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造孽啊,”丽姐把烟给捻了,吐了口气:“七少吧,把茜茜在这边当酒托的事情拍了照片,然后还给茜茜造谣,说茜茜在我这卖,甚至……甚至还找人ps了茜茜的不雅照片,给那个茜茜的未婚夫送去了。”

“么子?”阿琐瞪圆了琥珀色的眼睛:“你们这里的男人,竟然能……”

她想说点啥表达一下心里的愤慨,可愣了半天没想出汉语里的形容词。气的直跺脚。

唐本初赶紧拉她:“你放心,我们这里的男人也有好的,不全这样。”

“别闹,”我瞪了阿琐一眼,把她瞪软了。这才让丽姐接着说。

丽姐就讲,未婚夫不是搞艺术的嘛,讲究的是精神恋爱,追求的是啥纯净,所以他哪儿容许自己的未婚妻跟人有这个啊,气的差点吐了血,拿着脑袋就往墙上撞,并且头破血流的把那些东西,拿到了茜茜家,给她爸妈看。

茜茜他爸妈一看女儿的这个不雅照片。两口子一个犯了心脏病的,一个犯了高血压的,齐刷刷住了医院。

茜茜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卖了一晚上酒,累的还没睡醒,就被她爸给找来了,要把她给带家里去,茜茜一看在这里工作的事情东窗事发,还挺害怕,没想到家里还有更可怕的事情等着她呢!

一进小区,哪儿哪儿都是茜茜的那些合成照片,整个小区的人都是看着茜茜长大的,全对她指指点点的,说她嫌贫爱富不要脸,小时候好好的孩子,大了怎么变这样了。

未婚夫说你嫌我穷你可以直接说,没必要这样羞辱我。

茜茜一看事儿不对,自己也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但是她还是压住了气拼命解释,说照片是假的,保不齐是她什么时候得罪了人……

可话还没说完,门口就来了几个陌生女人,劈头盖脸的指着茜茜骂她当二奶,抢自己男人,要当着父母的面问问这小狐狸精怎么培养出来的。

还有一个茜茜不认识的男人也忽然出现,挡在茜茜面前说一切都是他的错,让大家别为难茜茜,茜茜要多少钱,他就愿意给多少钱。

就是合成照片上的男人。

这下算得上人证物证具在,茜茜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未婚夫的不信任已经让她心如刀割。父亲还抽了她几个嘴巴说要打死这个臭了家门的不孝女。

她怎么解释也没人信,流言蜚语像是春天里的沙尘暴,铺天盖地,让她喘不过气。

人言可畏,流言逼死过女明星。更别说一个蒙冤枉的小姑娘,她称得上是走投无路。

人们永远也无法对其他人的痛苦真正理解,因为世上本来就没有感同身受这么一说。

她被赶出家门,又被丽姐的人给带回去了——她跟丽姐的合同签到了十一,不去上班。要赔天价违约金。

这个时候,七少出现了,谴责了冤枉她的人,并且给她一片柔情,说不管什么时候。但凡茜茜愿意回来,他宋志远就能给她个安宁港湾。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就算茜茜想选,也没得选。

这事七少是始作俑者。在这里其实是公开的秘密,但是没人告诉茜茜,大家各扫自家门前雪,谁乐意引火烧身呢?

对方可是七少。

于是七少就把茜茜给带走了,违约金当然是七少赔的。从此以后,丽姐就跟酒托假睫毛一样,再也没见过他们俩。

这完全是破坏了一个人的人生嘛,可我还是没弄明白,就算他干了这事儿。那茜茜后来咋样了,关二爷又是怎么回事?

这事儿丽姐也不知道,我只得再打起精神去查。

正要走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鬼鬼祟祟的擦着边往里走了进去。

是小七他妈,宋为民的小老婆。

我一看就愣了,瞬间想起来给她测的字,立刻看向了丽姐:“她也是你们这里的常客?”

丽姐立刻露出了讳莫如深的表情,我知道他们这一行的“职业道德”,立刻说这事儿你信我。我李千树的嘴,绝对比拉锁还严——而且我知道,她有小男人。

丽姐眨巴了眨巴眼睛,这才低声说道:“三楼,308。”

我应了一声,就追过去了,唐本初阿琐想跟着,我忙摆了摆手,跟踪这种事儿,人越少越好。倒是陆恒川给跟上来了——他看出来我行气不对劲儿,怕我真出了什么幺蛾子,被人打死了。

上了电梯,这一层安安静静的,估摸着一般人包不起这里的房,我跟陆恒川到了308,就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那门是很厚的红木门,毕竟是这种场所,那隔音效果简直一级棒,我平时耳朵灵得很。可三脚鸟那抠货不肯让我用它的力量,我根本听不清,这把我给急的,催了力气,就凝气往耳朵上撞。

觉察的出来,三脚鸟在我后背上拼命跟我抗衡,不仅自己的力量不肯给我,连我自己修行的气都被他给扣住了,这么胆小怕事,我哈市第一次看见。

你特么越不让老子用。老子就越要用!这么想着,我拼尽了力气,像是在打破一层坚固围墙似得,手心都攥的冒了青筋了,眼瞅着我的力气要拼没的时候。一下子行气就给冲破了三脚鸟的阻碍,流畅丰盈的被我凝了出来!

这下可真特么的太爽了,不啻于陆恒川那会由瞎子重获光明的痛快!

我立刻凝气上耳,就听到后背上的东西叹了口气:“不知死……”

我没搭理他,仔细的就听里面的声音。

先听到的是小老婆慌慌张张的声音:“你说怎么办,你说怎么办啊,人家都要急死了!”

接着,就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低低沉沉很有磁性,挺有男性魅力的:“这里边肯定有什么差错,我看未必就跟那几个神棍说的一样,你怕什么,信他们还是信我?”

“我当然是信你了,我人都是你的了,不信你还能信谁……”小老婆跟这个年轻男人一说话。声音甜的跟得了糖尿病似得:“那现在……”

“没关系,就让他们查,难道还能查出来这个关二爷,是你让文的?”那个年轻男人带着“邪魅”的笑声说道:“你不说,你儿子不说。难道他能是神仙,真给测算出来?”

卧槽,这七娃身上的关二爷,竟然是你们这对狗男女出的主意?这特么什么情况?

“你还别说……”小老婆一提这个,心有余悸似得就说道:“那个小年轻的。还真的很能算,一条一条,全说对了……”

“咱们能查别人,别人就查不到咱们身上了?”那个年轻男人宠溺一笑:“你放心,有我呢。”

“嗯。”小老婆都这个岁数了,还能撒娇:“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

剩下的声音,就有点不堪入耳了,这小老婆也是,儿子那个操行,还有心思来小白脸这寻欢作乐,心比天大。

日了热狗了,小老婆这特么完全是跟喝了迷魂汤似得,我看孟婆都得服这个年轻男人。

见我把耳朵抬起了,陆恒川瞅着我:“你听出什么来了?”

“这事儿的来龙去脉,我弄清楚九成了,”我转脸看着陆恒川:“但就还有最后一点没弄清楚,那个茜茜,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我知道谁那有茜茜的下落,”陆恒川说道:“你跟我来,我带你找他们去。”

“啊?”我一愣:“你这死鱼眼是怎么知道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