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 放过他/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他大爷,还真给诈尸了!

这些可特么的麻烦了,这样的地方,你转身都难,跟爬烟囱的圣诞老人似得,这玩意儿真要是给闹起来,你有力气都不好制服了她!

唐本初在我身后,现在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指着嗓子还喊呢:“师父,你咋不动弹了?是不是卡哪儿了?要不要我拉你一把!”

诈尸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出人气,这下子可特么爽了,女尸真要是戳过来,特么连躲都没地方躲!

到现在我也没忘,行尸的手指头。能把树给戳穿了!

我虽然不容易死,可谁愿意没事被戳一身窟窿,疼啊!

但真要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我还是得挡在唐本初前面,于是我立刻说道:“别他妈的废话,闭上嘴,赶紧给我往后退!”

唐本初不明所以,还以为我是嫌他退的慢,赶紧就往后头挪,一边挪一边说道:“师父,我知道爬这个洞让人心情不好,你消消气,想想那三千万……”

就特么你屁话多,我的冷汗已经汨汨的从额头上流了下来,也顾不上回答他。而这个女尸也奇怪,真要是诈尸了,那她也该反应着对我进行无差别攻击了,咋这么半天也不动啊?

我寻思了寻思,试图把手给从她的手底下给缩回来——果然。她的手攥的死死的,力气特别大。

我要是凝气上手,当然是能出来的,可是感觉她的尸体现在应该很脆弱,保不齐就得给弄坏了,而且她到底为什么不攻击我……

我一下明白了,她的怨气已经跟着那些射工虫飞出去了,剩下的,应该是不甘心。

我眨巴了眨巴眼睛,这才说道:“你放心,你的冤,我给你申。”

这话一出口,她的手猛地就给松开了,尸体也重新跟脱了力一样,倒在了地上,好像从来也没动过。

我这才喘了口气,抽空把额头上的冷汗给擦下去了——老君爷保佑,这个姑娘没有伤人的意思,她这个动作,更像是在祈求。

祈求我。把她从暗无天日的地方,给拯救出去。

我继续往后退,好像得了这个姑娘的保佑,退回去的时候倒是非常顺利,那些横冲直撞的小玩意儿都没声息了。

等出了洞口,感觉已经过了一年,瞅着外面那些等我们的人,都觉着简直是好久不见,恍若隔世。

先出去的唐本初赶紧回头扶我,阿琐也挤上来关心。就连陆恒川也仔仔细细的看了我一眼,我还挺感动的:“乖儿子放心,你爸爸没受伤……”

谁知道这个王八蛋直接就躲开了:“太臭了,你这个傻逼离我远点。”

你娘,真特么是个不孝子。

而这个时候画画的一下给扑上来了:“茜茜!”

被他这么一扑把老子吓了个虎躯一震,回过头,这才看清楚了那具女尸,一眼之下,我这心也像是被人给揪了一下似得,那个女尸……太惨了。

我也见过不少行尸,鬼门关开的时候,也见过不少死人,可他们死状就算也很凄惨,却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瞬时毙命的,可茜茜这个尸体——是受尽折磨才死的。

她身上还有树枝插进去的贯穿伤。因为暴晒过,所以整个人是个脱水的状态,她睁着眼睛,张着嘴,像是还在呼救。也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受这么大的罪……

那个绝望,让人心里压得慌。

她死的有多痛苦,我们谁也没法感同身受,但是尸体的状态。让在场所有的人心情都很沉重——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同情。

画画的撕心裂肺:“我要给你报仇……我一定要给你报仇……你受的罪,我要让他全还回来……”

这会儿,宋为民喘了口气,看着画画的:“我也是当父母的。能换位思考,小伙子,你先别哭了,把这姑娘的爸妈叫来吧。”

“可是他们……”画画的强忍着把哭声收起来:“我怕他们扛不住。”

“不让他们见,才是对他们最大的不公平。”宋为民冷静的说道:“这个姑娘名誉上蒙了冤屈,不能让她老这么瞒下去,她在天之灵,愿意被父母误会一辈子吗?她要是有什么遗愿,应该也就是把这些不白之冤给清洗干净了吧。”

画画的怔怔的听了一会儿。哇的一下又给哭了,这才联系了姑娘的父母。

姑娘的父母很快就来了,我一瞅来人有点眼熟,心里不禁一个激灵,卧槽,这特么的不正是那天拉着我们上魅力城的出租车司机吗?

那会儿看他那个样子,就像是恨透了魅力城了,也是说过,他女儿被魅力城给害了,而魅力城里,没有一个正经人……

那个司机没认出我来,毕竟他一天到晚要见到很多人,哪儿记得住这么多的人脸,只一门心思的奔着尸体就过去了。

司机的妻子,姑娘的妈一瞅见尸体耳朵上的小金鱼,一个站不住就给倒下去了,而司机则跟被雷给劈了一样,怔怔的在原地站了半天,一拳头就倒在了地上,大声的吼了起来。

要不是今天看见了女儿的尸体。看到了那些女儿被冤枉的证据,这个刚正的司机,至今还觉得女儿贪慕虚荣,丢了自己的脸,而他那会不同意女儿的婚事,其实跟每一对父母考虑的一样,自己家庭条件就不怎么样,女儿再嫁给了一个居无定所,没稳定收入的穷光蛋,要是结婚之后吃了上顿没下顿。哪个父母愿意?

贫贱夫妻百事哀,他们体会了一辈子,舍不得让女儿再体会,才开了条件,就是希望女儿能过的好一点。

可就是因为这个房子,钱的条件,逼得女儿上了那种地方,遇上了那种人,错是不在他们,可他们忍不住自责。

就算穷点又怎么样。女儿好端端的不就行了?再说了……最重要的,不还是女儿幸福吗?她乐意不就足够了吗?

一个中年男人哀哀的痛哭声里,没人鼻子不发酸,阿琐躲在了唐本初的背后,不出声的捏了眼泪:“阿爸……原来这就是阿爸。”

父母。可不就是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给儿女,还生怕给的不够多,不够好的一种存在吗。

无条件的爱,也就父母这里有。

我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宋为民。而宋为民等司机冷静点了,就亲自把司机给扶起来了,接着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司机和司机媳妇磕了三个头。

在场的人都给镇住了,宋为民是谁,是这个县城最有钱有势的人,只要他动动关系,可以在我们这里呼风唤雨,他的身份,让他根本没有求人的时候。

可现在。他求司机和司机媳妇,还有画画的。

司机媳妇傻了眼,画画的沉声不语,而司机则颤声说道:“你……你啥意思?”

宋为民跪在地上没起来:“我知道我儿子做的这些事情,对你们来说是无法原谅的。可是……人死不能复生,能不能,给我儿子留一条活路?”

司机身形一个踉跄:“你儿子是一条人命,我闺女就不是吗?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这个道理我明白,你们确实需要补偿,但是我希望,能用其他的方式补偿!”宋为民接着就说道:“我可以给你们钱,给你们很多很多钱,其他别的任何能用钱买到的东西,我也全能给,我也知道,人命是无价的,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求你们,放过我儿子——你们已经失去了孩子了,知道失去孩子,对父母来说,是个什么心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