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自找的/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人上木,为休——休,也就是完结的意思,比如“我命休矣”。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很清楚啊。”我瞅着七少:“你好像是土命吧?木克土,你要是死了,会不会跟那棵挂着人的大树有关系?”

“你知道了……你怎么会知道的?”七少一惊之下,连疼都给忘了。刚要动,又呲牙咧嘴的给躺下了,满脸惊骇:“我得了这个自残的毛病,真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可是我……我已经……”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为了辟邪,已经强忍纹身的痛苦把关二爷给文在身上了,还要他怎么办?

“你是不是真傻?”我冷笑一声:“你还真以为文了个关二爷就能保佑你了?这些天你受的伤,你以为是哪儿来的?”

七少张了张嘴。忽然掉下了眼泪:“我也不想啊……先生,你说,你说到了现在了,我应该怎么办?”

“废话。”我瞅着他:“你信我吗?”

“我信我信!”跟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得,七少瞪大了眼睛:“我信大师,大师你给我指一条明路,钱的方面……”

“行了,”我摆了摆手:“你就不用操心钱的事情了,把一切都说出来。”

七少这才战战兢兢的讲述了起来,说其实那天,他没想弄死茜茜——才刚弄到手。新鲜劲儿还没过去呢!

而且那会儿茜茜心里还是想着她那个画画的男朋友,跟徐庶进曹营似得,人在心不在,也不肯跟七少有进一步的结合。

这对喜欢挑战的七少来说可是一种莫大的挫败感,他就不明白,自己要财有财,要貌有貌,怎么就连个女人的心都弄不到?

于是七少就想方设法,希望茜茜能够忘了那个狗日的画家,一心一意跟自己,就开始劝她,说那个画家一点也不相信你,还不如我信任你呢,你怎么就忘不了那么个渣男?

茜茜也不答话,只是一听画家的名字就掉眼泪,这把七少更是气的五内俱焚。结果一激动,劝茜茜的同时,一下就说漏了嘴:“他要是相信你,看见几张合成照片就要跟你翻脸?这就说明他本来就不信任你……”

结果话说到了这里。茜茜就给反应过来了,问七少怎么知道那是合成照片。

七少顿时就给傻了眼了,立刻说他是相信茜茜的,知道茜茜不是那种人。所以……

可是茜茜脸色一冷,说她从来没在七少面前提过那是合成照片,也没有否认过合成照片的事情,而且那合成照片为什么能骗过了她父母和男朋友?就是因为合成的技术非常好。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除非是合成照片的人,才会知道那照片是假的。

七少也很尴尬,最后只好说,他全是为了茜茜。而茜茜当时咬牙切齿,就要跟七少拼命——七少可以说,毁了她一辈子的幸福。

七少娇生惯养长大的,被人捧着还来不及。哪儿被人撕咬掐拧过,就算对方是自己喜欢的女人那也受不了了,于是七少甩手就把茜茜给推开了——前头说过,那个别墅就在悬崖前面。茜茜身材瘦弱,被七少这么一甩,正好从开着的窗户上摔下去。

底下那棵树也正好是以木质坚硬著称的铁刺芒,茜茜没有越过树摔下去,却正好被锋锐的树枝贯穿了——被羊肉似得叉在了上面。

而当时并没有伤到了要害,茜茜也大喊救命,可是这个地方全是七少家的私人地产,上哪儿找外人去?

于是茜茜求七少帮帮她。放了她,她还要活着回去,把一切跟她男朋友说清楚,她死了也可以。但被男朋友误会就是不行。

七少本来还是想救他的,毕竟他一句话,直升飞机救援分分钟就到了,可是他没说这句话。

为什么?茜茜被救下来之后,会怎么说?

显然,自己毁了她的一切,她肯定是恨自己的,如果她反咬一口,说自己把她推下去的怎么办?那自己不就成了杀人凶手了吗?

别的七少不怕,他怕就怕,这件事情会让他在宋为民面前失宠——前面虎视眈眈的哪一个哥哥,不都是出类拔萃的人尖儿?就只有他不学无术。只靠着宋为民的宠爱拥有一切。

要是这个丑闻被传出去,那对他们家的名望会有多大的影响,对宋为民给他的宠爱,又会有多大的影响?

这个女人确实是好的。但是这个女人,比不上丑闻会影响到的一切。

于是七少关上了窗户,把求救的声音隔绝到了外面,转身就走了——他还小,不想承受这一切,而他也任性惯了,觉得不想承受的东西,就可以不承受。

过了几天。他是跟龙哥他们一起来的。

天气暴晒,再见到了挂在树上的茜茜,他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

他更不可能去想,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挂在树上静静等死的感觉,有多绝望,多害怕。

听到了这里,我的拳头攥的格格响。

这个天气。中午的阳光能到三十七八度,让一个无辜的,被他害惨了的,受了重伤的人这样死……茜茜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受到这种折磨?

关二爷一点也没委屈他。

而七少喘了口气,接着就说,他很害怕。

从小,遇上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他就会跟他妈说,这一次,也没例外——因为自打他看到了茜茜没有人形的尸体以后,他就开始做恶梦,他觉得这事儿他也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他要受这种惊吓?

他甚至觉得自己很无辜。

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抱怨跟小老婆说了之后,小老婆虽然吃惊,但更多的还是理解——宝贝儿子不是故意的啊!都怪那个叫茜茜的狐狸精,勾引自己的儿子,再说了,是她自己靠近窗户的,跌下去也只好自己受死,能怪谁呢?那是自找的啊!

听到了儿子想弄一个纹身辟邪的想法,于是小老婆就给他找了个人,镇在背后浓墨重彩的文上了关二爷,说关二爷是过五关斩六将的主,忠心护主。在你身上,你就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七少还挺高兴,而自从纹了关二爷之后,他心里也真的踏实了不少——可谁知道真正的噩梦在后面,他该有却没到来的惩罚,由关二爷显了灵。

“大师,这就是是的来龙去脉,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七少的脑门上绽了好几条青筋:“我还年轻啊,我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你是年轻,茜茜难道不年轻吗?她以后的日子,何尝不是长着呢?

我站了起来,喘了口气:“你妈对你真不错。”

“这倒是。”七少说起了他妈来,倒是一脸的自豪:“从小我不能摆平的事情,都是我妈帮我摆平,就连这一次找大师,也是我妈听说了你的名气,让我爸亲自上门造访的,我最大的幸运,就是做我妈的孩子。”

我转了话题:“你知道你妈刚才被你捅成什么样了?”

七少一愣:“我捅了我妈?怎么可能……”

我把他妈被捅的样子描述了一下,七少就瞪了眼:“那怎么行……不行,到底是谁在作弄我?茜茜?有本事冲着我来,我妈是无辜的!”

无辜?未必。

我站起身出了门,七少瞪着眼睛,问我去哪儿,我答道:“有话,找你妈问问。”

开了门,小老婆早就挤了上来,一手捂着受伤的脸就问道:“我儿子怎么样,你有法子把他身上的脏东西给弄下去吗?”

“我先问问你,”我看着小老婆:“你跟那个给你儿子文关二爷的人,是怎么认识的?他这纹身的手艺不错,画画的水平,一定也很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