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还公道/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老婆一愣,立刻就搪塞了起来:“纹身?是我儿子自己去文的,我……我怎么知道……”

“你可别扯犊子了。”我低声说道:“你养的这小白脸性价比不错,色艺双馨啊!”

既然关二爷是小老婆找他给文的,那她当初为啥不承认?肯定就是因为不想跟纹身的车上关系,索性直接推给儿子身上了——不想扯上关系,就是掩人耳目。

再加上她跟小白脸在丽姐家楼上说的那话,显而易见。小白脸跟着掺和纹身这事儿了——这七少就是光想纹身,而纹关公,是小白脸的主意——也是小白脸的手笔。

小老婆脸一下就绿了,只得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既然大师神机妙算的,我也就不瞒着大师了,确实是他给文的,可他也是为了我儿子好,想让关二爷保佑他。他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啊……”

“你特么是真能自我催眠,还真以为你跟她是忘年真爱呢?按说你以前也是做过服务行业的,逢场作戏该是你们的基本功,”我瞅着她:“你不想想。这个小白脸是不是在你儿子惹事之后出现的?而且对你儿子的事情格外上心?”

小老婆嘴唇一抖,显然有点紧张:“你这话什么意思,他是因为我,才关心我儿子的!”

“你说是就是。”我接着说道:“不过我确定,他接近你,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你儿子跟他,有夺妻之恨呐!”

小老婆瞪着眼望着我。半天没眨:“你……你说什么?”

“我猜猜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我接着说道:“人在木头旁,你们应该是在某个雕塑展览上认识的吧?你喜欢这种艺术品,我看得出来,而那个男的是搞艺术的,机缘巧合,就这么认识了,你们俩越走越近,后来你无意之中,就把你儿子的事情给说出来了,问他认不认识手艺特别好的纹身师,结果他说他亲自操刀,建议来个关二爷,是不是?”

小老婆两只手一个劲儿的在揉搓——是紧张极了的表现:“你……你就跟亲眼看见的一样……”

简单,纹身师都是由职业道德的,谁真没事给你身上纹一个开眼的神灵啊?自己还怕被连累呢好么?

“你应该也没忘。那个茜茜的男朋友,正好也是搞艺术的啊!”我接着说道:“茜茜跟他年龄肯定相仿,而你的小白脸,正好也是这个年纪……”

小老婆已经不是十分发达的胸脯剧烈的起伏了起来:“你……你别说了……那不可能。那就是个巧合,怎么会,怎么就……”

“你要是不信,把他叫出来。”我说道:“你们母子,可能觉得那个小姑娘不过是一具枯骨,可那个小姑娘,是别人的爱人。别人的女儿,大家都是人,就因为你们家有钱,你们家的人命也比较值钱?可惜啊。天地众生,万物平等。”

小老婆跟被雷劈了似得,一个劲儿的往后缩:“这么说……是他害了我儿子……”

“不对,”我摇摇头:“是你儿子自己作的。”

“那不行。那不行!”忽然小老婆一把拉住我:“不是这样的!你,你不是我们家花钱请来的嘛?你给我们想办法啊!你不就是干这一行的嘛?你来调停,不管脏东西是什么来头,我们家有的是钱!”

“这个时候。要钱没用。”

“有用的有用的!我上次见过其他的先生!”小老婆结结巴巴的说道:“我给了他们钱,他们帮我改了我儿子的运势,他能活到九十九,一辈子福寿安康,百毒不侵,还有希望,一定还有希望的!”

不用说,这小老婆买通的。应该是阴面先生——或者是黑先生。

那些说什么宋为民福薄,让他过普通人日子的歪理邪说,估计也是那些阴面先生提供的吧。

“那你找的先生可真是挺棒棒的,”我说道:“这次怎么没找来呢?他们是不是一看情况。走了个头也不回?”

小老婆不吱声了,满脸茫然:“是……可为什么啊?我明明是给钱的啊!”

这也正是因为关二爷震怒的原因,你们把一个无辜的小姑娘欺负成了这样,却因为贿赂了阴面先生,导致这七少反而得到了自己本来没有的功德和福报——确实,有些东西,有钱就能弄到手。

而小姑娘活着任人欺凌,死了无处伸冤,关二爷因为纹身上开了的眼睛看见了,能看的过眼嘛。

改命了么,关二爷就亲自动手。

这纯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步一步。进了自己给自己挖的坑。

“我们可以赔!”小老婆立刻说道:“以前……以前出事儿,我们都能赔的,没有什么是钱赔不起的,你说是不是?”

“弄死你。赔你钱,你愿意吗?”我瞅着她:“你清醒清醒吧,钱能办到很多事,但不是能办到所有事。”

小老婆张了半天嘴,忽然大声的就哭了起来:“我不管,我不管,其他的我全不管,我只要我儿子好好的活着!”

她这突如其来的嚎啕大哭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来了。宋为民也发了慌:“这是……这是怎么了?”

我转头看着宋为民:“你们家欠人家个公道,得还。”

“不……你不能说……”小老婆拉住了我,眼神里是说不出的恐惧:“算我求你,我给你钱……”

宋为民眨巴着眼睛。满脸茫然:“你们……是什么意思?”

“老板,门口有个人找您,说知道七少这件事情的真相,还拿了证据了。”忽然有个他们家的工作人员跑了过来:“我看事关重要,就跑过来跟您说一声,要不要见见?”

曾走廊有个窗户,正能看见正门口,我和宋为民过去一看,看见了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长得很秀气,有种艺术家的风度。

而小老婆看了一眼,整个人就给瘫了下去:“这……这不可能……”

那不用说,那个小伙子,就是茜茜的未婚夫,小老婆的蓝颜知己。七少的纹身师。

宋为民就算耳根子再怎么软,可做到了这个家业,那也不可能是没见过大风大浪的,他没什么表情,下了楼梯,小老婆浑身都在抖,一个劲儿问我:“他怎么来了?他来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报仇。

果然,不长时间,宋为民就上来了,脸色阴沉的跟要海啸似得——他身后就跟着那个艺术家年轻人。

其余的几个妻妾看见了,全特别识趣的拿起脚就走了,好几个人在暗笑。

我看得很清楚。那个年轻人拿着一个iPad,里面的应该就是关于这件事情的一切证据——估摸着,小老婆贡献了不少。

宋为民先是看了小老婆一眼,那个眼神——凌厉锋锐,让人望而生寒,这才是电视里那个宋为民的真正气势。

他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小老婆,而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跟死人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宋为民看向了我,开了口:“李二先生,我把事情全弄清楚了,我小儿子的事情,确实是咎由自取,可我毕竟是他亲生父亲,我不能看着孩子这么忍受到九十九去。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关二爷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不公道。”我说道:“你还了人家公道,关二爷才有可能会息怒。”

“那你跟我讲讲。”宋为民的声音有点沙哑:“我们应该怎么还给人家这个公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