志远那里测出了“休”里有木,这个“茜”又有草,可不是正到一处去了。

草下为西,这么说,上西边能有什么线索?

这么想着,我刚打算站起来,忽然一个扎啤杯子大的拳头不知道从哪儿就给抡过来了,正对我的面门。

我一眨眼,按着平时,我早就能闪避过去,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没动……对了,三脚鸟不许我管这个事儿,它故意把我的气个藏匿起来了!

特么的这对坑爹的鸟……

而陆恒川手疾眼快,一下就把那个拳头给挡开了,沉声说道:“你们干什么?”

我抬头一看,是几个一身纹身的壮汉,为首的光着膀子,就刺了一身青龙:“两个鸭子,还敢对曼青有想法,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

跟在了壮汉后面,几个穿工字背心,露出一身鼓囊囊肌肉的,显然是这个壮汉的小弟,立刻大声说道:“你们特么卖屌卖昏了头了,连龙哥的女人也敢有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